呼和浩特究竟是不是文化沙漠?


說起呼和浩特的文化氛圍和文化土壤,大多數本地人會恨鐵不成鋼的用一個詞來形容——“文化沙漠”。從音樂方面來說,上世紀90年代的呼和浩特,這裡曾經被稱為中國的“搖滾重鎮”。那些年,街上經常可以看到披著頭髮揹著吉他,穿著破洞牛仔褲的年輕人們,《一無所有》和《夢迴唐朝》就是他們的信仰。那些年,從這個小城市走出許多在中國流行音樂史寫下濃墨重彩的人們。

【1998年 築起音樂牆】

1998年10月14日,是安徽小男孩楊策三歲的生日。

那一年,一個叫寒冬的呼和浩特後生,經歷了從初中生到高中生的“升級”,他的頭髮茂密的就像音樂的海洋。


(1998年,寒冬(右二)與張大磊們玩起了音樂)

楊策生日兩週後的10月28日,一個喜愛音樂的轉業軍人王錚不甘於在酒吧彈彈唱唱,他和趙晨等幾個志同道合的哥們兒,承包了內蒙古經濟廣播電臺的一檔欄目,並且起名《音樂牆》,主要介紹搖滾樂為主的西方音樂。現在看來,《音樂牆》就是當年整個內蒙古的“海盜電臺”。


(王錚(右二)與朋友們)

儘管最終因為種種原因,這檔欄目只維持了一年,但是它成為呼和浩特“寒冬”們新的“精神食糧”以及搖滾“啟示錄”。


1998年,從農村走出的大個子杭天,開始籌備自己的第一張專輯,這也是國內第一張布魯斯原創專輯。


1998年,杭天在北京拍攝第一張專輯封面 攝影|周濤

【2000年 他把老崔帶來了!】

時間來到2000年。這一年,對全地球的人來說都是特殊的,這一年進入了新的千禧年。

延伸閱讀  突然毀容,她崩壞得嚇到我了。

這一年,曾在迷笛音樂學校學習過的王錚,陰差陽錯的接盤了崔健在呼和浩特的演出。對於王錚們來說,“崔健”兩個字就可以讓他奮不顧身。


(2000年,崔健參加呼和浩特演唱會新聞釋出會)


崔健在呼和浩特的首場演出很成功,將近5000人湧進了不算大的體育館。但是王錚卻因此賠了個精光,並且負債累累。因為當時實際只賣出了2000張票,其餘的觀眾都是靠各種關係被“領進去”的。在文化消費上的“貧困”,在類似呼和浩特這樣的城市,是很多年來的“頑疾”。

這一天的呼市高中生寒冬,和發小張大磊一起,也被領進去現場感受了老崔的演出。當年,他和張大磊都是因為《音樂牆》喜歡上了搖滾,並且組建了屬於他們自己的樂隊。

這場演出圓了呼和浩特人近距離接觸崔健的夢,對於王錚來說卻是有苦難言。相戀多年並且一直陪伴在他身邊的阿拉善姑娘塔娜想出一個緩兵之計。那一年,王錚和塔娜結婚了,彩禮錢全部用來還債。之後,小兩口前往杭州,去賺錢繼續還債。


(王錚與塔娜合影)

【2000~2020年 成熟】

離開家鄉呼和浩特的王錚,逐漸開始探索搖滾的本源——布魯斯。後來,他和朋友們前往美國,開始了音樂的尋根之旅。從芝加哥開始沿密西西比沿岸探訪Blues音樂,後來就有了中文藍調樂隊——mojohand。

當年的小男孩楊策此時已經成為天才鍵盤手,也是mojohand裡唯一的90後,這位在《樂夏》爆紅的年輕人離開了更接近於藝人的工作。

從2003年到2015年,杭天在美國度過了大約12年。出國前,他出了兩張專輯,因“中文布魯斯第一人”聞名,卻長久為這個稱號所累。杭天離開中國的原因,用他自己的話說,無論是怎樣的藝術家都會因為沒有得到反饋而痛苦。但是他不知道,他的音樂始終沒有被人遺忘。包括遠在呼和浩特的寒冬們。

2015年底,杭天接受王錚邀請,回國參加江湖酒吧十週年店慶。此後幾年,他開始了國內巡演,也曾好幾次路過呼和浩特,但並未長時間駐留。


(網圖:杭天演出現場)

2018年楊策邀請了另外兩位國內年輕一代樂手中的佼佼者貝斯阿貝和鼓手辛易三人組建而成楊策三重奏,兩年以來他們只執著於精心打磨他們心目中最酷的FUSION、NUJAZZ、FUNK AND SOUL。

延伸閱讀  《沙丘》終於上映了,但中國觀眾開始加速告別好萊塢了


(網圖:楊策三重奏)

《樂夏》讓江湖酒吧火了。東棉花衚衕七號是江湖酒吧在地圖上的名字,樂隊的名字也由此而來,可見兩者之間的淵源,這支新成立的樂隊薩克斯手曉天是北京江湖酒吧的創始人及主理人,吉他手啟明師從藍調吉他大師魏威老師,主唱兼貝斯王山而畢業於香港浸會大學。鼓手Jacob出生於德國法蘭克福,是一位活躍在國際上的鼓手。

此時的寒冬已經成為內蒙古廣播電視臺音樂之聲的一名主播,他給自己起了一個自嘲的藝名“月半”。他在節目中也會偶爾說起王錚的音樂牆,會播放杭天的中文布魯斯。當年領著寒冬去看崔健演出的張大磊,也成為了國內著名的青年導演,在呼和浩特取景拍攝的《八月》讓大磊一戰成名。


(寒冬(左一)與塔娜和王錚等錄製節目)

【小貼士:19世紀末,布魯斯起源於美國南部幾個“棉花州”。它有非洲傳統音樂,非裔美國人的勞動號子、靈歌,以及民間音樂等豐富的源頭。布魯斯的另一種譯法是“藍調”,詞語本身有悲傷憂鬱的含義,早期往往是簡單的即興敘事歌曲,隨編隨唱。】

【2021年 布魯斯-王 】

2021年,全呼和浩特自上而下開啟了又一輪申辦全國文明城市的征程。這些年,塞外青城逐漸變成了草原都市,文化氛圍建設儘管遠不如城市的基礎建設發展迅速,但是很多人仍在努力著。

王錚和幾個在呼和浩特的朋友,決定在內蒙古搞一場遲來的藍調音樂生活節。不管走多遠,呼和浩特永遠是他的家。20年前,崔健讓他的人生軌跡發生了轉折,但也讓他變得更平和,且強大。


(10月21日晚,塔娜和王錚在迎接杭天的晚宴上)

這一次,王錚把國內所能請到的最棒的布魯斯音樂人,都請到了呼和浩特。要不是因為疫情,他原本還打算請來一些國際頂級大師。

10月23日,杭天、mojohand、楊策三重奏、東棉花衚衕七號這些樂隊將集結呼和浩特魔音livehouse,為大家帶來一場blues表演,還將與本土音樂人阿拉騰布日格德、叄芥客同臺表演,讓青城樂迷感受本土音樂與藍調的碰撞。而且,除了晚上的音樂演出,他們還準備了從當天下午就開始的互動市集。


(10月23日晚上演出場地魔音livehouse掠影)

延伸閱讀  累計播放破7億,又一部懸疑劇成了爆款,短短12集足夠過癮

雖然布魯斯在內蒙古還是小眾音樂,而且大家對它的認知也有限。但是王錚和他的夥伴們表示,只希望大家靠近它,能來感受就好。

呼和浩特真的不是文化沙漠,至少,還有這些開荒人一直在。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