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程式開發

芯片產業鏈冰火兩重天:封測遇難關,AI芯片迎利好


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席捲態勢下,任何一個行業都難以獨善其身,芯片行業也受到了一定程度的波及,但施加在產業鏈上不同環節的“作用力”不一。

芯片封測企業“復工難 ”

完整的芯片產業鍊主要分為芯片設計、芯片製造、芯片封測三個環節。其中封測是產業鏈最後一個環節,封裝測試是指將通過測試的晶圓按照產品型號及功能需求加工得到獨立芯片的過程,具體包括晶圓測試、鍵合、檢測、成品測試等工序。目前我國在全球芯片半導體產業的國際分工中,封測領域是最為突出、發展最好的領域。

”封測企業屬於勞動密集型企業,對勞動力成本要求較高,疫情期間內,或將面臨復工難題“,長期關注芯片半導體投資的天鷹資本創始合夥人遲景朝向 AI 前線表示。

春節期間,芯片封測廠員工大多放假回家過年,為防控疫情,全國各地採取了封路等封鎖措施,加之多地要求異地返回人員隔離 14 天,封測廠節後如期復工難以保障。如果疫情短期內得不到有效控制,後續招工也會是個難題。據半導體行業觀察報導,截止2月11日,國內封測廠的產能僅為正常情況下的 50% 左右。

另據集微網報導,中國封測三巨頭之一的華天科技在春節期間停產了 3 天,由於復工難度大,截止上周其產能利用率在50%左右。長電科技在 2 月 10 號復工,春節期間公司安排了接續生產計劃。晶方科技在春季期間未停工,截止上週在崗員工 60% 以上。

疫情陰霾籠罩之下,不少中小封測公司的日子不太好過。復工難直接影響公司正常的生產經營,開不了工就意味著沒有收入,封測屬於重資產行業,很多中小封測企業將遭遇現金流告急的尷尬。

2019年上半年,受中美貿易摩擦、手機銷量下滑及存儲器價格偏低等因素影響,封測行業低迷,多數封測廠商營收跌幅嚴重。第三季度開始,由於存儲器價格跌勢放緩及手機銷量回升等因素,封測市場漸漸有了復甦跡象。沒想到2020年開年,突如而來的疫情又給封測行業復甦增添了一些不確定性。

新鼎資本創始人张驰的態度比較樂觀,他認為疫情對芯片封裝公司影響不大,因為目前在芯片封裝、芯片製造行業,大企業較多,因為這個行業的特殊性,業務規模大,所需的投資量巨大,小企業幹不了,資金實力強的大企業的抗風險能力也更強。

據了解,國內第二大半導體封測公司通富微電的訂單未受到影響。公司於2月3日假期結束後迅速成立了防疫情保生產領導工作小組,封測訂單中,中科龍芯處理器、華為芯片等重點產品都沒有停止生產,都按期交貨。

芯片製造企業影響不大

相對於封測企業,新冠疫情對處在產業鏈中游的芯片製造產線影響有限。芯片製造環節,各要素之間的聯動和外部環境的依賴度程度相對較小,且製造產線普遍一年365天不停工,遇到節假日也是人停機器不停,生產線仍保持運轉狀態,一旦停工將面臨著巨大的儀器調試壓力和其他損失。

中芯國際2月3日公告表示,“作為集成電路製造企業,中芯國際需要確保全年365天、24小時工廠生產正常進行,以滿足客戶的產品代工需求”。此外,華虹半導體、粵芯半導體等晶圓廠的生產經營均正常進行。

深聰智能聯合創始人吳耿源告訴記者,中芯國際等製造大廠通常春節期間並不停工,因此疫情導致的“復工難”對一線芯片廠商而言影響非常小。甚至行業還會出現因為疫情引發的“恐慌性投片”現象,使得芯片製造商在短期內有訂單上升的趨勢。

令人欣慰的是,處在武漢疫區的長江存儲、武漢新芯、武漢弘芯三大晶圓廠商的生產並沒有因疫情而中斷。長江存儲的生產經營仍在“正常且有序地進行”,公司針對在崗員工做好防護措施,針對外地員工延緩返崗時間,並在條件允許的情況下鼓勵遠程辦公。問芯Voice 獨家消息稱,在封城情況下,武漢新芯工廠在正常運轉,並已和長江存儲藉由特殊申報的管道程序,讓芯片維持正常出貨。武漢弘芯目前處於等待機台入廠的階段,沒有出貨問題。

2月17日,經濟觀察網的報導稱,長江存儲、武漢新芯在疫情期間雖未中斷生產,經營情況正常,但在產能方面會受到影響,武漢新芯已適當下調了Q1季度產能。

不過,黑芝麻智能科技CMO楊宇欣也向記者表達了他的擔憂。 “疫情期間,一些芯片生產製造企業的客戶訂單都往後拖了,對它們來講,產線只要開了就有成本,訂單延後對生產、封測企業影響不小”。

遠程辦公減輕芯片設計行業壓力

如果單純從企業規模這個維度作考量,產業鏈上游的芯片設計行業受到的負面影響可能最大,因為芯片設計行業裡,中小企業居多。

據統計,截至2019年11月底,全國共有1780家設計企業,其中有1576家是屬於員工數少於100人的小微企業,佔比88%,2019年,僅有3家公司營收過百億。中國半導體行業協會集成電路設計分會理事長魏少軍曾在同期表示,2019年預計有238家企業的銷售超過1億元人民幣。

頭部的芯片設計公司幾乎無影響。台灣Digtimes網站報導稱,儘管新冠疫情肆虐,但主要的IC設計廠商高通、聯發科和華為海思都沒有砍單。熟悉華為、海思體系的半導體業者也透露,華為高層已決定一單未減,持續堆高芯片。

疫情同樣影響到了芯片設計企業的複工率。蘇州芯格微電子的一名高管孫浩(化名)告訴AI前線,他們公司被安排在3月1日以後才可能複工,但他並未透露延遲復工的具體原因。楊宇欣告訴 AI 前線,黑芝麻智能科技在武漢研發中心的工作開展受到了很大影響,暫時無法完全復工。團隊三四十人目前健康狀況良好,零感染。

據了解,多數芯片設計公司選擇在家遠程辦公。黑芝麻智能科技於2月10日正式複工,對公司職能部門的員工採取了“到崗+遠程”辦公結合的形式,200多人的研發團隊遠程辦公。

“芯片研發需要有一定規模的團隊在一起做,溝通交流頻繁,在家遠程辦公,雖然研發工作可以繼續往前推進,但會拖慢整個研發進度;另一方面,產品交付時通常需要幫客戶調試產品、技術,但現在人沒辦法到現場,也影響到了產品交付”,楊宇欣說。

张驰表示,於芯片設計公司而言,遠程辦公具有很強的可操作性。芯片設計屬於技術密集型行業,芯片設計公司需要不斷設計流片形成產品,設計、畫圖、流片等環節完全可以遠程在家,利用協同辦公解決。其次,芯片設計公司最花錢的地方是流片環節,這需要找台積電或聯發科代工設計出好的芯片來流片。 “即便有公司受疫情影響,也可以考慮將流片往後推一推,其他業務繼續開展,至少在3個月內,對芯片設計公司的衝擊也不會太大,除非有一些芯片設計公司需要融資去流片”。

光量資本創始人王維也認為新冠疫情對於芯片設計公司影響不會太大。但他同時指出,一些快速發展中的中小型芯片設計公司,融資的需求較高,但現在短時間內又難以融到資,一旦現金流吃緊,就很可能導致公司日常經營出問題。

楊宇欣表示,儘管受疫情影響,公司的訂單交付、匯款進度放緩,當下黑芝麻智能科技的現金流狀況仍是健康的。他也坦陳,如果將時間線拉長到一整年來看,現金流壓力會比原先想像的要大。因此,公司內部已經開始實行一些節約成本的措施,另一方面也在積極尋求短期、快速的融資方式,爭取政府對創業企業的優惠政策、銀行貸款的優惠政策支持,為長遠計。

AI芯片、生物芯片迎來利好

區別於傳統CPU,AI芯片與AI算法相匹配,可以很大程度提昇運算能力。近年來,AI芯片發展迅猛,眾多科技巨頭競相佈局。經過幾年的發展,AI芯片迎來了落地的關鍵階段,這次突發的疫情又是否會打亂AI芯片發展的節奏?

深聰智能是AI獨角獸思必馳聯合中芯國際下屬投資公司中芯聚源合資成立的AI芯片公司,根據吳耿源的分析,這次疫情對於AI芯片的研發和應用落地“可謂是正負面影響皆有,挑戰中又並存著機遇”。

臨時性的負面影響,一是公司員工無法正常復工,尤其一些需要面對面溝通的崗位開展工作不便,不過,通過遠程辦公的有效管理機制能夠基本完成原有的計劃。二是,疫情影響加上快遞行業的整體滯後,會使得終端品牌客戶的產品出貨量與往年相比有大幅度下降,同時也波及到了AI芯片的出貨。

危機背後也往往蘊藏著機遇。新冠疫情的爆發一下子讓人臉識別、語音交互等非接觸式人工智能技術受到了極大的關注,但當下人臉識別受限於口罩、護目鏡的使用,語音交互技術便成為疫情防控中最具潛力的技術,而相對應的AI語音芯片也會隨著各大應用場景的硬件需求的崛起而帶來一波新的機會。

吳耿源表示,長期來看,這次疫情為AI語音芯片帶來了很多非接觸式的應用落地場景機會,“Hand Free ” 形式的場景需求將受到更多關注,如智慧園區、智慧辦公樓宇中的電梯語音控制,出入關卡利用聲紋識別、語音交互方式做訪客登記,利用語音控制辦公室/公共衛生區域開關門。此外,疫情帶來的“宅”經濟現像也將會令人們對於智能家居的語音交互需求攀升。

自動駕駛AI芯片的需求短期也將劇增。疫情爆發以來,以自動駕駛芯片見長的黑芝麻智能科技就看到了大量無人小車的市場需求。楊宇欣也觀察到,業內一些專門做無人小車的公司也訂單激增。由此看來,疫情在一定程度上激活了無人小車市場。

值得一提的是,這次疫情還給生物芯片、紅外芯片帶來了特別的發展機遇。防控疫情亟需大量的紅外體溫檢測儀、核酸檢測試劑盒等防護物資,這讓不少紅外溫度傳感器芯片、生物芯片、內存芯片等電子元器件的供應商需求暴漲、供不應求。

曾經非典防控時的“功臣”— 高德紅外是此次疫情防控紅外熱像產品的核心器件供應商。為保障供應,該公司相關部門500多名員工春節期間沒有停工,24小時加班生產紅外快速篩查儀。據了解,該公司獲得了工信部6萬台熱像儀需求中中的2萬台訂單,財經塗鴉的報導中稱,高德紅外透露,受疫情的突發刺激,目前在手訂單已超越2019年全年。按當前高端熱像儀單價在10-12萬之間,低端產品4萬左右每台測算,2萬台熱像儀可貢獻收入逾10億元。

生物芯片近年來在臨床多種病毒檢測中應用廣泛,針對此次新型冠狀病毒檢測,SBC生物芯片上海國家工程研究中心旗下上海芯超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研製出了新型冠狀病毒抗體檢測試劑盒;2月5日,中國微流控生物芯片第一股萬孚生物也研發成功了新型冠狀病毒系列檢測試劑盒公司。

在遲景朝看來,疫情需求刺激下,用於醫療設備上的芯片會發展的更好。

寫在最後

AI前線接觸到的多位專家均對目前疫情影響下的芯片行業的發展狀況感到樂觀,他們均一致認為,縱觀全局,疫情對芯片產業鏈所造成的負面影響有限,王維用“中性偏弱”來形容受影響程度。

且,任何影響都只是暫時的。楊宇欣認為,這場突發的公共衛生事件所造成的產業停滯、業務放緩也終將隨著疫情的結束而逐漸恢復到正軌,但並不會改變芯片市場/行業發展的規律。

张驰表示,疫情防將導致機構募資、投融資放緩,及企業融資不暢,而這也只是暫時的,不會持續太久。他預測,2020全年,芯片行業投資額和數量與2019年相比不會有太大的變化。他也相信,伴隨著國家對集成電路產業發展的大力支持,2020年,仍將是芯片半導體蓬勃發展、不斷提速的一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