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車未來將成最大移動終端!“缺芯”卻不是最大挑戰,專家這樣解釋


每經記者:武凱 每經編輯:孫磊

“未來的生產資料已經由硬體變成了‘硬體+軟體’。不是硬體不重要,而是沒有硬體只有軟體叫‘孤魂野鬼’,沒有軟體只有硬體叫‘行屍走肉’,只有軟體與硬體融合才叫‘靈魂伴侶’。”日前,在阿里巴巴雲棲大會上,清華大學車輛與運載學院教授、清華大學汽車產業與技術戰略研究院院長趙福全表示。

當前,在“新四化”和“雙碳”目標的推動下,國內汽車行業正發生深刻變化,新能源化、智慧網聯化已成為汽車產品的新特點。在這樣的背景下,傳統車企紛紛面臨轉型挑戰,但與此同時也遇到了新的發展機遇。趙福全認為,未來的汽車將會是一個智慧終端,蘊含著新的商機。汽車產業轉型會為車企帶來新的發展機會。

“隨著小米、蘋果等網際網路科技企業湧入賽道,汽車將成為未來最大的載體,成為最大的移動終端。但系統如何升級、硬體如何整合等問題還有待解決。”趙福全表示。

汽車將成最大移動終端

當前隨著汽車產業“新四化”的逐步推進,新能源汽車逐漸擴大受眾面,各大車企也順勢加快了新能源汽車市場的擴張步伐。在市場表現上,新能源汽車已成為拉動整體汽車市場銷量的重要力量。

乘聯會資料顯示,9月,國內新能源汽車銷量為33.3萬輛,同比增長202%,環比增長33.6%。1~9月,我國新能源汽車累計銷量為181.8%,同比增長203.1%。

中國電動汽車百人會副理事長兼祕書長、首席專家張永偉預測,到2025年,我國新能源汽車滲透率將由原來預測的20%提升至30%以上;新的智慧汽車的滲透率則會從此前行業預測的50%提升到80%。到2030年,中國電動汽車的保有量會突破8000萬輛。


“從全球來看,業內將汽車革命分為上下兩個半場,上半場是汽車的電力化,下半場主要的發展特徵是智慧化。從中國來看,在汽車的上半場中,中國的汽車電動化發展處於全球引領地位。現在一款新電動汽車最大的差異不是體現在它是怎麼造出來的,而是體現在它的智慧化水平,即軟體能夠支撐什麼樣的體驗、能夠解決哪些智慧化的方案。這是企業競爭的內在要求。從這一點來講,智慧化一定是現在和未來汽車革命和競爭的焦點。”張永偉說。

延伸閱讀  本田第三代智慧車機系統在凌派上落地,它能與造車新勢力正面對抗嗎?續航很強,車機系統的智慧程度呢?

有觀點認為,伴隨著汽車智慧化發展的推進,網際網路企業、通訊行業、出臺平臺、外部生態企業等等都會進入汽車產業,汽車將成為一個超級移動終端。

對此,趙福全表示:“在此次行業變革之中,車企要做的是一個汽車生態,而非簡單的汽車產品。當下萬物互聯正在加速推進,汽車要作為一個生態母體出現,成為最大的移動終端。”

東風日產移動互聯部部長陳文進也認為,伴隨智慧網聯汽車的發展,能源、交通、網際網路、高科技、政府、保險、通訊等要素會完全融入一個生態之中,而汽車就是這個生態的核心要素。

仍需攻克作業系統、晶片等難題

儘管在多位業內人士看來,汽車行業變革會形成一個新的汽車生態、創造更多發展機遇,但當下,我國車企仍面臨智慧化轉型的挑戰。如何提升車機體驗、滿足不同型別人群的出行需求,已成為汽車行業需要考慮的重要問題。同時,這也對汽車相關企業優化作業系統、提高晶片算力提出了新要求。

張永偉認為,汽車作業系統會成為大國企業發展的必爭之地。但當下,國內車企在自研汽車作業系統方面,還面臨國外主流系統的競爭壓力。

“沒有汽車作業系統就不可能建立起智慧汽車的產業生態。但是現在國內車企面臨著如何選擇的問題,是選擇自研還是使用國外作業系統。如果將來需要用自己的作業系統,但是在研發的時候採用了國外的作業系統,這個轉型成本會非常高。”張永偉說。

電子科技大學軟體學院教授羅蕾認為,當下從萬物互聯,以及汽車操控性的角度來看,我國的汽車操控系統還面臨瓶頸。羅蕾表示:“汽車操控系統不僅要面向汽車操控效能、自動駕駛技術,未來整個體系也要協同起來,而且要滿足整個電氣電子架構的發展,所以目前還沒能取得重大突破。如果未來行業能夠採用開源的模式研發汽車作業系統,就很有機會取得進展。”

羅蕾相信,汽車作業系統在智慧汽車或者智慧交通領域會成為重要的基礎平臺,也會成為重要的創新平臺。未來,很多技術創新會下沉並跟基礎作業系統融合。與此同時,從晶片的角度來看,技術也需要與其進行融合。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延伸閱讀  三家初創公司獲亞馬遜投資,涉及電動汽車充電、物流包裝和低碳燃料

今年以來,晶片短缺成為各方關注的焦點。根據全球汽車諮詢機構AutoForecast Solutions的最新資料,截至10月10日,由於晶片短缺,全球汽車市場累計減產量已達934.5萬輛,比前一週增加了約25萬輛,其中中國市場減產1.3萬輛汽車,約佔5.2%左右。

晶片短缺帶來負面影響的同時,也增強了部分國內車企自研晶片的意願。張永偉認為,中國汽車行業晶片消費量巨大,但本土化晶片佔比較低。近期晶片短缺現象更是暴露了這一問題。不過,汽車上使用的晶片各有不同,在車聯網領域應用的晶片相對容易能夠實現突破,張永偉將其稱之為比較容易的智慧化晶片產品,而剩下的就是門檻偏高的基礎性晶片。

“在這幾類晶片當中,門檻較高的晶片,沒有五年甚至更長的時間在技術上不可能有所突破。但是門檻偏低的晶片能夠快速實現本土化,這些產品時間視窗並不是很長。”張永偉表示,“長遠看來全球晶片供應鏈產能能夠全面恢復和釋放。但當下正好是我們國內企業殺入汽車晶片市場的視窗期。”

藍海智慧董事長兼CEO李力遊表示:“汽車作業系統非常重要,但它要以晶片為基礎。晶片的架構和效能決定了這個新車‘新’在什麼地方。做晶片要用新的方法、新的思維甚至新的公司來做,思維方式要放開,而不是簡單地砸錢投入。”

每日經濟新聞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