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阻擊電子煙:禁令出台超市停售 風口背後是利潤


全球通緝

電子煙禁令下,美國連鎖超市巨頭沃爾瑪十分懂得審時度勢。當地時間20日,沃爾瑪宣稱在美國門店停售電子煙,這一決定適用於所有沃爾瑪超市和沃爾瑪名下的山姆會員店 。根據沃爾瑪的聲明,聯邦、州和地方監管部門對電子煙的限制越來越複雜、不確定性越來越大,沃爾瑪賣完庫存電子煙後將停售。

沃爾瑪必須做出選擇了,畢竟對於如今的電子煙而言,形勢已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本月中旬,美國衛生部長亞歷克斯·阿扎爾便已表示,特朗普政府正準備禁止調味電子煙產品,聯邦衛生官員也呼籲採取限制措施以對抗一種神秘的肺部疾病的爆發,而這種病當時已經導致至少6人死亡,且有數百人患病。

巧的是,就在沃爾瑪行動的兩天之前,印度剛剛給電子煙下了一道狠命令。根據印度財政部長希塔拉曼的說法,從生產、製造、進出口運輸、出售到分銷、儲存和廣告,凡是涉及電子煙業務的一律禁止。目前這一禁令已經獲得印度內閣的批准,即將以行政命令的形式正式頒布。據了解,違反這項禁令的人最高將面臨3年監禁和大約7000美元的罰款。

另一件值得關注的事情是,9月中旬,美國電子煙巨頭Juul剛剛上線天貓及京東,然而短短一周過後,兩家電商平台上Juul的旗艦店便均已關閉。儘管還有第三方平台銷售Juul的相關產品,但Juul的旗艦店卻已銷聲匿跡。對此,Juul在一份聲明中回應,儘管目前Juul電子煙在中國電商平台下架了,但我們期待與相關方面繼續對話,以便我們的產品再次上架。

對於中國市場的佈局及在美國市場上對監管的回應,北京商報記者聯繫了Juul,但截至發稿仍未收到回复。事實上,圍攻電子煙的國家,其隊伍已經越來越龐大。據了解,目前在全球已有日本、加拿大、新加坡、新西蘭、泰國、巴西等十幾個國家或地區全面或部分禁止電子煙。

奪命電子煙

禁令背後,電子煙的“罪行”已經不勝枚舉。 “你的肺幾乎已經70歲了。”當醫生把這個噩耗告訴了這個18歲的美國少年亞當·赫根雷德時,亞當根本不敢想像,吸食電子煙“這件小事會對我的肺部造成如此大的傷害”。有鑑於此,一周多以前,亞當一紙訴狀,將Juul告上了法庭,指控後者虛假宣傳其產品的安全性,並向大眾灌輸電子煙能提高社會地位的觀念。

細節讓人心驚。 “沒有人告訴我關於電子煙的事情。”按照亞當的說法,最初嘗試吸電子煙只是為了合群,他最喜歡的口味是芒果味,他經常在附近的加油站購買,且銷售人員不會要求他提供年齡證明。

薄荷、芒果、泡泡糖、棉花糖……很難想像煙也能出現這麼多誘人的口味,正是這一點,意外地吸引了越來越多的年輕人。數據顯示,去年美國有20.8%的高中生和4.9%的初中生在使用電子煙,同比增長了78%和48%。而在抽電子煙的青少年中,82%的人都是因為喜歡新奇口味才嘗試電子煙的。

在過去這些年,電子煙被包裝成了更加健康甚至更加時尚的樣子。電子煙,即通過霧化等手段,將尼古丁等變成蒸汽後讓人吸食的一種吸煙方式。與捲菸煙霧中幾千種化學物質相比,很長一段時間,貼在電子煙身上的標籤都是更加安全,甚至是“戒菸神器”,但越來越多的事實證明,這些均為無稽之談。

世界衛生組織曾表示,電子煙加熱溶液產生的二手氣溶膠,也就是所謂的電子煙二手煙其中就包括某些重金屬和尼古丁,並非像他們宣傳的那樣只是水蒸氣而已。早在2015年, 美國達特茅斯學院諾里斯科頓癌症中心就估算出了一個頗為諷刺的數據,即當年美國有2070個成年人通過電子煙而戒掉傳統香煙,但卻有16.8萬青年因使用電子煙開始抽香煙。

北京市控煙協會會長張建樞對北京商報記者分析稱,已經有證據證明,對電子煙來說,傳統煙的危害不僅都在,而且還在傳統煙的基礎上添加了霧化機、芳香劑等,丙二醇雖然是食品添加劑,但加熱之後,化學成分又發生了變化,整體來看電子煙的危害可能更大。沒有監管、沒有規範生產標準下上市的電子煙對人類健康是有巨大隱患的,要盡快進行監管。

瘋狂的市場

與電子煙致死案例形成鮮明對比的一點是,8月末的一份文件顯示,控制著美國大約3/4電子煙零售市場的Juul剛剛獲得8億美元的融資。而在2018年底,Juul更是被萬寶路的母公司、全球最大煙草集團之一的奧馳亞收購了35%的股權,一時間光芒加身。路透社報導稱,2018年Juul的收益超過10億美元,去年該公司人均年終獎達到了令人震驚的130萬美元。

不可否認的一點是,電子煙的確是近年來的風口。據了解,電子煙自2004年問世以來,市場規模不斷膨脹,2018年電子煙銷售額便已達到了145億美元。研究公司歐睿國際甚至預計,到2021年,電子煙在全球的價值將達到340億美元。

美國堪稱電子煙的大本營。數據顯示,2018 年,美國電子煙銷售額達到56億美元,直接拿下全球電子煙最大的消費市場桂冠。排名第二的英國,其電子煙銷售額為 24.3 億美元,意大利、德國、法國等也是電子煙消費大國。中國市場也不例外,不完全統計數據顯示,在2018年4月到2019年7月的短短1年零3個月內,至少有20家電子煙公司先後獲得了超過30次融資,僅2019年上半年電子煙行業所獲融資總額就超過了10億元。

風口的背後,就是利潤的誘惑。高盛在2013年的報告中就提到,到2020 年,電子煙或將佔整體煙草行業銷量的10%、盈利的15%。 “而電子煙的增長可能會以捲菸為代價,預計到2020年,後者佔行業利潤的比重將從當前的82%跌至63%。”

然而在健康隱患面前,資本卻要讓位於監管。張建樞舉了一個例子。上世紀60年代德國發明止吐藥“反應停”,對孕婦有很好的效果,當時美國FDA特別古板,其中一個女博士堅決反對這種藥上市,原因在於沒有足夠的證據證明該藥物足夠安全,但在歐洲便已普遍上市。最終的結果是,次年出現了大約一萬名畸形的“海豚兒”,相比來看美國祇有17例。

張建樞稱,電子煙在全球蔓延得非常嚴重,尤其是美國市場。但在西方國家也有不同的情況,美國有的州對電子煙立法禁售,但有的州還沒有。英國雖然把它列為戒菸產品,但卻把它納入藥品管理範圍,這是監管很嚴格的領域。所以不管什麼方案,最終都是要進行嚴格監管。而在中國,從國家方面來講至少要加強監管,北京應該在禁止吸煙的地方同樣禁止吸食電子煙,畢竟兩者都存在二手煙危害,二手煙完全是水蒸氣的說法早已被證明是謊言了。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