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程式開發

年前大火的聯盟鏈,現在發展得怎麼樣了?


年前大火的聯盟鏈,現在發展得怎麼樣了? 1

區塊鏈技術成為國家戰略技術後,聯盟鏈因監管友好等特點成為越來越多的各行各業擁抱區塊鏈的首選類型。 2020年將是“區塊鏈落地之年”似乎已成業內共識,聯盟鏈現在也已經在分佈式協作、身份認證、記賬和存證等方面有了相關實踐案例,解決了一些具體業務問題。

然而,在去年底企業和政策加大投入之後,如今聯盟鏈發展的現狀怎樣?企業該如何建立或進入一條聯盟鏈?聯盟鏈行業現在是否有統一標準了?聯盟鏈如何擁抱監管?這些都是大家關心的現實問題。為此,InfoQ專訪了微眾銀行區塊鏈首席架構師張開翔,他為我們詳細介紹了目前聯盟鏈的實際運行情況。

聯盟鏈發展現狀

公鏈的發展始於2009年,而聯盟鏈大約是在2015年才開始發展。聯盟鏈發展至今,湧現了很多底層技術平台,但其實每個平台對區塊鏈的理解不同,從而使得各個平台在技術、社區等發展上也各有不同。微眾銀行在2015年開始佈局聯盟鏈,之後聯合金鍊盟開源工作組共同開源聯盟鏈底層平台FISCO BCOS,並與合作夥伴共建聯盟鏈開源生態圈,吸引了一萬多名開發者和超500家企業和機構。微眾銀行在聯盟鏈上的佈局與發展,一定程度上可以反映出行業目前的狀態。

微眾銀行在聯盟鏈領域的佈局主要分為技術研發和落地應用。

技術研發方面,微眾銀行參與研發開源的聯盟鏈底層平台FISCO BCOS在2019年,單鏈運行已接近3萬TPS,性能問題基本解決。張開翔表示,現在一個聯盟鏈如果有50個節點、30家機構的話,已經算是全球比較大的聯盟鏈了。由於現在網絡可以支撐的節點數量有限,聯盟鏈要做到節點數量達到百、千量級就必須解決規模化問題。

落地應用方面,金鍊盟是由微眾銀行、深圳市金融科技協會、深證通、騰訊等多家企業、機構在2016年發起的一個非盈利組織聯盟,目標是共同探討區塊鏈技術並推動其落地應用,目前金鍊盟已有110多家成員單位。 FISCO BCOS是由金鍊盟開源工作組研發並對外開源,已通過工信部信通院可信區塊鏈功能與性能評測。 2019年,FISCO BCOS大幅提升了整體軟件系統的易用性、安全性、可靠性,目前基於FISCO BCOS底層平台,在生產環境內落地運行的應用有60多個。

年前大火的聯盟鏈,現在發展得怎麼樣了? 2

基於FISCO BCOS的應用,來源:微眾銀行

總的來看,2019年,微眾銀行的區塊鏈業務主要圍繞技術突破和社區建設進行。未來,微眾銀行將主要解決一些技術核心特性問題,包括共識優化、提升系統規模化和性能、擴大數據容量等。同時,跨鍊和隱私保護將會是微眾銀行區塊鏈業務未來發展的重要方向。

張開翔透露,目前業界對這兩方面存在很大的需求。很多商業場景沒有隱私保護的話很難進行,而不同場景進行到一定程度便會面臨互通的需求。比如一條鏈負責存證,另一條鏈負責交易,發展到一定程度,商業交易需要做存證,這時兩條鏈就需要打通,還要能保證隱私邊界。

微眾銀行的跨鏈協作開源平台WeCross 已經圍繞司法跨域仲裁、物聯網跨平台聯動、數字資產交換等具體應用場景提出了針對性解決方案。而隱私保護方案WeDPR也已將隱匿支付、匿名投票、匿名競拍和選擇性披露作為首批應用落地場景,提供了針對性的解決方案。

實體企業對聯盟鏈更有需求

微眾銀行基於FISCO BCOS的“機構間對賬平台”已經累計“零出錯”完成超8000萬筆交易,司法存證平台聯合合作夥伴存證量達10億,網貸機構良性退出投票平台表決待收本金達214億。

張開翔介紹道,目前已有不少企業與微眾銀行以多種方式建立聯繫,業務範圍涵蓋了供應鏈、零售、汽車等各個行業,這些企業大概可以分為實體行業運營和提供基礎軟件服務企業兩類。

實體企業引入區塊鏈目的就是解決具體業務中的痛點。比如有些版權公司雖然已經做的非常不錯了,但他們還需要利用區塊鏈解決版權裡的存證、記賬等具體業務問題。還有一些很大的農場創新求變,利用區塊鏈來管理和追溯龐大的數據。 “區塊鏈應該更多地跟實體來合作。”張開翔表示。

而提供基礎軟件服務的廠商,已擁有了很強的實施能力,他們已經在用一些成熟的商業方案服務自己的客戶,這些客戶可能來自銀行、政府或能源等行業。區塊鏈技術受到關注之後,這些服務商需要積累區塊鏈領域的技術儲備,為他們的客戶建設區塊鏈系統。其中典型的就是雲廠商,他們既提供雲服務,也為有分佈式協作需求的客戶提供區塊鏈解決方案。

這些企業在應用聯盟鏈技術的同時,也會向微眾銀行做技術或體驗上的反饋。企業們會主動探討怎樣用區塊鏈更好的服務其所在的行業和客戶。 “從跟大家探討過程中,我也了解到很多其他像農業,版權,政務,醫療等行業的基本邏輯,根據這些行業需求和內在規律,我們會反思自己的系統是不是可以做些優化、是不是可以多提供一些工具和案例等等,這個過程中大家都有所收穫。“張開翔說道。

聯盟鏈幫助企業運營主要體現在“三升兩降”:即提升效率、提升體驗、提升規模,降低成本、降低風險。這也是微眾銀行用來評估一條鏈能效高低的標準。

企業選擇聯盟鏈通常是想解決自己垂直業務某一場景的痛點。每個業務場景都有自己的行業特點、發展規律和商業模型,同屬一個業務生態的企業可能就會選擇建立聯盟鏈。那麼聯盟鏈如何從無到有呢?

參與建設聯盟鏈的企業需要先在線下協商(會面、電話等)確認業務範圍、業務流程、分享數據、是否合規、是否侵害互相利益和用戶利益等等很多的細節問題,這些都達成共識後才在鏈上組建聯盟鏈,部署智能合約去實現其中的業務邏輯。

“智能合約的開發部署是聯盟鏈機構的工作,大部分的場景由業務相關的機構自行運作,微眾銀行並不會直接參與,主要是在開源技術生態層面做一些貢獻。”張開翔表示。對於有技術能力的企業,可以自己去實現商定的業務邏輯,或者從雲廠商那裡獲取相應的解決方案再進行二次開發和運營。對於缺乏技術能力的企業,可以依托社區生態裡的集成商技術服務機構來共同構建。

值得一提的是區塊鏈與雲的結合,這是獲取資源很靈活方便的一種方式。現在越來越多的雲開始支持區塊鏈,並集成了很多區塊鏈相應的應用解決方案,需要用區塊鏈的機構可以接到雲來支持自己的業務方案。

對於最重要且敏感的數據問題,在保護用戶隱私前提下,聯盟鏈企業內部公共使用的數據必須是脫敏或加密的。比如對賬業務中,機構間共享的是像賬目流水等業務層面的數據,而用戶姓名、手機號、身份證等個人信息肯定不會共享。

聯盟鏈企業實行實名制,所以每個要加入聯盟鏈的機構,需要用諸如工商部門頒發的證書、CA機構頒發的數字證書等權威認證方式來證明自己。認證之後,聯盟會分配鏈的數字證書,該數字證書可以認證人、節點系統等。經過認證之後,鏈上其他企業才會允許這個機構或者節點進入,與大家通信、獲取數據等等。

聯盟鏈標準的製定

具備底層能力的企業,在過往幾年裡建立了多個聯盟鏈平台,而行業組建的聯盟鏈案例也越來越多,會不會反而形成技術和應用孤島?看到這一問題,更多的行業人士呼籲要建立統一的標準。中國人民銀行數字貨幣研究所區塊鏈課題組近日也發表文章指出,要標準先行,引導區塊鏈產業規範有序發展。標準制定也是國家在區塊鏈領域話語權的體現。

實際上,標準是一個很龐大的體系。比如ISO是國際級標準,有較強的權威性和通用性。但深入各行各業中的話,就需要更精細、具體的標準。所以在實際中,不同的行業特性對應著不同的標準。金融行業的標準制定除了通用標準外更多還要關注合規方面,而工業鏈標準關注的點也會有自己的行業特色。

“標準制定是一個長期的工作,一個標準大概需要起草一到三年的時間。所以標準的出台,一般是略延後於創新技術的早期節奏,然後再指導規範後續長期的發展。”張開翔表示。

微眾銀行從2016年開始參與工信部標準院的標準建設工作,除了7項已發布的團體標準,還有金融行業標準、深圳地方標準等。除此之外,人行、金融協會、互金協會也都在做這方面的工作,有越來越多的企業與機構參與到標準建設中。 “我相信這是個分久必合的過程,大家會找到技術上的共識。“張開翔說到。

年前大火的聯盟鏈,現在發展得怎麼樣了? 3

微眾銀行參與建設的相關標準,來源:微眾銀行

聯盟鏈如何做到可控可監管?

與公鏈相比,加入可信可控特性的聯盟鏈呈現截然不同的可監管效果,張開翔介紹了兩種聯盟鏈加入監管的方式。

第一種是監管機構安裝節點接入聯盟鏈。其實監管部門加入聯盟鏈會比較審慎,目前很多金融企業都是通過文件或網絡接口等方式到監管機構報送業務數據,如果運用區塊鏈技術,監管方就可以作為一個節點加到鏈上,通過同步協議導出所有數據。這些數據全程可追溯,用來做審計分析將更全面,可以達成“穿透式監管”的效果:監管方可以穿透整個業務的全流程和所有角色,對裡面的所有行為進行全面監管,這對監管來說有很大的好處。

同時,監管方在做了數據分析後,監管部門還可以在區塊鏈中做特定權限的監管操作,比如凍結某一賬號、修改某一業務的規則範圍,之後全網便會立即生效。監管方如果在鏈上設立了一個黑名單,那加入這個聯盟鏈的所有機構都會拿到這個黑名單。這種監管方式具有全網一致性和事務性,且不能否認、不能抗拒,是一種很有意義的監管模式。

第二種是監管部門直接將聯盟鏈當作監管工具。這方面的應用很多,比如,司法“仲裁鏈”可以為介入的司法機構提供存證合同、存證數據等,整個過程沒有篡改,並且可以追溯。

聯盟鏈如何才能持續發展?

“就區塊鏈應用來說,已經不存在太大的技術問題。”張開翔表示,但聯盟鏈要獲得長足發展還是要面對很多挑戰。而且現在大眾對區塊鏈的認知參差不齊,尚未達到能夠對等地建設和運作區塊鏈的程度。目前離大家普遍認可區塊鏈、並且願意把業務放到區塊鏈中還需要一段時間,這期間還需要解決創新業務是否合規等各種問題。

對於聯盟鏈的未來,張開翔表示,唱衰或者是極致的歌頌都不恰當,需要一個合適的度。將來一段時間裡,聯盟鏈需要與更多與實體經濟結合,與服務一起落地。

未來,聯盟鏈能夠普遍落地有兩大前提。首先是數字化。如果萬物沒有可靠的數字化,也就沒辦法上鍊或上鍊意義不大,這個可能需要三到五年的時間,隨著物聯網、通信以及相應的法律法規都有一定發展之後,才能跟區塊鏈深度結合,進行實物映射、物資溯源、物流跟踪等。

其次就是實體經濟。歷史上,數字支付與實體經濟結合讓電商飛速發展,現在區塊鏈跟實體經濟的結合也是一個很好的機會,場景很多,包括且不限於生產管理、民生、公益、資產發行和交易等。實體經濟如果與公鏈結合,導致信息不受控的傳播,會涉及到隱私、性能、法律發揮等問題。 “無論是從業務還是技術上,我都更看好聯盟鍊和實體經濟的組合。”張開翔說道。

如今,社會分工越來越精細,各行各業都有與其他行業互補的優勢,因此一個商業場景很難由一個機構單方去完成,即使這個機構是個“巨頭”。所以這時會誕生“分佈式商業”。分佈式商業一定是趨勢,而且這裡面不僅會用到區塊鏈技術,還要重視和物聯網、AI等其他很多技術的有機結合。

嘉賓介紹:

張開翔,微眾銀行區塊鏈首席架構師,曾在騰訊工作多年,在分佈式系統、網絡安全、海量服務等技術領域有豐富的經驗。目前致力於區塊鏈底層平台建設、基於區塊鏈的應用落地以及推動區塊鏈生態圈的建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