炒股虧了15億,雲南白藥到底怎麼了?



出品 | 虎嗅金融組

作者 | 周月明

題圖 |視覺中國

就在昨天(10月28日),#雲南白藥炒股虧了15億#登上微博熱搜。

一時之間,股民紛紛吃瓜,這家賣牙膏、做醫藥的公司為什麼炒股虧了這麼多呢?

虎嗅翻閱雲南白藥近幾年財報發現,其實早在2020年,其已經在股市和基金市場“叱詫風雲”了。2020年,當很多公司都因疫情大舉虧損的時候,雲南白藥歸母淨利潤卻高達55億元,同比增長31%,增速遠遠超過往年。

但這55億元淨利潤中,有近一半,22.4億元來自於公允價值變動淨收益,說白了,就是當年雲南白藥買的股票和基金等金融產品賬面了漲了 22.4億元,不過,值得注意的是,若這部分產品沒有出售,就還僅僅是雲南白藥賬面上“虛擬”的錢。

不過,這部分“虛擬利潤”沒有維持太久,進入2021年之後,雲南白藥的公允價值變動在上半年虧損8.6億元、截至前三季度擴大至15.5億。進而影響到其2021年前三季度淨利潤出現近十年來少有的下滑,同比下滑42%。不過,若扣除這部分非經常性的虧損,其淨利潤也已下滑7%,這種情況在近十年來,只在2019年出現過。

“白馬股”也愛買“白馬股”

那麼近年來,雲南白藥在投資上有哪些變化,它在哪些股票上“嚐了甜頭”、“栽了跟頭”呢?

翻看雲南白藥財報就可發現,2020年中報,其公允價值變動淨收益在3.73億元,而此後,這項收益就出現了大幅變動。2020年年報,淨收益22.4億元,2021年中報,虧損8.6億元,2021年三季報,虧損額更是擴大至15.55億元。

而這些變動,主要來自於雲南白藥投資的股票和基金。

延伸閱讀  海普瑞:聘任錢風奇為公司董事會祕書、張文譞為證券事務代表

虎嗅翻看了2019年至2021年雲南白藥的財報,發現在2019年和2020年上半年,雲南白藥在股票上的投資還相對保守。

2019年雲南白藥在股票和基金上共花了48.9億元(僅出售2565萬元),其中花了7.5億元買入九州通、中國抗體股票。截至2019年底,其主要持有四支股票,分別為九州通、雅各臣科研製藥、紅塔證券和中國抗體,其中紅塔證券在報告期內給雲南白藥帶來的收益最多(僅指賬面價值),為4.16億元。

而到了 2020年上半年,雲南白藥在金融資產上購買金額共為15.5億元,同時出售了19.5億元。除了花2.9億購買了小米股票之外,在其他主要基金和股票上沒再大金額買入。紅塔證券仍是這段時間給雲南白藥帶來收益最多的,為3.3億元。

如果說,截至2020上半年,其在股票、基金上的行動還相對保守的話,2020下半年開始,雲南白藥可謂在資本市場“大跨步前行”。在2020年年報中,雲南白藥投資的股票除了以往出現過的,又新添了不少名字,比如花8.68億元買入騰訊控股股票、追加13.4億元繼續購入小米集團(2020年共投資16.3億元),此外恆瑞醫藥、貴州茅臺、伊利股份、中國生物也出現在了雲南白藥的投資名單中,分別花了4.2億、6.3億、8.87億、3.42億買入。


總的來看,2020年雲南白藥在股票、基金上共投入70.78億元(上半年15.5億元),出售60.7億元,相比往年規模擴大了不少。

而在這些股票中,最為雲南白藥“賺錢”的是小米集團,2020年買入期間其給雲南白藥帶來的收益(賬面價值)就達到15.16億元。值得注意的是,2020年雲南白藥公允價值變動收益總共為22億元,小米集團就佔了15億元。

不過,也許像不少股民在股票漲時不丟擲的心態一樣,雲南白藥在此期間並沒有將小米股票出售,或許認為未來還會繼續上漲。

然而,雲南白藥的“炒股夢”在進入2021年以來,就不太好了。2021年上半年,曾經收益最好的小米集團令雲南白藥浮虧6.1億元,伊利股份浮虧1.9億元、恆瑞醫藥浮虧1.8億元,雲南白藥主要持有了6支股票,有四支都出現浮虧,騰訊控股和通威雖然各收益幾千萬元,但其公允價值變動也虧了8.6億元,不再如2020年“盛景”。

與此同時,進入2021年之後,雲南白藥的“投資態度”也不再向2020年那麼“激進”,上半年共花9億元購入,同時出售了11.3億元,其中新入手的股票只有一支,為通威股份(花2.35億元)。

雖然自2021年上半年開始,雲南白藥“減慢”了投資步伐。但這也無法阻止其在投資上繼續“吃虧”。這兩天,雲南白藥三季報披露,其公允價值變動虧損高達15.5億元,上半年虧了8.6億元,也就是說只第三季度這三個月,其在股票和基金等金融資產上就虧了約7億元。

值得注意的是,雲南白藥在三季報中並沒有披露詳細的股票和基金名單,我們也無法得知其具體的投資情況。不過,虎嗅統計了其在2021年中報披露的六支股票,在第三季度的漲跌情況。可以看出,除了伊利股份、通威股份上漲,其他四支(小米集團、騰訊控股、恆瑞醫藥、中國抗體)跌幅都在20%左右。不知道在三季度,雲南白藥有沒有拋售“重倉”的小米,在此前,即使小米漲或跌,雲南白藥都堅持著“不拋棄、不放棄”的態度。


“加碼”炒股卻縮減主營支出

若公司本身為了主營業務進一步地擴張發展,做了必要投入之後,合理使用閒置資金,是可以理解的行為(但用於“炒股”風險較大)。但虎嗅注意到,就在其將大量資金投入股市,“炒股”炒得“風生水起”的時候,其主營業務上的必要開支卻進一步減少。

比如,虎嗅翻看其近兩年財報,其中,在“炒股”最活躍的2020年,雲南白藥銷售費用減少8.6%、管理費用減少10%,研發費用僅同比提升4%,而在2018年和2019年,研發費用分別同比上升31%和55%。2020年在研發上的投入可謂創了“歷史新低”。


除此之外,雲南白藥2020年的銷售費用和管理費用也較為“罕見”得出現了下滑,分別下滑8%和10%。而同期,同樣作為中醫藥公司的片仔癀在營收增速與雲南白藥差不多的情況下,2020年銷售費用同比上升23%、管理費用同比上升22%,不過片仔癀研發費用相較2019年也有所下滑。

延伸閱讀  蜜雪冰城擬登陸上交所:背靠加盟模式、食安問題頻發


也就是說,2020年雲南白藥在炒股理財上投入大量資金,玩得“風生水起“的同時,主營業務卻在縮減開支,銷售費用、管理費用和研發費用佔營收的比例,較2019年也都在減少。

不過,進入2021年之後,雲南白藥的銷售費用、研發費用的增長又基本恢復至2020年之前的水平,2021年前三季度,銷售費用同比增長4%,研發費用同比增54%,所以不排除2020年開支縮減有一部分是疫情因素,但在財報中,雲南白藥對此也沒有做具體解釋。

值得注意的是,一直以來,雲南白藥在研發上的投入就較小(0.5%左右),這也是其投資者較為關心的一個問題。就在今天(10月29日),還有云南白藥投資者剛剛提問道:“作為中醫藥製造企業,貴公司有沒有加大力度投入新產品研發,除了白藥牙膏外能拿得出手的創收產品線太少了。而且公司中醫藥方面的科研能力,近年來有沒有新進展也沒有太多披露。”

虎嗅還通過wind統計了A股211支醫藥行業股票,2020年至2021年的研發投入情況,發現雲南白藥基本都排在倒數第六或倒數第七。這在醫藥這一強調研發創新的行業裡,投入和排名也是相對較低了。如果說中藥與西藥不同,但片仔癀的研發投入比例也在2%左右,排名也比雲南白藥稍微靠前一些。

那麼,既然拿更多的資金炒股,雲南白藥會否進一步加大研發呢 ?今天,在雲南白藥回覆投資者上述提問中稱:“公司未來將聚焦骨傷科等領域開展大量專項研究,中藥研發便是其中重要一環。除氣霧劑、白藥膏、白藥膠囊、創可貼等核心中央產品外,公司還擁有200多項中成藥品種。”

未來,雲南白藥是否能加大研發投入,研發投入排名能否再靠前一些,則需要繼續觀察了。

寫在最後

雖然,據Wind資料顯示,2021年上半年,A股一共有837家公司參與了證券投資,有100家公司持有證券數量在10只以上。此外,截至10月29日,在已經披露了三季報的上市公司中,有1253家披露了公允價值變動情況,其中392家公司的投資處於浮虧狀態,27家公司公允價值變動損失在1億元以上。

然而,縱觀雲南白藥這兩年的投資“戰績”,其在整個A股都有一定的“代表性”。

虎嗅通過wind統計,2020年,A股4000多家上市公司中,在公允價值變動淨收益排名中,雲南白藥以收益22億元,排名第十。其他進入前十的多是銀行、保險這類本就屬於金融領域的公司。

但“甜頭”沒有嚐到多久,2021年中報,雲南白藥在此榜單上就“淪為”了倒數第7名,2021年前三季度,更是下滑至倒數第5名。而在這兩個時間點,排在榜單前十和倒數前十的幾乎都是銀行、證券類上市公司。雲南白藥夾在其中,彷彿是一個“異類”。

目前,雲南白藥對此迴應稱:“入局是為提高資金使用效率,未來會逐步退出證券投資。”

而在2020年大量投入資金進入股市,卻縮減主營業務的開支,是否是認為在主營業務上再過多投入資金,“資金使用率”、“投資回報率”都不夠高呢?

要知道的是,雲南白藥目前的主營業務就是牙膏業務。2020年,牙膏成為其最賺錢的業務,全年貢獻利潤達到18.94億元,而當年扣除公允價值變動帶來的收益之外,雲南白藥的淨利潤共約32億元,牙膏業務佔了將近 60%。

延伸閱讀  老牌醫藥企內鬥不息,董祕遭關門毆打

而在牙膏業務之外,還有哪些業務更值得雲南白藥投入資金,有利於轉型、拓展“版圖”、尋找新的利潤增長點,也許是相比“炒股”,更值得雲南白藥思考的問題。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