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日方舟同人文 博士X星極(實在是想不出標題了)


不會寫小說,真的不會

但確實是寫了

你敢信在學校裡面用課間時間寫小說還硬生生寫了16頁紙是什麼概念

我永遠喜歡星極!!!(震聲)

時間線:戰爭已經結束了,礦石病也已經被治癒了,我們的博士也已經30多歲了(指看起來)。

這一段主要是戰爭最後幾年裡面的幾件事。

博士德記憶恢復力。

關於封面:屬實懶得找了,還是不安插封面了。(屑)

關於博士的名字?你們自行代入罷,當然我是夜雨嘍()

共7000多字(不算多)


初春的清晨,天氣還比較涼,夜雨(博士)從夢中醒來,看向外面還沒長出葉子的樹枝,心中湧起一絲悲涼。

樹枝上站著一隻小藍鳥,嘰嘰喳喳的叫著,彷彿是來叫他起床的。

他開啟窗戶,冷氣一口氣灌進屋子,不過龍門的初春也沒有很冷就是了。

夜雨向外伸出一隻手指,那小精靈精飛去,站在那隻滿是傷疤的手指上。

“你是來叫我起床的嗎?”他看著那隻不知名的小傢伙,它歪了歪頭,飛走了。

“如果她還在的話,也回來叫我起床的吧。”他的視線轉向屋裡面,看著地上喝空的啤酒瓶。

第一次她來叫醒我,是在什麼時候來著?


(時間線:9年前,8月)

“早安,博士。”耳邊響起溫柔的聲音,他從夢裡醒來,昨晚工作實在是太晚了,直接趴在桌子上睡著了,醒來的時候,胳臂已經失去了知覺。

“博士,趴在桌子上睡覺對身體不好哦。”,她抓住他的肩膀,將他靠在椅子上。他這才看清楚來叫醒他的是誰。

“啊,早啊,星極幹員。”他發出了還不太清醒的聲音。

“早安,博士。”她又一次向他打了聲招呼,然後走向沙發邊的茶几。

“博士,我是今天的工作助理,工作流程已經制定完成了,不過在開始工作錢我建議您去食堂吃點東西呢。”星極講工作流程放在桌子上,一臉苦笑對博士說。

博士看看時間,現在已經是早上8點30分了,按道理,食堂已經關閉了半個小時了。

“這個時間,還有吃的嗎?”博士從椅子上站起來,晃晃腦袋,好讓自己清醒一下。

“古米告訴我她跟您留了一份早飯,在最左邊的微波爐裡面。”博士愣了一下,一般食堂是不會給自己留吃的的,今天是怎麼了?

“星極,你今早幾點過來的?”他用左手摁住額頭,這是他習慣的動作。

“八點整。”星極不解,一般幹員不都是這個時間來上班嗎。

“啊是嗎,謝謝。”

“謝謝?謝什麼?”星極歪歪頭,一時間沒反應過來。

“啊,沒…沒什麼”他不擅長掩飾自己,於是又用左手摁住額頭。

出門後,星極一個人留在辦公室裡,她仔細想了想,為什麼博士會給她道謝呢?


(時間線:現在)

“噗嗤”他沉浸在回憶裡,竟沒注意到現在自己的表情。

“她竟然還等了我整整半個小時,還讓古米幫我留了份吃的,竟說是古米主動留的。”他笑了,星極是真的不會說謊。

他抬起頭,看著放在桌子邊上已經有些落灰的天文望遠鏡,他心裡清楚,星極觀察星星的樣子他不論如何也忘不掉。

“那是一種很奇妙的感覺,”他總是這麼說,“星極專心致志的樣子真的非常美麗,而且是真的可以感受到一種對天文的熱情。雖然她平時舉止優雅——當然,在觀察星星的時候也不例外——但是在那時你彷彿能在她身邊看到幾顆閃亮的星星。當她有新發現的時候,她又會忘掉自己的優雅,像個孩子一樣,招呼夜雨去看。”實際上,也是通過這種形式,星極和博士走近了。

說起當時的星極,他總是回想起和星極參加舞會的時候,那是的她雖然也很美麗,但是他的關注點不在哪裡。


(時間線:9年前,10月)

“哈?晚宴?”下午一點,博士正坐在凱爾希的對面,看著手上拿的一份舞會的邀請。

凱爾希的視線從手中的檔案移到博士“是喀蘭貿易的晚宴,我們和喀蘭之間的關係走的比較近,呃,倒不如說是你和你的盟友關係走的近?總而言之,我們需要通過這次晚宴擴大合作公司的範圍,所以就需要你去嘍。”提起銀灰,凱爾希的臉上閃過一道戲謔的笑容,然後又恢復了平常的嚴肅的表情。

“勳爵你剛剛是不是挖苦我了?”博士一直很頭痛關於旁人對他和銀灰的傳言,他認為,他倆只是關係很近的夥伴罷了。

“錯覺。”凱爾希面無表情的回答道。

(哈,開玩笑,凱爾希你就是在挖苦我)。博士心裡這麼想,嘴上卻說“行吧,我信了。”

保命和口嗨那個更重要,博士心理清楚的很。

“最重要的是,今年的晚宴比往年的早了一個月,當天我和阿米婭需要去汐斯塔一趟,所以你就需要出席了。”

“哈?就我一個?”博士傻眼了,商業會談可不是他的強項,更別說和幾家大公司以及醫藥研究所了。

“搭檔會幫你找的,不過發揮主要作用的是你,你需要為羅德島賺取更大的利益以及更好的發展環境,你懂的。”後面這一半是凱爾希的老生常談了。

“好好好,我知道了。”畢竟為了羅德島嘛,正經事。

“晚宴上需要跳交誼舞,你的舞伴正在訓練室等你呢,趕緊去吧。”

“好好好,你別催了我這就去。”博士站起來,正準備向外走

“等等。”凱爾希叫住他

“又怎麼了?”

“照顧好女生。”

“哈?”夜雨不解

陪他參加晚宴的的是誰呢?

“早安,博士。”星極在訓練師裡跟他打招呼,看起來他已經來了有一會了。

“早,嗎?星極啊,現在是下午不到兩點哦”

延伸閱讀  帶醬:《賽馬娘》漫畫:小草的死亡凝視

“嘛,這不是咱們兩個之間的固定環節嘛”星極笑了,沒有平時的優雅,她更像個孩子。

“嗯哼?所以陪我參加舞會的就是您嗎,美麗的小姐。”夜雨做出邀請的姿勢,這跟他的制服真的很不搭。

“噗哈哈哈哈哈….博士你這一身衣服跟你的動作真的很不搭”笑完,星極雙手微微提起裙子“小女不才,請讓我做您的舞伴。”

“啊嗚!博士!” “抱歉抱歉,還好嗎” “有點疼嗚嗚,不過沒關係”

幾個“回合”下來,夜雨不知道踩了星極多少腳,雖然兩個人討論過這個問題,但是情況並沒有得到好轉,反而星極滿臉通紅,雙腳活動越來越不靈活。

“星極,你的右腳?”博士隱約發現星極的右腳活動起來並不靈活。

“啊.”星極驚叫了一聲,隨即低下頭去,就像是犯了錯的孩子。

“我們先到那裡去休息一下,好嗎?”夜雨把星極拉倒自己身邊,能讓她靠著點自己,以分攤她的重力。“唔,嗯。”星極想要向椅子走過去,但剛邁出右腳,便發現右腳已經沒辦法活動了。

“恕我冒昧。”博士不等星極回答,便直接把星極公主抱起來,“畢竟都很熟了,無所謂啦~”博士心裡想,但星極不像夜雨一樣憨“哇哇哇哇,這是什麼,公主抱嘛….”

夜雨讓星極在椅子上坐定,自己則在她面前半蹲下來,他發現了——倒不如說是回想起來了,星極右腳踝上長有原石結晶,而現在,那裡得面板已經出現淤青了。

他咬住自己的下嘴脣,他懊惱自己為什麼這麼沒腦子,關鍵時刻掉鏈子,幹員的入職體檢自己應該記住才對,更何況是星極。“照顧好女生。”凱爾希的話又一次浮現出來。

“博士,沒關係的。”星極看出了他心裡在想什麼“博士,提出這次行動的是我,所以會出現這種情況我也已經預料到了,沒關係的。”她笑了,但她用笑容安慰夜雨只會讓夜雨覺得更難受。

是嗎,這是你的意願嗎。夜雨低下頭,過了十秒鐘,他又抬起頭,雙眼看著星極。

“你在這裡稍微休息一下,我去拿藥膏,一會咱們重新來,好嗎。”

“好,我等著你。”

十五分鐘後,他們的練習又一次開始,這一次不同上次,這一次,由星極帶領著夜雨,一步一步練習,他們是什麼樣的心態?夜雨一直都沒問過她,但他知道,他的血紅色的人生裡面,點綴上了一顆顆明星。

那天的晚宴,可以說是讓博士參加的最頭疼的一次宴會了,除了和銀灰交換未來合作的意見和讓銀老闆上島以外,其餘的大大小小五六個公司找到博士,且不說他們這些人想要談什麼,就六杯空腹下去博士也已經受不了了。

趁著其餘的幾家公司各自開始討論,銀灰和博士來到天台上,天台上,星極正在看著天上的月亮,今晚的月亮很明亮,讓星星都失去了光澤。

作為東道主,銀灰還得和其餘的公司上層商議,給他倒了一杯溫水之後,便留下夜雨一個人,臨走前不忘留下一句“盟友你這酒量不行啊,這個夜雨就是遜了啦。”

“銀灰我說多少次了我就是胃不行頂不住空腹喝酒,還有不要隨便玩梗啊。”他又一次捂住額頭,胃疼加頭疼,他可算是明白了凱爾希的痛楚,看來下一次再跟凱爾希一塊出去的時候得幫著她點了。

“博士,您還好嘛?”星極走過來,給博士遞上了一板胃藥。“謝謝啊,話說你怎麼會有這個?”夜雨不解,按道理來講他沒跟幹員提起過自己的身體狀況。“啊,是我找凱爾希醫生問的。”星極自從知道了瞞不過夜雨後就從來不和夜雨說假話了。“啊,是嗎,有勞你了。”他帶著疲勞的笑容,把藥就著溫水一起喝下去。

“抱歉啊,今天比較忙,都沒怎麼關注你那裡,你那裡還好嗎?”頭痛稍微緩解了一些的夜雨開始關注起星極的狀況。

“我?我一直都在這裡呢,喀蘭的月亮好大,而且特別亮。”星極說到月亮的時候,反而沒有很高興。

確實呢,月亮高掛的時候,星星去哪裡呢?

很快,晚宴就進入到了尾聲,多虧有銀灰的阻攔,當天晚上沒有任何人到天台上打擾博士休息,博士和星極便坐在外面,享受難得的寧靜。他是羅德島的戰術指揮,是被人稱為“巴別塔惡靈”的人,然而實際上呢?他也只不過是個有時候會講兩句段子,遇事也會盡情吐槽但是也會怕凱爾希的一名普通人。說到底,他也會累就是了。

“博士”星極叫了一聲夜雨

“怎麼了?”

“晚宴是不是要結束了?”

“好像是,沒關係的”

“嗯…”

“怎麼了?”

星極眨了眨眼睛,隨即開口

“夜晚總會結束,群星也終將落幕,如果這就是一切的盡頭,那我該做些有意義的事情了。”

“怎麼突然說起這個了?”

“唔,我的原石技藝正在不斷消退,我對星星的感知力度越來越弱了,我在想,我該怎麼辦才好。”

夜雨不抬頭,他只是看著前面。他清楚的,自那一天練習結束後,他就回去把星極能夠公開出來的體檢報告全都仔仔細細的看了一遍。

“那你覺得什麼是有意義的事?”他反問道

“比如?唔…”星極想了一下,然後帶著惡作劇般的笑容

“博士,您介意我每天清晨叫醒您嗎?”


(時間線:現在)

夜雨收起了笑容,當時的他認為,對於星極的身體,這是一個很難回答的問題——對所有礦石病感染者都一樣——從一名醫者的角度而言,他必須負責任,他不能告訴她一定是沒事的,這是對一名礦石病患者,對星極的不負責,但同時,他也知道,如果自己說不出來鼓勵她的話,那麼只會變得更糟。

這難道不是一個無解的問題嘛?

至少在當時是這樣。

實際上,宴會結束後第二天,夜雨便私下裡找到了萊茵生命研究所的一名高階研究員——他們其實是故交——通過這名研究員,他與研究所上層取得了一定的聯絡。以博士的個人名義。

現在,已經是早7點半了,他覺得今天把屋子好好打掃一下,畢竟明天是個很重要的日子。他扭了扭身子,從床邊拿起自己的假肢——那是他失去的左腿,仔細想想,當初失去這一條左腿也是為了她啊。

那是七年前的某場戰役,具體是哪場戰役他已經記不得了,他只知道,因為包括自己在內的羅德島高層的疏忽,羅德島內混入了奸細,導致作戰計劃全部敗露。在撤離的時候,夜雨左手扛著盾牌,右胳膊扶著負傷的星極向安全區撤離,當距離安全區還有兩條街道時,一發塗著毒子彈擊中了夜雨的左邊的小腿,子彈本身對腿部沒什麼傷害,但因為毒素的原因,當撤離到安全區時,夜雨的左腿因為過度失血和毒素導致左腿必須截肢。當然,這是他後來才知道的事,他只知道帶著星極回去的時候,自己的意識已經很朦朧了,完全就是靠著身體的本能帶著星極進入安全區,緊接著他就沒意識了。等再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的左腿已經被切掉一半了。

對於這一點,博士本人其實比較淡然,作為羅德島的戰術指揮,既不需要擊殺敵人,也不需要戰場支援,自己只是少了條腿又不是死了,對羅德島而言絕對是可以接受的損失,當然,每當他這麼說的時候凱爾希都會用手上的東西狠狠地敲他的頭。

但是,對於星極而言,她可就不是這麼想的了。畢竟博士對於她來說是在羅德島上關係最密切的人了。

於是,星極便經常性的在夜雨身邊,雖然夜雨告訴過她沒有必要來的很勤他沒什麼大問題,但星極還是不聽,直到凱爾希給他送來一個義肢並且羅德島的指揮官要是坐在輪椅上指揮很難看以後,博士的復建便由星極專職負責了。

“勳爵你是不是故意的?”

“錯覺。”凱爾希一臉無所謂的扭過頭去。

“嗯哼,就當是吧。”

凱爾希不坦率這件事他又不是不知道。


(時間線:現在)

他熟練的安裝好義肢,站了起來,這七年來,這個義肢一直陪著他,由於夜雨一直需要走動,導致義肢看起來已經很老舊了,但是無所謂不是嗎,畢竟自己還有一個更高效能的義肢(小蘿蔔子:?)

他發現,桌子上有一塊地方的灰不如周邊的厚,那裡原來放著星極的天體儀,現在那個東西也已經不在那裡了。

延伸閱讀  Lucky Dog 1+bad egg遊戲感想

說起來,星極還用這東西做過一件很有意思的事呢。


(時間線:6年前 3月)

“夜雨桑夜雨桑!來看這個。”星極拿出了她的天體儀。

“天體儀?怎麼了?”他放下手裡的檔案

“要試試占星嘛,夜雨桑”

“哈?怎麼想起來占卜了?”

“誒呀,占卜和占星可是不一樣的哦,從星辰排列中獲取現在與未來的訊息,這就是占星,但結果總是不變的。所以——您想試試看嗎?免費的哦。”

“哼?”夜雨露出了笑臉“那你最擅長什麼呢?”

“嗯…很多幹員都來找我測試姻緣,你要試試嗎。”

“嗯,那就試試吧。”夜雨好奇,他一直以為這種東西跟自己無緣,直到在之前,他才意識到自己錯了。

“那,博士閉上眼睛好不好。”

“嗯,然後呢?”

“然後呢…”夜雨照做閉上了眼睛

“哼~”星極慢慢站起來,走到夜雨旁邊。

“唔!”

夜雨猛地張開眼,他感覺自己的嘴被一個柔軟的東西堵上了。

是星極

這一個吻持續的時間不長,星極抱著夜雨緩緩開口

“夜雨桑,一直以來,真的謝謝你,總是能滿足我的願望,能夠陪我一起研究星象,能夠讓我陪你參加舞會,能夠在戰場上保護我,真的謝謝你能陪在我身邊。”

夜雨笑了,他也環抱住星極

“所以,別忘了每天早上都來叫我起床啊。”

“嗯,知道了。”

她是星空,也是你的小鬧鐘。

夜雨不知道,在他的辦公室門口,凱爾希和ffo正在窺探裡面的事

“說到底凱爾希為什麼你會來這兒啊。”ffo問她

“廢話,你以為一直幫忙的是誰啊。”凱爾希如是回答。


(時間線:5年前2月)

“誒呀博士能不能快一點!”亞葉不斷催著夜雨

“不是,亞葉你別老催我啊,我這假肢不方便穿西服啊”

“博士我告訴過你吧,早做準備,你又不聽!老師,你幫幫博士吧。”

“你不是想看你老婆穿婚紗的樣子嗎,不能快一點?”

“勳爵你也來?”

那一天,是初春的一天

那一天,是人與星結合的一天

在那一天,博士與星極在羅德島禮堂舉辦了婚禮。

“所以,我是不是以後都不需要買鬧鐘了?”

“誒呀,都有我了你還需要鬧鐘嘛,夜雨桑。”


(時間線:現在)

他給自己做了一頓早飯,飯後,他開始打掃這間房子。

現在,戰爭已經結束了,特雷西斯已經死了,沒有礦石病的時代,羅德島也依舊有它存在的意義,現在,羅德島作為移動醫院,穿梭於各國之間。

但是對於這對夫妻而言,旅行式的生活並不適合他們。

於是乎,博士成為了羅德島駐龍門辦事處的處長,作為一名醫生,保障著這裡的居民的健康。

中午,他停了下來,明天是很重要的日子呀,得去買些東西才行。

於是他便匆匆吃過午飯,走出門去。


她提前回家了,這次出差一個月時間確實有點長,但終歸是熬出來了。因為工作的緣故,一個月沒能和自己心愛的人聯絡,這可把她憋瘋了。

“呀,不過換句話說,等了一個月沒聯絡,再多等幾分鐘也無妨啦,嘿嘿,給他個驚喜吧。”

走到樓下,星極抬頭,從外面看著家裡的窗戶。

“等等,他不會沒收拾家吧,難不成我回去以後還得我自己打掃?”星極瞬間感覺到一股惡寒。

畢竟他工作挺忙的,在家住的時間都不算很長,更何況他也沒這個習慣。

“嘛,到時候一定要好好訓他一頓,嘿嘿嘿。”嘴上這麼說,但臉上的笑是掩蓋不住的。

回家可是大事。

另一邊

“喂?”

“夜雨,我是亞葉!”
“亞葉?你的用事務所的電話?怎麼了這麼急?”

“有病人的病情急劇惡化,需要緊急做手術,你趕緊過來一趟吧。”
“行行行,我現在就過去!”

延伸閱讀  10.30光遇每日任務+大蜡燭


晚上7點,星極坐在家裡,回家以後發現家裡收拾的還不錯,心裡倒是挺滿意的,不過,這都一下午了,按道理講他今天休息啊,為什麼還不回家?

“他去哪裡了呢?”她坐在餐桌前,百無聊賴的看著終端。

“明明想給他的驚喜的。”她不滿的撅起嘴。

“啊,難不成,我被ntr了!?”她的想象力一直可以的。

“要不,我去事務所看看吧。”說著,她站起來,走出門外。

8點20分)

“呼,真是危險啊,還好命保住了,後面怎麼樣看就得造化了。”亞葉和夜雨從手術室出來,正在向辦公室走去

“誒?亞葉,你還會說造化?”夜雨帶著戲謔的口氣。

“哇,不帶你這麼挖苦人的啊,老師不也這麼說嗎?”

“嗚啊,你別給我提凱爾希,我現在還一身冷汗呢。”艦橋上的右起第二根柱子一直是博士專屬,順帶一題,ffo經常被掛在旁邊的柱子上。

“吼?這話要是讓老師知道了,你就等著吧”

“別別別,我錯了行不,我先回辦公室了,唔啊啊啊啊,我的大好的假期!”夜雨哀嚎著,進了自己的辦公室。

“嗯?”他發現了坐在自己座位上正趴著睡覺的一位黎博利。

“嘶,老婆大人提前回來了?怎麼不跟我說一聲。”他放輕腳步,慢慢走到她旁邊,星極正趴在桌子上,呼吸均勻。

“呀嘞呀嘞,不會是想給我個驚喜吧,那您老可真沒趕上好時候。”他苦笑著,正準備輕輕拍醒她,但他隱約發現星極的嘴角好像揚起來了。

“噗嗤,要不說我是羅德島的戰術指揮呢,這點意識要是再沒有我的日子可怎麼混啊。”他心想,然後打算對她做個惡作劇。

“誒呀,都睡成這樣了,我還是先到沙發上坐會吧。”他這麼說著,準備挪開腳步。

“誒誒誒,別走別走。”星極坐起來,噘著嘴看向夜雨。

“哦呦,老婆醒了,早安啊。”

“早什麼早,我等了你一個小時誒。”她不滿得站起來,夜雨抱住她,讓她靠在自己懷裡

“誒呀,沒辦法啦,下午臨時接到電話有手術,我這不趕緊加班嘛,老婆大人通融一下啦~”

“哼,放你一馬。”說著,她靠在夜雨懷裡。

“歡迎回家”

“嗯,我回來了。”


小劇場:

夜雨正開車帶著星極從事務所趕回家去

“吶吶,夜雨桑,我放了大假,十個月哦。”

“嗯?為什麼?”夜雨不解

“你猜猜?”星極坐在副駕駛座上,帶著奇怪的笑容看著夜雨

“別鬧,我正開車呢,你還是直接告訴我吧。”

“嘿嘿,你要當爸爸了。”

“…………………哈?”

那一刻,夜雨停止了思考……


所以說我是真的不會寫小說(悲

明天就開學了我的作業還沒寫,完蛋(大悲

但,我可是星極廚啊!

可惜的是,本來寫了很多的,但是由於時間有限,做了一定的刪減和修改。

對,我把刀子刪了(

其實也不算刀子,嘛,有機會再發一次原稿吧。()

《關於我不好好做galgame專欄竟在這裡寫小說這件事》

所以說,你們真的以為星極我只寫一篇嗎)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