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手換湯不換藥



快手奉行多年的“雙核”管理機制,終於出現了鬆動跡象。

10月29日晚間,快手科技釋出公告稱,創始人宿華即日起卸任CEO,由另一位創始人程一笑接任。同時,宿華將繼續擔任董事長和執行董事。

此次人事調整前,宿華的頭銜包括董事長、執行董事、CEO等,管理象限包括快手的戰略制定、關鍵決策、商業化、財務、法務、公關、政府關係等;程一笑則作為執行董事兼首席產品官,負責產品研發、電商和遊戲等新業務及戰略投資等。


在以往的組織架構中,作為CEO,宿華掌握多個要害部門,地位高於程一笑,後者需要向他彙報。而在與公眾和媒體的互動中,宿華的出場次數遠遠超過程一笑,也向外界昭示了這種排序。

得益於兩位理工男的謙抑個性,以及共同打江山的經歷,宿華和程一笑在這些年的合作關係大於競爭,快手的大小事務由兩人協商一致後決定。

隨著競爭格局的變化,快手的“雙頭政治”治理格局暴露出諸多軟肋,遭受越來越多的挑戰。據晚點財經報道,快手內部人士稱,宿華卸任CEO、程一笑走上前臺,正是為了解決雙核模式帶來的決策效率偏低等問題。

然而,本輪人事調整並未根本改變快手的雙核架構,實際只解決了一個問題:誰來當快手的CEO?

程一笑得到了這個職位。但宿華的權力並未因此稍減:他仍然是董事長和執行董事,繼續掌握對公司事務的發言權,仍是程一笑的上級。如今快手的CEO是程一笑,但事實上的C位是誰?董事長還是CEO?目前並沒有一個明確的答案。

昨晚的公告也用了較長篇幅描述了“變”與“不變”。變的是兩人的職位,不變的是彙報線,以及更加關鍵的投票權。

根據公告,宿華握有約39%的投票權,程一笑則是約31%。另據快手招股書,宿華和程一笑分別持股約13%和10%,以及56%和44%的A類股票(投票權更高)。

事實上,自從2013年宿華加入快手後,他掌握的股權和投票權始終壓過程一笑一頭。過去八年裡,快手的股權結構不斷變化,但兩人的權力結構沒有改變。這是宿華在過去和將來長期擔當快手話事人的根基。

這也意味著,這場被稱為快手史上最大人事調整的換帥,更像一場換湯不換藥的職務交接。

A

快手今天的權力金字塔,從創業初期就完成了奠基。

2013年夏天,程一笑正處於創業瓶頸期。彼時,他帶著三個朋友蝸居在北京五環外的天通苑,做出來的“GIF快手”小有名氣,積累了幾十萬使用者。但和所有工具類免費軟體一樣,這款動圖製作APP的變現十分艱難,導致團隊規模和發展速度受限。

與初出茅廬的程一笑相比,宿華此時已是科技圈頗具影響力的大v。2006年從清華博士退學後,他先是在谷歌工作,從事人工智慧、機器學習等前沿領域研究;後來加入百度,主導鳳巢搜尋營銷系統的研發。辭職創業後,他創辦了一家名叫onebox的搜尋服務公司,提供與百度類似的“框計算”,後來被阿里全資收購。

在快手早期投資人張斐的牽線搭橋下,程一笑見到了宿華。兩人在許多觀點上不謀而合,一見如故、相談甚歡,程一笑感到自己“終於見到中國TOP10的程式設計師了”,甚至產生了一種崇拜情結。

在這種化學反應的催化下,兩人在不到一個月的時間裡,就確定了把雙方的創業團隊合併,並啟動快手向短視訊社羣的轉型。

在互相融合的過程中,27歲的程一笑表現出了令人驚訝的成熟和氣魄:他不僅主動讓出CEO的職務,還從自己手裡的80%股份分出一半,再加上投資方拿出來的10%股份,一起交給了宿華。

延伸閱讀  科學家發現地球正在變暗,要進入冰期?恰恰相反,溫度正變得更高

這樣一來,宿華手握50%股份,以外來者的身份,一躍成為快手的第一大股東。程一笑只有40%,且成為宿華的下屬。

創業公司聽從投資人建議,從外部引入核心高管,經常面臨的一大難題是“老人”與“新人”以及各自派系的爭鬥。但快手是一個特例,宿華和程一笑分工明確,配合也十分默契,很少爆出兩人不和的傳聞。

這種穩固的二元結構,與兩人略顯羞澀的性格直接相關。在日常管理中,兩人都竭力保持一種不越矩的分寸感,竭力給予對方善意和尊重。

宿華在加入快手時就擔任了CEO,但直到2016年才正式對外使用這一頭銜。據張斐回憶,即使開會他只給宿華打電話,最後兩人總會一起過來。

在與搭檔相處時,程一笑也懂得進退。兩人與張斐開會,張斐說十句,宿華說三句,程一笑只說一句。宿華對此也有感知,曾表示在決策過程中,“大家還是讓著我一些,尊重我一些,遇到事情就一起討論”。

宿華加盟後的幾年間,兩位創始人一個主內,一個主外,遇到問題則充分討論、以理服人,達成一致後再行動,把公司打理得井井有條。快手開始高速增長,三年間使用者達到3億,成為國內最大的短視訊平臺之一。

整體來看,快手的這套管理模式在公司上升期運轉正常。這種以創始人個人秉性為依託的架構,甚至被外界總結為快手取得成功的祕訣之一。

B

隨著時間的推移,宿華與程一笑的雙核模式開始暴露出越來越多的軟肋。

最大的難題之一是,這套體系的決策效率偏低。再經過管理架構的層層傳導和放大,快手的前進步伐雖未停止,卻也漸漸慢了下來。

這種慢,可以從一些小事上看出端倪。

2016年6月,快手打算在清華大學門外的一棟樓上掛上自己的Logo,進行品牌推廣。對於任何一家大型網際網路公司而言,這都是一件小事,完全可以由市場部門拍板。

但宿華和程一笑並不這麼看。兩人的爭議焦點是那塊廣告位的價格,一個覺得可以租下來,另一個則覺得買下來似乎更合算。

兩個理工男討論半天,沒有結果。最後的解決方案是,派人去查清楚到底有多少人看那塊Logo,以及分攤到每個受眾身上的廣告費是多少。最終資料支援了程一笑的觀點。

程一笑曾在採訪中表示,自己和宿華的底層價值觀一致,這是最好的地方。他認為,對於一家公司而言,一些必須要達成一致的事情,肯定要達成一致的。如果有些問題沒有達成一致,也不一定是壞事。

北京海淀區成府路清華科技園,快手公司舊址

但從Logo一事來看,兩人似乎在某些情況下,並沒有準確判斷哪些事情是值得討論的。而在一間公司中,如果最高管理者事必親躬,必然導致中層管理者和一線員工不斷揣測老闆的心思,做事生怕“有違上意”,時間久了整個公司就會顯得佛系,創新力大打折扣。

佛系思維在快手內部瀰漫開來,導致了一系列的問題。

就在宿華和程一笑為了一塊Logo大費周章時,位元組跳動的一個小團隊正在銜枚疾進。三個月後,他們的產品釋出了,名叫抖音。

延伸閱讀  教孩子英語特費勁,咕咕機G4高清教輔列印,難題錯題一鍋端

接下來兩年多裡,抖音憑藉明星營銷、強運營等手段,完成了對快手的反超,並將優勢保持至今。快手雖然也在增長,但增速已經被抖音遠遠甩在身後。

2019年,快手終於開始直面問題,但這場外科手術的力度並不算大。

這年4月,快手成立經營管理委員會,這是此前“班委制”的升級版。除了宿華和程一笑外,經委會把多位部門負責人囊括其中,每年調整一次人選。

成立新的委員會,出發點是減少層級溝通成本,加快問題響應和決策速度;但由於委員會人員眾多,遇事討論不休、投票決定,很難從根本上解決快手變慢的問題。

兩個月後,宿華和程一笑聯名發表內部信,指出公司必須改變“鬆散的組織、佛系的態度”,並定下了春節前達到3億DAU(日活躍使用者)的目標。這就是快手著名的“K3戰役”。

從結果來看,快手順利達成了K3戰役的指標,卻並未實現阻擊抖音的戰略目的。過去兩年間,快手與抖音的差距越來越大。截至今年第一季度,快手DAU約為3.8億,而抖音已經超過6億。

快手被抖音遠遠拋下,原因有很多,負責整體戰略的雙核難辭其咎。快手此前的架構調整大多集中在中層,宿華和程一笑的地位不受挑戰;現在宿華交出CEO,雙核模式這麼多年來第一次發生變化。

C

逆境中的快手把程一笑任命為CEO,希望他帶領公司打破天花板,再度啟用增長引擎。

不過,在快手目前的架構下,程一笑很難做到乾綱獨斷,完全按照自己的設想行事。他仍然需要向宿華彙報;而宿華有兩種選擇,一種是完全不管,讓程一笑放手施為;另一種則是維持一直以來的相處模式,遇事還是商量著來。根據目前的資訊來看,至少在制度層面,宿華還是快手的最終決策者之一。

在多數情況下,管理層的充分溝通和相互尊重是必要且有益的。但假如一家公司正面臨激烈競爭,且已經落入下風,它其實更需要一位強有力、獨斷專行的領導者。

許多公司的發展史已經證明了這一點。最典型的是蘋果公司創始人喬布斯,他在1997年迴歸後,以雷厲風行的風格重塑蘋果,讓這間距離破產只有幾周的公司重新站了起來,併成為全球最大的科技公司之一。

快手最理想的選擇,就是找到自己的喬布斯,並把公司完全託付。但以程一笑的性格,他能夠扮演喬布斯那樣的角色嗎?

兩位創始人中,一人主動讓賢、退居二線,不再過問公司事務,僅保留名譽頭銜;另一人成為名副其實的一號位——在美國企業界,這種做法並不鮮見。比如微軟創始人比爾·蓋茨,退休後專注於慈善,無論繼任者表現如何均不干涉;谷歌兩位創始人則是輪流出任CEO,暫時“下野”者同樣極少干預公司戰略。

宿華

在中國網際網路商業史上,創始人交出權柄的例子比較少,但也不是絕無僅有,比如UC的何小鵬和朱順炎就將主導權讓給了俞永福,B站的創始人徐逸更是請來陳睿,自己退居幕後。和徐逸一樣,程一笑也把公司之舵交給了宿華,但他並沒有離開船長室,而是和宿華一起,創造了雙核管理在中國商業史上難得一見的和諧景象,也出人意料地上演了創始人重返公司臺前的一幕。這是時勢推動、激烈博弈的結果,還是早就設計好的君子協定?答案只有當事人明瞭。

2020年9月,一位快手老員工在公司內網發帖,質疑公司的種種問題,包括派系林立、跨部門合作困難等。最聳人耳目的是,文章質問“難道宿華和一笑兩個人之間在這一兩年沒有那麼多較勁嗎,還像17年以前那樣的親密嗎?”

宿華和程一笑隨後先後回覆,並提出整改意見。但對於兩人不和的說法,兩位創始人並未給予正面迴應。

一年後,宿華卸任CEO,程一笑接任。但快手的權力重心並未因此轉移,宿華往後退了半步,但仍然牢牢掌控公司航向;程一笑成為更多業務部門的主導者,卻仍需受到宿華的制衡。

延伸閱讀  百度魏東:自動駕駛將對代駕、汽車租賃等行業產生挑戰

快手並未從雙核過渡到單核時代,仍將在兩位創始人的共同掌舵下,繼續摸索前行。

參考資料:

1、晚點財經,《快手雙核心時代走向結束》

2、PMCAFF,《快手CEO宿華14年》

3、中國企業家,《快手超頻》

4、新莓daybreak,《快手上市前夜,宿華和程一笑最後的沉寂》

5、朱藍天,《談談我司的病》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