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16z 合夥人與 AngelList 創始人暢談 Web3:為何它終將打敗 Web2?


近期,由天使投資人兼熱門播客主 Tim Ferriss 主持的《The Tim Ferriss Show》,邀請到了 a16z 合夥人 Chris Dixon 以及有著「股權投資界鼻祖」之稱的 Naval Ravikant。這期播客涉及了很多熱點話題,例如 Web3 的奇蹟、Friends with Benefits (FWB)、 NFT 未開發的潛力等,完整播客內容的時間超過了 2 個半小時,為了便於閱讀,我們分成了四個部分。


以下是第一部分(內容有刪減):

Web3 的奇蹟

Tim Ferriss:Chris,我想引用一下你在 2013 年的一篇部落格文章中寫到的內容:「最聰明的人,現在每個週末會做的事,恰恰是所有其他人,在未來十年的每個工作日,將要做的事。」

我想問兩個問題,第一個是,你是如何確定像比特幣這樣的基於數學的貨幣,是屬於聰明人在週末所做之事的類別,以及你當前有興趣在關注的事?

Chris Dixon:這可以追溯到矽谷關於史蒂夫·喬布斯和史蒂夫·沃茲尼亞克去 Homebrew Computer Club 的傳說,他們是聰明人,如果你去和他們交談,你會發現他們真的明白什麼是個人電腦,他們有非常深刻的思考。順便說一下,其中很多都涉及實際與人交談,而不是相信第二手的來源。我真的非常堅信,你可以做的最重要的事情之一就是和很多人交談,這是我獲得所有資訊的地方,就是和企業家交談,和比我聰明的人交談。

……順便說一句,現在很多的地方都是在網際網路上,這是在 Discord、在 Reddit,我在 2013 年做的很多事,都來自於 Reddit。

Naval Ravikant:這就是目前對邊界(frontier)的定義,曾經有一段時間,這個詞代表著狂野的西部,曾經是征服者和揚帆時代的人們。今天,邊界(frontier)感覺像是網際網路上的前沿,而在網際網路上,前沿是在 Web3 和加密中,因為它是監管最少、最去中心化、最無需許可、24*365 的自融資市場,自來世界各地的黑客都可以參與進來。

你可以是匿名或偽匿名的,或者只是將 CryptoPunk 作為你的個人資料。沒有人必須知道你是誰,重要的是程式碼的輸出。如果它有效,你就可以賺到大量的錢。中本聰可能最終會成為有史以來最富有的人,並且可以是以完全匿名的身份。這不是唯一的,在這個去中心化的匿名邊界上,有巨大的財富在創造著和消失著。現在,我認為我們看到了「Web3」正開始吸引所有的人才。

矽谷所有最聰明的人似乎都想從朝九晚五的工作,切換到 24*7 的 Web3 世界,並想出如何參與其中。我參與的每家非 Web3 公司,他們都會給我打電話,詢問我關於 token 或與 Web3 角度的問題。很明顯,有些公司只是為了賺錢,但也有部分原因是開源、開放平臺、可移植資料、使用者隱私、使用者控制、金鑰以及社羣擁有和生成的網路的這種吸引力。

如何定義 Web3,為什麼它對 Web2 而言是降維打擊

Tim Ferriss:Chris,關於「Web1」, 「Web2」以及「Web3」,你可以給出一個定義嗎?

Chris Dixon:Web1 就是我們所說的 1990 年-2005 年期間的網際網路時代,Web1 的關鍵是,它是由開放協議主導的。所以網路有一個叫做 HTTP 的協議,電子郵件有一個叫做 SMTP 的協議,這些是原型,這些是你當時構建的平臺。

因此,如果你是 Larry 和 Sergey,並且你正在構建谷歌,那麼你就是在 HTTP 之上構建它,就在 Web 之上。這個網路是開放的,這意味著沒有人控制它。從 Larry 和 Sergey 的角度來看,這意味著,他們知道如果他們構建了一個成功的產品、一個成功的搜尋引擎,他們將擁有並控制它。你不能讓別人過來說,「我要拿 50% 或者讓你關門。」

這是網路,它是開放的。類似於,比方說在經濟學中,如果你與企業家或投資者交談,他們會說他們喜歡在法治可預測的國家進行投資。創業公司和企業家也是如此,他們希望建立在他們知道自己可以信任的平臺上。

所以,這就是網際網路在初期時代的偉大之處,你可以擁有如此多令人難以置信的創新和投資,我認為,今天大多數人都會同意那是創新的黃金時期。但是這些產品在某種意義上是有限的,因為它往往是隻讀的。我傾向於將其稱為「skeuomorphic」,即人們從線下世界中獲取東西(例如雜誌),然後將它們放到網際網路上。

你可以回頭看看 90 年代的網路,它就像一本雜誌,你沒有像社交網路和使用者生成內容這樣的東西,也沒有幾乎相同的內容。而大家所稱的「Web2」,是大約從 2005 年開始出現的,那時有兩個相互競爭的模型。讓我們以 Twitter 為例,有一個名為 RSS 的開放協議,顯然它做的東西是和 Twitter 競爭的。

延伸閱讀  讀懂 Perpetual 生態基差交易協議 Lemma:如何在永續合約中實現套利?

我的意思是,它仍然存在著,但它不像 Twitter 和 Facebook 以及其他所有東西那麼受歡迎。在 2000 年代,有一些開放的方式來建立社交網路,然後,又有一些封閉的方式來構建它們。由於各種原因,我不會詳細介紹所有細節,而封閉的方式,很多與易用性有關。我認為這是 Web2,而開放協議只是限制了它們的功能。

如果你想在 2008 年建立一個網站,假設你想模擬 Twitter 的功能,你必須去尋找網路託管服務提供商,買一個域名,然後做一大堆其他的事情,這些都是非常技術性的。而在 Twitter 上,你點選幾下,選擇你的名字,你就在裡面了,你的朋友也加入了。然後手機的出現,使得整個事情加速發展了,我們現在有 5 家左右的公司在控制著網際網路。

所以,Web3 正在出現,根據我的定義,它是一個由使用者和建設者擁有的網際網路,而 token 是它的組成部分,token 這個新概念是 Web3 的關鍵概念。它有點歷史性,源自於比特幣開始的運動。雖然,我認為這是譜系學的另一個分支或其他東西。

很多東西實際上是建立在一個叫做以太坊的加密網路上的,以及還有其他的替代品。以太坊最大的創新在於它是完全可程式設計的,這是一臺計算機……這是一臺非常強大的計算機,它具有以前的計算機所沒有的新特性。你可以在上面做的一件事是,你可以建立一些被稱為智慧合約的東西,這些程式碼將繼續以某種方式執行。你也可以建立一些被稱為 token 的東西,它們可以是像加密貨幣那樣是可互換的(同質的),也可以是非同質的 NFT。

token 之所以如此重要,是因為它們現在還提供了一種機制,通過該機制,可以將價值和控制權賦予使用者和構建者,而不是簡單地賦予中心化的公司。因此,你現在可以使用開放協議並使用這種新的哲學來構建看起來和感覺像 Facebook 或 Twitter 的東西,而其中的價值或控制權歸於網路使用者,而不是公司,因為沒有公司,對吧?你會看到越來越多這樣的產品,最初會有某種研發組織幫助建立這些協議,但隨著時間的推移,它們會逐漸消失,就像比特幣沒有公司,以太坊有一個支援研發的非營利基金會,但並不存在什麼以太坊公司。

我相信,未來最重要的網際網路產品將通過這種新方式創造出來。為什麼會這樣?一,它會更好,如果 Uber 網路上的司機擁有 Uber 的價值,能夠更多地參與價值創造,以及該系統的控制和治理,這不是更好嗎?我認為這對社會來說顯然是件好事。

我還認為它會是勝出的產品,因為人們喜歡這樣,如果你看看這些 Web3 社羣中的人,他們不希望看到 Web3 公司和加密公司在營銷上花錢,包括 Coinbase。我在董事會工作了很多年,沒有市場營銷。為什麼?因為 token 是自營銷的。當有人躬身擁有某些東西的時候,他們會想去談論它,他們想要傳播福音。

所以,我認為 Web3 不僅對世界更好,而且它也將擊敗 Web2,因為它會更受歡迎,因為人們在真正參與時會非常興奮。

Tim Ferriss:如果你們同意的話,我想試著用麻瓜的口吻解釋一下,然後我希望你們對此進行糾正。首先,我會說,我對這個領域還比較陌生,但就像你說的,一旦它開始降落或下沉,我就會感覺到一些東西,這聽起來可能很奇怪,但這就像生理加速,我已經連續一個星期都睡不好覺了。

這種情況每 5-7 年或 5-10 年才會發生在我身上,因為我開始看到了一些可能性,一些有益的社會變化等等,以及其他不僅僅是可能的,而且在某種意義上,已經是這種正規化轉變的副產品。所以告訴我這是否抓住了一些本質,然後你們中的任何一個都可以進行糾正。

因此,人們可能會認為 Web1 是隻讀的(主要是隻讀的),並且是開放的。然後我們有了可讀寫的 Web2,但正如我們所看到的,它因為大公司而變得更加中心化。就像你說的,除了域名,你無法擁有任何東西,無法控制自己的命運,你的權利很少,你的聲譽不可轉讓,如果你在像 Twitter 這樣的平臺上,你可以選擇不去使用它,但它是中心化的。很多人會像你說的因為方便、易用等原因使用這些平臺。

而 Web3 似乎引入了很多東西,包括產權和去中心化。根據我親身看到的,我想給大家一個具體的例子,只是為了指出一個非常小眾的群體,我已經很清楚地看到了好處,那就是藝術家。

我想談談這個,因為我有攝影師朋友、圖形藝術家朋友、音樂家朋友,他們在經濟上因新冠疫情而陷入癱瘓狀態,當他們無法巡演時,當他們無法做事時(因為在這些音樂流媒體服務中,每一次播放只能給他們帶來 0.01 美元的收入),他們以 NFT 的形式創造獨特的財產並啟動了專案,而他們的未來也因此被完全改變。我想為大家強調一些東西,例如作家的模式,音樂家的模式都有一些版稅成分,但是你可以先付一點錢,然後你可以從後端得到一些百分比的微薄收入。但是有了智慧合約,就像你說的,如果我們把以太坊看作是一臺世界計算機,有了智慧合約,你就可以預先設定某些自動發生的事情,而不依賴於收取大部分利潤的中間人。

在傳統的藝術世界,如果你是一位藝術家,你的作品被轉售出去,然後再次發生轉售,然後再轉售……你將獲得一次的報酬,這就是故事的結局。而現在,藝術家可以從這些二級銷售中獲得一部分的收入,或者其中很大比例的收入,而且這一切都是自動完成的。他們不必信任某個代理人、經紀人或策展人來支付他們的費用。他們不必審計會計,因為這一切都發生在區塊鏈上。

所以我只是想舉個例子,你們中的任何一個能否詳細說說這方面的事,或者舉一個你看到的令你興奮的其他例子?

Naval Ravikant:是的,我只是總結下你們所說的,因為我認為你們已經以正確的方式接近了它。但基本上你們所說的是數字私鑰啟用數字私有財產。所以我們終於在網際網路上擁有了私有財產,我們不需要像 Spotify 這樣的中間商,甚至不需要工作室和唱片公司來確定誰擁有什麼私有財產,並將其與他們的資料庫條目和他們的律師一起共享。

我們每個人都可以自己這麼做,Chris 也因此在 Twitter 上被取笑過,我們每個人都可以擁有網際網路的一部分,但這絕對是真的。我們可以創造數字稀缺性,這是一個非常強大的東西。因此,我們可以擁有數字稀缺性和數字私有財產。在 Web3 環境中,有三件關鍵的事你們都提到過,但我想總結一下,讓聽眾真正瞭解 Web3。

在正常模型中,我們習慣於將計算機程式視為由第三方執行的應用程式,他們控制程式碼,擁有資料並擁有平臺和經濟效益,然後我們得到的只是殘羹剩飯。我們釋出了一條推文,我們釋出了一篇博文,也許我們能從 Spotify 那獲得一點謝克爾 (古代猶太人用的銀幣),也許我們在 Twitter 上獲得了一些點贊和轉發,但這並不是很多。Spotify 的所有者比 Spotify 上的創作者和音樂家更富有。

這不是在攻擊 Spotify,它們只是整個事情的象徵。我們經歷了這樣的轉變,就像 Web1,好吧,誰贏了?微軟,也許網景和谷歌是 Web1 的大贏家。那 Web2,誰贏了?是蘋果,谷歌,也許還有 Facebook。那 Web3 也會被大公司控制嗎?

延伸閱讀  擁抱加密行業,新加坡能否成為「亞洲區塊鏈科技中心」?

不,Web3 的美妙之處在於,第一次,所有的資料都是公開的。資料確實存在於區塊鏈或分散式系統中,但它是安全的。它的安全性實際上比這些公司去保護我們資料的方式要好得多,因為每個資料都由我們自己的私鑰保護。因此,我們每個人現在都在雲中有一個保險箱,我們可以在需要的時候用我們的私鑰選擇性地訪問這些保險箱,然後再次關閉它們。

因此,它們不會在下一次大公司黑客事件中洩露。然後,誰擁有 Web3 的平臺呢?正如 Chris 所說,它的貢獻者擁有這個平臺,而不是公司擁有這個平臺。最後,開發人員喜歡這一點,因為程式碼現在是開放的,而不是封閉的。

所以,這是一個瘋狂的概念,一個革命性的概念。我們將應用程式從封閉程式碼、企業擁有平臺轉變為貢獻者擁有平臺,開源以及使用者自己擁有資料。所以現在這些東西變得完全可組合了。Web3 革命之所以如此非線性、如此出人意料、如此快速的原因之一是,開原始碼意味著這些應用可以像樂高積木一樣相互插入。
連線這些樂高,你可以用它們構建自己想要的任何東西,這就是 Web3 上的程式碼的工作原理,這就是 Web3 上的資料的工作原理,這就是 Web3 所有權的運作方式,我可以擁有我貢獻的每個平臺的一小部分,這絕對是一場革命。

「可組合性」之於軟體就像「複利」之於金融

Tim Ferriss:Naval,你剛提到了可組合這個詞,它的含義是什麼,人們如何使用它?

Naval Ravikant:美妙之處在於這一切都是開源的,對吧?所以它甚至不再是 API。我不必通過非常有限的 API 進行訪問,我可以在任何我想連線的地方連線到程式碼。

然後,在開源中,每個問題只需解決一次。所以,如果有人已經建立了一個解決某個問題的好版本,我將重複使用它,然後再重複使用它。也許我會進行分叉,我會改進一點,也許我會把它放到一個稍微不同的系統中,但從根本上說,每個問題只需要解決一次。因此,可組合意味著它就像樂高積木,或者實際上是數字樂高積木,我可以複製樂高積木,然後在上面構建。因此,對競爭對手來說,這就像是一個可組合型別的東西,突然之間所有的應用程式和 Web3 都可以組合起來建立所需的任何應用程式。例如,DeFi 中有一項創新,稱為自動化做市商(AMM),它不必讓交易所向做市商和另一邊的公司支付費用以確保任何市場的流動性,在 Web3 中,你可以通過程式碼來實現,一旦你在程式碼中實現了這一點(例如 Uniswap),其他任何人都可以複製它,然後它就可以插入任何新的應用程式。例如,如果你看一看即將推出的基於 Web3 的遊戲,它們將擁有整個市場經濟。它們將有託管解決方案,可以在其中構建 NFT。這將完全可組合,因為來自任何其他應用程式的任何部分,都可以無需許可地插入任何其他應用。

所以你正在建造一座大廈,這幾乎就像在建立一個文明或一座城市,它們由相互連線的應用程式組成,而不是這些資料不可移植、程式碼不可移植、使用者不可移植的孤島。所以這可能比你想要的定義更長,而 Chris 可以給你一個更好的解釋,我敢肯定。

Chris Dixon:我喜歡說「可組合性」之於軟體就像「複利」之於金融一樣,這是一種神奇的東西,如果你讓它持續執行下去,它會迎來類似曲棍球棒曲線的增長。與 Naval 所說的有關,我認為不從事科技行業的人可能會低估的一件事是開源軟體的主導地位。開源軟體起源於 90 年代的好奇心,在 1999 年的反壟斷案中,我碰巧在看一件關於微軟的事,當時全是 Java,而沒有 Linux 的事。當然,實際發生的事是 Linux 是贏家。世界上 99.9% 的程式碼都是用這個開源軟體執行的。所以你在資料中心交談的每臺伺服器,幾乎都是 Linux,你的 Android 手機是 Linux。並且 iPhone 上的大部分軟體都是開源的。

開源是如何獲勝的?這就是可組合性,也就是 Naval 所說的,你只需要解決每個問題一次。Web3 正在做的是採用這種級別的快速創新,並將其應用於除軟體之外的 Web 服務。因為軟體不能做的一件事就是它不能自己執行,對吧?它依靠一家公司來運營。所以今天的很多科技行業都是採用開源軟體,在上面新增一點額外的專有軟體,然後例項化它,執行它,然後收費。這就是軟體即服務,這很棒,它們提供了價值,他們應該從中賺錢。但推動其發展的關鍵因素是開源軟體的可組合性。而現在,我們要把它擴充套件到 Web3 這個新的領域。

Naval Ravikant:是的,可組合性甚至超越了軟體,即使這是它的常用方式。它甚至已經進入了媒體。例如,今天,如果我想在《星球大戰》平臺上構建一些東西,我必須與迪士尼達成協議,但在開源可組合 NFT 世界中,藝術家基本上放棄了這一概念,是的,你總是可以右鍵點選並儲存影象或程式碼,然後對其進行修改,你可以在其基礎上進行構建。因此,人們將構建遊戲,他們將在 NFT 之上構建文化藝術品、新 meme、新音樂,並且底層 NFT 會產生更多價值,因為現在它變得越來越流行。歸根結底,一件藝術品或媒體的價值與其周圍的社羣、誰在使用它、誰在推廣它直接成正比。

所以,它有點打擊版權智慧財產權的想法。相反,它創造了世界上最強大的 meme,廣義的音樂、電影和書籍中的 meme,而不僅僅是我們熟悉的小的網路 meme。媒體本身也變得可組合。最偉大的藝術家將擁有最大的發行量。因此,如果你有好的想法,你應該想把它們傳播到儘可能遠的地方。

這就是為什麼我永遠不會為內容去收費,任何頭腦正常、有好主意的人都不應該收費。你不應該限制途徑,你應該希望人們重新構思你的想法。比如,Akira the Don 將我說的東西重新混入音樂中,還有 Smart Nonsense 可以用它製作視訊和很酷的動畫,Jack Butcher 做視覺化。這都是免費的,我不需要做任何事情。這就是圍繞媒體的所有可組合性。現在,我沒有潛在的貨幣化機制。但是,如果我願意,我可以針對原始內容釋出 NFT,並且會有收藏家會為此付費。而我的內容正變得越來越出名,所以這是一個超越軟體的可組合性示例。

可組合性是一個非常非常強大的概念,如果你願意,例如,我知道你的很多聽眾創造了很多內容,他們是內容創造者,也是創新者。如果你想讓你的內容儘可能地公開,不要隱瞞任何事情。如果你有好的想法,你想把它們傳播得儘可能廣泛,你希望其他人來用他們自己的內容來創作它們,創造新的 meme 和新的想法。

Tim Ferriss:所以我想在這裡新增一些東西,就像你剛剛做的那樣,為一些例子提供一些香料和細節。並進一步解釋為什麼這些東西讓我徹夜難眠。

Naval Ravikant:順便說一下,《The Tim Ferriss Show》將成為一個加密播客。

延伸閱讀  Findora 開發者網路成功實現 EVM 的完全相容和跨鏈功能,正式進入 DeFi 生態

Tim Ferriss:不,它不會,我向大家保證,即使我被拉入深水中並被旋入漩渦,我也能踏水而行,我不會把所有人都拉到我的身邊,但這些東西很重要 ,我認為這非常值得探索。這讓我很興奮,因為我看到了很多優秀的創作者、音樂家因為不擅長營銷而掙扎,但他們擁有鐵桿粉絲,也許是一小群鐵桿粉絲,但他們有一些鐵桿粉絲。

很多聽眾都知道凱文凱利寫的《1000 個真正的粉絲》這篇文章,我知道,Chris,關於這篇文章,你也寫了一些東西,大家可以在 kk.org 上找到它。我一直在推薦這篇文章,Web3 允許你做的是通過允許粉絲擁有你建立的數字資產來將你的興趣與集體利益、其他真正的粉絲保持一致,對嗎?讓我興奮的是我看到了很多實驗。所以我們在談論一些關於 Web3 的優勢,相對於 Web2 時代而言,Web3 對於很多公司和專案來說,達到逃逸速度是非常容易的。

比如說,如果他們在籌集資金,他們可能會籌集一到兩次小額資金,然後他們有了一個 token, 他們可以通過一個作為利益相關者的集體來控制自己的命運,對嗎?除此之外,如果我們看看像 Bored Ape Yacht Club(無聊猿) 這樣的例子,你可以看到可組合性,對吧?因此,會有人帶著他們特有的無聊猿出去,建立咖啡公司或手工釀造公司。我以前從未見過這樣的事。當然,如果你是一位年輕、精通技術的智慧財產權律師,那麼你的服務將是需要的。很高興能趕上進度。但事實上,所有這些實驗都可以以如此低的成本同時進行,這對我來說意味著生態系統將通過自然選擇、進化和不同型別的重組產生很多東西,那將是非常非常激動人心的。即使有 98% 甚至 99% 最終成為了垃圾也無關緊要,因為勝利者,就像 99 年或 2000 年找到亞馬遜或谷歌一樣,最終會變得非常有影響力。也許我只是喝多了,我不知道,但這就是我的感覺。

Chris Dixon:是的,像 Bored Apes 無聊猿,他們最近還發行了變異猿(Mutant Apes),他們通過這個方式賺到了一億美元,據我所知,他們並沒有籌集到風險投資,而僅僅通過發行一個 NFT 就賺到了 1 億美元。這是一種不同的經濟模式,這在獲得商業權利的地方更進了一步。

而下一個階段,目前還很少有人在玩,就是讓社羣創造敘事。例如,Wattpad 這類社羣。想象一下下一個哈利波特,未來的哈利波特歸 NFT 持有者所有,他們可以寫各種有趣的小說,然後他們可以投票決定什麼成為經典,什麼不是,對吧?想象一下人們對星球大戰和所有其他型別社羣的熱情。現在想象一下,他們擁有其中的一部分並控制著其中的一部分。這即將變得非常非常有趣。我認為自 90 年代以來,就沒有這麼多創造性的能量了。我不認為移動網際網路能與之相比。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