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隋唐不惜傾國之力,非要滅掉高句麗不可?


為什麼隋唐不惜傾國之力,非要滅掉高句麗不可?的頭圖

為什麼隋唐不惜傾國之力,非要滅掉高句麗不可?

在吉林集安,有一座座高聳的“東方金字塔”,歷經數千年風霜,這便是高句麗王陵。高句麗國興起於西漢末年,歷經三國、南北朝,成為北達牡丹江,南至今韓國漢江流域,“東西二千里,南北一千餘里”的一個大國。

而就是這個大國,讓隋唐兩個強盛的中原王朝,多次傾國之力而征伐之。

上圖_ 楊堅(541年-604年),即隋文帝

屢屢征伐

開皇十八年(公元598年),隋文帝命漢王楊諒、上柱國王世積為行軍元帥,水陸兩路30萬人,東征高麗,應路途強風暴雨,兩軍路途傷亡慘重,最終只得退兵作罷。

大業七年(公元611年),隋煬帝徵集天下士卒,匯聚113萬人,左右共12軍,號稱200萬,“近古出師之盛,未之有也。”與次年三月,渡過遼河,進攻高句麗。高句麗大將乙支文德採取誘敵深入的戰術,大破左路隋軍宇文述部。右路軍來護兒一度攻至平壤城下,但也遇伏大敗,被迫回撤。

大業九年(公元613年),隋煬帝再徵高句麗,大軍猛攻遼東城20日,正要攻克之時,禮部尚書楊玄感在後方發動兵變,隋煬帝不得不撤軍而回。

大業十年(公元614年),隋煬帝三徵高句麗,隋軍節節勝利,高句麗無力再戰,遣使議和。此時,隋國內形勢已經糜爛,農民起義如火如荼,隋煬帝只得接受議和撤兵,高句麗送還隋朝叛將斛斯政,也算讓楊廣小兒挽回了點面子。

上圖_ 隋朝疆域

唐朝建立,中原久經戰火,民生凋敝,西北突厥虎視眈眈。唐朝廷為緩和局面,一度和高句麗修好。但是好景不長,大唐歷經貞觀之治後,國力強盛。東北邊境狼煙又起。貞觀十八年(公元643年),唐太宗李世民以高句麗侵略新羅為由,進攻高句麗,次年,李世民親奔東北指揮作戰。唐軍一路大勝,但時入深秋,草枯水凍,糧草不濟,前方又遇堅城,難以攻克,只得撤軍。

唐高宗龍朔元年(公元661年),唐發35軍,征伐高句麗。唐軍大敗高句麗軍,圍攻平壤城,但是遇上天寒大雪,被迫撤退。

666年,高句麗內亂,唐高宗趁機再對高句麗發動總攻。唐軍分道合擊,各路捷報頻傳。 668年,唐軍會師鴨綠江,進軍平壤城。 668年9月20日,唐軍攻克平壤,歷經半個多世紀的烽煙,中原王朝對高句麗的戰爭終於畫上了句號。

北方嚴寒之地的高句麗,究竟有什麼原因值得隋唐兩大帝國,連續征伐,非置之死地而不可呢?

上圖_ 隋朝三徵高句麗

大患不得除

克勞塞維茨有一句名言,戰爭是政治的延續。對高句麗的延綿不絕的征伐,這樣長期的大規模的戰爭,並不是統治者個人的好大喜功,也不是表面上高句麗使者的有虧臣禮,而是有深刻的政治原因。

首先,東北亞地區有著重要的地緣政治意義。

如後人說所“天下安危系九邊,九邊之首在遼東。”中國地勢西高東低,就像一個簸箕,華北平原就是簸箕口,正對著渤海,而海對面就是遼東半島。陸路上朝鮮半島伸入遼東,通過遼西走廊,又是直通中原沃野。後來的遼金興起,再後來的滿清龍興,乃至於日本侵華,都是從東北和朝鮮半島開始。

高句麗和匈奴突厥蒙古等游牧民族不同,是個農業國,在東疆建章立制,穩紮穩打,做大做強。在東北要衝,力圖謀求地方霸權,南征百濟、新羅,開疆拓土,如果不加以扼殺,假以時日,既有可能和大唐大隋逐鹿中原。高句麗還和西北的突厥暗通款曲,如果二者一旦勾結聯合,如後來的蒙滿聯合一樣,對中原成包夾之勢,則社稷江山就危在旦夕了。這樣的一個高句麗,對中原來說,簡直就是一把懸在頭頂的達摩克利斯之劍,不打行嗎?

上圖_ 高句麗、百濟和新羅

其次,高句麗的存在,破壞著大一統王朝的宗藩制度。

所謂天子守在四夷。宗藩朝貢體系在封建社會的東亞,是維護天下穩定的大秩序。隋統一後,高句麗表面上承認是隋的屬國,但是對天子聖諭置若罔聞,毫無臣禮,這是在挑釁天子的權威,破壞帝國的威信。是破壞天下秩序的行為。高句麗進攻唐的藩屬新羅,保護藩屬是宗主的天然義務。如果小弟被打了,大哥不出頭,大哥以後還怎麼帶人?

另外,高句麗興起之地,本來是漢代疆土,原先東北遼東、樂浪、玄菟、真番、臨屯等地都是帝國的郡縣。隋唐兩代都是天下割據紛爭之後建立的王朝,一統天下是隋唐統治者們的追求。他們以恢復漢朝舊土為宗旨,不能容忍遼東和朝鮮半島北部再游離於中央政府之外。唐中樞侍郎溫彥博就曾說,“遼東之地,週為箕子之國,漢家玄冤郡耳。魏晉以前,近在提封之內,不可許以不臣”唐太宗也說:“遼東本中國之地,隋氏四出師而不能得,朕今冬徵欲為中國報子弟之雕。”隋唐統治者,把征伐高句麗看成複土行為,是統一戰爭的一部分。

上圖_ 楊廣(569年-618年),即隋煬帝

戰爭也要計代價

綜上,出於國家王朝利益,對高句麗的戰爭不得不進行,但是進行戰爭也應當要全局考慮,要綜合計算其對國家經濟的影響,和人民的承受能力。隋煬帝傾天下之兵,三次東征,消耗大量人力物力,青壯折損戰場,田園荒廢。當時流傳著數首《無向遼東浪死歌》就是對統治者不計民力東征的控訴。

“莫向遼東去,迢迢去路長。老親倚閭望,少婦守空房。有田不得耕,有事誰相將。一去不知何日返,日上龍堆憶故鄉。

莫向遼東去,從來行路難。長河渡無舟,高山接雲端。清霜衣苦薄,大雪骨欲剜。日落寒山行不息,蔭冰臥雨摧心肝。

莫向遼東去,夷兵似虎豺。長劍碎我身,利鏃穿我腮。性命只須臾,節俠誰悲哀。功成大將受上賞,我獨何為死蒿萊! “

“天下死於役而家傷於財”,百姓最終忍無可忍,“忽聞官軍至,提刀向前盪。譬如遼東死,斬頭何所傷。”揭竿而起,隋朝終在農民起義的烽煙中土崩瓦解。

上圖_ 唐徵高句麗百濟之戰

唐代統治者就吸取了隋代的教訓。在李世民東征撤回後,唐朝改變了對高句麗的戰略,認為高句麗還很強大,進行大軍圍剿,很難將其連根拔除,反而還會使得消耗國力,影響國內穩定。要先長期用小股部隊,對其進行騷擾,使其“國人不得耕種”,“千里蕭條,則人心自離,鴨綠以北,而不戰可取矣”正是這種對戰略方案的適當調整,讓高句麗國力大衰,而唐朝又不於此太耗民力,最終一戰把高句麗拿下。

作者:大獅子校正/編輯:莉莉絲

參考資料:

【1】《隋唐與高句麗戰爭原因及影響探析》 姜明勝延邊大學2008

【2】《試論唐太宗、唐高宗對高句麗的戰爭》 劉進寶中國邊疆史地研究1995.1

【3】《唐徵高句麗之戰的戰略研究》 張國亮吉林大學2008

文字由歷史大學堂團隊創作,配圖源於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