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間故事:男子夢見被索命,妻子不解,牛頭馬面:他的壽命是借的


長安夜市,秦楚懷像往常一樣,吃完花酒,朝著家的方向走去。

他正走著,看到前方有一團藍色的火焰,還以為是自己喝多了看錯了,就揉了揉眼睛,可再睜眼時,那團藍色的火焰竟然就這麼出現在了他的眼前,秦楚懷當場就被嚇得昏厥了。

這一暈可不得了,秦楚懷醒來像瘋了一樣,逢人就說:你能不能借我十年壽命?就連自己的妻子、孩子和年邁的父母都不放過!


鄰居見狀,就勸秦楚懷的妻子何氏,讓她去找個道士瞧瞧,定是有什麼邪祟纏身,何氏聞言也不敢耽擱,就帶著秦楚懷去鄰近的道觀裡找道士。

道士問秦楚懷那晚到底發生了何事。

一開始不見他回答,道士逼問得緊,秦楚懷這才緩緩開口:那日,我暈倒後,做了個夢,夢中出現了一頭牛和一匹馬,說讓我問人借命,不然我將在七日之內魂飛魄散。

道士聽後,就問秦楚懷:先生可有故人離去?是否對此人有何淵源?

秦楚懷慌亂地說道:沒有,沒有,我為人坦蕩怎麼會做出此事?

道士又說:先生,如果你刻意隱瞞,我也沒辦法救你,你夢中夢到的不出意外應該是牛頭馬面,陰差不會管陽間之事,定是你與已故之人有淵源,才能做到這樣的夢,牛頭馬面不會輕易要人性命,除非你違逆了陰間秩序,你回去吧,此事我管不了。


秦楚懷臉色驟變,想說什麼,但是又在害怕著什麼,沒再說什麼就回到了府中。回到家中,天色已黑,秦楚懷這兩日被折騰得已經精疲力盡,睏意來襲,就沉沉地睡去。

剛睡沒一會,秦楚懷半睡半醒中又看到了那日夢中的牛頭馬面,秦楚懷瞪大雙眼,還沒反應過來,牛頭馬面身邊的女子便開口道:還記得我嗎?這幾年來,你用我的命,過得不錯啊。

秦楚懷跪地求饒道:柔懷,你饒了我吧,這幾年我沒有忘了你,我每年都想著去祭拜你,我從明天開始,每日都給你上墳燒紙,你放過我,我上有老,下有小,我現在不能走啊。

柔懷陰冷地說道:五年前,就是你這般說辭,要了我四十年的壽命,如今,你還想用這說辭騙我嗎?

站在一旁的馬面也開口道:秦楚懷,我乃陰司使手下拘魂使,奉命前來捉你回去!那日,你被天雷擊中,本就已死,我念你一片孝心,便想出了讓你借命之法,本以為你會知恩圖報,結果你過河拆橋,只顧著自己享福,全然不管因為你而離去的柔懷,你罪該當誅啊!

延伸閱讀  原創話劇《房間》首演,聚焦兩代女性的成長與蛻變

秦楚懷一時語塞,支支吾吾地不知道該說什麼,於是,坐在地上放聲大哭。

馬面再次開口:若想活命,你只能將柔懷的壽命還給她,你還可活二十年,如若不然,灰飛魄散!

秦楚懷連忙說道:我還,我願意還。

從未說話的牛頭卻說:現在你去找自願借命給你之人,方可還清柔懷的壽命,這銀鈴你拿著,如果是自願借你命之人,銀鈴會發出三聲響聲,如果不是自願的,你和被借命之人也會暴斃而亡,三日後的現在我三人再來找你。

原來,五年前秦楚懷孩子剛滿月,為了生計就出門打工,由於天色太黑,還下著大雨,腳下一滑掉入了一處山洞,想著明日天亮了再出去吧,先在此處避避雨,秦楚懷卸下身上的包裹後,發現洞中還有一位衣衫襤褸的姑娘,這姑娘一直呆呆地看著洞外。

秦楚懷和她說話,她也不吭氣,無奈,秦楚懷拿出自己的乾糧,給了她一塊,姑娘吃完也沒道謝,還是像先前一樣看著洞外,秦楚懷也沒多想,就睡了。

可正在這時,天空中一道巨雷劈下,不偏不倚地就砸中了秦楚懷,睡夢中的秦楚懷就這樣喪命了。

牛頭馬面前來要帶走他,秦楚懷得知自己已經死了,哭著說道:我家中還有父母,還有剛出世的孩子,我還不能走啊。

見牛頭馬面並沒有心軟的意思,秦楚懷哭聲更大了,抱著他們的腿就說:求求你們,可憐我吧。

牛頭說:你現在如果可以找到一人自願給你壽命,你便還能活著,不然你必須跟我們走。

秦楚懷看向了那個姑娘,扭頭說:我去與他說,如果她願意,你就可再活幾年。

說罷,扭頭便化身一位老頭,和那姑娘說:你旁邊這人,被天雷劈中,想要借你幾年壽命,你可願意?

姑娘說道:拿走吧,我早就不想活了。

扭頭不解,又問道:我看你還年輕,你怎可這麼輕易就瞭解了自己的生命?

延伸閱讀  男人有這些表現,說明他早已不愛了

要飯地苦笑著:我本是一名秀才,叫柔懷,一直和父母相依為命,父親為了生計,便去城中買菜,結果和城中衙役起了衝突,被活活打死,母親也因病去世,我受盡了鄰居的冷眼,他們覺得是我剋死了自己的父母。

柔懷擦擦眼淚又說:家中本還有一條狗,結果狗跟著我也被活活餓死,我這樣的人,活著幹什麼,倒不如趕快死了,去陪我的父母,下輩子投個好胎,再不做窮人,這位大哥剛才把自己的乾糧給了我一半,就算是我還他的人情吧。

牛頭不知該如何安慰柔懷,說著:你將壽命給了秦楚懷,你也還不能投胎,不過,如果秦楚懷願意每年來這洞中祭拜你,你在地府中也會成為一個有錢的鬼,不用再因為窮而難過了。

柔懷聽完,心中更是沒有一點顧慮了。

一旁的秦楚懷聽完,連忙發誓道:我定不會忘記柔懷的救命之恩,他要多少,我給他祭拜多少,如果食言,曝屍荒野。

就這樣,牛頭馬面施法將柔懷的壽命附在了秦楚懷的身上,秦楚懷活了過來,柔懷的魂魄隨著牛頭馬面離去了。

第二天醒來,秦楚懷就給柔懷買來了紙錢、房子、元寶之類的東西,心中也告訴自己,不能忘記柔懷的救命之恩。

大難不死,終有後福,秦楚懷生意開始如魚得水,前兩年還記得祭拜柔懷,後來沉迷煙花之地,把柔懷的事早就拋諸腦後。

柔懷心中有氣,便將自己沒收到祭拜的事告訴了牛頭馬面……

這邊的秦楚懷第二天就拿著銀鈴,立馬就跑到了自己常去的妓院,說了自己和柔懷的故事,並表明願意用一百兩黃金,換取他們十年的壽命,煙花女子一聽自然高興得不得了,紛紛說願意,可銀鈴一直不響,秦楚懷知道她們都不願意便離開了。

秦楚懷回到家中,又跪在地上和父母妻子說了此事,希望她們能借自己十年壽命,可父母雙親加起來的壽命都不足十年,妻子因為秦楚懷打自己和兒子,言之鑿鑿地拒絕了他。

秦楚懷一時間,不知道該如何是好,眼看著還有幾個時辰就到了牛頭馬面規定的時間了,便把注意力放在了自己兒子身上,他認為孩子還小,好說服,於是拿著銀鈴就去找自己的兒子,可誰知,兒子早就被何氏悄悄帶走。

秦楚懷這下絕望了,一屁股坐到地上,像在等著審判一般,等待著牛頭馬面的到來。

牛頭馬面帶著柔懷如約出現,這次秦楚懷沒做任何掙扎,任由牛頭帶走了自己的魂魄,只見柔懷的靈魂當機就鑽入了他的身體。

延伸閱讀  叔本華:人的一生,就是“受苦受難”的過程,死亡才是唯一的真相

秦楚懷不忿道:這是為何?

馬面冷森森地說道:我們三個一早便知道你借不來壽命,你背信棄義,對自己的孩子和父母都不放過,當日柔懷為你斷送自己的性命,如今你只好將自己的性命還給他。

柔懷變成秦楚懷之後,對家中父母甚好,還去何氏的孃家把她與孩子一起接了回來,對他們百般照顧。

何氏問爹孃,這是怎麼回事,只見爹孃看著與孩子玩耍的秦楚懷,臉上露出了久違的笑容,嘴裡說道:楚懷終於醒悟了,這才應該是孩兒該有的樣子!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