淨虧損收窄,Lyft迎來盈利曙光?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文丨異觀財經,作者丨夜叉白雪

異觀財經訊息,11月2日週二美股盤後,出行公司Lyft(NASDAQ:LYFT)公佈了截至2021年9月30日的第三季度財務業績報告。

財報顯示,Lyft第三季度營收同比增長73%至8.64億美元,淨虧損7153.9萬美元,較上年同期4.6億美元的虧損,淨虧損率為8.3%,去年同期為92%。三季度,Lyft調整後淨收入1780萬美元,而去年同期調整後的淨虧損為2.8億美元。

Lyft財報公佈後文,盤後歐股價大漲,淨虧損的大幅收窄,Lyft似乎正迎來扭虧為盈的曙光,只是,這“黎明前的黑暗”要持續多長時間?

營收超預期,網約車出行逐步恢復至疫情前水平

財報顯示,2021年Q3,Lyft營收8.64億美元,超過預期的8.62億美元,較上年同期的5億美元,增長73%,較上一季度的7.65億美元,增長13%。

Lyft主要收入來源是從司機處收取服務費和佣金,此外還通過出租自行車和踏板車、向機構提供共享乘車市場準入途徑來獲取收入。

值得一提的是,2020年的新冠疫情給出行行業造成的重大影響,美國肆虐的新冠疫情更是給主要服務美國市場的Lyft造成嚴重影響,自2020年Q2至2021年Q1,連續四個季度營收同步負增長,最嚴重的2020年Q2,營收一度縮減六成之多。


(資料來源:Lyft財報)

隨著新冠疫情接種率的提升,全球範圍內人們日常出行的需求也正逐步恢復至疫情前的水平,進而推動出行公司的營收不斷提升。從上圖可以看出,Lyft營收從今年Q2開始恢復正增長,今年前三季度的營收規模,與2019年度前三幾個季度的規模已經非常接近,今年三個季度總營收22.38億美元,接近2020全年23.65億美元的營收。

Lyft作為持續虧損的出行公司,市場上尤其關注公司的盈虧資料。營收增長恢復增長的同時,Lyft的淨虧損也在大幅收窄。

財報顯示,Lyft三季度淨虧損7153.9萬美元,上年同期錄得淨虧損4.6億美元。三季度淨虧損率為8.3%,而去年同期為92%。調整後的淨收入為1780萬美元,而去年同期調整後的淨虧損為2.8億美元。

延伸閱讀  微博:“A股參謀”等8個財經自媒體頭部賬號被禁言

需要提醒的是,該公司連續兩個季度實現調整後盈利。財報顯示,Lyft上一季度稅前、折舊和其他費用調整後的利潤為2380萬美元,本季度為6730萬美元,超過了華爾街預期的3300萬美元,調整後的EBITDA利潤率分別為3.1%和7.8%,環比大增。


(資料來源:Lyft財報)

該公司Q3基本和攤薄後每股虧損為0.21美元,上年同期每股虧損為1.46美元。隨著經濟的復甦,Lyft距離扭虧為盈越來越近了。當然,虧損大幅收窄背後,與成本和費用的控制也息息相關。

為了能儘快實現盈利,在疫情最為嚴重的時候,Lyft通過裁員和消減預算來壓縮成本和費用,並在7月13日,與風氣汽車公司的一家子公司完成了一項交易,剝離與Lyft自動駕駛部門Level 5相關的某些資產,以此消減自動駕駛的研發費用。

在這筆交易中,Lyft總共將獲得5.15億美元現金,其中1.65億美元預付,3.5億美元將在5年內支付。Lyft在2021年Q3確認了這筆交易帶來的稅前收益1.193億美元。

自2019年Q3以來,Lyft就開始有意識的壓縮成本和費用的支出。財報顯示,本季度Lyft總成本和費用為10.41億美元,較去年同期的9.53億美元,增長9.3%,較上一季度的10.05億美元,增長3.6%。本季度總的成本和費用甚至低於2019年Q3的14.47億美元。


(資料來源:Lyft財報)

財報顯示,2021年Q3,Lyft在運營和支援方面的支出為1.1億美元,較上年同期的1.23億美元,減少11%,該項支出已經連續7個季度同比下滑。

同時,Lyft也在收縮在研發和行政管理方面的支出。本季度,Lyft研發費用為2.27億美元,,同比減少2.3%;行政管理支出2.32億美元,同比減少10%。


(資料來源:Lyft財報)

消減成本和費用是縮小虧損的舉措之一,但卻很難持續。目前就美國市場而言,共享出行的市場格局基本已經形成定局,體量更大的Uber在美國市場營收增速呈現負增長,Lyft雖然營收保持了增長,也基本告別三位數增長,想要維持穩定增長,在持續控制成本的同時,Lyft更該考慮的是提升用活躍騎手的運營能力。

活躍騎手增長低於預期,每活躍騎手收入創新高

延伸閱讀  突襲!港股慘烈大跌,這兩個板塊怎麼了?

平臺活躍騎手的規模以及收入是考核Lyft的核心指標。

財報顯示,Lyft第三季度活躍騎手為1890萬,相比去年同期的1250萬,增長51%,但這是資料低於分析師預測的1930萬。根據Lyft過往財務資料來看,該公司活躍騎手規模峰值是出現在2019年的Q4,高達2290萬,然而2020年的新冠疫情影響下,活躍騎手的數量驟減,即便是在騎手逐步回顧的本季度,公司活躍騎手比較峰值最高的季度,依舊還少了360萬。


(資料來源:Lyft財報)

雖然騎手有迴歸的跡象,但目前Lyft和Uber同樣面臨司機緊缺的情況。為了吸引更多騎手歸回,Lyft需要投入更多費用作為獎金來激勵司機。

財報顯示,三季度Lyft的營銷費用為1.09億美元,同比增長39%,環比增長9%。

除了控制成本之外,Lyft也在通過提高價格來平衡效益。根據財報顯示,本季度每活躍騎手的收入達到45.63美元,創歷史新高。


(資料來源:Lyft財報)

Lyft和Uber主要受益於零工經濟模式,這為兩家公司極大的降低了運營成本。然而,近期一份研究報告認為,從長遠來看,兩家出行公司依賴零工經濟模式可能會造成不利影響。

在10月份的一份研究報告中,Pitchbook出行行業分析師阿薩德·侯賽因(Asad Hussain)認為,隨著網約車行業擁抱監管,增加對電動汽車的使用,採用自營模式,即自己擁有汽車並聘請司機作為全職員工的平臺將成為長期的贏家。

侯賽因在報告中寫道:“在我們看來,網約車行業的未來很可能會由擁有電動汽車車隊並自行運營的供應商主導。”

Lyft的發言人表示:“更多電動汽車的上路對網約車行業是個好訊息。今天,Lyft擁有市場上最大規模的電動汽車車隊,我們也是第一家承諾到2030年100%轉向電動汽車的網約車公司。如果其他公司也採取類似做法,那麼對地球和我們服務的使用者來說都是件好事。”

就目前而言,Lyft和Uber的很多司機,可能沒有能力購買電動車,而相較於燃油車,電動汽車的運維成本可能更高,這很可能影響降低電動汽車對司機的吸引力。

延伸閱讀  三季度轉虧,華夏航空的盈利神話為何被打破

Lyft發言人還強調了該公司為司機提供電動汽車租賃服務的計劃。該發言人表示,這將確保無力購買電動汽車的司機更容易獲得電動汽車。

綜合來看,Lyft在業務的推進上也向著監管的方向看齊,從公司現金流來看,截至2021年9月30日,Lyft現金及現金等價物為7.28億美元,即便面對那些採取僱傭全職員工的網約車公司而言,也具備較為明顯的資金優勢。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