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程式開發

遠程辦公監控軟件賣爆了:5分鐘一拍照、10分鐘一截屏


隨著新冠病毒疫情的爆發,選擇遠程辦公的企業越來越多,雇主們也開始大量採購監控軟件以保證員工們沒有在家中“摸魚”。當然,只要透明公開,企業跟踪員工的工作狀態也完全合理。然而,這一次場景換成家中,這種一舉一動都要記錄在案的處理方式似乎就有些冒犯之意。

遠程辦公想摸魚?老闆正在看著你…

image

上圖為一名男子在自己堪薩斯州歐弗蘭帕克家中的後院里處理工作。

老闆那邊來郵件了。

每一位供職於Axos Financial公司的員工都收到了這封郵件,其中提示:企業方面會跟踪你在計算機上的操作、記錄你訪問過的網站。而且每隔10分鐘,企業就會截取電腦上的當前內容並保存上傳

所以,都好好乾活——否則後果自負。

這家網上銀行的CEO Gregory Garrabrants在3月16日接受彭博新聞社採訪時評論道,“我們發現,幾乎每一位員工都會利用居家辦公這種不對稱的方式幫自己偷懶。”因此,如果日常任務沒有完成,他們的員工“將受到紀律處分,甚至有可能被直接解僱。”

這話可能說得有點簡單粗暴,但只要透明公開,企業跟踪員工的工作狀態也完全合理。事實上,多年以來,有些辦公室的台式計算機上一直安裝有數字監控軟件,用來保證員工的正常工作效率。只是這一次場景換成家中,這種一舉一動都要記錄在案的處理方式似乎就有些冒犯之意。

這樣的監管當然招致員工們的不滿,但大部分員工也確實不熟悉居家辦公的感覺,往往因為午睡或者照顧孩子而不知不覺影響了工作進度。雇主們認為,全面監控有其合理性,因為監控能夠遏制可能帶來巨大經濟代價的安全漏洞,同時也有助於業務的順暢運轉。

隨著新冠病毒疫情的爆發,選擇遠程辦公的企業越來越多,雇主們也開始大量採購監控軟件以保證員工們沒有在家中“摸魚”。

監管軟件開發商InterGuard公司CEO Brad Miller表示,“最近的情況讓企業客戶們困擾不已。他們一方面被迫允許員工居家辦公,但另一方面又必須保證一定的安全性與生產效率。”

Axos公司發言人Gregory Frost在一份聲明中指出,“之所以要加強對居家辦公員工群體的監控,是為了保證居家辦公的員工們能夠以可持續的方式參與生產”,最終達成與預期相符的整體質量與生產率標準。

不過,Frost拒絕評論Garrabrants本人(他曾在2018年被評為全美薪酬最高的銀行機構CEO之一)居家辦公時,是否需要接受同樣的監控。

不只是InterGuard,Time Doctor、Teramind、VeriClock、innerActiv、ActivTrak以及Hubstaff等軟件開發商也都擁有自己的屏幕監控與生產率指標(例如當日發出的電子郵件數量)跟踪工具,用於幫助管理者確認員工是否對得起自己拿的這份工資。

ActivTrak公司CEO Rita Selvaggi表示,該公司的入站請求在過去幾週內增加了兩倍。 Teramind公司全球運營副總裁Eli Sutton也強調稱,他們同樣迎來了類似的增長。 InnerActiv創始人Jim Mazotas則指出,最近業務聯繫電話已經被打爆

一旦員工做出某些令人擔憂的舉動,例如打印機密客戶名單及履歷表、或者與競爭對手聯繫並準備攜內部資料跳槽,InterGuard等軟件會即時向管理人員發出警告。

Miller認為監控軟件與安保攝像頭的作用類似,“這不是因為缺乏信任,而是因為有這種必要性。”

這類軟件還能幫助企業雇主為普通員工提供更大的靈活性,讓工作內容更好地對接日常生活。除此之外,管理人員也能夠藉此意識到人手冗餘或者某些業務環節需要介入協助等現實問題。

首席市場營銷官Courtney Cavey解釋道,“平心而論,作為Hubstaff的用戶,我很喜歡他們提供的監控與生產力保證功能。我個人的建議是,員工應該充分利用軟件中的優勢,藉此機會向經理證明自己在工作中的積極性與自我管理能力。”

Cavey表示,Hubstaff能夠幫助用戶了解自己的權限範圍並充分加以利用。另外,由於大多數監控功能都可以深度定制,因此不同的員工往往會受到不同形式的監控。

羅格斯大學法學院教授Stacy Hawkins指出,雖然監控軟件非常重要,但企業雇主不應該在工作時間之外繼續觀察員工的一舉一動。

但員工們仍不滿意,他們在CodeAhoy等論壇上頻繁發帖,呼籲使用那些老闆無法監控的設備。

辦公諮詢網站Ask a Manager網站創始人Alison Green指出,“我看到很多類似的反饋,員工反映老闆要求他們在工作時段內全天保持視頻通話狀態。雖然在某些特定場景下,持續通話確實很有必要,但除此之外企業並沒有全程跟踪員工行動的正當理由。”

Green還提到,也有部分經理採取技術含量較低的管理手段,例如要求員工不斷更新當前工作狀態。

在她看來,“大家應該受到公平的對待,比如經理自己也應該實時更新當前狀態。”

來看軟件開發商Teramind的Sutton也認為,用人單位太過關注員工的一舉一動,有可能引發更大的問題。

“監控用戶本身並不是重點。重點在於,既然決定僱用,企業就應該充分信任員工。缺少這種信任,員工當然沒有理由把自己看作企業大家庭中的一員。”

這不是第一次了

看過上面一段之後,可不要覺得遠程“監工”是什麼新鮮事兒,隨著科技的發展,利用技術手段來“保證員工認真工作”的案例不在少數。

同樣發生在近期的一件事更是讓人見識到了監控軟件的“本領”,據BussinessInsider報導,為了在遠程工作時保持高效率,一些公司開始使用像Sneek這樣的辦公軟件。如果單看下圖可能感受不到什麼,因為這就像大家平時遠程開會一樣,多人同屏而已:

image

Sneek軟件界面

但如果告訴你:這款軟件會平均每1-5分鐘調用員工筆記本電腦攝像頭,對其工作狀態進行拍照,你還會覺得正常嗎?此外,如果老闆、同事想要跟某一個人單獨聯繫,只需要點擊此人的臉,就能直接撥通並與之對話,且不需要對方同意

不過,該軟件的聯合創始人Del Currie也表示:員工也可以將軟件設置配置為僅手動接受呼叫,或僅可以手動拍攝照片——當然一個大前提是,他們的老闆得願意。

Currie進一步解釋道:“Sneek軟件不是用來監控的,它被創造出來的目的是建立一個良好的互聯工作環境與企業文化,或許有人覺得它侵犯了隱私,但實際上這款軟件並非是針對這類人(認為它侵犯隱私的人)的解決方案,而是讓團隊保持聯繫一起工作。”

更早一些的時候,亞馬遜就在探索:如何利用AI來幫助管理者對員工的行動進行“深入了解”。

2019年4月,科技媒體The Verge 聲稱獲得了一份曝光文件,文件顯示:亞馬遜內部已經構建了一套AI 系統,可以追踪每一名物流倉儲部門員工的工作效率,統計每一名員工的“摸魚”時間(Time Off Task,簡稱TOT),然後自動生成解僱的指令。這份曝光文件的內容多達幾十頁,有近 900 名員工都是被這套系統判定為“工作效率低”而被解僱的。

據了解,這套系統會在員工長時間不掃描包裹的時候發出警告,並進行記錄,最終可能會解僱員工。當時就有批評者表示:這套系統只看到數字而忽略人,被監控的員工就像機器一樣工作。

效率與隱私,哪個更重要?

疫情期間如何遠程管理團隊確實是個頭疼的問題,有人在論壇上發帖求助,問有沒有什麼合適的遠程監控軟件,也有一些軟件以此為噱頭進行宣傳。

image

某遠程監控軟件宣傳截圖

不可否認,在遠程辦公的過程中確實會存在員工因為臨時有事,比如照顧孩子、做飯等等導致沒能第一時間回复消息、完成工作,也確實會有一些“摸魚”、“划水”的現象存在。但是,這似乎並不能成為企業利用監控軟件肆意查看員工隱私的理由。

同樣的,因為一些客觀因素或者主觀原因沒能按時完成工作,對於團隊、公司的效率也會有較大的影響。尤其在疫情期間,各行各業都處在比較艱難的時刻,生存本就困難,還要因為各種因素影響生產效率、無法完成目標,長此以往對公司的損失自然也會是巨大的。

國內知名技術博主、MegaEase 創始人陳皓(左耳朵耗子)在今年1月發表了一篇有關遠程辦公的文章,在他看來,人才的招聘很重要,為合適的人、有能力的人設立共同的目標,輔之以合適的文化、方法,不少問題都是可以迎刃而解的,感興趣的讀者可以通過以下連接查看完整的文章:

  • 左耳朵耗子:疫情下的遠程辦公,聊聊我的經驗和實踐

https://www.infoq.cn/article/fVAkBmhfwVaQ7868BT3g

  • 左耳朵耗子:別被“遠程辦公”嚇住,要善於抓住管理的本質問題

https://www.infoq.cn/article/xbVRSpbrOR5FyHIDbrVG

疫情期間的遠程辦公暴露出了不少的問題,不論是企業管理還是用人方法,每家公司都在反思,每個行業都在適應與調整。 “只要思想不滑坡,辦法總比困難多”,雖然大部分行業、企業都在艱難求生,但相信隨著更多經驗的推廣,每家公司都能夠找到最適合自己的辦公節奏,同時也希望疫情盡快得到有效控制,工作、生活、學習等等活動都可以盡快回到以前的狀態。

參考鏈接:

https://www.seattletimes.com/business/bosses-panic-buy-spy-software-to-keep-tabs-on-remote-workers/

https://www.businessinsider.com/work-from-home-sneek-webcam-picture-5-minutes-monitor-video-202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