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宵,才是專屬中國的情人節


元宵,才是專屬中國的情人節的頭圖

元宵,才是專屬中國的情人節

物道君語:

正月初三,我們剛剛度過西方的情人節。其實中國情人節,是在正月十五。余光中說:“我們的情人節是元宵節。我們的詩詞裡,月上柳梢頭,人約黃昏後,多麼浪漫!”

/

中國人最美的相遇,大抵都在元宵這天。

依稀記得《大明宮詞》元宵那天,太平偷溜出宮,她說:“我到十四歲才知道長安城是什麼樣子”。

那夜元夕,花燈如星煙火如夢,歡騰在漫天花火中,太平看花了眼,一回頭便與一同出宮的韋姐姐走散了。

她只記得姐姐戴的崑崙奴面具,一個個上前揭開,一邊找一邊著急地哭了,直到遇見了一個人,薛紹。

揭開他的面具,明亮的面孔下徐徐綻放著柔和的笑容,他說:“你是不是在找人。”太平對他一見鍾情,心裡是又緊張又害羞。

大抵世間最美的相遇莫不如此,於千萬人之中遇見你,在滿天花火裡收藏甜蜜的心意。

元宵,便是這樣一個自帶浪漫氣質的節日,遇見一個“意外之人”。


不到燈會,怎知春色如許


元宵,是少女的節日。

昔時女子受禮教約束,平日獨守閨中,不出中門,元夕正值春來,但她們卻難見春色。

唯獨元夕張燈,金吾不禁,她們得以出門歡悅。花燈銀缸,連夜空都金碧輝煌。女子們修嬌容,著春服,湧向最熱鬧之處。

李清照晚年曾懷念北宋的元夕,那時汴京還是繁盛的模樣,正月十五那天,日暮餘暉像融化的金子般燦爛,日未落,月初升,雲中透著彩霞,圍著淡月。

閨門中的閨蜜們,個個都戴著帽子,帽子上插著翠鳥的羽毛,還有用金線攆成的雪柳,一邊觀燈,一邊觀人,打扮得漂漂亮亮地爭相吸引意中人的注意。

她初見這般情景,也如後來杜麗娘遊園時動了春心一般,也不由感嘆,“良辰美景奈何天?”

這般美好的春天,要如何度過呢?不過是與你一起看燈看人,看盡滿城的美景良辰。

少年人,往往奇遇

元宵,也是少年的節日。

元夕之日,少年也期望元宵的到來。詩人劉辰翁說:“不是重看燈,重見河邊女。”花燈雖好,卻不及日思夜想的人兒。

他們都相信在這天,自己會有愛情的奇遇。

《荔鏡記》裡泉州才子陳三路過潮州,那天正值元夕,煙火似夢,花火如星。

陳三一邊看燈會,猜燈謎,突然聽到一聲“小姐,你看這花燈”,他順著聲音望去,卻再難移開目光。 “我回頭只見一個女子正在看花燈,燈火闌珊絲毫不及她的雅麗清秀。”

那是黃家千金五娘,陳三故意把折扇遺落。五娘撿起折扇,看見扇上題詩,正自傾心時,抬頭不經意撞見陳三目光,一見鍾情。

辛棄疾說:“眾裡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

在人間花火中,無意撞見那一回眸的驚喜,是元宵千百年來的奇妙冒險。

它不是教你要勇敢,卻願你相信,相信愛自有天意,相信良辰美景時會遇上意中人。


月上柳梢頭,人約黃昏後


元宵,是相見的節日。

你自閨中出,我從河邊來,元夕約相見。歐陽修憶起年少時,“去年元夜時,花市燈如晝。月上柳梢頭,人約黃昏後。”

他筆下的少年早早地就跟心上人說:月亮出來,我們就見面。這不太陽剛剛落下,天邊才收起最後一道彩霞,少女便開始在閨中仰望。

等月亮悄悄爬上梢頭,等城裡已經燈火如晝,他們便穿越萬千人海,赴一個月出時相會的約,聊一點兒女情長,看一看對面這個思念很久的人。

古時,相戀難,見面難,時間把思念釀得綿長。如今雖然見面容易,可上元燈節,一年一次,相見不同平日。

我們去年未能相見,今年難得重逢,就別去抱怨三秋思念之苦,也別惆悵明日的離愁。好好見面,慢慢相逢,盡興到更闌人散,把歡聲笑語都留下。

人月兩圓,希望這次的見面:

我們笑眼凝望,話題不斷,花燈在手上,右手牽著你瞎逛。

惟願這燈火永遠璀璨,這個世界我們約好一起逛。


文字為物道原創,轉載請聯繫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