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程式開發

為什麼網約車司機這麼“恨”滴滴?


為什麼網約車司機這麼“恨”滴滴? 1

今天,在中國網約車市場,滴滴是一家獨大。作為中國最大的網約車公司,滴滴2018年估值高達600億美元。

“糟糕的關係”

不過,滴滴和司機的關係貌似並不好。

先說一件事:

週五下班後,和同事一起去打羽毛球,叫了一輛滴滴(優享)。我們3人成行,司機半路卻遇上堵車,樓下等了十幾分鐘,我們終於上車。上車後,一同事和司機聊起來。他問:“師傅,您這好幾公里遠跑過來,路上堵車,回去還不一定拉到人,這一趟得虧吧?”師傅答道,“這一趟賺不到啥錢,但虧不了,剛好持平。”

後來,我們繼續聊。但師傅的一句話讓我印象深刻。

他說,“我們恨死滴滴了,它把司機們整得太慘了! ”

當我們問為什麼這樣說,他講了幾個例子:

1.取消訂單,被封禁三天

師傅表示,如果是乘客,你取消一個訂單沒有任何影響。但是,在高峰期間,如果司機搶了訂單卻取消,會直接被平台(滴滴)封禁3天。

他對我們說,“在高峰時搶單,有時候手一滑,確實會出現誤搶,比如搶了兩個訂單。這個時候,你要是取消訂單,就會被滴滴封禁3天。 ”

同事提到,遇到這種情況,你可以向平台反饋。但這位師傅說,這種反饋一般沒什麼用。

對很多滴滴司機來說,出來接活是為了增加收入,有的人更是全職。因此,一旦封禁3天,確實對司機有一定的影響。

2.“壓榨司機”

師傅提到的另一個情況就是,滴滴調整了資金分配比例:滴滴將提成從25%提高到27%。

比如,乘客打車花了100元,以前滴滴是拿走25元,司機得到剩下的75元。而現在,滴滴拿走27元,司機則只拿到73元。

並且,據師傅表示,平台(滴滴)還在想辦法“提高”乘客的花費。比如,叫快車時給你推薦優享等等。這樣一來,平台(滴滴)一頭“壓榨”司機,另一頭“提高”乘客打車花費,如此一來通過“剪刀差”,滴滴收入隨之擴大。

這種措施我們或許可以從滴滴估值中看到一些信息。根據恆大研究院發布的《中國獨角獸報告:2019》顯示,汽車交通行業的著名頭部獨角獸滴滴估值450億美元,較去年的600億美元估值下降150億美元。

估值下降的背後,是滴滴成立七年來虧損面不斷擴大。有數據顯示,滴滴2018年全年虧損達到了109億元,2017年虧損是25億元。滴滴創始人程維曾公開表示:“自2012年起,滴滴從未實現過盈利。”

如果無法繼續止損,這對滴滴的發展將是巨大的挑戰。

為什麼網約車司機這麼“恨”滴滴? 2

滴滴之外,其他打車平台的“尷尬”

美團打車

對這位師傅而言,他對其他打車平台抱有很大期待。他說,“美團打車進入上海後,我們翹首以盼它會在北京運營,最後卻沒有結果。 ”聽到司機的話,筆者確實“大吃一驚”,因為它用了“翹首以盼”這個詞。

實際上,2017年12月28日,美團打車在全國7個城市的美團App上線打車入口,這七個城市包括北京、上海。一方面,北京是滴滴的大本營,美團打車的到來,無疑加劇了雙方的競爭;另一方面,2018年,滴滴又接連發生兩起順風車安全事件,針對網約車市場的監管愈發趨嚴,整個行業遭遇安全挑戰。

因此,美團打車進入北京並未動搖滴滴“根基”,沒有產生任何大的影響。

AA打車

除美團打車外,師傅又說,“AA打車用得人也少。

之前,筆者使用高德叫車時,在打車選項上,看到過“AA打車”。於是,問“AA打車是誰家的?”

師傅說,“AA打車是高德的。”

這還是一個習慣問題。對許多人而言,每款App都有自己的使用場景,並且人們會養成自己的使用(消費)習慣。比如,叫外賣用餓了麼/美團,支付用微信/支付寶。

很多人使用高德地圖找地方,查地理位置,但是用高德地圖叫車的人,還是少之又少。當一個人要找一個地方,他會自然而然地打開高德地圖;如果想叫車,則首先會打開滴滴。可以說,打車習慣已經成為滴滴的一個護城河,雖然高德想進入這個市場,但目前仍沒有跨過這條“河”。

神州專車

同事還說,“市面上,不是還有神州專車嗎?”

師傅答:“神州專車的用戶群跟滴滴不一樣,打車比較貴,並且神州專車的App用的人少。

滴滴的使用對像大多為城市白領,他們數量多,打車較為頻繁;而神州專車定位中高端群體,可以稱之為“金領”,他們希望享受更好的打車服務,不會特別在乎價格。事實上,神州專車的車經常出入發布會、各種活動、機場和五星級酒店等場所。

更重要的是,這個司機師傅明白,哪個App用的乘客越多,那個平台生意才多。簡單說,平台的價值可以被認為是由供需雙方的數量決定,有需求的人多,才會吸引更多的供給方加入。有更多的供給方參與,需求方才會更多。

至於,曹操出行等其他打車平台,因用戶數太少,司機師傅連App都懶得下載,依然跑滴滴。

他說,“幹這個事,全靠精氣神兒。精氣神兒沒了,就該收車了。每天,我就在有限的區域跑,跑到哪,有活就接。到了晚上十一二點,那個時候沒有精氣神了,就準備收車回家了。有順路的單就拉,沒有順路的單就直接回家。 ”

一兩年前,筆者有事外出,使用滴滴叫了一輛出租車。和出租車司機聊天,他也提到自己不喜歡滴滴。為啥?他解釋道,以前他們是開車隨便跑,想接單就接單,非常“自由自在”。後來,滴滴使用一個新的系統,根據系統算法,自動為司機匹配相應訂單。簡而言之,依靠系統數據,現在出租車是“滴滴指哪你就得去哪”。

關鍵是,有的司機住西邊,晚上收車前來一單,跑東邊去。遇到這樣的訂單,司機師傅們“牢騷最大”。

為什麼網約車司機這麼“恨”滴滴? 3

滴滴在市場上是個怎樣的存在?

眾所周知,在打車之戰中,滴滴先後和快的合併,後又收購優步中國,是市場上名副其實的“老大”。根據新華網發布的數據,滴滴和優步中國在合併前的市場份額超過市場總額的90%。

事實上,在當今的網約車市場,滴滴是一家獨大。 IT評論人士洪波認為:一個失去競爭的市場,將是不利於消費者的市場。

在筆者看來,滴滴(們)雖然不是“善”,但也不是“惡”。根據滴滴2017年發布的就業報告稱,從2016年6月到2017年6月一年時間裡,有超過兩千萬人通過滴滴平台獲得過收入。作為一家平台提供商,滴滴(們)為許多人提供打車服務,並且解決了城市一部分人的就業,增加了其收入,這都是顯而易見的事。

應該說,滴滴以用戶(乘客)為主導,對待司機更為“強勢”和“霸道”。

不過,快到目的地時,筆者想起:我們四個人的聊天或許會被滴滴聽到。

此前,滴滴順風車發生幾起事故,滴滴為提高安全,推出“行程錄音保護”功能。一旦乘客授權,每次打車行程中,車主端會開啟錄音並加密上傳。官方這樣解釋:

  1. 錄音只在車主端完成,不佔用你的流量;
  2. 保障糾紛取證,預防潛在衝突;
  3. 錄音加密保存,如無糾紛7天后自動刪除。

如果查看“錄音信息收集及隱私保護協議”,有些條款值得注意:

第5條:為保障用戶的隱私,錄音將實時上傳至滴滴服務器,用戶無法自行下載、調取或播放錄音;

第6條:錄音信息將用於以下列明的使用場景:

  • 在徵得用戶同意的情況下,作為平台處理用戶糾紛的依據;

  • 為維護用戶人生安全等重大合法利益,或情況緊急又很難得到用戶同意的;

  • 用戶抽查檢測用戶是否存在違反平台用戶規則的行為;

  • 用於系統分析,設計、開發、應用保護用戶安全的輔助工具或產品

想到這裡,筆者的聊天聲就慢慢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