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過歷史課本的“火龍出水”,到底是導彈鼻祖,還是明…


上過歷史課本的“火龍出水”,到底是導彈鼻祖,還是明代人腦洞?的頭圖

上過歷史課本的“火龍出水”,到底是導彈鼻祖,還是明代人腦洞?

作者|冷研作者團隊-寄生蟹子

字數:3103,閱讀時間:約15分鐘

編者按:提起明代的火器,想必很多人對歷史課本上曾出現的“火龍出水”有印象。那麼這種武器真的有實戰意義嗎?中國古代為啥會有那麼多奇奇怪怪的火箭類武器呢?

▲火龍出水圖

關於“火龍出水”,網上也很多技術分析,無非是難以控制飛行姿態,二級火箭點火控制難以實現等等。而且對於這種火器的描述,似乎只有《武備志》一家。有讀者會說,明初的《火龍經》也有記載,不過根據後人考證,這部書中很多武器是明代後期才出現的,也就是說這部書其實是偽書。當然,只是說年代和作者是假的,其內容也不過是匯集了其他兵書上的內容,並不能說它是假的。茅元儀本人就有行伍經歷,對於武器也並全外行,即便是他本人在書中寫了一些自己設想的武器,也不至於完全脫離實際,換句話說,“火龍出水”應該有一個原型。找出這個原型其實並不難,《武備志》裡就有,不過在說明這個問題之前,還是需要了解一下當時的軍用火箭。

▲一窩蜂火箭,外面有大型發射架,整個系統類似於現代火箭炮

火箭其實是一種被現代人嚴重低估了的火器種類。最開始的火箭只是在箭桿上附上一個燃燒或者爆炸性火器,《武備志》裡的弓射火石榴箭就是這一類。後來隨著製作工藝的進步,開始出現使用火藥推進的火箭。自從這類火箭誕生以後,火箭就不再是一種單獨的武器了,因為使用這種火箭肯定要使用發射架或者發射筒,按照現在話說火箭成為一種彈藥了。例如比較常見的一窩蜂火箭,外面就有發射筒。

▲《武備志》記載有穿龍形架

《武備志》中記載了兩種單獨的火箭架,一種叫做穿龍箭架,一種叫做裝箭筒架。而穿龍箭架的外形也有一個龍頭。我們可以從另一個角度看問題,將“火龍出水”外面的4個火藥桶去掉,只把它當作一個火箭架,其實就和穿龍箭架有些類似了。我們可以仔細研究武備志裡面對於“火龍出水”的記載:“用貓竹五尺,去節鐵刀刮薄,前用木雕成龍頭,後雕龍尾,口宜向上。其龍腹內裝神機火箭數枝,龍頭留眼一個,將火箭上藥線俱總一處”。 “龍腹內火箭藥線由龍頭引出,分開兩處,用油紙固好裝釘,通連於火箭筒底上。”這些描述明顯說明,“火龍出水”的主體部分也就是一個可以發射多個神機箭的發射架而已。

▲兩者放到一起比較,看起來很相似

剩余的描述,“龙头下两边用斤半重火箭筒二个,其筒火门宜下垂,底宜上向,将蔴皮鱼膠缚定”。“龙尾下两边亦用火箭筒二个,一样装缚,其四筒药线总会一处捻绳。水战可离水三四尺燃火,即飞水面二三里去远,如火龙出于江面,筒药将完,腹内火箭飞出,人船俱焚,水陆並用”。很可能是茅元仪在发射架基础上臆想的了,这个结论有些研究者也有同样的看法。茅元仪可以开脑洞,我们也可以分析一下他的脑洞,也就是分析一下他这样设计用意何在。大家应该清楚中国古代兵书对于武器射程的记录很不准确。所以笔者从另一个角度做一下设想,发射筒外面的四个大型火药筒可能并不是为了直接增加射程,而是为了提高发射筒的高度,思路可能类似于二踢脚。也就是说外面的4个发射筒工作时间都很短,只要把火箭架抬起到一定高度,龙腹内的神机箭就点火了,这样要比在飞行中控制姿态容易得多,也比较容易解释为什么兵书的图中四个火药筒是斜插的。不过即使这样解释,这种武器的姿态控制依然很难,所以也只是笔者一个推论而已。

▲明代火箭藥筒的製作其實非常標準化

其實明代火箭的火藥筒製作是非常標準化的,《神器譜》寫的就很清楚,如果精細製作出“火龍出水”這種武器,在敵人面前騰空而起,然後多枚神機箭從龍內射出,確實比較唬人,另外空中發射也確實能夠提高射程。不過這樣一來整個武器系統就變得很複雜,可靠性難以保證,再者說為了提高射程或者唬人,完全可以使用其他更簡單的方法,所以說“火龍出水”這個東西實際上是茅元儀在已有的火箭發射架基礎上,設想的一種新式發射裝置,不過就是腦洞大了點。而相比腦洞有點大的“火龍出水”,“神火飛鴉”就要靠譜得多了。

▲“神火飛鴉”作戰想像圖

在說“神火飛鴉”之前,我們可以了解一下古代的遠程放火方式。古代戰爭中,火攻是一個非常常用和有效的方法。比較早期的放火主要是用火箭。這個火箭就真是在普通羽箭上綁上引火物,點燃後射到敵人那邊;而後就是使用比較具有科技含量的猛火油櫃;再後來就是各類投擲式燃燒瓶一類,也就是早期稱為“火砲”或者“炮”的東西;再後來就是使用火藥的噴筒、火磚之類,水戰中還火攻船。

▲猛火油櫃其實就是個原始的火焰噴射器

說到這裡,可以跟大家聊兩個有意思的點。第一個是中國的投擲式燃燒性火器,在日本發展成為焙烙玉;而央視《三國演義》中展現了一種使用床弩發射的放火風箏。

▲老三國里面的火風箏

▲赤壁之戰:燒毀一切

除了上面這些方法之外,還《武備志》記載了兩種武器,一種叫做火禽,一種叫做雀杏。這兩種武器都是首先在胡桃或者杏核中填充引火之物,並將其捆綁到野雞或者雀鳥的身上,而後將他們放回去引火,主要是引燃輜重糧草等,由於引火物不大,所以需要的禽、鳥類數量很多。考慮到作戰效能,使用這種武器需要現去捕捉,最好是飛到過敵方營寨的鳥、禽,以便於放回去以後能夠準確燒毀敵軍輜重。不過這樣一來,這類武器使用限制條件太多,效果也不明顯。

▲火禽

既然野生的不行,我們就可以用人造的嘛。也許“神火飛鴉”就是在這個背景下誕生的。 《武備志》記載:“(神火飛鴉)用細竹蔑為簍,細蘆亦可,身如斤餘雞大,宜長不宜圓,外用綿紙封固,內用明火炸藥裝滿,又將綿紙封好;前後裝頭尾,又將裱紙裁成二翅,釘牢兩旁,似鴉飛樣;身下用大起火四支,斜釘每翅下兩支,鴉背上鑽眼一個,放進藥線四根,長尺許,分開釘連四起火內,起火藥線頭上另裝扭總一處;臨用先燃起火,飛遠百餘丈,將墜地,方著鴉身,火光遍野。對敵用紙,在陸燒營,在水燒船,戰無不勝矣”。

▲經典的“神火飛鴉”結構模型

這個東西其實就是一個帶火箭助推器的滑翔燃燒彈,由於火箭助推,通過機翼滑翔,並不像火龍出水那般需要復雜的姿態控制,因此其可行性要高得多。

▲現代滑翔炸彈,“神火飛鴉”就是較為原始的概念體

當然了,這類的東西不光“神火飛鴉”,明軍還曾在野豬、麋鹿頭上捆上火葫蘆,稱為“火獸”,其局限性與火禽類似,所以隨後又出現了人造的“木火獸”,以及更魔性的“木人活馬”,其實就是馬上帶著一個有相對複雜結構的木人,也是一種類似的武器。

▲火獸與木火獸

其實,如果武器這東西往往就源自各種腦洞,而且直到現代還有各個國家的計劃中,會出現各種腦洞武器。二戰期間蘇聯曾嘗試使用反坦克狗,美國人曾經搞過蝙蝠炸彈去火燒東京,納粹德國搞了一大堆紙面數據嚇死人,但實戰能力不知道的圖紙坦克,英國人還想過用冰塊當航母,日本人則想過用氣球炸彈去轟炸美國。而我們現在很多實戰武器,也是出自發明家的各種奇思妙想。唯一的不同是實用了就是奇思妙想,失敗了就是腦洞而已。但人類的軍事文明,其實就是在這種腦洞的不斷試錯中發展起來的。

▲反坦克狗

▲內裝1040個帶有凝固汽油的墨西哥無尾蝙蝠的“蝙蝠炸彈”

本文系冷兵器研究所原創稿件。主編原廓、作者寄生蟹子,任何媒體或者公眾號未經書面授權不得轉載,違者將追究法律責任。部分圖片來源網絡,如有版權問題,請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