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程式開發

被V神邀請、創建DeFi項目,一個創業失敗的95後成功逆襲


如果不是因為騎馬這個愛好,喬伊·克魯格(Joey Krug)可能永遠不會接觸到以太坊。大約9歲時,克魯格偶然去了農場,並第一次接觸到騎馬。他很快愛上了騎馬,從此也擁有了畢生愛好。

同時,這個小男孩在計算機上也表現出驚人的天賦,想出了打亂計算機的啟動順序、使其永久卡在啟動CD-ROM的過程中,從而實現系統入侵。在八年級第一次接觸入門計算機課程時,他15分鐘就掌握了45分鐘課程的全部內容。

12歲生日時,克魯格把自己的20美元砸在了馬場上。這筆賭注不止讓他贏回了20美元,還啟發了他使用複雜的模型計算比賽距離、騎師以及賽道情況等因素對結果的影響。這讓他把對騎馬的熱愛和計算機上的天賦融合了起來。

現在,26歲的克魯格已經成為掌握約5億美元的資產管理機構Pantera Capital 的聯合首席投資官,同時也是去中心化的預測市場平台Augur的聯合創始人。

出師不利:無人問津的比特幣銷售應用

克魯格表示:“權力的集中總會帶來腐敗。”他堅持認為,只要權力集中在少數人手中,他們就一定會做出不當行為——常規業務領域也是如此。因此,Augur選擇了不同的發展道路,它更像是一種公共基礎設施。

出生於1995年7月的克魯格,母親是醫生助手,父親則是急診科醫生。在大學一年級時,他在Overclock.net(一個致力於擴大計算機處理能力的論壇)上第一次接觸到比特幣。此後不久,克魯格又讀到了前國會議員Ron Paul所著的《黃金的邏輯(The Case For Gold )》一書,對“不負責任的官僚主義令美國國債高達10萬億美元以上”感到非常震驚。

在與父母交流了意見之後,Kurg短暫地進入了加利福尼亞州克萊蒙特的波莫納學院求學。他在這裡意識到,美國臃腫的醫療保健制度讓大量年輕人失去了學醫助人的夢想。他希望簡化醫療流程,而在這時他趕上了區塊鏈地技術浪潮。

在學校建立比特幣俱樂部之後,克魯格開發出一款比特幣銷售應用程序,並試圖說服克萊蒙特本地的企業能夠接受這種加密貨幣。失敗後,他決定搬往舊金山尋求新的方向。

差不多在這個時候,普林斯頓大學的研究人員發表了一篇很有影響力的論文,內容是關於創建去中心化預測市場(即分佈式自治組織(DAOs)),博彩在DAOs中成為一種激勵人們創造的有價值的數據,這雖然會帶來金錢層面的影響,但沒有博彩公司或任何其他中間人來監督。

這篇論文同樣影響了以太坊發明者、現年26歲的維塔利克·布特林(Vitalik Buterin)。克魯格回憶起來時表示,裡面很多內容都很有趣。 “從賭馬到真實世界,我意識到現實世界的數據未必就一定得來自現實世界。”

從比特幣到以太坊

最初,克魯格與現年28歲的大學好友Jeremy Gardner以及現年37歲的Jack Peterson聯手打造了自己的項目:TruthCoin,該項目也在加密貨幣社區中頗受好評。 TruthCoin使用比特幣區塊鏈的修改版本,嘗試對幣值走向做出準確的預測。

V神對該項目充滿興趣,並主動聯繫了克魯格,向他介紹以太坊:以太坊類似於比特幣,但其計算機語言可以更輕鬆地編寫較複雜的智能合約,開發更為友好,該項目正處於啟動的最後階段。

為了支撐正常運行,Augur項目在2015年進行了有史以來首次為期45天的首輪代幣發行(IC0),銷售平台選定為以太坊。

總部位於愛沙尼亞的私募組織Forecast Foundation出售了11000個可在Augur上使用的代幣REP,其中80%面向普通投資者,16%屬於包括V神在內的Augur創始團隊,剩下的4%則用於支持基金會的運轉。在整個發售過程中,他們總共籌集到了超過1000萬枚ETH以及用於購買該幣的12000個BTC,約520萬美元。

但這只是IC0熱潮的最早時期。用“ICO”這個詞比“區塊鏈”能籌集到更多的資金。僅僅兩年後,Augur的競爭對手Gnosis在短短15分鐘之內就通過出售佔比僅為5%的代幣就籌集到了相當於Augur兩倍(1200萬美元)的資金。這意味著Gnosis團隊仍然掌握著95%的代幣,總價值近3億美元。

根據Coindesk報導,從那時起到2018年10月,通過ICO活動籌集到的資金已經超過200億美元。但隨後受到監管政策等不確定性因素的影響,ICO泡沫開始大範圍破裂。

根據數據網站Messari公佈的數據,雖然REP幣能夠像證券那樣正常持有、發生價值浮動,但在本質上仍然不屬於證券,其價值的根基在於預測市場的功能。

在Augur生態系統當中,如果有人要想決定某件事的結果,就必須使用REP進行下注。如果這人與其他人達成了共識,則係統會對抽取一定比例的下注收益,本金保持不變。成員可以對系統發起21次“爭議”,如果確實存在兩種不同版本的真相,則每次爭議都將自動建立起新Augur分叉或副本,但每次發起爭議的下注金額也會翻倍。

Forecast Foundation運營總監Tom Kyser表示,“最終的真相應該是一種公眾層面的共識,取決於人們希望生活在一個怎樣的世界當中。而這個基於公眾共識的世界,應該最大程度地反映現實世界。”

被V神邀請、創建DeFi項目,一個創業失敗的95後成功逆襲 1

Augur聯合創始人Jeremy Gardner(左二)與Joey Krug(右二)同創始團隊在聚會現場

“去中心化”被證明可行

在發展早期,來自世界各地的獨立有償編碼人員主要接受Augur聯合創始人Jack Peterson的領導。

Peterson擁有加州大學生物物理學博士學位。在奠定初步代碼基礎之後,克魯格於2016年6月被Peter Thiel選定為研究員,並在次年加入了Pantera Capital。

克魯格表示,在其加入Pantera的第二個月(即2018年7月9日),Augur的第一版正式發布了。這是個“非常緩慢、成本高昂且難以使用的版本”。在第一個版本中,用戶需要等待6~12個小時才能下載應用程序,而後建立市場,確定潛在結果並結合自己的判斷對ETH的價值進行賭注。

但該版本的最大意義在於證明了無需註冊的博彩平台確實可行,而且後來者完全可以在此基礎上建立多種業務類型。

根據Forecast Foundation的介紹,Augur第一版共催生出2895個市場,並產生了69662個ETH,總價值約在1500萬到2000萬美元之間;有2609位唯一身份訪問者接入其中,並完成了超過15000筆交易;共有650位報告者共砸下138萬5843個REP幣,並產生了5758個REP幣的爭議費用。在Augur平台早期最繁忙的一天中,約有價值250萬美元的資產被作為註碼。

根據Grand View Research統計,去年全球僅在線博彩業務(由FanDuel及Draft Kings等主導)就創造了530億美元的收入,並有望在2020年至2027年實現11.5%的年均複合增長率。

第一版中,最成功的應用程序當數Guesser,其來自總部位於馬德里的一家風險投資機構,使用的是由Optimus Analytics(曾於2017年美國總統大選期間為Marco Rubio提供預測服務)開發的選舉預測模型。

這套模型極為靈活,用戶可以在幾乎所有不確定的事上下注。例如特朗普是否會在下一次演講中提到“中國”,及其能否在今年年末的新一輪大選中連任等。

今年24歲的Guesser CEO Jose Garay表示:“在如今的政治領域,人們越來越重視博彩市場上的數據,並將其作為實際投票結果真實與否的有力證據。我們提供的數據引擎中包含的數據點規模比常規的公開投票要高幾個數量級。以此為基礎,大家可以為每一項細分結果直接設定概率和下注價格。”

市場的流動性困境

但還有一些問題。如果ETH在未來幾個月內持續萎縮,那麼即使用戶準確猜出了結果,實際持有的資產仍會縮水。另外隨著ETH價格上漲,很多ETH持有者已經不再參與短期交易,導致市場流動性持續低下。 Garay表示,“Augur的第二版必須解決這一挑戰,即如何讓整個市場再度充斥大量流動性。”

Jack Peterson主要負責管理第一版的開發者團隊,而克魯格在Pantera Capital任職期間負責推動第二版的順利完成。

Augur第二版的显著变化就是有了欺诈过滤器。欺诈过滤器能将存在欺诈嫌疑的市场转移到新用户无法立即访问的区域,并与多种分布式应用程序(dapps)集成起来以建立可信第三方体系。例如,其与0x开源软件集成起来支持免费对等投注,而无需对每次投注收取费。Augur还可以直接与Uniswap集成,帮助用户在无需依赖可信第三方的前提下实现不同加密货币与DAI之间的兑换。

被V神邀請、創建DeFi項目,一個創業失敗的95後成功逆襲 2

Augur第二版中的賬戶摘要頁面截屏

克魯格表示,Pantera到目前為止並未投資任何以Augur為基礎建立的初創企業,而是先讓這些企業自行籌集種子輪資本,其中的佼佼者可能獲得A輪投資。 “我們想投資那些做得最好的項目。”

V神強調,他們的目標並不是幫助區塊鏈創業者們快速致富。因此,他們鼓勵克魯格和Augur創始團隊將目光投向以太坊之外,甚至提供了關於簡化Augur運作理論的技術支持。

“人們在最初無法確定加密貨幣技術是否可以發揮實際作用。因此,投身其中的團隊往往是那些堅信為了公共利益而開展項目的參與者。很明顯,開發工作離不開資金,但我們絕不會過度貪婪。而且我認為,隨著時間的推移以及模型逐步得到驗證,很多人的思維方式也開始發生轉變。面對這樣一個明顯的獲利機會,不少參與團隊開始蛻變成傳統創業運作模式。 ”V神解釋道。

當然,這並不意味著Augur的開發者們都是慈善家。儘管克魯格及Forecast Foundation團隊拒絕分享目前持有的原始ICO資金數額,但他們強調自己的基金會永遠不會變成營利性實體。他們的目標是建立起類似於Melonport(一套面向分類賬基金基礎設施的DAO)的發展路徑,並在受眾群體完善成熟之後慢慢將權力下放。

克魯格總結道:“基金會的資金總有一天會用完,基金會本身也將基本消失,剩下的只是一個不斷發展的社區型開源軟件項目。到那時,我們也許可以建立起相應的營利性實體試著賺點錢。”

原文鏈接:

https://www.forbes.com/sites/michaeldelcastillo/2020/07/28/ethereums-first-ico-blazes-trail-to-a-world-without-bosses/#21273c305a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