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宇晨親自回應:我是誰?為什麼花3千萬請巴菲特吃飯


這筆午餐的錢也是最終是給格萊德基金會,用於貧困人口的公益活動;三是希望能夠搭建一個橋樑,讓巴菲特與全球最好的區塊鏈代表人物坐在一起聊聊天,就是交流學習,沒打算誰說服誰。

孫宇晨稱,區塊鏈行業離平常人生活太遙遠了,是個很小的圈子,確實急需與主流世界的溝通與交流,拍這個午餐就是一個與外界交流的開始。

孫宇晨表示,為了符合政府的監管,區塊鏈團隊在境外,團隊全加起來差不多四百人,分佈在全球各個國家地區,分佈式辦公。如果員工按國籍來看,有大概十幾個國家。波場TRON在全球有三百萬用戶,年內到一千萬應該是大概率事件。

以下為微博原文:

孫宇晨是誰?他為什麼花3000萬請巴菲特吃飯?

今天炸了鍋,很多人來問我,試著答一下。

直接按時間線說,今年我28歲,21歲前一直在讀書,先在家鄉惠州讀,然後到北大,美國賓大讀。賓大研究生讀書期間開始創業,2012年。做過十幾款產品,90%都失敗了,活著的組成了現在的我。

到今年是我創業的第七年,已經算進入深水期,被毫無人性的捧過,也被慘無人道的黑過,都習慣了。現在身份就是創業者,老老實實在馬雲老師湖畔大學上課,定位是更好的服務社區與用戶,服從於商業競爭規則,國家法律法規。

說實話,真沒想到拍了巴菲特午餐這麼火。

原先拍午餐有三個原因,一是靠巴菲特的價值投資理論賺過錢,也想投桃報李。二是我今年打算累計給慈善公益事業捐一個小目標,一億人民幣,證明區塊鏈行業對於公益事業的幫助。這筆午餐的錢也是最終是給格萊德基金會,用於貧困人口的公益活動;三是希望能夠搭建一個橋樑,讓巴菲特與全球最好的區塊鏈代表人物坐在一起聊聊天,就是交流學習,沒打算誰說服誰。

讓我高興的是,彭博社路透社記者採訪巴菲特,他說挺期待和我見面。畢竟新興行業,我相信巴菲特還是感興趣的。

具體我與團隊平時在幹什麼,做什麼業務,區塊鏈行業離平常人生活太遙遠了,是個很小的圈子,確實急需與主流世界的溝通與交流,經常跟別人講了半天對方也不明白。但是這是行業的問題,也不是一時半會靠我能解決的,其實我拍這個午餐就是一個與外界交流的開始。

現在團隊在大陸境內的業務就只剩陪我APP了,與絕大多數人了解的不同,陪我APP活的一直挺好,也一直賺錢,是一個語音直播社交產品,喜歡的朋友可以試試:peiwo.cn

為了符合政府的監管,其他業務只做境外,團隊也在境外,境內全部清退,一干二淨,只搞技術研發。團隊全加起來差不多四百人,分佈在全球各個國家地區,分佈式辦公。如果員工按國籍來看,有大概十幾個國家。

波場TRON在全球有三百萬用戶,年內到一千萬應該是大概率事件。線上APP有快500個,用戶與區塊鏈數據可以到tronscan.org查詢,DAPP可以去dapp.review查詢,用戶全球一百多個國家都有,主要分佈在美國,印度,韓國,俄羅斯,英國等。

比特流BitTorrent,utorrent是我們另一款產品,主要用來下載文件的,用戶基本全世界人都有,主要分佈於俄羅斯,印度,巴西,美國,韓國。所有產品加起來每日活躍用戶2600萬,月度活躍用戶一個億。

往事許多,黑料不少,望各位看了哈哈一笑,此人也不過如此。可能好色,也許貪心,絕不是道德楷模,但違規違法,從來沒有,也不是道德高尚,主要是沒有膽子。傳言誇張,往往也是張冠李戴,猜疑誤解,時常有之,用用產品,也會感受到,此人不過一般而已。

先到如今,胸無大志,年輕時做了很多激烈的事情,只是為了讓世界注意;長大了做一些平淡的事情,只是為了讓世界需要。

服務好社區用戶,賺點錢,捐一大部分,用一小部分,不改變世界,只改善生活,足矣。

至於比特幣會不會漲​​到一百萬,波場能不能漲到十塊錢,人生還長,讓我們一起去等吧。

相關文章:

孫宇晨稱曾被搜狗王小川視作騙子?王小川回應了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