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元大陸停止向中國大陸地區發貨 虛擬幣“挖礦”面臨更大力度清理


本報記者 張志偉 見習記者 張博

日前,受到治理虛擬幣新規影響,比特幣礦機制造商位元大陸釋出公告稱,旗下螞蟻礦機自10月11日起將停止向中國大陸地區發貨,針對已採購遠期產品的大陸地區客戶將提供替代方案,發貨政策調整不影響海外市場客戶。位元大陸還稱,為響應碳中和政策,公司已完成了幾批次碳指標採購,指標主要來源於中國雲南、新疆等地的清潔能源發電專案。

事實上,今年5月份以來,監管部門對虛擬幣“挖礦”等活動的打擊力度一直在升級,內蒙古、新疆、雲南和四川等地也相繼出臺政策,清理整頓“挖礦”相關產業,並起到顯著成效。

大面積礦場清退

礦機廠商遭受重大影響

據《2021上半年數字貨幣反洗錢暨DeFi行業安全報告》資料顯示,2021上半年從國內交易平臺流出到國外交易平臺的資金總量達到283億美元,是2020全年流出的資金總量1.6倍,這主要是由於比特幣價格在上半年前期持續攀升。5月份至6月份,由於國內政策在挖礦、交易上加強監管力度,流出量呈現出下降的趨勢,下降了近40%。

延伸閱讀  車市實地探訪:產能掣肘 “金九銀十”褪色

在嚴監管背景下,國內不少礦機制造商、礦場、礦池便開始了關停和“出海”的戰略性轉移。記者注意到,7月份,位元大陸就已宣佈剝離旗下礦池品牌螞蟻礦池,獨立在海外開展礦池等業務;6月份,礦機制造商嘉楠科技宣佈正式開啟在哈薩克的自營“挖礦”業務,首批阿瓦隆礦機上架開機執行;億邦國際也宣佈已經停止了國內礦機託管業務,並表示其重心是加速在北美和歐洲等地設立合規礦場,並盡力使用可再生能源供電。

深圳市資訊服務業區塊鏈協會會長鄭定向對《證券日報》記者表示:“隨著大面積礦場的清退,礦機廠商在國內市場遭受到了重大影響。一定程度上也對礦機廠商提出了警示,依靠單一業務著眼短期暴利的投機行為不是長遠之計,也從另一方面倒逼礦機廠商進行產業結構調整。”

虛擬幣“挖礦”

將被列入淘汰目錄

9月24日,為防止虛擬幣“挖礦”等活動死灰復燃,監管部門再出重拳。國家發改委等11部門進一步出臺了《關於整治虛擬貨幣“挖礦”活動的通知》,提出加強虛擬幣“挖礦”活動上下游全產業鏈監管。同日,人民銀行等十部門也出臺新規整治“虛擬幣炒作”,明確了虛擬幣相關業務活動屬於非法金融活動。

工信部工業網際網路區塊鏈重大專案評審專家、中國行動通訊集團通訊聯合會區塊鏈專業委員會主任委員陳曉華對《證券日報》記者表示,“挖礦”產業不但能源消耗量大,不符合碳中和政策,且對於經濟高質量發展、科技進步等帶動作用有限,並可能引發相關風險,對我國金融體系造成不利影響。

“全產業鏈監管可以避免‘按下葫蘆浮起瓢’,從而根治虛擬幣交易炒作之風。”北京鏈通律師事務所主任丁飛鵬對《證券日報》記者表示,近幾年虛擬幣交易炒作之風不斷死灰復燃,主要原因還是其營造的“賺錢效應”,交易越活躍,賺錢效應越明顯,所謂的“暴富”的故事就越多,就會有更多的人蔘與交易和挖礦,交易和挖礦的活躍又反過來刺激炒作,如此迴圈往復。

記者注意到,9月24日在各部門要求全方位打擊虛擬幣後,江蘇省近日率先全面排查虛擬幣“挖礦”行為。江蘇省通訊管理局監測發現,江蘇省開展虛擬幣活動的礦池出口流量達136.77Mbps,參與“挖礦”的網際網路IP地址總數4502個,消耗算力資源超10PH/s,耗能26萬度/天。從IP地址歸屬和性質看,歸屬黨政機關、高校、企業被入侵利用開展虛擬幣“挖礦”行為的佔比約21%。下一步,省通訊管理局將持續開展虛擬幣“挖礦”態勢分析,並進一步聯合各相關部門,形成“多維度、多層次”的處置體系。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10月8日,國家發展改革委就《市場準入負面清單(2021年版)》向社會公開徵求意見,重新將虛擬幣“挖礦”列入淘汰目錄。陳曉華表示,將虛擬幣“挖礦”專案視同淘汰類產業一旦真正納入上述負面清單的話,“挖礦”這種行業想要地方政府來立項落地基本就不存在,並且虛擬幣“挖礦”將面臨更大的清理力度。

延伸閱讀  A股小幅低開!滬指跌0.48% 元 宇宙概念股漲幅居前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