峨眉鬥劍和華山論劍有何不同?為何金庸筆下的英雄都愛…


峨眉鬥劍和華山論劍有何不同?為何金庸筆下的英雄都愛去華山論劍的頭圖

峨眉鬥劍和華山論劍有何不同?為何金庸筆下的英雄都愛去華山論劍

20世紀是武俠文學十分繁榮的時代。 20世紀上半葉,還珠樓主李壽民寫作的《​​蜀山劍俠傳》創造了一個光怪陸離的神話世界。倪匡評論《蜀山劍俠傳》時,稱其為“天下第一奇書”。 20世紀中葉,武俠文學巨匠金庸開始在《明報》連載作品,留下了“飛雪連天射白鹿,笑書神俠倚碧鴛”十五部經典。

李壽民和金庸的武俠作品有許多共同點,比如說兩者書中都有涉及英雄比武的三處描寫,李壽民寫的是“峨眉鬥劍”,而金庸寫的是“華山論劍”。台灣學者葉洪生認為“華山論劍”是由“峨眉鬥劍”“轉形易胎而生”,這一觀點得到了廣泛認可。

既然是“轉形易胎而生”,那兩者必然存在異同,那“峨眉鬥劍”和“華山論劍”有什麼不同呢?

1、性質不同

在《青城十九俠》第十九回,鄭八姑說過這麼一番話“三次峨眉鬥劍,群仙劫數在邇,各異派妖邪處心積慮”。這很清晰地點明峨眉鬥劍實際上是正邪兩派之間的鬥爭。而峨眉鬥劍的結果,必然會導致正邪雙方的力量此消彼長。

第一次峨眉鬥劍,邪派五台派的混元祖師與正派峨眉派劍仙結仇,遂與峨眉派妙一真人在玉女峰鬥劍,被妙一真人砍去一臂。第二次峨眉鬥劍,混元祖師持五毒仙劍與峨眉派劍仙在黃山頂上鬥劍,結果“東海三仙”玄真子、苦行頭陀、追雲叟聯合峨眉派劍仙將混元祖師打成重傷,令其七日身亡。第三次峨眉鬥劍的結果雖未明示,但其肯定也是正邪兩派的鬥爭。

華山論劍在根本上並不是要描繪正邪兩派的鬥爭,而是要展現武林高手爭取榮譽稱號。

周伯通回憶第一次華山論劍時提及一點:“誰的武功天下第一,(《九陰真經》)經書就歸誰所有”。第一次華山論劍的勝利者是“中神通”王重陽,但是其他的參與者黃藥師、歐陽鋒等人也根據各自的方位和人品獲得了“東邪”、“西毒”等名譽稱號。

第二次華山論劍,有郭靖、黃藥師、洪七公、歐陽鋒四人參加。黃藥師、洪七公、歐陽鋒參加過上一次華山論劍,且頭上分別有“東邪”、“北丐”、“西毒”的稱號,可以視為天下最拔尖的幾個高手。歐陽鋒發瘋,郭靖接“東邪”、“北丐”三百招不敗,自然具有成為新的天下第一的潛質。

第三次華山論劍,並沒有涉及過多的打鬥,而是按照諸位高手的名望、方位和武功重新進行“五絕”的排序。其中“東邪”黃藥師、“南僧”一燈是最早的“五絕”,名望很大。 “西狂”楊過,“北俠”郭靖,“中頑童”周伯通則是武功和名望後來居上者。

2、“劍”的含義不同

別看峨眉鬥劍和華山論劍都帶一個“劍”字,這個“劍”的含義還是有一定區別的。

看過《蜀山群俠傳》的朋友應該記得劍仙常用的武器“飛劍”吧。正派蜀山派長眉真人的鴛鴦霹靂劍,能夠抵禦邪氣,還會交替發出一紅一紫的光芒,隱約還帶著“風雷之聲”。邪派五台派的鎮派之寶天魔誅仙劍,融百毒六寶以及天下十八種劇毒為一體,能夠發出百道極毒彩霞以此防禦,還對正派的玄氣、佛光等有一定免疫力。這裡的“飛劍”並不僅僅是普通的武器,還代表著正邪兩派的分立。正派用正道劍,邪派用的飛劍多帶毒,在峨眉鬥劍時,正邪兩派的劍仙就持著自己的飛劍打鬥。可見,峨眉鬥劍的“劍”指的是一種武器。

華山論劍的“劍”就未必是武器了,因為高手們並不都是用劍來比武的。比如說第一次華山論劍時,黃藥師手持玉簫,洪七公把持“打狗棒”,歐陽鋒拄倚“蛇杖”。這裡的“劍”應該是武功的一種泛稱。

3、比武地點是否固定

雖然《蜀山劍俠傳》寫了三處峨眉鬥劍,但鬥劍地點未必在峨眉山。如第二次鬥劍地點就在黃山。可見,峨眉鬥劍的“峨眉”並非確指地點,而更有可能指代的是峨眉派為首的一類正派。

金庸筆下的英雄就安分多了。他們號稱去“華山論劍”,就不會這一次去玉女峰,下一次就換黃山頂。這裡的華山,無疑就是各路英雄比武的固定地點了。

由上可見,“峨眉鬥劍”和“華山論劍”只是形似。兩者的性質,“劍”的含義,比武地點都有所區別。

那麼,為什麼金庸筆下的英雄都固定去華山論劍,而不是去其他地方論劍呢?

金庸其實在作品裡面提及了很多“山”,有“峨眉山”、“崆峒山”、“武當山”等,可金庸偏偏安排英雄去華山論劍,這是有一定原因的。

1、地理位置居中

參加第一次華山論劍的英雄,“東邪”黃藥師居東海桃花島,“西毒”歐陽鋒居西域白駝山,“南帝”段智興居雲南地區大理國,“北丐”洪七公在北抗金,“中神通”王重陽所在終南山居中。華山位於陝西省渭南市,正好是中部,除了王重陽來往稍微方便一些,其他幾位英雄來華山都要趕一段距離差不多的路。大部分英雄最後來到華山,在路程上消耗的時間、精力都是相似的,這在某種程度上也保證了比武的公平。

第二次以及第三次華山論劍,舊“五絕”保留,新“五絕”補位,“五絕”仍然從以華山為中心,來自東西南北中五個方位擁有極高名望的武林高手中選出。所以華山論劍的地點自然不會改變。

2、“天下第一險”

華山一向有“天下第一險”的稱號,而金庸筆下英雄的比武地點華山之巔,更是奇險。華山之巔,岩石陡峭,有千丈絕壁。各路高手在打鬥時需先在華山站穩,不然一個不小心就會掉下深不可測的溝壑,一命嗚呼了。這就需要各路高手擁有紮實的武功基礎,過人的膽識以及穩定的心理素質。最後能在華山論劍中取得稱號的高手,那肯定都不是等閒之輩,是要被武林中人高看的,江湖名望肯定也是上升不少。

3、華山形似“劍”

唐代詩人張喬《華山》用瞭如此詩句來描述華山的氣勢“誰將倚天劍,削出倚天峰”。華山是直上雲霄的,是似劍削的。華山的“劍”形,為金庸筆下各路英雄的論“劍”提供了廣闊的空間。在論劍的過程中,人劍合一,更能彰顯出獨特的飄逸又豪放的“劍”之精神。金庸就是藉“華山論劍”,構建了一個互相牽制、互相協作的武林世界。

由上可見,華山的地理位置居中,山勢險峻,形似寶“劍”,這都是金庸筆下的英雄喜歡去華山論劍的原因。

作者:夏禎校正/編輯:莉莉絲

參考資料:

【1】袁棟洋、徐淵《金庸小說“華山論劍”的描寫技巧與地域文化闡釋》

【2】吉旭《傳奇敘事與生命體驗——還珠樓主“蜀山”系列仙俠小說研究》

【3】何求斌《論“華山論劍”的文化淵源》

文字由歷史大學堂團隊創作,配圖源於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