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日刀劍誰更強?為何日本現代劍豪承認中國更強,日本…


中日刀劍誰更強?為何日本現代劍豪承認中國更強,日本最強是妄想的頭圖

中日刀劍誰更強?為何日本現代劍豪承認中國更強,日本最強是妄想

作者|冷研作者團隊-人渣嘯西風

字數:3339,閱讀時間:約12分鐘

編者按:刀劍作為冷兵器里人氣最高的武器,一直都是冷兵器的代表性兵器,而刀劍的種類也非常多,不同國家不同民族都有很多不同的刀劍種類。這也導致了一直以來冷兵器愛好者們津津樂道的永恆話題——哪家刀劍最強。這種話題當然是永遠爭不出一個結果的,畢竟刀劍不同的形制有著不同的作用,如果真有某一種刀劍最強,那麼理所當然就會直接淘汰其他類型的刀劍。但是具體到幾種刀劍類型上來對比,還是能夠分出一定程度上的優劣的。就比如國人最喜歡爭論的中日刀劍到底誰更厲害。

日本被稱為“平成武士”的著名居合術大師町井勳最近發了一個動態,明確的說明了他認為中國刀劍更加優秀,日本刀最強是謊言。全文翻譯:“如果把中國刀劍和日本刀劍相比,那麼作為武器而言當然是中國刀劍更加優秀。日本刀最強的說法不過僅僅是後世流傳中構建出來的妄想。根據國家和時代的不同,戰斗方式也會不同。適應彼此不同戰法的武器才能被稱為是最強的。”町井勳自幼修習劍術與居合道,一人獨創六項吉尼斯紀錄,在中國都有很大的名氣。作為日本劍術的真大師,他的看法可以說是很有權威性了。而且他說的也很客觀,確實因為環境不同情況不同,適應性更強的武器才是最強的。

日本刀的名氣一直以來都很大,從古代起中國就有文人寫過很多描寫日本刀的詩歌來讚揚日本刀。而在二戰後,美國作為戰勝國,在日本駐軍後,日本成為美國實際上的附庸國,日本刀就隨著美國人開始揚名世界。美國作為一個新興國家沒有自己的冷兵器歷史,而喜愛冷兵器的人群實在是很多,於是日本刀就填充了美國文化中冷兵器的空白。在美國人眼中日本刀就如同他們的戰利品一般,使用戰利品自然是不丟人的。所以在美式的影視劇乃至動漫遊戲中,日本刀一直都是作為唯一指定使用的冷兵器形象。在中美的文化碰撞中,日本刀還能被美國二次輸出,更加使得日本刀在很多國內冷兵器愛好者眼中的地位大大增加。這也是很多人把日本刀捧上神壇的原因。

其實喜歡什麼類型的刀劍本來只是個人喜好的問題,根本談不上對錯,也沒有必要拿愛國或是其他理由去攻擊。但是國內相當一部分喜愛日本刀的冷兵器愛好者因此貶低中國傳統刀劍,認為中國刀劍不如日本刀。這就如同明星飯圈的一些狂熱粉絲去排除異己,不擇手段投訴詆毀其他明星一樣,這種行徑實在是非常不可取。這也是為什麼町井勳要專門駁斥這種把日本刀捧為最強的論調。但是即便連日本劍道大師都認為中國刀劍更強,依然有很多人依然堅持認為日本刀比中國刀劍更強。

這一部分日本刀的愛好者作為例證的論據主要有之前提到的,很多文人寫過的那些讚頌日本刀的詩文成為日本刀強於中國刀劍的所謂例子。另外明朝和日本的勘合貿易中日本刀也是重要的商品,於是成為了中國大量進口日本刀更加證明了日本刀比中國刀劍更強的所謂有力證據。但實際上正是因為這麼多的文人寫讚揚日本刀的詩文才證明了日本刀不管是宋代還是明代,都只是作為文人拿來文玩的奢侈品進口的。

比如欧阳修的《日本刀歌》里这两句:“鱼皮装贴香木鞘,黄白闲杂鍮与铜。百金传入好事手,佩服可以禳妖凶。”可以很清楚的看出来描写的是做工精美用料珍贵的文玩刀,而且作用也不过是带着能辟邪,这跟日本刀的实战能力没有半点关系。这些文人所写的赞颂日本刀的诗歌基本都是赞颂的做工精美价值高昂,仅此而已。只有王邦畿写过一首《日本刀》里最后两句是:“杀人论功不及刀,宝刀尔亦空徒劳。风乾人耳壹百斤,为君致谢日本人。”看起来似乎是真的是用了日本刀,但实际上只要看看作者王邦畿的履历就知道,他是一个纯正的文人,一辈子从来没领过兵打过仗。只是一个明朝亡了以后依然心怀南明的爱国诗人而已。这首诗不过是从这种文人把玩的玩物为题来抒发自己的爱国心,他本人一辈子都没有杀过人,甚至南明灭了以后干脆出家为僧,只怕一辈子连鸡都没杀过。

明朝胡宗宪总督浙江军务时,为防御倭寇,收集海防有关资料编辑而成的一部沿海军事图籍《筹海图编》中对日本刀有很详细的描述:“又有作贽礼,贺礼,不拘大小,名虽为刀.其实无用。上等:上库刀。山城国盛时,尽取日本各岛名匠,封锁库中,不限岁月,竭其工巧,谓之上库刀。其间号宁久者更嘉,世代相传,以此为上。次等:备前刀。以有血漕为巧,刀上或凿龙,或凿剑,或凿八幡六菩萨、春日,天明神、天照皇,大神宫,皆形著在外为美观者。如匠人制造之精,不论刀大小,必于柄上一面镌名,一面刻记字号,以为古今贤否之辨.枪剑亦然.。”这里所说的上库刀和备前刀都是日本著名的锻刀流派的东西,日本有著名的“古刀五伝”分别是:“山城伝,大和伝,备前伝,相州伝,美浓伝”这里提到的就是被认为上品的山城伝的上库刀和被认为次一等的备前刀,可以看出这些都不过是制作精美的文玩刀而已,“名虽为刀.其实无用”罢了。

同樣,明朝在與日本的勘合貿易中進口的主要也都是這種裝飾華麗做工精美的文玩刀,到了堪合貿易後期,日本因為戰亂導致生產力不夠,用大量被稱作“數打物”的供雜兵使用的普通刀作為商品出口明朝,導致明朝十分不滿,甚至最終乾脆終止了和日本的勘合貿易。這也能看出當時的日本刀並不是什麼神兵利器,不過是玩物罷了。

當然流傳最廣的就是戚繼光仿製日本刀發明戚家刀專剋日本刀的傳說了,也被拿出來作為日本刀很強的例證。但實際上並沒有什麼戚家刀,明朝仿製日本刀的時間很早,《續文獻通考》卷131《兵器》就有記載過明朝洪武十三年設置“軍器局”,所製作的各類刀中就有“倭滾刀”,洪武是明太祖朱元璋的年號,更不用說永樂帝朱棣開始就和日本進行勘合貿易,自然是不會等到戚繼光抗倭才見到日本刀。而這種仿倭刀存世實物比較多,這種長刀在收藏界一般稱為御林軍大刀,主要是裝備御林軍作為儀仗器使用。

戚繼光確實有列裝仿日本野太刀的長刀,但是他在《紀效新書》裡也說的很清楚:“今如獨用則無衛,唯鳥銃手賊遠發銃,賊至近身,再無他器可以攻刺,如兼殺器,則銃重藥子又多,勢所不能。唯此刀輕而且長可以兼用,以備臨身棄銃用此,況有殺手當鋒,故用長刀備之耳。”這種仿日本刀只不過是火槍手拿來備用的,近戰肉搏部隊並不裝備。

大師町井勳都認為中國刀劍更強,是源於他提到的適應彼此戰法的武器才是最強的,這個適應彼此戰法的含義就是不僅僅是能發揮自己的戰法,也能有效地對抗對手的戰法,在這點上中國刀劍有著遠超日本的優勢。因為中國作為內陸大國,在冷兵器時代整個歐亞大陸上最為先進的戰術,中國基本都有見識過也都能有效的對抗。而日本作為島國,在冷兵器時代根本沒有和其他國家的陸軍交過手,只有豐臣秀吉統一日本結束戰國時代,在冷熱兵器混用的時候和明軍交過手,但日軍自己的記載裡都有大量日本刀對抗明軍鎧甲完全無效的記錄,比如《天野源右衛門覺書》記載:“大明國甲胄之型外為紅緞內置精鐵每片二寸四方之型。”“其甲亦以精鐵為素白者,其籠手亦精鐵而矢鏃不入。以刀擊之亦無絲毫之傷。”最終萬曆年間的中日朝鮮戰役,也是以中國偏師對抗日本舉國之力的大軍戰而勝之。對於明朝來說這場戰爭不過是,派了一支偏師為自己的小弟屬國朝鮮出頭教訓了一下日本而已。

中國所經歷的戰爭頻率、規模、烈度根本不是日本這樣的島國所能想像的。中國的刀劍在面對各種異族軍隊、各種不同的戰術中均表現出了自身強大的適應性。這也根本不是日本關起門自己定好規矩的內鬥能比的。但是總有一部分人瘋狂的否認自己國家本身的優秀遺產,去瘋狂的吹噓外國的東西,即便他們的外國爸爸自己都承認中國的東西更優秀,他們依然蒙住雙眼堵上耳朵不去承認,不得不說這才是最為諷刺的事情。

本文系冷兵器研究所原創稿件,主編原廓、作者人渣嘯西風,任何媒體或者公眾號未經書面授權不得轉載,違者將追究法律責任。部分圖片來源網絡,如有版權問題,請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