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物界分娩誰最難?豪豬:我生帶刺的孩子也只能算青銅


動物界分娩誰最難?豪豬:我生帶刺的孩子也只能算青銅的頭圖

動物界分娩誰最難?豪豬:我生帶刺的孩子也只能算青銅

豪豬是一種植食性動物,但大部分食肉動物都不敢招惹它。雖然刺猬也帶刺,但豪豬的刺容易脫落。當捕食者接近時,它就會帶著“長矛”發起衝鋒,然後就是以下的畫面。

豪豬的尖刺非常鋒利,可以輕鬆扎穿動物的表皮,而且這些刺不好拔,因為每一根尖刺表面都具有800多個倒鉤,向外抽離鉤著肉,那種感覺簡直可以升天。那麼豪豬分娩時,寶寶經過產道,豪豬媽媽不疼嗎?

有些人可能認為豪豬屬於囓齒類動物,就像新生的老鼠寶寶一樣都是沒有毛髮的。其實,豪豬在媽媽肚子裡時就已經渾身是毛了。只不過這些毛髮較為柔軟,只有出生後接觸了氧氣才會變硬。

只有少數情況下,豪豬幼崽才會在媽媽的肚子裡直接變成尖刺,例如:出現一些病症或者難產。不過,在生產過程中,豪豬幼崽有時候會在產道裡留下部分長毛,特別是胎位不正時,例如腳先出來,意味著長毛無法順著出來,大量長毛會被卡在產道裡,這些長毛會在接下來不久變硬,變得鋒利,或許明年的今天不僅是它的生日,也是母親的……好在這只是少數情況,分娩難,對於一些動物來說是常態。

奇異鳥:不是巨嬰都不好意思帶出來溜

如果一個100斤的苗條淑女抱著自己剛剛產下的20斤巨嬰,估計照片能上熱搜。對於新西蘭的國鳥——奇異鳥(kiwi),即使產下巨嬰也上不了頭條。奇異鳥是一種稀有鳥類,它以響亮而又尖銳的叫聲”keee-weee“命名,它不會飛,翅膀退化得幾乎沒有,所以得了一個外號無翼鳥,目前世界上已經不存在野生幾維鳥了。

雌性奇異鳥的大小與家養的母雞差不多,但它下的蛋卻和鴕鳥蛋差不多,約其體重的20%,好在它一次只下一個蛋。在下蛋的圈子裡,卵與母體比例,奇異鳥是最大的。

有人可能要抬槓,人類產嬰兒和鳥類產卵不可同日而語。那麼與奇異鳥同處於澳洲的松果蜥會告訴你:我一胎幼崽的體重相當於自身的1/3。這相當於100斤的苗條淑女產下33.3斤重的嬰兒,而33斤的孩子都能打醬油了,這在動物界還不算最難的。

撕裂“丁丁”

分娩的時候誰最痛苦?答案並不是人類,人要是排第二,斑點鬣狗絕對能排第一。動物幼崽一般都從媽媽的“隧道”裡出來,但斑點鬣狗則是從一條“管道”裡出來。

雌性斑點鬣狗身上相同部位,有類似於雄性的“丁丁”,當它們的寶寶從那裡出來時就會發生撕裂、脹碎,疼倒是次要的,關鍵很容易致命,15%的斑點鬣狗母親都是死於“狗生”中的第一次分娩。別太難過,斑點鬣狗不值得你悲傷,因為有一些動物生孩子死亡率達到了100%。

為了幼崽直接奉獻自己

天鵝絨蜘蛛是一種沙漠蜘蛛,它們詮釋了一切只是為了繁衍。

成年的雌性天鵝絨蜘蛛會與多個雄性進行交配,為了提高懷孕的概率。當媽媽產下卵後,它自身的組織就會開始退化,小寶寶孵化後,媽媽就會將自己身體內部退化後的組織液不斷排出來,不到十天寶寶們就會吸乾體液,甚至開始啃食媽媽的身體,而媽媽最終只留下一具空殼,不久便化為塵埃。天鵝絨蜘蛛寶寶可能覺得這是理所當然,但袋獾的寶寶則正好相反。

贏在起跑線上

名字裡帶個“獾”字的似乎都不太好惹,蜜獾,平頭哥,脾氣暴躁,小心眼。在澳大利亞塔斯馬尼亞州,有一種動物叫做袋獾,同樣脾氣暴躁,極具侵略性,打架是每天的必修課,它們還會發出獨特的尖叫聲,方圓10公里外都能聽得到。如果你初到塔斯馬尼亞,半夜聽到遙遠的地方傳來袋獾尖銳的叫聲,一定會被嚇到,因此袋獾被當地人稱為“塔斯馬尼亞的惡魔”。

袋獾媽媽分娩的時候並不痛苦,但是袋獾寶寶從出生的一刻就開始“打架”。母袋獾一次可以產下50隻幼崽,但每個幼崽只有大豆般大小。它們必須自己從產道裡跑出來,然後在媽媽身上翻山越嶺,進入媽媽的育兒袋,它們通常會在育兒袋里呆上四個月。

不過,媽媽育兒袋中哺育乳汁的“頭”只有四個,意味著袋獾在產道中就要開始賽跑,爭搶,50個兄弟姐妹中,只有四個最強者才能倖存下來。

人類

人類分娩也不易,同為靈長類的猴子一次生產只用2小時,而人類母親平均下來需要9個小時。產房中撕心裂肺的叫聲源於人類的直立行走與腦容量增大的演化。直立行走使我們的雙腿向內側併攏,導致產道縮小,腦容量增大則是對變小產道的一個挑戰。

我國古代分娩死亡率高達30%,比鬣狗都要高,即使在現代,非洲一些醫療水平較低的國家分娩死亡率都能達到20%,所以感謝媽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