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蘭若

破釜沉舟的《隱世錄》

■ 造神計劃 故事從一個平平無奇的小村莊開始。 “我”是一個玩家,“我”對自己和這個世界沒有太高期待,儘管把“我”召喚到這個遊戲世界的NPC一本正經地叫我救世主,告訴我整個世界都在崩壞,只有我的選擇才能拯救他們,“我”也沒有很緊張——在遊戲裡,即使是英雄,也要從新手村開始對不對? 帶著這樣的想法,“我”來到了青塘鎮,和NPC小倩一起尋找名叫花溟的女孩。從村民口中,“我”得知她是個善良的女孩,照顧著3個孤兒,在前往閻浮村時失踪,下落不明。 …

破釜沉舟的《隱世錄》 繼續閱讀 »

“最終幻想”羅生門

1月7日,《最終幻想14》國際服發出公告,表示近期檢測出部分玩家的賬號個人信息不正確,希望填寫虛假信息的玩家予以更正。幾天后,官方封禁了一批玩家的賬號,其中大部分是來自中國的“遠征”玩家,1月12日晚,更是傳出了“先前封20天的賬號被直接註銷”的消息。根據官方郵件中的給出的理由,封禁原因也是“虛假的個人信息”。 在這類游戲的歷史上,錯誤的“個人信息”從不是一件大事。世界各地的玩家們已經熟悉了隨意填寫信息去不同地區的線上商店購物、註冊遊戲賬號,既不洩露個人隱私,又可以藉此享受更優惠的價格或服務,遊戲公司也在一定程度上默許了類似行為。因此,關於《最終幻想14》封禁和銷號的原由、封了多少人、還能否解封,玩家群體間有著不同的意見——部分人認為封號源自於日服本土玩家的舉報,以及他們的“排外心理”,另一些人則將原因歸結於“黑信用卡”消費。沒人知道真正的原因,整個事件如羅生門般展開。 ■ “遠征” 《最終幻想14》遊戲服務器根據地理分成日服、美服、歐服、國服和韓服,其中前3個是Square …

“最終幻想”羅生門 繼續閱讀 »

當《王者榮耀》開始構思接下來12年的故事

2022年,《王者榮耀》的關鍵詞是“雲中”。在這一年裡,遊戲的主舞台從長安來到了這片由4個地區構成的異域大漠區域,在這裡又將上演新的故事。 是的,故事。提起《王者榮耀》的時候,人們很少首先想到故事。主打競技的遊戲通常選擇淡化劇情,用偏零碎的方式填充世界觀,在遊戲的前6年,《王者榮耀》也是這麼做的。 而這一切在剛剛過去的一年裡發生了變化。 2021年是《王者榮耀》的首個賽年,它也因此有了一個年度主題,“不夜長安”。在一年中的4個賽季裡,除去正常的更新,《王者榮耀》還在遊戲內、外發布了“上元奪魁”“長安密探”“長槍掠火”和“落子無悔”4段故事集,它們又聯合起來構成了整個“不夜長安”的年度故事。 “賽年”這個名詞聽起來有些陌生——玩家或許更習慣“賽季”的說法;同時,在遊戲的第6個年頭才推出“首個”賽年,這也有些讓人疑惑。此外,為什麼《王者榮耀》選擇在這時開始講連貫的長故事呢? …

當《王者榮耀》開始構思接下來12年的故事 繼續閱讀 »

在一款遊戲中,我正在學習如何拯救地球

時至今日,“功能遊戲”已經不是什麼新東西了,可在許多時候,它的存在感仍然不算太強。從理念上說,這是個特別棒的概念,它既有“遊戲”好玩的一面,還能有一定的功能性,或是能寓教於樂,或是有助於宣傳公益事業。 但從另一方面來說,事情也沒有這麼容易。國內功能遊戲發展的歷程並不算長,功能遊戲市場不算成熟,多數功能遊戲要么說教意味過強,不那麼好玩,要么功能性不強,未能達到預期的“功能價值”。以至於這個概念提出這麼多年後,能夠被人們記住的標杆產品並不多。 這也是我們關注《碳碳島》的原因。從名字就能看出來,這款遊戲具有非常明顯的“功能性”——科普“碳中和”知識。試玩了幾天之後,我們認為,這款遊戲的可貴之處在於,在可玩性與科普價值方面,它達成了一個平衡——這雖然聽上去理所當然,但的確是許多“功能遊戲”沒有做到的。這樣的好處是顯而易見的:在讓玩家深入體驗遊戲趣味的過程中,潛移默化地吸收碳中和的相關知識。 ■ 建設一座綠色低碳的小島吧 …

在一款遊戲中,我正在學習如何拯救地球 繼續閱讀 »

我們玩到了“普信男生存指南”遊戲

昨天,《元宇宙普信男生存指南》發售了。 在此之前,這款遊戲的名字叫做《中華普信男生存指南》。 2021年12月29日,遊戲的Steam頁面上線,當時它就叫《中華普信男生存指南》。消息在微博上出現後引發一陣熱潮。當時,開發組宣稱遊戲將於2022年1月2日上線,但1月1日,又宣布推遲到1月31日。而在昨天,這款遊戲忽然更改了名字,上架了。 大概是基於規避風險的考慮,遊戲的名字變成了《元宇宙普信男生存指南》,也刪除了之前遊戲介紹中“用我們的劍為我們的犁尋找土地”這種即犯忌諱又中二的字句。這讓我腦中出現了一個場景,遊戲的開發者也被市場對這個遊戲的關注嚇到了(在遊戲行業裡,這並不算是很少見的事兒)。開發者本來只想賺一筆小錢,忽然發現自己成了明星——然後也許就被嚇住了,開始努力想要往回縮。當然,這是我的猜測,但我對這個猜測的準確率有信心。除此之外,很顯然,開發者也試圖通過宣稱遊戲發生在架空世界裡的方法規避可能出現的法律風險——這都是這遊戲之前太出名鬧的。開發者所做的事情還不止這些,我們會在下面談到。 12月29日我們就注意到了這款遊戲。當時,我們對是否要報導它曾經有一些討論。一些同事覺得,我們應該對這種“只要關注它,它就贏了”的作品保持距離,另一些同事覺得不應該避諱它的存在。除此之外,鑑於這款遊戲使用一種相當大膽而激進的狀態衝入性別問題的戰場中——對當前的網絡世界而言,這個話題可真是個火藥桶——我們也在“對這個遊戲的評測是否會把我們拖入泥潭”這個問題上爭執了一小段時間。 …

我們玩到了“普信男生存指南”遊戲 繼續閱讀 »

2021 TapTap年度遊戲大賞:讓我們坐下來聊聊遊戲

■ 1 我點開視頻,坐在椅子上,拉開了一罐可樂。 “不管你給什麼樣的結果,一定會有人噴你。”屏幕裡出現了一個髮色油亮的中年男子,嘴上掛著笑,勸另一個人趕緊放棄投票。中年男子一邊這麼說,一邊用手慢慢合上了電腦。透過熒幕和鍵盤的縫隙,能看到一個遊戲獎項的選票頁面。看起來,他們在討論怎樣給遊戲打分——當然,也可能根本就不該打分。 這是今年TapTap年度遊戲大賞的先導片。你可能已經看過了昨天(1月15日)播放的整場遊戲大賞的視頻,先導片就出現在視頻最前面。作為媒體,這場大賞觸樂其實已經提前看過了,從先導片開始,大賞就開始呈現出一些吸引我們的東西。 …

2021 TapTap年度遊戲大賞:讓我們坐下來聊聊遊戲 繼續閱讀 »

遊戲之中見山河:《和平精英》與它的山河追光計劃

去年元旦,連續3天晚間,《和平精英》的玩家們在特定時段來到海島,就能在天空中看到一束束絢爛的煙花。顏色絢麗的光團直直飛上夜空,再散作種種美麗的圖案。其中不僅有傳統的花型,還有平底鍋、三級頭、空投箱這樣經典的遊戲元素。這番絢爛的景象讓許多玩家連手頭的戰鬥都暫時擱置下來,駐足觀賞。 絢爛的煙花使得一些玩家暫時忘記了手頭的競技活動 這場虛擬的煙花表演,實際上展現的是長沙橘子洲煙花大秀的風貌。橘子洲煙花是長沙市每逢節慶最著名的表演活動,已經成為一個充滿歷史和浪漫情感的文化名片。遺憾的是,因為疫情的緣故,它無法按期在線下舉辦。而在《和平精英》中,通過數字化的演繹和創造,它跨越了地域、空間,跨越了種種現實阻礙,綻放在全國的玩家面前。 這次合作,正是“山河追光”計劃的一部分。 “山河追光”是《和平精英》的一項地域文創長線計劃。顧名思義,它旨在用數字和多元的方式對中國的地域名片與人文瑰寶進行呈現和演繹。 …

遊戲之中見山河:《和平精英》與它的山河追光計劃 繼續閱讀 »

設計潛行動作遊戲有多難?

去年12月,育碧宣布了《細胞分裂》重製版的消息,算是回應了外界一直以來的猜測。當老一點的玩家希望看到時隔多年的重逢時,他們也發現,潛行動作遊戲這個門類早就衰落下去,甚至已經不太算是獨立存在了。今天,你仍然能在“神秘海域”“刺客信條”或是“古墓麗影”系列裡面鬼鬼祟祟地行動,系統有時候也逼迫你必須這麼做,但我們一般不再把它們視為單純的潛行遊戲。 回到大約20年前,事情並不是這樣。從上世紀90年代末開始,第三人稱潛入類游戲成為一個浪潮,潛行被看做是迅速崛起的門類,就像今天的“吃雞”一樣,它的名下被安排了很多很多名作,《神偷》《盟軍敢死隊》《潛龍諜影》……當然,還有相對算是後來者的《湯姆·克蘭西的細胞分裂》。 《細胞分裂》給這股浪潮推波助瀾,《細胞分裂》的續作們則見證了退潮,見證了玩家是如何慢慢失去潛入耐心的,直到歲月過濾掉一切不愉快,那些秘密行動的繁瑣之處終於變成美妙的回憶。 《細胞分裂》初代藝術形象 ■ …

設計潛行動作遊戲有多難? 繼續閱讀 »

沒有“太鼓達人”的日子

2021年12月17日,深圳玩家“大家好我叫偽燎原”拿下了“太鼓之達人”街機中的難曲《幽玄之亂》中國大陸地區首殺。 “太鼓之達人”是萬代南夢宮的音樂遊戲“太鼓の達人”系列的中文標準譯名,平常我們更習慣稱之為“太鼓達人”。 首殺的視頻在社交媒體上傳開了。曲譜的前17秒節奏不太快,音符也並不算太多,17秒後節奏突然加快至BPM300,紅藍兩色的音符如開閘的洪水一般向屏幕左端噴湧而出。畫面中的玩家不慌不忙,手中的鼓棒上下翻飛,準確敲擊著鼓面和鼓邊,畫面上的連擊數像加油站的油槍計量一樣不斷地增長。 曲目全長126秒,這位深圳玩家一個不斷地擊中了1262個音符,完成了《幽玄之亂》在中國大陸的第一次全連。 全曲1262個音符中1239個為“良”,只有23個“可”,沒有“不可” …

沒有“太鼓達人”的日子 繼續閱讀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