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蘭若

我們為何痴迷於在遊戲中攝影

攝影遊戲,或稱之為模擬拍照遊戲,近來很流行,去年上市的《New寶可夢隨樂拍》以及《零:濡鴉之巫女》重製版都支持攝影功能。 這些遊戲並不是攝影遊戲的唯一形態,如今廣義上的攝影遊戲大致可以分為兩種:一種是當今幾乎每款3A大作裡都會有的類似功能,也就是給遊戲加入拍照模式,玩家可以任意去拍攝3D世界裡的美景,作為冒險旅途中的點綴。另一種多見於獨立遊戲,把攝影作為遊戲的主要玩法,許多獨立遊戲開發者一直在推動這個品類向前發展。 《攝追赤紅末世代》(Umurangi Generation)、《阿爾芭:野外冒險》(Alba: A …

我們為何痴迷於在遊戲中攝影 繼續閱讀 »

動視暴雪收購未完,索尼、微軟怪話連篇

在微軟決定以687億美元現金收購動視暴雪以後——這件事兒發生在今年1月——微軟就被世界各地的反壟斷監管部門盯上了。你知道,這種大公司之間的併購總是這樣,不光是收購兩方的公司同意才能完成交易,對市場環境的影響也不可估量。根據國際慣例中反壟斷的域外管轄原則,以及世界上一些國家或地區出台的反壟斷法,只要收購案達到一定規模,且確實影響到了各國、各地區的相關行業,那麼就會被納入各國、各地區的監管當中,甚至於可以否決相關收購案。 微軟和動視暴雪都是行業巨頭,一家市值1.76萬億美元、全球排名第二、跨越各種行業的公司,即將收購一個久負盛名、手握數個頂級IP的遊戲公司,它們在世界各國、各地區都廣泛開展業務,怎麼看都在被監管的範圍之內。今年9月,英國反壟斷機構就發話了:微軟的收購損害遊戲主機市場、訂閱服務市場、雲遊戲市場的競爭,應該深入調查這次交易才對! 站在競爭對手的角度上看,這樣的交易也讓人害怕。你也能看出來,這裡的競爭對手說的就是索尼,微軟在主機遊戲行業的頭號敵人。從初代Xbox發售、微軟入局開始,這種奇妙的關係已經持續了21年、幾個主機世代,雙方有輸有贏,在世界的各個地方交戰。一開始,在PS2和Xbox的世代,索尼靠歷史積累佔領市場,但後來的Xbox 360也挺厲害,你爭我奪至今。長期關注主機遊戲市場的朋友多多少少都能說出些關鍵事件來——“三紅”也好,微軟前期的二手政策也好,還有半個世代升級的舉措、XGP訂閱制的推出,以及索尼在PS5世代的昏招……總體來說,這20多年裡,它倆誰也沒完全擊敗誰。 索尼現在自己的情況說不上多好,微軟又收購了動視暴雪,這可能是索尼在遊戲業界面臨的最大危機之一。如果你盡情想像一個對索尼來說很壞的未來——“使命召喚”以後在PS平台上玩不到了,《暗黑破壞神4》在XGP裡免費下載,微軟在世界上的任何地方扳回劣勢(包括日本)……或者,就算沒這麼決絕,你能在自己心愛的PS5或PS6上玩到最新的“使命召喚”,但需要花費70美元或更多,還得加入會員才能聯機。而在Xbox上,別人只需要訂閱XGP就能提前你半年玩到——我要是索尼互動娛樂總裁吉姆·萊恩我也得著急,沒準一拍腦門去做《血源詛咒2》了。 …

動視暴雪收購未完,索尼、微軟怪話連篇 繼續閱讀 »

種田遊戲的黃金時代來了嗎?

9月的直面會上,任天堂公佈了一款怎麼看都十分傳統的種田遊戲《Fae Farm》,另一個大廠Square Enix的幻想種田遊戲《HARVESTELLA》也即將在11月上市,這個類型好像一下子得到了來自重量級廠商的某種認證,我們好像要進入種田遊戲的黃金時代了——也許就像過去RTS經歷過的黃金時代一樣。 種田遊戲走到今天,道路很漫長。它到底有趣在哪裡,未來又會如何呢? 一直偏向小製作的種田遊戲,似乎終於被大廠盯上了 …

種田遊戲的黃金時代來了嗎? 繼續閱讀 »

把音遊街機帶進校園的人

9月21日,街機音樂遊戲《舞萌DX》迎來了一次版本更新。在這個工作日的早晨,大多數電玩廳還未開門,玩家Blokura卻在B站開了個《舞萌DX》的遊戲直播。直播中,他成功在新歌曲《Never Give Up》初級難度中達成了101%的最高完成度,7點14分,Blokura登上了全國排行榜第一名。 《舞萌DX》是世嘉開發的音樂遊戲街機,2019年12月由華立科技正式代理引進中國大陸地區。在引進的3年裡,《舞萌DX》的機台數量不斷增長,已經可以在不少電玩廳裡看見了。即便如此,對許多玩家來說,與電玩廳之間的距離仍是他們玩遊戲的最大障礙,也是把喜愛的遊戲推薦給其他人的一大阻礙。即使在電玩產業更發達的一二線城市,也不是隨便哪個街機廳裡就有《舞萌DX》。 因為喜歡“舞萌”,想要近距離玩到“舞萌”,讓更多人喜歡上“舞萌”,一位大學生嘗試著把《舞萌DX》帶進了校園。 …

把音遊街機帶進校園的人 繼續閱讀 »

《暗黑破壞神:不朽》的首個大版本,比預想中來得更早一些

昨天(9月28日),《暗黑破壞神:不朽》正式推出了首個大版本更新《暗夜孤堡》。這是件比較值得關注的事情,從量級上說,這是這款話題之作推出以來規模最大的一次更新,或許可以對標系列傳統“資料片”的內容量;從時間上說,這次更新來得比較早,比較快。 “快”是相對這個系列的歷史而言的。此前“暗黑破壞神”系列大更新往往以年為單位進行,在大版本之間雖然也是更新不斷,但內容變化不多,往往只提供簡單的賽季更新、平衡性補丁等調整,或是推出一些新裝備,讓玩家手上的武器換個顏色發光…… 可《暗夜孤堡》僅僅在遊戲正式上線不到一個季度的時間內便推出了,隨之而來的是一整套新玩法、新副本和許多細碎的內容。人們對於更高節奏的更新頻率雖有預料,畢竟移動端遊戲比其他平台更注重運營,但一個季度的時間會不會還是太短了?總而言之,我們認為和《暗夜孤堡》本身的內容相比,《暗黑破壞神:不朽》選擇的運營節奏同樣很值得關注。接下來我們就會聊到這些。 《暗夜孤堡》版本上線KV ■ …

《暗黑破壞神:不朽》的首個大版本,比預想中來得更早一些 繼續閱讀 »

在新加坡,製作世界知名遊戲

遊戲開發並不總是像人們想像中那樣充滿樂趣和令人激動的時刻,新加坡遊戲發行商Ysbryd Games的創始人布萊恩·奎克坦言:“這份工作很艱難,無法預測,而且通常並不迷人。”在某些人看來,遊戲開發行業甚至對從業者不夠友好。 “你肯定讀過不少描述開發者連續幾個月甚至幾年加班的文章,有時還要在相當長一段時間裡每週工作120個小時,職場虐待和精神控制等行為也存在。另外,這一行的薪酬水平也缺乏競爭力。” 奎克指出,越來越多的新加坡獨立工作室出於熱愛而創作遊戲,並努力在工作與生活之間維繫平衡。不過,這裡的遊戲行業仍然處於起步階段。 “人們往往精神煥發地入行,渴望全身心投入這份事業,但5到10年後,他們會意識到自己需要花錢辦婚禮、養孩子、還貸款,父母也認為他們的工作’只是玩遊戲’。現實生活的壓力迫使他們轉行,謀求更好的機會,這些寶貴的工作經驗就這樣消失了。” …

在新加坡,製作世界知名遊戲 繼續閱讀 »

直播生態與電競探索:快手游戲的變化

9月24日,2022快手游戲星光大賞在江蘇蘇州成功舉行。 這是快手主辦的第二屆遊戲星光大賞活動,但它看起來已經是一個成熟、華麗又熱鬧的頒獎典禮。平日里活躍在手機屏幕裡的遊戲主播們裝扮整齊,像真正的明星一樣走紅毯、簽名、合影、接受采訪,感受來自喜愛他們粉絲的熱情歡呼。當然,與此同時,整場活動也顯得十分“快手”——不論是《王者榮耀》《英雄聯盟》裡的技術主播,還是《和平精英》《QQ飛車》裡的整活達人,他們習慣性地稱呼觀眾為“老鐵”,直播間裡廣為流傳的搞笑段子在聚光燈下贏得粉絲們的笑聲與掌聲,絲毫不顯突兀。 人們很難不把這樣的場景視為整個快手游戲直播的縮影:幾年前,當人們習慣在快手“看見每一種生活”時,遊戲也許不是大多數人優先聯想起的內容,但在直播迅速發展,越來越多人選擇在快手“擁抱每一種生活”後,遊戲、遊戲直播與短視頻已經成為快手上重要的內容之一。 作為一個面向大眾的平台,快手每天有幾億人分享著多元化的價值觀與生活方式,具體到遊戲領域也是如此。對於遊戲主播和他們的粉絲來說,每一個個體和圈層都會顯示出獨特的氣質。但整體來看,這個群體又是開放而包容的:每個人都在努力做到有個性、接地氣、有人情味,讓欣賞這些特質的人成為快手中的一員。 這是一種雙向選擇。遊戲選擇了快手,快手也為遊戲創造了良性發展的條件。經過幾年時間,快手游戲已經建立起了一套以直播、短視頻為主體的遊戲內容生態。而在這個基礎上,他們還想做到更多。 …

直播生態與電競探索:快手游戲的變化 繼續閱讀 »

等待三年,一個開發者賣掉了自己的遊戲

今年6月,觸樂和張宇取得了聯繫。 我們長期關注著等待版號的獨立開發者們,張宇是其中遇到波折比較多的一位。也正是因為這些波折,我們在很長時間裡沒能更好地了解在他身上發生了什麼。他覺得那些事“沒什麼好寫的,顯得慘兮兮”,他想“等有了一點成果之後再聊”。 “成果”指的是他的遊戲拿到版號,從而能夠正式上線。張宇個人開發的一款二次元RPG手游——我們暫時稱它為《奇幻大陸冒險》——從2019年提交代辦,一直到2022年6月版號恢復發放的時候都未能獲批。 於是我們和他一起等待。初次聯繫之後,過了不到一個月,也就是今年7月,張宇和其他一些開發者一起被喜訊砸中:在7月公佈的版號名單中,張宇的遊戲赫然在列。張宇委託代辦的出版社沒有聯繫他,他自己也沒有關注新聞出版署的公告,還是一個朋友來給他道喜,他才知道已經拿到版號了。 看到版號名單的時候,張宇完全不敢相信,“拿著手機的手都在顫抖”。他想在平時常聊的開發者群裡發個紅包,慶祝一下,卻發現自己微信錢包裡只有20塊錢,銀行卡里也沒有分文。 …

等待三年,一個開發者賣掉了自己的遊戲 繼續閱讀 »

20年前,網游設計師如何找到“作弊玩家”

2000年,“千年蟲”問題並沒有對科技造成毀滅性的打擊,蒂娜·菲和塞斯·梅耶斯在綜藝節目《週六夜現場》擔任編劇,搖滾樂隊Creed的音樂成了美國各大商城循環播放的“神曲”。在加州城市圣迭戈,杰弗裡·扎特金(Geoff Zatkin)沒有去電影院觀看丹澤爾·華盛頓主演的電影《光輝歲月》,而是經常前往Game Empire遊戲商店,觀察玩家們是怎樣遊玩他和同事一起開發的新網游——《無盡的任務》(EverQuest)。 不過,某些玩家並不滿足於單純地玩《無盡的任務》。 為什麼一名遊戲開發者不待在公司,非要跑去一家遊戲商店呢?當然是因為在那個年代,還沒有出現專門用來玩遊戲的筆記本電腦,無線網絡遠未普及,就連遠程辦公的概念都還不存在。 …

20年前,網游設計師如何找到“作弊玩家” 繼續閱讀 »

一些原本遵守規則的玩家,選擇了開掛

“掛哥、科技哥,快來加我,我就不信官方查得到我。” 這段話來自嗶哩嗶哩上發布的一條搞笑視頻。視頻在9月10日發布,數天內達到了11.2萬播放量。視頻描述了卡牌遊戲《無期迷途》在“灰燼之潮”活動期間的外掛亂象:認真規劃戰術、攻略Boss的玩家發現,有玩家輕輕鬆鬆就可以用外掛秒殺Boss,在活動開始的幾天內拿滿所有獎勵。 《無期迷途》是一個既沒有玩家之間的對抗,也沒有排名系統的手機遊戲。不同於其他許多遊戲中玩家對開掛行為普遍的口誅筆伐,在《無期迷途》中,外掛似乎以一種最無害的姿態出現在玩家們的視野裡,得到了一定程度上的理解、歡迎,乃至追捧。 一部分玩家稱呼開掛者為“掛哥”,將後者的行為定義為“行俠仗義”;另一部分玩家加入開掛陣營:在電商平台上買外掛,加入外掛玩家所在的“秘盟”,與他們共享活動進度,坐收漁利。 在聯繫到幾位選擇開掛的玩家之前,我們也好奇為什麼會出現這種情況。面對幾位受訪者,除了外掛,我們還聊了些別的。 …

一些原本遵守規則的玩家,選擇了開掛 繼續閱讀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