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密貨幣

L2 治理模型初探:樂觀鏈下治理、確定性鏈下治理與繫結的鏈上治理

當去中心化金融(DeFi)的成功提醒我們區塊鏈治理的早期,其挑戰也是如此。以太坊上的高額費用正在將 DeFi 使用者推向 L2 提供的解決方案,這對去中心化治理(dGov)產生了相應的影響,在去中心化治理(dGov)中,進行鏈上投票的成本高得令人望而卻步。相反,正在做出各種嘗試將交易或投票「彙總」到鏈下智慧合約中,然後在一次執行中與主鏈重新組合,或者使用帶有安全橋的側鏈來增加額外的容量。隨著為降低成本而向 …

L2 治理模型初探:樂觀鏈下治理、確定性鏈下治理與繫結的鏈上治理 繼續閱讀 »

詳解 Cypherium 公鏈的機制創新與合規化運營策略

我們在今年見證了包括 Solana、NEAR、Fantom 等眾多新公鏈的崛起,一眾新公鏈的主要瞄準了以太坊低效等不足的方面做出了一定程度的創新,在市場與資本的加持下,眾多公鏈也獲得了相當程度的關注。而這塊風口也吸引了眾多傳統企業甚至政府的注意,目前有很多的大型企業開始試水區塊鏈技術,也有不少國家的政府希望依靠這個新技術開發央行數字貨幣。 涉及到企業與國家時,區塊鏈固有的一些弱點暴露地非常明顯,加之監管層面的干預,為公鏈成為傳統領域的解決方案帶來了一定的阻力。不過即時如此,依然有公鏈瞄準了這一領域的巨大市場潛力,其中 Cypherium …

詳解 Cypherium 公鏈的機制創新與合規化運營策略 繼續閱讀 »

觀點:淺談工作量證明對於區塊鏈系統的必要性

根據定義,去中心化系統沒有單一事實來源。中本聰取得的突破在於,他開創了一個系統,讓所有參與者都獨立聚焦於相同的事實。正是工作量證明讓這一切得以實現。 工作量證明的意義在於可以建立出無法被推翻的歷史。如果出現兩個歷史相爭的情況,包含更多工作量的歷史勝出。根據定義,工作量最多的那條鏈就是事實,也就是我們所說的中本聰共識(Nakamoto consensus)。 為什麼要以工作量為指標?簡而言之,因為做功需要消耗能源。你無法在這上面造假、扯皮或撒謊。工作量證明就體現在工作結果上。 在比特幣網路中,工作(Work)指的是計算。不是所有計算,而是特指沒有任何捷徑的計算:猜測。之所以沒有捷徑,是因為這種計算無所謂 …

觀點:淺談工作量證明對於區塊鏈系統的必要性 繼續閱讀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