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曉松卸任北京阿里巴巴音樂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長

與此同時,阿里巴巴CEO張勇、阿里巴巴CFO武衛等退出董事,新增董事阿里文娛總裁樊路遠等。 北京阿里巴巴音樂科技有限公司成立於2016年2月,註冊資本1000萬人民幣,經營範圍包括商城網絡平台技術研發;計算機領域內的技術開發、技術諮詢、技術轉讓、技術服務等。公司共有三大股東,馬雲控股的杭州阿里創業投資有限公司持股比例為90%,高曉松、宋柯均持股5%。 據此前環球網報導,今年2月,高曉松退出阿里音樂——杭州阿里巴巴音樂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長、法定代表人。對此,高曉松曾在個人微博回應稱其實在2016就已卸任阿里音樂董事長,專任阿里娛樂戰略委員會主席,負責阿里大文娛國際化,此次人事調整併表示沒有離開阿里,未來也不會離開。 2015年7月15日,阿里巴巴集團宣布,成立阿里音樂集團,高曉松加盟阿里音樂,出任董事長。 .

美國大學生Switch被盜 同學為其眾籌再買一台

據悉,Katie Triggs 患有自閉症,她隨身攜帶 Switch 是因為遊戲能幫她緩解一定的焦慮感。而因為家庭經濟原因,Katie Triggs 暫時無力購買一台新的 Switch 主機。 Annie Piland 在網站上設定的眾籌目標是500美元(約合人民幣3538元),希望能夠為 Katie Triggs 購買新的 Switch 主機和遊戲。 眾人拾柴火焰高,500美元的目標很快就完成了,目前該眾籌的款項已經達到了837美元(約合人民幣5922元),Katie 表示她想將額外的錢捐給一個基金,用於彌補其他遭遇失竊事件學生的損失。 .

阿桑奇欲推遲引渡美國聽證會遭拒 健康狀況引人憂

據報導,21日,在倫敦威斯敏斯特地方法院的案件管理聽證會上,這位維基解密創始人的法律團隊要求更多時間提交證據,並要求將2020年2月的全面引渡聽證會推遲3個月,同時聲稱對他的指控是出於政治動機。 但是,在辯方和起訴方在聽證會的時間安排和提交證據的時間分配上發生衝突後,法官拒絕推遲全面聽證會,並告訴阿桑奇他的聽證會將於2020年2月25日開始。 21日出席聽證會時,阿桑奇身穿海軍藍套裝和淺藍色套頭衫,還向在公眾旁聽席的支持者們舉起了拳頭。他的鬍子也刮得很乾淨。 但是,在聽證會開始時,阿桑奇的狀態似乎不太好。他很艱難地報出自己的姓名和出生日期,還有很長時間的停頓,嘴裡不時喃喃自語。早些時候,阿桑奇的律師曾表示,阿桑奇已經長期與外界隔離,他遇到嚴重的健康問題。 這位維基解密的創始人還向法官抱怨說,他在貝爾馬什監獄無法接觸到他的任何文章或法律文件。 “我沒法好好思考,”他說。 維基解密總編克里斯汀·赫拉芬森告訴法庭外的記者,他們對法官拒絕推遲案件的審理時間感到失望。他重申,美國提出引渡阿桑奇的要求是出於政治動機。 21日清晨,數十名抗議者聚集在法庭外支持阿桑奇。 據媒體此前報導,美國司法部已正式向英政府提出要求,將阿桑奇引渡到美國,以指控他涉嫌攻擊美政府電腦並違反間諜法等,罪名共18項,他將面臨最高175年監禁。 2010年,阿桑奇在瑞典受到性騷擾和強姦指控。由於擔心被引渡到瑞典,阿桑奇自2012年6月起,進入厄瓜多爾駐倫敦大使館避難,於2019年4月11日在瑞典和美國的要求下,遭到英國警方扣押。 5月1日,倫敦法院因阿桑奇違反保釋條例而判處其50週監禁。 6月14日,倫敦一家法院裁定,將於2020年2月舉行全面的引渡聽證會,為期5天,以決定阿桑奇是否應被引渡至美國,接受包括違反間諜法在內的指控。 .

美國任天堂前COO雷吉在母校演講:要做正確的事

官推截圖: 據悉,此次美國任天堂前首席運營官雷吉的演講主題為:“在人們心裡,你需要成為一種做出正確事情的人,而不是那種一直做容易事情的人。” 2019年2月,雷吉宣布辭去在任天堂工作15年的職務。雷吉說道“我心中的一部分永遠屬於任天堂,這部分充滿了感激之情,感激那些和我一起工作的、才華橫溢的同事們,給我這個機會來代表這樣一個出色的品牌,最重要的是,感覺自己也是世界上這個最積極的、持久的玩家社區成員之一。”雷吉目前已經重返自己的母校康奈爾大學進行任教,他也有更多的時間與自己的妻子、家人和朋友們在一起,享受退休後的全新生活。 此外,官方還透露:沒有去現場的朋友們也不必擔心,我們已經錄製了雷吉的演講,未來還會公開此錄像。 .

烏鎮時間進入第二天 5G成新貴 AI論壇依然爆滿

文/定西 5G成為互聯網的新貴,幾乎無處不在,逢人必談,AI則依舊獨領風騷,看它分論壇排起的長龍便可知一二,兩個熱門技術話題,共同組成的就是“共同體”的概念,就像瀰漫烏鎮的桂花香飄向這裡的每個角落。 大家更加擁抱開放,也在著眼落地的同時著眼未來,大咖們思想的連接、碰撞、升級在大會第二天持續發酵! 按照慣例,網易科技為您梳理一文看盡,一探烏鎮峰會第二日的真知灼見。 浪潮孫丕恕:計算力+生態,加速產業AI化 今天,浪潮集團董事長兼CEO孫丕恕發表了題為“計算力+生態 加速產業AI化”的主題演講。他表示,新IT時代,AI不但是一種技術,更是各行各業的倍增器,加速產業AI化,加快智能產業發展。 孫丕恕在演講中指出,隨著雲計算、大數據、人工智能等新一代信息技術的快速發展與深度應用,一維傳統產業亟需數字化轉型升級,二維互聯網產業催生了以BAT為代表的互聯網經濟,開始對傳統產業進行顛覆,三維智能產業方興未艾,將推動數字經濟蓬勃發展。 在孫丕恕看來,計算是人工智能發展的根基和核心驅動力,也將是產業AI化的基石,成為產業數字化的關鍵。我們要通過“計算力+生態”,加快產業AI化,推動人工智能等新一代信息技術與傳統產業深度融合。 亞信田溯寧:5G智能企業需要進化三種能力 今天,亞信集團董事長田溯寧發表了“5G時代下智能企業的進化”主題演講,他表示,在5G時代,商業流程會實現從人的連接到物的連接,從知識連接到商業流程的連接,企業的知識不僅可以傳承更可以發揚光大。 5G將成為產業互聯的基礎設施,這絕不僅僅是網速和容量的提升,在它之前僅是商業在線的命題,而在5G之後的“萬物皆運營”,將掀起一場顛覆式的產業變革,以及再一次的消費者數字生活大爆炸,從而為5G生態的參與者,乃至每一個垂直行業的企業帶來一場全新的變局。 田溯寧認為,未來企業形態會從產品提供者變成客戶運營者,電信運營商基於不同的企業的需求將可以構建不同的虛擬網絡服務,並根據企業的個性化需求定製網絡特徵。企業則可以利用網絡切片,構建一個具有運營商性質的云網業務支撐體系,面向外部進行客戶運營,面向內部進行員工和資產運營。 潘雲鶴院士:數字經濟對工業滲透率只有17% 要勇闖無人區 在人工智能分論壇,中國工程院院士、浙江大學教授潘雲鶴髮表主題演講。他表示,G20國家在2016-2017年的數字經濟發展規模,美國是第一位,中國是第二位,但是美國的數字經濟總量是中國的3倍,問題在於中國的數字經濟在工業方面特別差。 他進一步指出,我們可以看到中國的數字經濟對工業的滲透率只有17%,遠低於德國、韓國、美國的40%以上。所以,這就是人工智能要和數字經濟結合起來,催出數字經濟怎麼向工業部門加速滲透的一個非常迫切的問題。 潘雲鶴院士他呼籲,我們可以看到人工智能的發展具有頭雁效應,我們要勇闖無人區,為經濟的發展添信助力。我相信中國的人工智能技術和全世界的人工智能技術一定能促進經濟和社會走向一個高質量、高水平的快速發展期。 劉韻潔院士:新聞採訪或將是”5G+無人機”的時代 在媒體融合分論壇上,中國工程院院士劉韻潔表示,5G前景很大,尤其是在行業應用場景上。 劉韻潔院士提到了5G網絡的三大類需求,一是VR/AR/3D通話/全息影像/交互式遊戲(大帶寬);二是物聯網和工業物聯網(多連接);三是自動駕駛(低時延)。 他表示,5G/未來網絡還將塑造媒體技術新形態,例如體育直播可以通過‘5G+虛擬現實’,通過全景視頻能夠為觀眾提供帶有360度視角、4K以上分辨率的實況VR視頻,可追隨特定運動員的腳步,以運動員第一視角體會賽場情況。 而在新聞採訪層面,未來或將是“5G+無人機”的時代。劉韻潔談到,“在5G網絡中,記者可以通過手勢精確操控無人機起飛、轉向、懸停、降落,無人機拍攝的影像也可以實現實時回傳。” 百度王海峰:AI讓5G更有用武之地、5G讓AI無處不在 在人工智能論壇,百度首席技術官、深度學習技術及應用國家工程實驗室主任王海峰發表題為《人工智能進入工業大生產時代》的演講, 他表示,以深度學習為核心基礎的新一代人工智能技術,已經具備很強的通用性,呈現出標準化、自動化和模塊化特徵,進入工業大生產階段。百度大腦“軟硬一體AI大生產平台”,以飛槳深度學習平台為基礎底座,以百度智能雲為載體,結合5G等技術,可以加快各行各業的智能化升級。 此外,在當天舉辦的5G論壇中,王海峰還談到5G為AI帶來的新機遇:“AI和5G是相互賦能的關係,AI會讓5G變得更加智能,更有用武之地,而5G更快速度、更大帶寬的特點,也將讓人工智能無處不在。” 他認為,當前的人工智能技術不是孤立的,需要基於大數據,需要龐大的模型和很大的計算量,5G可以使雲到邊緣、到端的連接更近、更緊密,AI將更順暢、更廣泛的落地,AI與5G“雙劍合璧”可以優化現有應用、催生更多可能性,推進智能化進程,服務於我們的生活。 榮耀趙明:5G時代,年輕人應該拖著世界往前走 今天,榮耀總裁趙明發表了以“5G時代 青年拖著世界往前走”為主題的演講,他表示,“5G時代,年輕人應該拖著世界往前走。” 趙明認為,5G將開啟一個百萬億級大市場,這給中國青年的創新創業帶來空前的想像空間。面對大時代下的大機遇,榮耀願意成為新青年創新創業的助推者,一起探索5G技術的無限可能。 在演講過程中,趙明還透露,榮耀首款5G手機榮耀V30將於下個月發布,這是一款真正的全國通、全網通5G手機,同時支持NSA和SA。他提到,對於剛開啟的5G時代,雖然目前可以重構我們生活形態的應用尚未出現,但是5G時代的殺手級應用離不開兩大關鍵技術,超級算力和超級聯接。 滴滴程維:理念轉變 未來將更強調安全和體驗 在“一帶一路”互聯網國際合作論壇,滴滴出行創始人兼CEO程維參與圓桌論壇。他表示,關於國際化滴滴只有幾年的時間,還處於探索的階段,目前來看主要分為三個階段,第一個階段是Uber進入中國的時候,他們參與到中國競爭,我們就加入到了全球的競爭之中。 第二個階段是滴滴和Uber合併之後,開始收購了拉丁美洲的出行獨角獸,開始探索如何構建本土化和跨國團隊也遇到很多問題,但目前已經逐步成熟。 而現在的滴滴在國際化方面進入了第三個階段,程維表示,滴滴現在已經進入更多的新興市場國家,並且通過不斷的投資合作,試圖把大家打通。 此外,滴滴還談及廣為關注的網約車安全問題,他談到,經歷了一些安全事件之後,我們一直在反思,過去我們是自我的定位,希望成為全球最大的一站式出行平台,但現在我們的定位更多是用戶導向的,我們新的理念是為用戶提供服務,並且尤其強調用戶的安全和體驗。 .

滴滴程維談國際化:一方面承擔社會責任,一方面走的更遠

同時,滴滴正在將國內的一些技術經驗分享給海外,官方數據統計,在國內有1.98億滴滴用戶設置緊急聯繫人,每天有107.5萬行程被分享,每天對司機發出32.9萬次防疲勞提醒。程維表示,目前中國互聯網國際化還是在開拓階段,除了產品、技術、運營、組織之外,也需要一代人的探索。 同時,程維還分享了滴滴過去一年的反思。原來滴滴的追求是成為全球最大的一站式出行平台,這是一種比較自我的追求。經歷了安全事件等挑戰後,滴滴開始不斷提升安全和體驗,為全球用戶提供更安全、更便捷的出行服務。 程維還提出,滴滴平台不完全是一個商業平台,還具有社會屬性,在國際化合作中需要承擔更多的社會責任,包括如何促進和解決司機群體的就業、推動環保和新能源汽車的普及等,承擔社會責任。 .

滾導回應教父導演對漫威電影的厭惡:老一輩告訴我黑幫電影也一樣

《銀河護衛隊》導演“滾導”詹姆斯·古恩在Ins中說:“我爺爺輩兒的人告訴我說,黑幫片也是千篇一律,非常'可鄙',他們對很多西部片也是抱有同樣的看法,比如約翰·福特(《關山飛渡》)、薩姆·佩金帕(《日落黃沙》)和賽爾喬·萊昂內(《荒野大鏢客》)這些人的作品不都是差多的東西嘛。我還曾經給一個舅姥爺瘋狂地吹過《星球大戰》,但老爺子說那電影太無聊了,他'我看過那片子,被人稱作比肩《2001太空漫遊》,但我覺得太無聊了。'現在的超級英雄電影不過也就是黑幫、牛仔和星際探險家大雜燴,有些超英電影還不錯,但是有些確實不行。'不是每個人都能欣賞西部片和黑幫電影,有些電影天才也不一定能理解,但是沒關係。” 《銀河護衛隊3》是銀河護衛隊系列的第三部電影,也是漫威電影宇宙的第四階段的作品,導演詹姆斯·古恩回歸重新指導,預計2020年開拍。 .

大佬烏鎮發言最全匯總:一個都不能錯過

今年恰逢互聯網誕生50週年,也正是中國全功能接入國際互聯網的第25年,在本次大會上,共包括“科學與技術”、“產業與經濟”“人文與社會”“合作與治理”四大重點板塊主題,設置20個分論壇,涵蓋人工智能、5G、開源新品、產業數字化、金融科技、工業互聯網等多個熱點和前沿議題。 在今天的論壇中,阿里巴巴集團董事局主席兼首席執行官張勇提到了新商業文明本質要回歸到人;百度創始人、董事長兼CEO李彥宏認為當下已經進化到以人工智能為核心驅動力的新階段;搜狐公司董事局主席兼首席執行官張朝陽表示“三年回歸互聯網中心”的目標還需要延期;小米創始人兼CEO雷軍則最關心5G,他透露小米明年將發布10款5G手機。 以下為各位互聯網企業家、投資人今日發言亮點匯總,一起來看看他們都說了什麼: 張勇:新商業文明本質要從關注流量、交易量回到人本身 互聯網的飛速發展推動著全社會向數字時代邁進,而數字化時代的商業發展又催生了新商業文明。 在張勇看來,互聯網最核心的驅動力量是消費和消費理念的變革。過去全球的互聯網公司都在談論流量,“數字化時代的新商業文明,本質是要回到人本身,從關注流量、關注交易量,到關注客戶、關註消費者,關註一個個具體的人,關注全社會的效益。” 從發展的角度來看,數字化時代的新商業文明是以合作為基石的發展新模式。張勇說:“傳統競爭是此消彼長、非此即彼的零和博弈,數字化時代的競爭正在向正和博弈、共贏發展、增量發展的大趨勢上演進。” 對於已經20歲的阿里巴巴而言,張勇稱,基於過去的思考與沈淀,公司已經打造出阿里巴巴商業操作系統,希望面向各行各業合作探索、推動中國各個產業全面走向數字化、智能化。 他表示,阿里巴巴積極創造生態,既幫助了成千上萬的中小企業發展,也鼓勵支持新的獨角獸、小巨人的發展,讓大樹下面既能長小草,同時也讓更多的小草能長成參天大樹。 李彥宏:智能經濟是拉動全球經濟重新向上的核心引擎 在本屆大會上,圍繞“智能互聯 開放合作”的主題,百度創始人、董事長兼CEO李彥宏首次提到了“智能經濟”新趨勢。 他指出,“數字經濟在經歷了PC的發明與普及,PC互聯網,移動互聯網這三個階段後,正在進化到以人工智能為核心驅動力的智能經濟新階段,智能經濟將給全球經濟帶來新的活力,是拉動全球經濟重新向上的核心引擎。” 作為中國人工智能領域的領頭企業,李彥宏基於百度在該領域的積累和經驗,預測了人工智能驅動下的智能經濟帶來的三個層面重大變革和影響: 首先是人機交互方式的變革。 “如果說過去20年是人們對手機的依賴程度不斷提高的20年,那麼未來20年將是人們對手機依賴程度不斷降低的20年。”李彥宏指出,在智能經濟時代,智能終端會遠遠超越手機的範圍,包括智能音箱、各種可穿戴設備、無處不在的智能傳感器等,人們將會以更自然的方式和機器、工具進行交流。 其次,智能經濟也會給IT基礎設施層帶來巨大的改變。李彥宏判斷,傳統的CPU、操作系統、數據庫將不再處於舞台的中央,新型的 AI芯片,便捷高效的雲服務,各種應用開發平台、開放的深度學習框架、通用的人工智能算法等,將成為這個時代新的基礎設施。 最後,智能經濟會催生很多新的業態。交通、醫療、城市安全、教育等等各行各業正在快速的實現智能化,新的消費需求,新的商業模式將層出不窮。 李彥宏還強調,智能經濟的這三個層面並非相互割裂的,它們會互相影響,並產生化合反應。 作為一個人工智能的樂觀主義者,李彥宏還發表了對“人工智能會毀滅人類”的看法:“我的觀點恰恰相反,人工智能不僅不會毀滅人類,反而可以讓人們獲得‘永生’ ”。 王興: 要滿足中國消費升級,需要進行全球的供給側改革 美團創始人兼CEO王興表示,數字經濟最終發展起來,需要供給側全面數字化。 “需求側的數字化是容易的,因為大家都用手機,但是供給側數字化會慢很多。” 他以美團舉例稱,“過去一年裡,有4.2億用戶在我們平台上花過錢,我們合作的商戶有590萬。更重點的是這590萬商戶怎麼樣數字化,從他們的經營管理,他們的菜單、桌台以及他們的員工管理,還有他們的採購都要數字化,這是非常重要的事情。” 王興強調說,供給側數字化是一個任重而道遠的事情,“這個價值鍊是很長的,怎麼樣把供給側價值鏈逐步地數字化,我認為這是巨大的機遇,同時也是很大的挑戰。因為商戶供給側更理性些,是否數字化是需要算賬的。”他表示,數字經濟最終發展起來,需要供給側的全面數字化。 在發言中,王興進一步分析說,由於供給側涉及到全球各地,因此,“要滿足中國消費升級,需要進行全球的供給側改革。” 丁磊:看好上游技術、全球化和信息消費升級 對於數字經濟的未來,網易公司董事局主席兼首席執行官丁磊則看好三個領域:上游技術、全球化和信息消費升級。 “未來企業的機會,要走向上游,競爭會從拼人口紅利,走向拼技術。技術創新,是數字經濟最牢固的支撐。”丁磊判斷,未來AI等技術型的公司,會成為新的主流,和各行各業做大跨度的融合。現在對教育、醫療、製造業和農業等硬核領域敢投入的公司,未來會有更好的機會。 另外,“未來數字化經濟的發展,要從拼本土走到拼世界。”在丁磊看來,中國很多文化作品已經有能力獲得世界的喜歡。未來,在優勢領域,中國數字經濟的全球化腳步可以走得更快。 “我們關注的第三個領域是信息消費升級。數字經濟的發展,要從拼增速走向拼質量,盡快建立可以適應未來的新數字文明。”丁磊認為,信息消費會成為影響一個人知識結構的第一來源,有能力提高信息獲取效率、提供優質信息服務的企業,會成為數字經濟一股新的力量。 而在接受現場媒體採訪時,丁磊也對互聯網技術給予了極大肯定。 “互聯網發展賦予每一個普通人力量,平等獲取信息、平等接受教育、平等交流溝通、平等創業就業的力量。”他指出,一個經得起考驗的產業,不應該只是在資本、估值上達成共識,還應該看能否推動社會長足發展,以及是否可持續、是否有穿越週期的能力。 張朝陽談“三年回歸互聯網中心”:需要延期 早在2016年的世界互聯網大會上,張朝陽就給搜狐定下了一個目標:“三年,搜狐要重回互聯網中心。” 如今三年之期已到,張朝陽在本屆互聯網大會上對這個目標也做出了回應。 “我需要一個extension(延期)。”張朝陽坦言,三年時間不夠,不過在2019年,公司進入了一個比較好的狀態,虧損在快速減少。 從業務層面來看,張朝陽表示,“搜狐現在要重新學習,重新回歸媒體,把媒體做好。”具體而言,回歸媒體需要做好兩方面:一方面,要把搜狐新聞、搜狐號以及對自媒體內容的分發做得更好;另一方面,要舉辦大型活動,比如跑酷活動、AI論壇等。“如果結合搜狗和暢遊遊戲業務的話,那麼不久的將來,集團整體就會盈利,市值也會上漲。”他說。 雖然三年目標尚未實現,但張朝陽言辭間對未來的信心溢於言表,他稱,今年以來,自己把狀態調的不錯,全身心投入到工作中,希望把搜狐帶回一個好的道路上、尋找新的爆發機會。 周鴻禕:新技術可能會產生很多安全挑戰 10月20日,360集團董事長兼CEO周鴻禕在烏鎮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在數字經濟快速發展的當下,新技術的採用可能是一把雙刃劍,產生很多安全的挑戰。 “如果沒有安全的保障,數字化越快,後果不堪設想。”他認為,對於網絡攻擊問題要能夠偵測、阻斷,只有保障了網絡安全,才使得整個國家社會和其他行業能夠更自如地或者更放心、更大膽地採用數字化技術。 “在這個領域裡面,面臨的對手都是很聰明的黑客。”他認為,網絡安全的本質是人跟人的對抗,近幾年安全威脅變得越來越大,網絡安全已經不是靠安裝一套軟件、硬件就能夠簡單地應對,未來網絡安全行業一定會變成一個服務業。 “同行之間應該攜起手來,維護互聯網安全,打擊互聯網犯罪。” 對此,周鴻禕特別強調了人才對於網絡安全的意義,他表示人才是網絡安全最為重要的競爭要素,360也正在和很多高校合作,在今年會推出相應的網絡安全培訓計劃。 沈南鵬談全球數字經濟發展:原因之一是 90 … Read more

報告稱互聯網產業月均薪9296元 領先全行業平均水平

互聯網子行業薪酬變化。圖片來源:智聯招聘 網絡遊戲產業平均月薪過萬 報告顯示,2019年,中國互聯網產業整體薪酬仍領先於全行業平均水平,但受2018年經營狀況影響,互聯網產業薪酬增速下滑至低於全行業平均值。 另外,互聯網子行業發展並不均衡,有些子行業薪酬逆勢而上,有些增幅則低於全行業平均水平。 在互聯網產業子行業中,網絡遊戲的平均薪酬最高,為10054元每月,成為互聯網產業中第一個平均月薪過萬的子行業。 而通信行業發展並不太理想。 2017年三季度至2019年三季度全行業實現14.47%薪酬增長率的同時,通信/電信/網絡設備與通信/電信運營/增值服務的薪酬分別只增長12.70%與10.95%。 5G相關招聘變化。圖片來源:智聯招聘 但值得一提的是,通信行業中5G相關的崗位薪酬並不低。 2018年1-5月5G相關崗位平均月薪為10839元,2019年1-5月為15644元,增長率達44.33%。 報告分析,隨著5G牌照的發放,5G商用加緊佈局,激烈的競爭使得企業對於相關人才的需求更為迫切,相關人才的需求出現爆發式增長。智聯招聘大數據顯示,2019年1-5月5G相關招聘職位數同比增速達806.60%。 各行業加班時長對比。圖片來源:智聯招聘 互聯網行業加班並不算多? 也許有人說,互聯網行業愛加班,高薪的背後都是加班換來的。不過報告顯示,與月薪一樣,互聯網人的時薪也高於全行業平均水平。 數據顯示,45.2%的互聯網人時薪為20-50元,18.8%的互聯網人時薪在50-100元,與全行業數據對比,互聯網人在高時薪區間的人數佔比較高,低時薪區間的人數佔比較低。 另外,報告還從加班時間上做了統計,數據顯示,互聯網產業的加班時長並不是太長,平均每週加班6.13小時,甚至較全行業平均時間低了0.32小時。 而加班最多的是房地產/建築業、汽車/生產/加工/製造這些傳統產業,每週加班時長分別達到7.74小時、7.72小時。 互聯網行業城市薪酬水平排行。圖片來源:智聯招聘 北上深杭薪酬優勢明顯 如果從城市上觀察互聯網各個子行業平均薪酬,排名前五的城市,在多數行業中,北上深杭佔據了排行前4名。 例如,在電子商務行業上,北京平均月薪達到13504元,排名第一。另外,在IT服務、電子技術/半導體/集成電路、電信/通信行業上,北京均居薪酬最高的城市。 廣州僅僅在IT服務與網絡遊戲2個子行業出現在前五位置,且均為三甲之外。報告稱作為一線城市的廣州與北上深杭相比,在互聯網產業佈局與發展上還是有差距。 新一線城市中,南京、武漢、蘇州、廈門、東莞與成都,均上榜前五名1次。值得關注的是,在通信/電信運營、增值服務行業中,薪酬最高城市花落東莞,達到了13585元/月。 .

胡歌談如何正確網絡追星:對明星要理性認識

胡歌提到,現在成為明星,相對來說是容易的。比如唱歌好,跳舞好,長得帥,長得漂亮,就有可能成為明星。但他反問粉絲——具備這些素質,就值得把他們作為人生的目標,心中的偶像嗎? 在胡歌看來,追星的過程中,真正要獲取的,是演員所扮演的角色或原型人物身上的正向的能量。通過一些角色的扮演,讓粉絲看到這些原型人物上真正的能量,是自己工作的意義。 第二點,胡歌提醒粉絲,互聯網不僅有明星。他表示,互聯網是一個無限的知識的海洋,是了解世界、探索真理的最便捷的途徑。大家要善用互聯網。 胡歌還提到,作為互聯網公民,要對自己的言行負責。在他看來,明星也是​​互聯網內容的製造者。他引用導演張黎的話,提到,作為文藝工作者,作為影視工作者,最高的使命就是傳播,傳播正的能量,傳播正確的價值觀。 “作為網絡內容的製造者,我們是有責任為青少年的網友們提供好的內容,提供更多能夠讓他們獲得養分的內容。” 胡歌透露,自己是知乎、喜馬拉雅的用戶,在兩個平台上獲得很好的內容和營養。 “為什麼他們有這樣一份責任(提供好的內容),因為他們自己是父親”。 胡歌表示,作為一個互聯網內容的提供者,“我們要把這些孩子們當做自己的孩子,或者當做我們自己的弟弟妹妹一樣來看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