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行:網傳法定數字貨幣推出時間均為不准確信息

關於冒用人民銀行名義發行或推廣法定數字貨幣情況的公告 中國人民銀行 近期,網傳消息稱人民銀行已發行法定數字貨幣,更有個別機構冒用人民銀行名義,將相關數字產品冠以“DC/EP”或“DCEP”在數字資產交易平台上進行交易。現就有關情況公告如下: 一、人民銀行未發行法定數字貨幣(DC/EP),也未授權任何資產交易平台進行交易。人民銀行從2014年開始研究法定數字貨幣,目前仍處於研究測試過程中。市場上交易“DC/EP”或“DCEP”均非法定數字貨幣,網傳法定數字貨幣推出時間均為不准確信息。 二、目前網傳所謂法定數字貨幣發行,以及個別機構冒用人民銀行名義推出“DC/EP”或“DCEP”在資產交易平台上進行交易的行為,可能涉及詐騙和傳銷,請廣大公眾提高風險意識,不偏信輕信,防範利益受損。 中國人民銀行 2019年11月13日 .

格林斯潘:各國央行沒有必要發行數字貨幣

資料圖 他指出,各國貨幣是由主權信用支撐的,這是其他組織無法提供的。 格林斯潘說道:“美國的基本主權信用遠遠超出了Facebook的想像。” 該社交巨頭今年早些時候宣布了名為Libra的加密貨幣項目計劃,引起了轟動。該項目與全球主要的支付處理公司有重要的合作夥伴關係。 然而,上個月Visa、萬事達、PayPal、Stripe和eBay表示,由於美國政府加強了審查,它們將退出Libra加密貨幣項目。 據報導,美國費城聯邦儲備銀行主席帕特里克·哈克(Patrick Harker) 10月初曾表示,包括美聯儲在內的各國央行將“不可避免地”發行數字貨幣。 2017年,比特幣價格曾一度飆升至近2萬美元,數字貨幣引起了全世界的關注。許多比特幣底層技術的愛好者表示,比特幣的優點在於其去中心化的系統,這與機構的中央控制不一致。 .

俄多家機構聯手 欲引入法律架構以允許沒收加密貨幣

這些機構的目標是在2021年底前提出該提案。 “當然,使用虛擬資產的犯罪數量不斷增加的趨勢,個人對於這種類型的犯罪侵犯的不安全感,決定開發法律監管機制和控制流通的虛擬資產的需要,”俄羅斯國家安全局刑事和行政法律實踐主管Alena Zelenovskaya稱。 數字貨幣在該國處於灰色地帶。儘管議員們正試圖通過提出一項新法案來監管該行業,但該法案已多次被推遲。 儘管這些機構在這一方面很有決心,但鑑於數字貨幣的分散性,它們將如何成功沒收,目前仍不清楚。 該報告詳細指出,交易所持有的數字貨幣在接到法院命令後很容易被沒收,然而,對於儲存在私人錢包裡、由用戶控制私人鑰匙的加密貨幣來說,很難引入這種程序。 俄羅斯政府還在考慮創建一個加密貨幣錢包,用於轉移沒收的資金。 上月,該國銀行業協會提議,將加密貨幣挖掘活動貼上“貨幣挖掘”的標籤,以適當監管這個不斷增長的行業。 與此同時,該國也歡迎採用數字貨幣。 Binance公司最近在其主要平台上開始與俄羅斯盧布進行交易,因為其首席執行官認為俄羅斯是這個不斷增長的行業的關鍵市場。 .

火幣公鏈代碼開源 或成首個支持監管節點的金融公鏈

除了監管上的審查規則和流程,火幣公鏈會在技術應用層上提供服務部署前審計工具,持續跟踪工具,提供中止服務的緊急方案。火幣公鏈還將提供可插拔的監管組件,根據應用場景和當地的法律法規可選擇地對特定的子鏈進行選擇性的部署,包括支持金融服務管理、獨立監管節點、資產緊急管理組件、鏈上數據存證等。 火幣研究院一份報告指出:目前公鏈平台項目數量為561個。李林告訴記者,火幣公鏈正在申請FATF相關專利,以及申請鏈上存證交易系統專利,這些專利可以有效的降低監管難度。火幣公鍊或成為全球首個支持監管節點的金融公鏈。 火幣集團成立於2013年,依托區塊鍊等新一代信息技術,打造了一個集技術研發、數字資產交易、數字礦業、數字錢包、社交工具、公鏈以及投資孵化等業務為一體的企業集團。 .

人民日報評區塊鏈:換道超車的突破口

從網絡強國到大數據,從媒體融合到區塊鏈,中央政治局集體學習瞄準技術變革前沿,展現出黨中央的方向把握力、前瞻判斷力和未來預見力,引領著中國產業變革和經濟轉型的步伐。中央政治局這次集體學習,專門強調“區塊鏈”,則為區塊鏈的發展和應用打開了想像空間。 什麼是區塊鏈?從科技層面來看,區塊鏈涉及數學、密碼學、互聯網和計算機編程等很多科學技術問題。從應用視角來看,簡單來說,區塊鍊是一個分佈式的共享賬本和數據庫,具有去中心化、不可篡改、全程留痕、可以追溯、集體維護、公開透明等特點。這些特點保證了區塊鏈的“誠實”與“透明”,為區塊鏈創造信任奠定基礎。而區塊鏈豐富的應用場景,基本上都基於區塊鏈能夠解決信息不對稱問題,實現多個主體之間的協作信任與一致行動。 區塊鏈如何創造信任與合作機制,深入到具體的應用場景,就能夠看得更加清楚。區塊鏈“不可篡改”的特點,為經濟社會發展中的“存證”難題提供了解決方案,為實現社會徵信提供全新思路;區塊鏈“分佈式”的特點,可以打通部門間的“數據壁壘”,實現信息和數據共享;區塊鏈形成“共識機制”,能夠解決信息不對稱問題,真正實現從“信息互聯網”到“信任互聯網”的轉變;區塊鏈通過“智能合約” ,能夠實現多個主體之間的協作信任,從而大大拓展了人類相互合作的範圍。總體而言,區塊鏈通過創造信任來創造價值,它能保證所有信息數字化並實時共享,從而提高協同效率、降低溝通成本,使得離散程度高、管理鏈條長、涉及環節多的多方主體仍能有效合作。 區塊鏈“未來已來”,但也要保持理性。區塊鏈技術與加密貨幣相伴而生,但區塊鏈技術創新不等於炒作虛擬貨幣,應防止那種利用區塊鏈炒作空氣幣等行為。同時還要看到,區塊鏈目前尚處於早期發展階段,在安全、標準、監管等方面都需要進一步發展完善。對於利用區塊鏈存儲、傳播違法違規信息,運用區塊鏈進行非法交易、洗錢等行為,也應該予以嚴厲整治。通過包容審慎監管,既包容試錯又嚴禁越界,才能更好推動區塊鏈創新發展。發展區塊鏈大方向沒有錯,但是要避免一哄而上、重複建設,方能在有序競爭中打開區塊鏈的發展空間。中國在區塊鏈領域擁有良好基礎,一些大型互聯網公司早有佈局,已有20多個省份出台推動區塊鏈產業的政策,人才儲備相對充足,應用場景比較豐富,完全有條件在這個新賽道取得領先地位。 從更大視野來看,人類能夠發展出現代文明,是因為實現了大規模人群之間的有效合作。市場經濟“看不見的手”,也是通過市場機制實現了人類社會的分工協作。在此基礎上,區塊鏈技術將極大拓展人類協作的廣度和深度。也許,區塊鏈不只是下一代互聯網技術,更是下一代合作機制和組織形式。 .

美媒:中國或率先推出法定數字貨幣

報導介紹,自2014年以來,中國央行的研究人員一直在探索發行數字貨幣的可能性,但政府也一直在密切關注私人開發的加密貨幣。 除了銀行官員的聲明外,中國立法機構不久前還通過了將於明年1月1日生效的密碼法,旨在支持區塊鏈技術研究並加強政府對此類研究的監管。 香港中文大學研究中國問題的助理教授李晨(音)說:“我認為中國央行很有可能成為全球第一批發行數字貨幣的央行之一。” 報導指出,這雖然與臉書提議的數字貨幣天秤幣都是基於區塊鏈技術的數字貨幣,但它們不是一回事。除其他區別外,中國的數字貨幣將由央行監管,中國央行將作為該貨幣的唯一管理機構發揮作用,例如,它有權凍結交易。 而天秤幣既然是私有貨幣,也就不受央行監管。李晨說,這可能引發人們對洗錢、逃稅和“灰色地帶交易”的擔憂。 據《財富》雜誌網站10月16日報導,加拿大皇家銀行資本市場公司分析師馬克·馬哈尼和扎卡里·施瓦茨曼10月15日在一份報告中指出,臉書公司6月宣布推出天秤幣後,中國央行加快了開發本國加密貨幣的步伐。他們在報告中寫道:“如果美國監管層最終對天秤幣採取排斥態度,並決定不起草法規以鼓勵美國的加密貨幣創新的話,那麼中國央行的數字貨幣可能會獲得戰略優勢,從而在各新興經濟體中成為事實上的全球性數字貨幣。” 據兩位分析師稱,中國的支付寶和微信等通信及支付應用軟件將為採納中國數字貨幣發揮渠道作用,因為上述應用軟件“為消費者使用數字錢包提供了最佳機會”。 .

[评论]時刻警惕假借區塊鏈名義的違法犯罪

利用區塊鏈不當謀財的行為分兩種。一種是以區塊鍊為噱頭,發行各種“幣”,營造龐氏騙局。這種無任何儲備支撐的“幣”本質上是一種傳銷的變種,但由於目前法律法規在這方面存在空白或漏洞,一些人以高科技為幌子誘人參加遊戲,從他們手中輕易騙走大量的金錢。另一種是藉助一些新概念直接進行詐騙,就像蘇州這個案子裡的詐騙者那樣,利用發幣這種時髦的概念騙人打款至其賬戶,然後連一個虛假的平台都不去建立。 目前法律能直接懲罰的是後一種情況。對於前一種情況,只能依靠參與者自身對貪念的克服。不過,在區塊鏈概念越來越火的情況下,不排除不懷好意的人會“發明”出更多新型的詐騙手段,如推銷各種產品、各種投資等。對民眾而言,面對眼花繚亂的概念和打著高科技名義的活動,只要是讓你掏錢的,就要多一分謹慎。 其實,國家把區塊鏈作為創新重點,並不是要鼓勵吹起各種虛擬經濟的泡泡,也不是鼓勵各種騙局。國家重視區塊鏈技術的進步,最終是為了讓它服務好實體經濟。對那些扯虎皮作大旗的人,或者故意把經念歪的人,應時刻保持警惕。 區塊鏈技術傳入中國已經好幾年了,其相關的作用應該比較明顯了,政策和法律的引導已經具備一定的條件。政策制定者和司法機關有必要加強研究,讓政策和法律及時跟上,告訴人們哪些能做,哪些絕對不能做。媒體則要態度明確,加強宣傳。對公眾來說,去掉一夜暴富的心理,才是防止成為受害者的最重要辦法。 .

再探華強北比特幣礦機江湖:區塊鏈利好不足以救市

近日,《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再次探訪了全球最大的礦機集散中心——華強北賽格廣場。與2018年初記者第一次探訪時所見情形不同,賽格廣場的礦機商舖早已更換了一批。而區塊鏈的利好消息,似乎並未給低迷的礦機市場帶來多少暖意。 “區塊鏈不等於比特幣,雖然幣價有所上漲,但是2000多美元的上漲幅度,對礦機行業來說,根本不足以'救市'。”一家礦機商舖的老闆陳晨(化名)向記者表示。 另外,據巴比特等媒體報導,業界普遍預計,第三次比特幣減半將在2020年5月19日前後,彼時挖礦難度將會進一步提升,上一代小算力的礦機可能面臨永久淘汰,而被淘汰的礦機將達到七成。 離場與入局“無縫連接” 2017年底,是整個華強北礦機行業最為風光的時候。比特幣價格的暴漲,讓礦機成為華強北最賺錢的生意。礦機經銷商蜂擁而至,瘋搶檔口資源,原本賣電腦、手機等電子產品的商家也轉行賣礦機,意圖分得一杯羹湯。一時間,整個賽格廣場有一大半的商家都在賣礦機。 2018年1月,是記者第一次來到賽格廣場。雖然比特幣價格有所回調,但礦機生意依舊火爆,德邦物流的快遞小哥將載滿礦機的拖車一車又一車地往外拉。來自世界各地的商人,穿梭於一個個礦機檔口,看貨、談價、下單……有的商舖十幾分鐘就拿下了百萬元的訂單。 賽格廣場4樓,是礦機商舖集聚最多的樓層。 4樓扶梯旁,一家礦機經銷商在2017年拿下了這個絕佳位置的檔口。當時其銷售經理陳文(化名)告訴《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店鋪面積大約15平米,租金每年需要近18萬元。但是,賽格廣場對地理位置好的礦機檔口,有著“捆綁銷售”的規定:要承包市場內一個顯眼的廣告位,一年另需支付十幾萬元的廣告費。由此計算,檔口一年的租金成本要近三十萬元。 “礦機(生意)好的時候,這都是小意思。”賽格廣場4樓的一家礦機商舖的老闆李大力(化名)告訴記者。他表示,在行情好的時候,一台礦機能賺幾千元,一個一百台的訂單,就能賺十幾萬元,30萬元的租金成本只是幾天的盈利而已。 不過,從2018年2月開始,隨著全球範圍內對虛擬貨幣的監管加強等利空消息不斷出現,以比特幣為首的虛擬貨幣價格接連暴跌。礦機行業也進入寒冬,礦機銷量嚴重萎縮,礦機價格也一跌再跌,甚至一度跌破成本價。 30萬元的租金,對於礦機經銷商來說,不再是“小意思”了。 2018年9月,銷售員陳文所在的礦機商舖租約到期,老闆決定撤櫃。對於他們而言,礦機生意還可以在線上進行,但人流漸稀的華強北已不再是他們的“必爭之地”。撤櫃後,陳文和其他幾個銷售人員被老闆安排去了新疆管理礦場,也有銷售人員選擇離開公司,拿著自己手上的客戶資源出去單幹。 2019年10月28日,《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再次來到華強北賽格廣場,4樓、5樓上的礦機商舖仍然很多,但是記者熟絡的礦機商舖早已不在,柱子上的巨型廣告也換成了其他礦業公司的名稱,有做礦機銷售的,也有做礦場託管的。 曾經在賽格廣場5樓有一家礦機商舖的劉永(化名)告訴記者,因為礦機銷售下滑、租金成本太高,賽格廣場4樓的十幾家礦機商舖,在2018年下半年接連離場。而就在前一批礦機經銷商們離場,外界唱衰礦機行業之際,仍然有一批新的礦機經銷商在2018年年底先後入駐華強北賽格市場。離場和入局,幾乎無縫連接。 此前,劉永的商舖在5樓電梯口,今年年初才撤離,是2017年入駐賽格廣場的礦機經銷商中較晚搬走的。接手劉永店舖的,也是一家礦機經銷商,“他們看好的是比特幣長遠的發展,在等待下一波行情,這都是他們的打算,我就想最後拿到一筆轉讓費,然後就離場”。 區塊鏈利好不足以“救市” 10月下旬以來,區塊鏈的利好消息帶動了相關概念股和虛擬貨幣大漲。數據顯示,截至10月26日上午9時,市值排名前100的數字貨幣,約九成以上的幣種漲幅超過15%,超過15個品種漲幅超過30%,其中,比特幣的漲幅一度超過40 %,價格突破1萬美元大關。 即便如此,華強北的賽格廣場依舊冷清。在礦機市場低迷之際入局的新礦機經銷商們,似乎尚未等到他們口中的“下一波行情”。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在賽格廣場觀察了數小時,進入礦機商舖問詢的人並不多,偶爾有幾個俄羅斯人路過,也不過是拿了張名片,加了個微信就離開了。商舖的老闆們坐在檔口的凳子上,一直低著頭玩著手機,不再像之前一樣,站在櫃檯前招攬生意。 “區塊鏈技術會有很大的市場,但是區塊鏈不等於比特幣,比特幣只是區塊鏈的應用。”一家礦機商舖的老闆陳晨(化名)告訴記者,“所以,你看區塊鏈利好消息出來後,比特幣價格漲了3天(25日至27日),在衝破1萬美元後,又回調至9000美元左右,也就比利好消息出來前漲了2000多美元。” 陳晨稱,雖然比特幣價格有所上漲,與比特幣掛鉤的礦機的價格有所回升,但對礦機行業來說,2000多美元的漲幅不足以“救市”,行業內都處於觀望狀態。如果能有像2017年下半年一樣的行情,比特幣持續性暴漲,那麼,礦機的需求將會被瞬間引爆。 賽格廣場5樓的一家礦機商舖的銷售人員阿成向記者舉例,神馬M20s(68T)礦機在前幾天的售價為15000多元,利好消息出來後,價格上漲到17000元左右。但是,這款礦機的訂貨價格大約在15800元至16300元。也就是說,在利好消息出來之前,他們賣礦機基本是賠錢的。 “礦機市場非常低迷,目前為止,整體的市場行情就是每家都有虧錢。現在四川即將進入枯水期,有大批低算力的二手礦機湧入市場。再加上各大生產商的礦機陸續發出,每家礦業公司手上都囤有很多礦機,現在利好消息出來,礦機價格有所上漲,各個商舖都在甩貨。”劉永告訴記者。 劉永還表示,例如價格1萬元的礦機,在利好消息出來之前,每天會跌一兩百元。利好消息出來後,只是暫時穩住了行情,不會讓礦機的價格繼續下跌。但是目前礦機很多,買的人很少,不太看好的人非常多。 “我手裡也壓的有礦機,都在割肉拋機器。” 七成礦機將遇比特幣減半危機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在探訪賽格廣場時表示,想要在俄羅斯自建礦場挖幣,礦機銷售人員阿成向記者推薦了一批二手的螞蟻S9(14T)。了解礦機行業的人並不會陌生,螞蟻S9(以下簡稱S9)曾經被稱為“機王”,一直頗受市場歡迎。 2017年底,每台螞蟻S9的價格高達3萬元,如今卻只要1千多元,二手的只需750元。 “俄羅斯電費便宜,如果你們自己弄的話,S9現在每天大概可以挖17塊6毛的比特幣,電費按照1度7分錢計算,每天大概需要2塊5毛的電費,也就是說一天有15塊錢左右的收益。”阿成在計算器上飛快地算著,“每台二手的S9價格為750元,收益為15元,加上物流和人工成本,半年就可以回本。如果是在國內,目前S9一天的收益只有4塊錢。” 在得知記者被推薦了二手S9後,劉永卻頻頻搖頭。 “明年5月,比特幣數量將會減半,低算力(十幾T)的礦機就會被淘汰,其中就包括S9。比特幣價格為6萬元的時候,一台S9去掉電費一天能賺15塊錢,但如果比特幣減半,挖礦難度增加,同樣是6萬元的幣價,可能就不賺錢了。” 據財經網近日報導,最新的關機幣價表顯示,按照當前難度,在綜合電費以0.35元/度計算,幣價為8000美元時,神馬M3、阿瓦隆A741、翼比特E9+和螞蟻T9+這4款礦機達到關機幣價,而S9更加接近關機幣價。 實際上,2018年12月以來,比特幣網絡的算力和挖礦難度一直在單向增長。今年3月份以來,主要礦機廠商比特大陸、嘉楠耘智、芯動科技和比特微相繼生產發售大算力礦機,合計有50多萬台,直接推高了全網大算力。 BTC.com數據顯示,今年10月24日,挖礦難度達到13.69T,預計13天后難度將上調4.65%至14.33T。 此外,比特幣將在明年減半已成共識。記者了解到,第1800萬個比特幣已經被“挖出”,目前僅剩下300萬枚比特幣可供“開採”。業界普遍預計,第三次比特幣減半將在2020年5月19日前後,彼時挖礦難度將會進一步提升,上一代礦機可能就此面臨永久淘汰。 加密分析師Tone Vays也曾對外表示,從技術上來說,直到2020年底,比特幣價格不太可能低於5000美元。最壞的情況是,隨著比特幣減半,價格下跌至5000美元,70%的礦機因負收入而關閉,比特幣價格螺旋下跌,然後又起死回生。 “前幾年礦機生產商生產的都是十幾T的小算力礦機,全世界有幾十萬台S9,還不包括神馬,這批機器是在2017年高峰時期發售的,這幾年也賣了很多。雖然2018年許多礦機生產商出了一些20多T的礦機,但因為行情處於低谷期,買的人並不多。今年三四月份發售的五六十T大算力的礦機,量也不多。因此,目前礦場上運行的礦機大部分還是以低算力為主。”劉永告訴記者,“七成的礦機將被淘汰,這個數據差不多。” 在明年比特幣可能再度減半的背景下,除了上一代低算力的礦機將面臨淘汰之外,挖礦的收益週期也會拉長。以神馬M20S(68T)為例,目前其市場價格為16000元左右,雖然功耗較低(48W/T),但是由於礦機成本較高,再加上挖礦難度加大,挖​​礦的收益和省下的電費要賺回成本需要更長時間。未來的實際收益遙遙無期,是市場對礦機持觀望態度的最大原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