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世界:地下城》2020年春發售 打破MC公式化套路之作

但是作為一個獨立的遊戲,《我的世界:地下城》可以說是運用了新的體裁、新的引擎、新的機制、新的項目、新的故事——這是對經受了時間考驗的經典《我的世界》公式套路的徹底反思。 遊戲類型:地牢探險(類比《暗黑破壞神》) 跨平台服務:可能支持PC和Xbox跨平台 Mods:團隊正在探索玩家自己創建地下城的可能性 開箱系統:無開箱無微交易 《我的世界:地下城》到底是個什麼樣的遊戲? 這是一個設定在MC世界的RPG遊戲,由Mojang開發組使用虛幻4引擎打造。部分靈感來源於《暗黑3》和其他經典地下城遊戲,遊戲強調戰利品收集和戰鬥。從宣傳片中可以看出遊戲套用了RPG經典的戰騎法牧的類似組隊模板,玩家將和多達三個隊友一起在地下城探險、打怪和解謎。 《我的世界:地下城》將在2020年春季上線,售價約為20美金,預計會有售價30美金的季票套裝。 根據IGN的採訪,Mojang的虛幻4新作《我的世界:地下城》現在已經曝光了有關遊戲內容的新情報。遊戲故事的前提為,在地下城世界中,邪惡的Arch-Illager四處綁架NPC,作惡多端。玩家需要隨著故事的發展通關一系列的關卡,每個關卡都有獨立的目標,比如救援特定的角色或者擊敗迷你Boss。 遊戲的故事情節將不會是關鍵,Mojang的David Nisshagen表示遊戲的主題集中在戰鬥和人物職業的發展養成上。而在戰斗方面,Mojang為MC獨特的畫風專門設計了一套戰鬥機制,看起來會比同類的地下城刷刷刷遊戲要更加簡單。官方透露每一種武器將會有20件不同:比如20件近戰、遠程以及神器。 而護甲可以說是決定遊戲風格的重要裝備。它會影響可以承受的傷害量和移動速度,並且按照種類給予特定獎勵。比如輕甲會加強人物的遠程武器能力,因此更加適用於弓箭手。 《我的世界:地下城》將在2020年春季上線,售價約為20美金,預計會有售價30美金的季票套裝。 在今年美國洛杉磯的E3遊戲展上,我的世界IP續作地下城的宣傳片已經公佈,其中眾多的新Boss的亮相無疑讓所有MC玩家們感到熱血沸騰!而已經迫不及待模組大佬們已經研發出了地下城模組,在普通的基岩版中也能召喚出地下城的Boss,看看這些新Boss和原版傳統Boss末影龍和凋零相比又有什麼不同吧! 首先登場的便是地下城中開場就出現的霸氣紅石傀儡! 而在基岩版MC中這個紅石傀儡會使用吼叫,以及傀儡特有的磕頭式攻擊,並且它的攻擊力異常的高,玩家想要硬拼的話最起碼要有鑽石套裝,而且還需要躲避紅石傀儡的震地AOE技能否則就算有鑽石套也頂不住,由於紅石傀儡比較笨重因此和飛在空中的末影龍相比攻克難度並不算太高,只要熟悉了它的攻擊方式,不管是群毆還是單刷都能比較輕鬆的解決! 第二個出場的當然是神秘的骷髏之王! 在宣傳片中端坐在類似沙漠神殿中的骷髏之王,在模組中也被完美還原,不僅會一直飄在天上利用法術攻擊你,更加可氣的是還會召喚成群的骷髏盾牌兵,利用人海戰術將你團團圍住群毆致死,可以說這個Boss十分的難纏。擊殺難度遠超末影龍,有興趣的玩家可以研究如何制裁這種噁心召喚系的Boss。 與之相類似的Boss還有衛道士法師以及幽靈之王,兩者和骷髏之王比較相似都是會在天空漂浮,而且會召喚成群的喚魔者以及更為恐怖的幽靈。尤其是幽靈群,不僅會在空中漂浮而且攻擊速度極快,稍有不慎即使身穿鑽石甲也會被秒殺,看來這個模組裡還應該加入地下城的特殊裝備不然難度太高!在這個地下城中的Boss沒有一個好惹的,萌新玩家們還是老老實實的先去擊敗末影龍和凋零再和這些難纏的Boss來戰鬥吧! 從先行圖上來看還有更多的Boss將會在這個模組中登場,比如像末影人的末影生物以及其他從未見過生物!最後有興趣的玩家可以去MC百科中下載這個​​名為Minecraft Dungeons的模組,當然想要玩到最正宗的地下城依舊得等到2020年,不過有這個有趣模組的陪伴相信這一天不會離大家太遠! .

Steam增加新功能:不再施行“一刀切”式忽略政策

(截圖展示) 玩家在勾選之後,將不會在Steam商城繼續看到這款遊戲、也不會向玩家發送通知,同時也不會向玩家推送此類游戲。 (Steam Database 官推截圖) 如果玩家勾選“已經在其他平台玩過”,Steam將不再向玩家推送這款遊戲,但是還是會向玩家推送同類型遊戲。 相比與之前的“一刀切”式的“忽略”選項,Steam此次為玩家們提供了更多的便利性。 .

外媒:為何MMORPG遊戲在西方市場逐漸消亡

“大型在線MMO世界提供是多人遊戲體驗,擁有自由的經濟系統,整個世界栩栩如生,我自從2004年開始就一直在體驗這類游戲包括《RuneScape》和《魔獸世界》,但是這類游戲現在已經很少見,取而代之的是現代版本的MMO,我想要體驗的大型多人世界和全新的玩法都難以尋覓踪跡。” Eldrek在帖子中說道。 回顧MMO的作品,很多由於方向不正確最後湮沒在整個市場浪潮之下,這些作品包括《Richard Garriott's Tabula Rasa》, 《Warhammer Online》, 《The Matrix Online》, 《Everquest》,當然還有很多作品保持著生命力,儘管他們在發售初期遭遇口碑危機但還是靠後續版本更新矯正,這樣的遊戲包括《星球大戰:舊共和國》,《最終幻想14》。 當然《上古捲軸OL》依然在講述全新的故事,很多同類型遊戲均已關服,堅挺如初的只有《魔獸世界》。現在論壇上面很多都在追憶往昔,懷舊的玩家很多,暴雪也重新建立了《魔獸世界》經典懷舊服,玩家在8月13日可登錄並創建三個角色,經典懷舊服於北京時間8月27日早晨6點全球上線。 暴雪設計師說道:懷舊服其實是想做一個魔獸世界的遊戲歷史博物館,給喜歡60級的魔獸世界玩家一個原汁原味的體驗。懷舊服的收費方式是也是和現在的月卡相結合的,但是現在難以找到以前一起打副本的同伴了。 《魔獸世界 懷舊服 WoW Classic 》 早期MMO採用了角色扮演這類游戲的裝扮,但是後面卻漸漸放棄和減少,在《無盡的任務Ever Quest》這款遊戲中,單人作戰幾乎是不可能的,如果你選擇法師,必須和團隊中防禦最高的Tank合作才能從怪物身上獲得經驗,《網絡創世紀Ultima Online 》中其他玩家可以搶奪你的戰利品。 而現代版本的MMO更多的線性流程,非常相似,按照一條既定路線走下去,累了以後你就會打開Netflix看劇去了,玩家在完成某項任務成就感降低了。我們從原先危機重重而充滿生機的世界轉而走向一條既定路線,就像在鐵軌上面,平淡無奇,現代版本MMORPG沒有什麼驚喜。 不可否認,隨著時間的推移,MMO對玩家更為友好,暴雪推出了地下城搜索工具,自動掃描地下城然後玩家分配到地下城副本派對中,然後傳送到副本大門,聯盟的玩家不再需要穿越部落領土,不必再進行如此危險的冒險之旅,這也改變了艾澤拉斯整體的地圖同時玩家對於集體和團結這些觀念漸漸淡薄。 當然訂閱MMORPG的玩家並不能代表所有玩家的看法,現在也有一些現代版本的MMO希望能夠吸引玩家比如《命運》,《戰爭框架》,《全境封鎖2》,《聖歌》。傳統的MMO玩家認為這只是一種偽裝,畢竟8人組隊和幾十人組隊遊戲感覺還是不同的,如果只是打上MMO的標籤,那就意義不大。 亞馬遜MMO新作 當然,對於很多玩家而言,《命運》被認為是傳統MMO的自然進化,是一種成長和創新。當前玩家中對於MMO是因為這類游戲平淡無奇的設計還是因為玩家群體因為年齡和家庭的原因,心態和以往不同了呢? “我現在28歲了,但是如果回到以前,我還是會進入《魔獸世界》,感受它帶給我們的魔力,但是這種感覺已經不再了,在年輕的時候可以整天玩魔獸世界,每前進一步都覺得非常有趣,但是現在你真的願意為了副本開荒打好幾個月嗎?”Watsula在回帖中說道。 在Reddit的MMORPG討論區我們能夠看到一部漫畫,非常生動講述了我們在這十年裡玩MMO不同的形式,這部漫畫將這種改變歸咎於玩家原先的UI非常要素非常豐富,而現在我們只有兩個區域可以進行操作,我們的拍賣行已經列出戰利品的評價價值,現在玩家都追求效率,這種追求會侵蝕原先一直以來渴求的遊戲體驗。 當然也有玩家相信MMORPG會復興,至少有一款遊戲正在開發之中,《萬神殿:墮落者崛起Pantheon: Rise of the Fallen》它試圖喚醒傳統MMORPG所丟失的精神,在玩家中間建立有友誼和信任,同時還包括競爭和掠奪。這款遊戲是否成功將會是一個信號,這個行業已經改變還是玩家已經不再和以前一樣。 《萬神殿:墮落者崛起 Pantheon: Rise of the Fallen》 現在玩家都想著能夠很快結束遊戲,原先的那種發現和驚奇的感覺都已經消失了,原先的感覺不在了,同時還有很多玩家承認現在很難和2004年相比,無法引發一場狂熱,在未來應該像《最終幻想14》一樣,需要擁有一個合理的玩家群體支持,定期內容更新和一個相對清晰的結局。 MMO時代已經結束,但是影響還是隨處可見,這種遊戲類型越來越讓人困惑和難以定義,同時玩家希望他們想要的感覺回歸,在這之前,他們已經進入過那個遊戲世界,但現在他們已經不再置身其中,原先並肩戰鬥的同伴早已結婚生子,新的玩家對於遊戲有不同的需求,懷舊版本依然還有市場,只要玩家初心不變。 .

近千嘗試開掛的《Apex》《CSGO》玩家個人信息被盜

Sophos將其描述為:“在幾秒鐘之內席捲和竊據任何有轉售價值數據的毒瘤”。這家安全公司的研究人員稱,Baldr被藏在一堆名為“CSGO Aimbot+Wallhack(自瞄穿牆)”和“Apex Legends New Cheat 0.2.1”等的作弊軟件中。 一旦獲得數據,Baldr背後的運營團隊就在灰色市場中出售這些數據,Sophos公司則驚嘆於其效率高超:“引起我們注意的原因就在於,Baldr能夠迅速盜取信息,並無縫的將受害者資料轉移出去。它衝進電腦,席捲一切,然後再彈射離開。” 研究工作者稱他在國際上追踪到近千的Baldr成功案例,其中大部分發生在印尼、巴西、俄羅斯和美國。藏雷的開掛工具的廣告主要出現在Youtube為掛做廣告的視頻描述中,其背後支持人員還在Twitch和Discord上打廣告。 該病毒的流行程度在五月出現膨脹達到頂峰,但是Sophos報告稱,儘管目前它在灰色市場上成交數量不多,卻仍舊在繼續造成嚴重破壞。而全球源源不斷的想要投機取巧的玩家,則充當了傳播病毒的勤勞“蜜蜂”,使得類似的惡意軟件想要被完全隔絕十分困難。 .

PUBG Mobile月收入達1.67億美元,同比去年增長748%

這一成就也讓《PUBG Mobile》連續第三個月超過全球其他手游,收入榜排行第一,比騰訊旗下《王者榮耀》表現還要出色。 中國領銜:過去兩個月國區吸金能力第一 《PUBG Mobile》總收入8.6億美金其中2.41億美金來自中國區《和平精英》,佔比28%。這一數據還不包括《和平精英》安卓版本的收入。當然這款遊戲收入不僅僅局限於中國,在美國,《PUBG Mobile》收入增長也非常迅速,去年七月,美國區收入僅為480萬美金,今年七月相比去年增長565%達到3200萬美金。 騰訊《PUBG Mobile》和對手收入比較 以下圖表展示過去半年內《PUBG Mobile》和競爭對手《堡壘之夜》《荒野行動》收入對比: 過去一個月內,《PUBG Mobile》的收入幾乎是競爭對手的五倍左右。大逃殺這一品類中《PUBG Mobile》的總收入也已經超過《堡壘之夜》《荒野行動》。 《堡壘之夜》總收入為7.25億美金,《荒野行動》總收入為7.71億美金,《PUBG Mobile》在ios平台總收入就達到8.6億美金。 目前,騰訊還在不斷為這款遊戲推出新的內容和新的玩法,當然還包括戰鬥通行證,這些舉措幫助這款遊戲收入不斷上升,這些做法也為後來的挑戰者提供了借鑒。 .

感受中配魅力 《最終幻想14》5.0國服開場CG公佈

中配《FF14》5.0開場CG: 2019“FFXIV FINAL FANTASY FESTIVAL”上海站(簡稱Fanfest)在上海新國際博覽中心舉辦,雖說頂著肆虐的颱風利奇馬,但是來自全國抽選中票的玩家還是齊聚一堂,慶祝國服五週年紀念盛典。在播放了完全中配的新版本開場CG後,吉田直樹製作人還在現場公佈,國服5.0版本將於10月15日正式上線。 同時,騰訊的Wegame版也就是中國二區也會同步更新5.0版本資料片,在5.0光之戰士即將前往第一世界,為世界取回黑暗而戰鬥!新主城水晶都、遊末邦,新職業舞者、絕槍戰士,新種族硌獅族、維埃拉族,新蠻族仙子族、矮人族,新高難度大型副本'伊甸希望樂園',新團隊大型任務'寄葉異聞 暗黑天啟'將實裝。等級上限由70提升為80級。 .

《戰爭機器5》“無限模式”將於Gamescom 2019公開

在此之後,Keighley將《戰爭機器5》開發工作室的工作室The Coalition負責人Rod Fergusson一起,在Gamescom的開幕直播活動中對《戰爭機器5》進行專門報導,該活動將於美國東部時間晚上8點,太平洋標準時間上午11點和東部時間下午2點開始。 這兩次活動都將為那些不能親自參加活動的人直播這些內容。 Inside Xbox直播節目點擊此處,而Gamescom的開幕直播活動點擊此處。 《戰爭機器5》首次亮相是在2018年E3展上,是這一知名第三人稱掩體系射擊遊戲系列的最新作品。在遊戲中,玩家扮演KaitDiaz,她是《戰爭機器4》的主角之一,也是Locust外來者組織的後代。 她對自己家族的根源及其與Locust的關係感到好奇,於是開始尋找答案。 《戰爭機器5》目前計劃於2019年9月10日在Xbox One和PC上推出。 .

[圖]Epic:第十季堡壘之夜冠軍賽總獎池超過1000萬美元

(題圖 via SlashGear) 堡壘之夜可謂是有史以來最受歡迎的免費遊戲之一,在2018年推出以來至今熱度不減,更是憑藉著這款遊戲讓遊戲開發商Epic在今年籌集到了30億美元的融資。上個月,一位16歲的年輕人獲得了堡壘之夜世界杯的冠軍,贏得了300萬美元的獎金,吸引了超過200萬觀眾觀看。 在接下來五週的每個週末,玩家都可以通過標準的三輪Trios活動獲得第十季決賽的入場券,和每個服務區的頂級戰隊進行比賽。此外參賽隊伍也可以通過系列積分進入決賽,Epic Games說“將根據每個球隊每週的最終位置獎勵。” Epic還將在每週三,週四和周五贈送Solo和Trios現金盃獎品。 Fortnite Brute現在仍然存在,但Epic將監控遊戲中的影響。對於10.10版本,該公司還增加了一個激光器,以顯示Brute在充電時瞄準火箭的方向。 .

《堡壘之夜》第10季將帶來五個經典地點的回歸

(題圖 via SlashGear) 數據挖掘者 Kleinmike 和 HypeX 在 Twitter 上爆料稱:近日,他們對《堡壘之夜》第 10 季的代碼進行了一番探索,結果發現了另外五個地點的回歸。它們分別是: – Risky Reels(危險捲軸) – Flush Factory(馬桶工廠) – Greasy Grove(多脂果園) – Moisty Mire(潮濕沼澤) – Anarchy Acres(混沌大地) Fortnite Season X – Official Story Trailer(via) 至於 Epic Game 如何在劇情上把這幾個地點帶回《堡壘之夜》第 10 季,目前暫不得而知。有人猜測,舊地點可能會將目前島嶼上的一些位置給重新取代。 .

中至科技高度依賴”私人遊戲房卡” 模式引”涉賭”隱憂

加上更早上市的博雅互動(00434.HK)和聯眾(06899.HK),棋牌遊戲公司已經成為一個讓投資者不容忽視的板塊。 《投資者攻略》研究發現,與聯眾、禪遊科技、家鄉互動等公司同時運營多個省市的地方棋牌遊戲不同,中至科技地域性更強,主要深耕江西市場,遊戲受眾以江西人為主。按照招股書的說法,中至科技“已通過100多種差異化的本地麻將及撲克玩法,覆蓋了江西省11個地級市和100個縣級行政區中的61個。” 私人遊戲房卡成盈利法寶 “業務下沉一個省,就能做成一家上市公司?”看到中至科技的招股書,許多人表示懷疑。 事實上,包括中至科技在內的大多數棋牌遊戲公司這幾年都在悶聲發財。這些公司擁有一個共同的賺錢法寶,或者說是盈利模式——私人遊戲房卡。 所謂私人遊戲房卡,通俗點說,就是把小區棋牌室搬到線上。這些“線上棋牌室”能否持續運營的關鍵,在於如何吸引玩家並讓付費玩家留存,而各種地方棋牌遊戲則推動了私人遊戲房卡模式的發展。 為什麼這樣說呢? 首先,地方棋牌遊戲的受眾精準、用戶粘性強。以中至科技為例,招股書顯示,《上饒麻將》、《南昌滿江》、《九江麻將》是中至科技目前最為賺錢的三款遊戲。僅《上饒麻將》一款遊戲,在2018年就為中至科技貢獻了4294萬元的流水。 而從這三款遊戲的名字上,也能看出這是典型的江西玩法,專供江西人娛樂消遣,一般來說,絕大多數非江西籍人士是不會去玩這幾款遊戲的。 其次,地方棋牌遊戲的盈利能力強。由於受眾精準,用戶粘性強,所以除了前期地推外,後期都不需要太大的推廣投入。 財務數據顯示,中至科技近三年的銷售及營銷開支分別為1599萬元、2159萬元和2822萬元,在同期營業收入中的佔比分別為47.6%、22.9%和22.8%。再扣除每年幾百萬元的研發投入和幾百萬元的行政開支,中至科技近三年的毛利率高達89.8%、91.1%和91.7%。 但與消消樂、打農藥等遊戲只能滿足用戶心靈上的空虛不同,基於地方棋牌遊戲運營的私人遊戲房卡由於涉及賭博,這種商業模式在為中至科技帶來巨額財富的同時,也引發了不少社會問題。 私人遊戲房卡引發社會問題 據《中國裁判文書網》7月初公佈的一份《林超開設賭場一審刑事判決書》顯示,被告人林超於2017年1月至2017年6月期間以群主身份組建“贛1**、贛2**”等微信群,召集70多人在微信群裡利用“中至麻將APP”打上饒麻將進行賭博。林超一審被判決為開設賭場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緩刑一年六個月,並處罰金一萬元及被扣繳非法所得。 而在《中國裁判文書網》的另一份判決書中,楊華、馮國平(系夫妻關係)於2018年1月和至2018年5月期間在“中至九江麻將網絡遊戲APP”中註冊的“華夏娛樂”、“華夏九江麻將”兩個親友圈,參賭人數分別為350餘人和100餘人,楊華、馮國平從中非法牟利94969.3元,二人行為構成開設賭場罪。 在招股書中,中至科技並沒有隱瞞林超、楊華馮國平夫婦這種聚眾賭博的私人遊戲房卡商業模式。中至科技甚至表示,“公司的收益主要由銷售遊戲內私人遊戲房卡或虛擬幣產生”。中至科技還坦承,“倘私人遊戲房卡商業模式可能在商業上不再成功,我們的業務、財務狀況及前景可能受到重大不利影響。” 《投資者攻略》研究發現,營業收入高度依賴私人遊戲房卡的公司還不止中至科技一家。家鄉互動的招股書顯示,該公司近兩年的營業收入分別為2.6億元和4.4億元,同期私人遊戲房卡收入在營業收入中的佔比分別為43%和48%。 不過,被中至科技、家鄉互動等公司普遍運營的私人遊戲房卡商業模式能否持續,目前來看還存在很大的不確定性。 由於涉嫌賭博,從去年開始,基於私人遊戲房卡模式運營的各類手游軟件逐漸被監管部門打擊取締。據多家媒體報導,在浙江省2018年組織開展的違法違規網絡遊戲專項整治行動中,浙江劍龍網絡科技有限公司開發運營的“龍港麻將”手游軟件率先被取締,抓獲涉案人員57人,成為全國首例“遊戲房卡”案件。 而對於收入高度依賴私人遊戲房卡模式的中至科技,如何應對這一模式可能遭到的監管因素引起的變動,則成了公司能否持續增長的關鍵問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