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5再曝最新硬件傳聞 或將於2020年2月正式亮相

訪問購買頁面: 遊戲外設自營專區 最近他們又無意間洩露了一些消息,推特用戶Komachi透露了最新的PS5細節,他此前曾透露過其他關於PS5和Xbox Scarlett的消息。據他透露,PS5的工程樣機Oberon APU已經問世,而且有三種不同的主頻。 Gen0的主頻是80Mhz,Gen2的主頻則達到了驚人的2Ghz。 根據推特用戶“Is A Parrot”介紹,2Ghz這個數字,結合PS5的RDNA基礎架構CPU,意味著至少9.2TFLOPS的浮點運算次數。相比之下,GeForce RTX 2070 和GeForce RTX 2080顯卡的算力分別是7.5和10.1TFLOPS。而Radeon RX 5700和Radeon RX 5700XT的算力則分別是7.95和9.75 TFLOPS。而本世代主機的加強版,Xbox One X和PS4 Pro的算力分別是6和4.2 TFLPS。 原推中寫道:“爆炸新聞:這是PS5。據洩露信息顯示,GPG主頻可達到2Ghz。這個主頻在RDNA架構上相當於9.2TF,在GCN架構上相當於14TF,也就是相當於Xbox One X的2倍,差不多等同於RTX2080。換句話說:很強力。” 所以從數字上看,PS5的確有潛力實現4K遊戲畫面表現,而且還可以支持實時光追技術。 Xbox Scarlett也採用MD Zen2基礎架構的CPU和Navi架構GPU,微軟的Phil Spencer最近曾在採訪中表示他們將會十分重視主機的總體性能表現。 “我們在次世代主機上最重視的方面是幀數和遊戲的可玩性。確保遊戲能夠飛速載入,確保遊戲以最高幀數運行。” 另外有傳聞稱索尼將在2020年2月12日正式公佈PS5。 .

抖音上爆紅的迷你街機 一頓飯的價帶你穿越童年

訪問購買頁面: 遊戲外設自營專區 雖然過去的遊戲在今天看來可能顯得很粗糙,但它們所帶來的無窮無盡的快樂卻永遠留在了一代人的記憶中。當年的遊戲機可能早就隨著時間推移不知道被放到哪裡去了,但我們還可以來個新的不是? 因此,筆者為大家(gei zi ji)找了一款復古遊戲機,就是下面這個。 盒子在運輸過程中受了點傷 整體來說包裝比較粗糙,包裝盒上文字一律為英文,包裝上的圖片很清楚的展示了產品的樣貌。 筆者迫不及待地打開了盒子,盒子外觀什麼的不重要,下面我們就來一探究竟。 這就是遊戲機的真身 嗯,沒錯,跟包裝盒上的圖片一樣。小巧的外觀,透明的機身,有搖桿,還有像糖果一樣外觀的按鍵。 360°看遊戲機 拿起來發現,整個遊戲機不沉。透明的外觀,大小適中,不會因為太大不好拿,也不會因為太小而影響操作手感。 你以為這開箱就結束了?不是的,看下面的“全家福”。 “全家福”正面圖 “麻雀雖小,五臟俱全”。拓展手柄、接電視的數據線、充電線應有盡有。這裡要提一下,本來筆者以為,這個遊戲機是用可替換電池的,而事實上用的充電電池。 遊戲機底部 從底部就可以看到,放置電池的地方需要螺絲刀才能打開。最上方的圓形是喇叭,底部周邊的六個圓形的是腳墊,筆者試了一下,防滑效果還不錯。 右側只有一個音量調節旋鈕 遊戲機機身的右側,僅有一個音量調節旋鈕。機身左側沒有任何按鈕。 各種接口都在機身背部 背部從左到右依次是:兩個USB接口(外接手柄就插這塊兒)、耳機/TV輸出口、TF卡插口、充電插口以及遊戲機開關按鈕。必須給好評的一點是:每個接口旁邊都有說明。這樣的設計讓初次拿到這款產品的玩家可以一目了然的了解各個接口的功用。 兩個拓展遊戲手柄 手柄也採用了和遊戲機機身一樣的外觀設計:透明外觀+糖果一般的按鍵。這裡值得一說的是,手柄上的按鍵和遊戲機身的按鍵是一一對應的。熟悉了遊戲機上的操作了之後,換用手柄可以很快的上手。遊戲機支持雙人聯機,只需要把兩個手柄的插頭插在上圖中的USB插口處就好。 遊戲機在手裡的樣子 手柄在手裡很輕,習慣了PS和Xbox手柄的小伙伴可能會覺得很小,玩過以前紅白機的會有一種熟悉感。按鍵反饋力度適中,不軟不硬。 按下背部的開關,我們就進入到了遊戲機的界面了。開機後,可以看到主界面有兩趟,上面那趟帶有大圖標的全是遊戲,下面那趟是功能菜單。 主界面裡可以用搖桿選擇遊戲 筆者玩了一會兒以前經常玩的,比較熟悉的遊戲,載入速度剛好。 坦克大戰 試玩 吞食天地 試玩 刺猬索尼克 試玩 說下試玩了一會兒之後的感受:操作反饋很迅速,沒有延遲,說白了倆字:不卡。遊戲原汁原味,真的有點兒以前的感覺。 遊戲機支持CP1、CP2、GBA、SFC、MD、FC、GBC、GB模擬器遊戲,內置有3000餘款遊戲。如果對於內置的遊戲不滿意,還可以使用TF卡導入自己喜歡的懷舊遊戲。 隨著年齡的增長,快樂越來越少了。不過好在這類產品並未隨著時代進步消失,這也給了我們回味過去,再次體驗到當時帶來的快樂的機會。 .

[视频]拆解新版Switch:僅靠16nm Tegra X1芯片就讓續航近乎翻倍?

訪問購買頁面: 遊戲外設自營專區 續航真的有如此大的改進嗎? 畢竟考慮到新版Switch在電池容量上並沒有增加,所以這點多少有點令人懷疑。不過從奧斯汀·埃文斯和凱文·肯森的實測視頻中,通過《塞爾達傳說:曠野之息》和《超級馬里奧:奧德賽 》兩款遊戲,發現任天堂的電池數據是正確的。 此外外媒Tom's Guide拿到機器之後馬上安排了一個電池續航時間的測試,用去年年末發售的《任天堂明星大亂鬥特別版》,開滿8個CPU角色,然後開無限模式讓CPU角色互毆,屏幕亮度也開到最大,並且關閉自動睡眠和自動亮度,測量從開始遊戲到最終沒電自動關機的時間。 結果還是非常符合任天堂官方宣稱的數據的,新的小改款NS在測試中達到了4小時50分鐘的續航,比老款長了有2小時5分鐘左右,當然因為他們的老款NS買的比較早,所以也不排除有電池損耗帶來的容量偏差。不過差距這麼大,看來電池容量和SoC的改進都少不了,跟之前預期的使用了新版工藝的Tegra X1芯片看來是八九不離十了。 那麼讓續航大幅提升的秘密是啥? 有人聲稱新版Switch的屏幕明顯更亮,白平衡比舊型號更好;也有人說內置於Joy-Con手柄中的操縱桿進行了升級,或許可以解決任天堂最近承認的Joy-Con漂移問題。雖然這些改進都有助於提升續航表現,但具體我們還是拆機來看看吧。 正如Erica Griffin在拆解視頻中所指出的,微妙極小的硬件差異很難確切的說任天堂進行了那些改進,從Switch的屏幕、Joy-Con手柄中很難判斷是否有變得更好。 在拆解視頻中,Griffin展示了多款Switch型號(一些舊款型號和兩款新型號)和Joy-Con手柄(同樣也有新的和舊的)。她的測試結果顯示新款屏幕色溫、亮度存在巨大的差異,而且Joy-Cons的內部組件有些調整。 正如我們在發布給FCC的文檔中所發現的那樣,新的Switch版本確實運行在稍微不同的Nvidia Tegra X1芯片上。不過在YouTube頻道主播Spawn Wave進行了拆解,分享了新處理器的一些圖片。 Wave表示在新版本中處理器從老版的20nm縮小到16nm。 .

任天堂為部分Switch買家提供換新機服務

訪問購買頁面: 遊戲外設自營專區 新款(v2 版)Switch 包裝(圖自:Nintendo,via Polygon) 好消息是,任天堂近日宣布了一項福利政策,允許近期購買了舊版 Switch 的玩家,去換購一台新版的 Switch 遊戲主機。 遺憾的是,這項政策似乎僅限於 7 月 17 日後購買了初代 Switch 機型的客戶,且任天堂在同一天發布了系統更新。 Reddit 網友 DarthMewtwo 爆料稱:“任天堂告知,若我在 2019 年 7 月 17 日後購買了 Switch,他們可以免費幫我升級至新的型號”。 舊版(初代)Switch 包裝(圖自:Nintendo 官網) 其他網友佐證道:任天堂告訴他們會用一份修訂後的裝置來替換其在一周半前購買的 Switch 主機。不過消費者需要自行寄送並承擔保費。 任天堂不承擔換機所需的運費和保險,但在郵件中附上了案例編號和寄送地址,有需要的人們可以參考相應流程來申請換機。 外媒 Polygon 與任天堂客服部門取得了聯繫,並與一位代表核實了相關細節。除了自負運費,客戶還可以通過 Nintendo Switch Online 帳戶,將已購買的數字內容轉移到新機上。 目前這項換機服務似乎僅限於美國和加拿大地區的客戶,且購買了限量版 Switch 主機的用戶在服務範圍之外(僅限標準版換到長續航的新版)。 相關文章: 如何確保買到新版任天堂Switch遊戲主機?請認准包裝上的一抹紅 .

新版Nintendo Switch的續航實測 滿負載大亂鬥提升近一倍時間

訪問購買頁面: 遊戲外設自營專區 前幾天這款小改版NS已經開始正式發貨了,國外已經有媒體拿到了機器,比如這家tom's guide,他們拿到機器之後馬上安排了一個電池續航時間的測試,用去年年末發售的《任天堂明星大亂鬥特別版》,開滿8個CPU角色,然後開無限模式讓CPU角色互毆,屏幕亮度也開到最大,並且關閉自動睡眠和自動亮度,測量從開始遊戲到最終沒電自動關機的時間。 結果還是非常符合任天堂官方宣稱的數據的,新的小改款NS在測試中達到了4小時50分鐘的續航,比老款長了有2小時5分鐘左右,當然因為他們的老款NS買的比較早,所以也不排除有電池損耗帶來的容量偏差。不過差距這麼大,看來電池容量和SoC的改進都少不了,跟之前預期的使用了新版工藝的Tegra X1芯片看來是八九不離十了。新的NS也更加值得購買,至少在掌機模式下面的續航確實可以達到官方宣稱的數值,而具體性能方面有什麼改進,還要等數毛社給我們帶來具體的評測。另外還有到底使用了哪款SoC、電池容量有沒有發生變化、內部結構上有沒有什麼調整,這些問題就要等待進一步的具體拆解了。 .

Switch任天堂官方SFC風手柄曝光 或許還有SFC遊戲

訪問購買頁面: 遊戲外設自營專區 從圖片來看,雖然只有背部圖,但應該就是一款SFC風格的無線手柄,而從型號、FCC ID包括HAC來看,這款手柄屬於Switch。 SFC手柄 任天堂去年曾推出過FC(NES)風格的NS手柄,還上線了FC遊戲,或許這次SFC手柄和遊戲也即將要來了。 FC風Switch手柄 .

美觀實用還防塵:玩家將SS主機改成抽紙盒引世嘉點贊

訪問購買頁面: 遊戲外設自營專區 ·在日本玩家們通常會把不用的或者壞的遊戲機賣到二手店,一來能回收點資金,二來省掉垃圾處理費,不過這位@miaumiauzmiau玩家發現了新用處,比如這個SS主機抽紙盒,網友們紛紛點讚好評稱美觀實用還防塵,也成功的吸引到了世嘉的關注。 ·看看SS主機抽紙盒的妙用: .

如何確保買到新版任天堂Switch遊戲主機?請認准包裝上的一抹紅

訪問購買頁面: 遊戲外設自營專區 新款(v2 版)Switch 包裝(圖自:Nintendo,via TheVerge) 首先是從包裝盒的配色上進行分辨: 由於任天堂沒有在機器外形上作出變動,包裝盒上也沒有明確標註“v2”的字樣,所以新版 Switch 只能從包裝盒的大紅底色上進行判斷。 作為對比,初代 Switch 遊戲主機的包裝盒,採用的是純白底色。如果你在百思買、沃爾瑪、Target 等線下渠道選購,還請留意最明顯的這一點區別。 舊版(初代)Switch 包裝(圖自:Nintendo 官網) 新舊產品包裝的另一個區別,就是不再有人手來提著 Switch 主機放入底座。 相反,你會注意到其中一個 Joy-Con 手柄被從握把上伸出。新版包裝的產品圖像,採用了更加側方的視角,而舊版更加靠近正前方。 對於喜歡淘二手、又無法通過包裝盒來核實的朋友,就只能通過序列號來檢查了。 據悉,新版 Switch 主機的序列號,是以 XKW 字樣作為開頭的。如果你看到的是 XAW 之類開頭的序列號,基本上可以肯定是初代 Switch 機型(可在機身底部查看)。 最後,如果你選擇通過線上渠道訂購,買到新舊機型的概率就更不好說了。 鑑於目前還有很多初代 Switch 遊戲主機的庫存,商家顯然沒有很大的動力去特別標註是 v1 還是 v2 機型。 當前選購 v2 版 Switch 遊戲主機的最佳途徑,還是直接在線下挑選。或者等待經過一段足夠長時間的清庫存操作,再去網上渠道選購。 .

小霸王一場遊戲一場夢:項目擱淺500億市值夢漸行漸遠

訪問購買頁面: 遊戲外設自營專區 8月3日,小霸王上海原CEO吳松向《每日經濟新聞》記者透露,小霸王如意並未完全履行承諾,“還是只拿到了不到一半的欠薪,目前我們打算訴諸法律。 ”此前一天,8月2日,中國遊戲行業的年度大展ChinaJoy如期開幕。而正是在去年的ChinaJoy展會上,小霸王推出了Z+遊戲主機。彼時,外界對此頗為期待,媒體報導也可謂濃墨重彩。但一年之後,吳松重回ChinaJoy,昔日的抱負卻暫已成空。 Z+遊戲主機項目暫時擱淺 一年前的2018年8月3日,在第16屆ChinaJoy展上,小霸王發布Z+新遊戲電腦,益華控股(02213,HK)董事局主席、執行董事陳建仁站台發布會。 “集團正積極開拓其他業務板塊。”陳建仁信心滿滿,“遊戲機業務是集團的一個良機。” 作為“Z+”項目的運營主體,小霸王文化發展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小霸王文化)由益華控股持股49%,陳建仁任公司董事長。 在益華控股2018年年報的“主席報告書”中,陳建仁寫道:“董事會預計,隨著電競的推廣及發展,能為我們這台遊戲機帶來亮麗的市場前景。”年報同時提到,小霸王文化也會在2019年上半年推出自己的線上游戲平台,其中有幾款是獨家遊戲,預計“隨著線上游戲平台的上線,將可以拉動遊戲機的銷量。” 顯然,誰也沒有想到,“Z+”項目會在如此之短的時間內迅速“流產”。 “沒錢了。”趙孟(化名)言簡意賅。他是小霸王上海前員工,對公司這一年來的境況有著切身感受。 益華控股2018年年報數據顯示,公司當年度錄得收益約7.733億元,較2017年的7.543億元增加2.5%。然而,儘管收入微增,但2018年公司擁有人應佔虧損為1.174億元,同比猛增近921%。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註意到,截至2018年末,益華控股流動資產總值約為11.243億元,但流動負債總額卻高達15.133億元。顯然,益華控股面臨著極大的短期償債壓力。此外,截至2018年末,益華控股賬上現金及現金等價物約為2.161億元,但公司未償還借款金額卻高達6.055億元。 由於業績表現不佳,益華控股股價也同樣萎靡不振。今年8月5日,益華控股以0.36港元/股開盤,創下公司上市以來的新低。而截至8月9日,益華控股在港股市場的市值僅為4.21億港元。 此外,對益華控股來說,“Z+”項目仍處於需要不斷投入的前期階段,尚缺乏盈利能力,不可避免地會“拖累”上市公司業績表現。 記者註意到,2016~2018年,益華控股應佔小霸王文化的除稅後虧損份額分別為199萬元、544.8萬元、726.2萬元,虧損額逐年擴大。同時,小霸王文化還一直與AMD合作開發僅供該公司使用的遊戲產品專用半定制系統芯片,為此,小霸王文化在上述3年向AMD支付的金額分別為4774.3萬元、9051.9萬元和5287.2萬元,總計約1.9億元。不過,對此吳松表示:“益華控股實際投入的資金,可能還要遠遠大於這個數字。” 在自身業績堪憂、資金緊張的情況下,仍舊對相關項目持續投入——說益華控股沒有下決心支持“Z+”,顯然也有失公允。但在第16屆ChinaJoy上高調亮相之後,原本預計當年8月開售的Z+遊戲主機到2018年底仍未面世,“Z+”項目陷入困境由此可見一斑。 對於造成項目擱淺深層次的原因,吳松並不願意透露。此前,曾有報導稱,益華控股方面對“項目進度悲觀”。不過,吳鬆對《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示,益華控股早已在項目投入上做過明確的預算,對系統開發難的風險也有預料,並有相應的應對措施。同時,項目進展順利,產品做工精良,“這顆芯片用到了很多AMD最新一代的技術,要比5年前問世的微軟和索尼兩家的更為先進。 ”在他眼裡,唯一沒有預料到的風險,是由於“資金短缺造成招聘工作受阻造成”的人力不足。 至此,益華控股或許已無力,亦無心再對小霸王文化進行持續、穩定的高投入。 小霸王搬離益華控股總部 2013年,益華控股以當時的13家零售門店作為業務支撐,成功在香港上市。目前,“益華”體系下擁有購物中心、酒店、便利店、物業管理等幾大業務板塊。 在今年的ChinaJoy開幕前不久,《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曾趕赴廣東省中山市,實地走訪了益華控股總部。 益華控股的總部位於中山市核心商圈的益華大廈。 7月22日,《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在益華大廈看到,大廈周邊分佈了“益華百貨”“萬果便利店”兩大益華控股旗下業態。不管是大廈名稱,還是周邊環境,都充滿了益華的印記。 據大廈員工介紹,“整棟樓都是益華的,有出租,也有自用”。記者走訪發現,這棟大樓共有9層,1~8層均對外出租,而頂層9樓則分佈著益華控股總部、廣東益華百貨有限公司、廣東益華集團投資有限公司等“益華系”公司。 在大廈8樓,原本屬於小霸王文化的辦公室即將會有新用戶入駐。記者今年5月份到訪這裡時,小霸王文化曾經租用的辦公室大門緊閉,門牌上有小霸王的標誌,走廊貼有小霸王“Z+新遊戲電腦”的廣告,配以“全球首創,王者歸來小霸王”的文字。彼時,物業人員告訴記者,小霸王文化搬走已有半年。 7月22日,記者再次探訪發現,該辦公室正在裝修,即將搬進新租戶,而走廊和門口曾經貼有的小霸王標誌,已經消失。 目前,小霸王文化的官網已無法打開。在中國執行信息公開網上,一條立案日期為2019年7月10日的信息顯示,小霸王文化為被執行人,其“生效法律文書確定的義務”為“被執行人向申請執行人支付人民幣173.13萬元及利息5.14萬元,違約金50萬元,暫合計228.27萬元”,小霸王文化“全部未履行”且“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書確定義務”。另一條同樣作為被執行人的信息,立案時間則是2019年7月26日。 對於小霸王上海所指控的益華控股作為投資方拖欠薪資、小霸王文化業務發展等問題,《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在實地探訪中諮詢了某“益華系”公司員工,對方表示:“這個問題可能由林光正來回應比較合適,他可能比較了解情況。” 益華控股2018年年報顯示,林光正為公司執行董事,持有約1.07%股份,今年4月25日益華控股的公告顯示,林光正已辭任執行董事並於當日生效。此外,林光正也是小霸王文化的股東。 對於記者的採訪要求,上述員工稱已經向林光正轉交採訪函,林光正表示需要內部協商後再回复。但截至發稿,記者未收到回复。 十多年未曾真正涉足遊戲 工商資料顯示,林光正還是小霸王如意的法定代表人。此前,正是小霸王如意出具了《致員工函》,以總公司的名義,承諾擔保小霸王上海結清員工2019年2月、3月、4月工資並依法為全體員工繳納五險一金和個稅,以及2017年、2018年度未付13薪和離職補償金。 啟信寶數據顯示,中山市小霸王領先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小霸王領先科技)的股東為小霸王文化和杜慕仙,小霸王如意並沒有持股。吳松向記者解釋,之所以由小霸王如意出具《致員工函》,是由於此前為實現上市目標,在2017年小霸王如意曾通過VIE協議控制小霸王文化,因此由小霸王如意承諾擔保。 “現在拿到了2019年2月至4月的工資、社保、個稅、公積金等欠薪,但是2017年、2018年度的13薪和離職補償金沒有拿到。”趙孟告訴《每日經濟新聞》記者,“這大概就是吳總(指吳松)口中所謂的拿到一半欠薪吧。” 不過吳松向記者透露,拿出這筆錢的,並非益華控股一方,而是來自一家拿到小霸王商標授權的廠商。 “他們還在用小霸王品牌,一方面為了替集團公司分擔壓力;另一方面擔心負面太多影響生產銷售,所以墊付了我們這部分錢。”吳松說,他向記者出示了手機微信中與益華控股一方討薪的聊天記錄。但聊天記錄只有吳鬆一個人的發言信息,“後來益華控股一方對於解決欠薪的訴求始終沒有任何回應,我們對此很寒心。” 雖然被打上“童年回憶”的標籤,大多數人對小霸王的印像也還停留在“遊戲機生產商”層面,但吳松告訴記者,在2016年啟動“Z+”主機計劃之前,小霸王事實上已經有十多年未曾真正涉足遊戲行業。 “一些購物平台上能看到類似小霸王跳舞毯和安卓機頂盒遊戲機,這是小霸王授權給這些廠商的,但這麼多年來,除了Z+以外,小霸王沒有再做過資方投資自主研製的遊戲項目。”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查閱中國商標網發現,帶有“小霸王”字樣的商標名稱達316個,這些商品範圍跨界頗廣,包括電炊具、電熱水壺、鞋、雨衣、頭戴式虛擬現實裝置、智能眼鏡、電子學習機等,顯示申請次數最多的申請方是廣東益華集團投資有限公司,最早的申請記錄可以追溯到1991年。 而在入股小霸王文化時,益華控股曾提出要將小霸王文化及“小霸王”品牌主要資產打包上市、打造未來市值超500億元的遊戲產業新霸主的口號。 “500億市值”的夢想言猶在耳,但看起來,小霸王已經與這一目標漸行漸遠。 吳松當然不滿意現狀,他聲稱自己是一個“完美主義者”。 2018年8月,“Z+”新遊戲電腦發布後不久,他曾親自到生產線,車間裡掛著“小霸王Z+新遊戲電腦量產交付儀式”的紅色橫幅。那時,他的微博名還是“吳松_小霸王Z加”。 今年8月3日,吳松已將微博名改為“吳松再接再厲越挫越勇”,他也終於更新了許久未更的微博:“去年圓月時,花燈亮如晝。月上柳梢頭,人約黃昏後。今年圓月時,月與燈依舊。不見去年人,淚濕春衫袖。”微博顯示,發文地點是在上海新國際博覽中心——本屆ChinaJoy的舉辦地。吳松細心地配上了兩張圖,一張是“Z+”新遊戲電腦,另一張圖片裡,他站在大大的“小霸王Z+”字樣前,張開雙臂,意氣風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