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11”負面消息超65萬條 快遞、售後等吐槽聲最多

哪些問題最集中?監測期內,快遞、售後服務、預售規則、促銷宣傳、產品質量、價格和信息騷擾等方面問題較多。其中,快遞、售後服務、預售規則和促銷宣傳方面的負面信息均超過10萬條。 主要問題的負面信息量。中消協供圖 快遞負面信息詞云圖。中消協供圖 ■快遞 快遞車起火事件引發輿論關注 監測期內,共收集快遞負面信息196872條。負面信息在11月12日達到高峰,達63762條,起因是“快遞車起火事件”。 11月12日,一輛北京開往湖南的百世快遞公司物流車在河南安陽起火,車廂內包裹重13噸。該事件引起廣泛輿論,消費者針對快遞安全、損失賠償等問題展開討論;11月11日,成都趙女士向媒體反映,小區內快遞網點貼出通知稱,“雙11”貨物太多請當天領取,當天未取的第二天將退回公司。業內人士稱,這一舉措涉嫌霸王條款。與該事件相關的信息在監測期內有18813條。 ■售後 退款申請次日才開通 售後太麻煩 監測期內,共收集售後服務負面信息167288條。負面信息在11月11日達到高峰,為27792條,與消費者因平台設置、商家發貨快等原因無法在收貨之前退款有關。 “雙11”前後,有關售後服務的問題較為分散,主要是客服不理人、“雙11”當日無法退款、假客服、不發貨、發錯貨、不能修改地址等問題。 有消費者反映,11月11日凌晨在某OTA平台參加“雙11”活動,購買並成功支付四張杭州往返大阪的機票。當日早上諮詢出票相關問題時,被客服告知“經核實您的訂單因商家價格投放出現錯誤,無法進行出票”。經協商,消費者不得不全額退票,商家對此補償500元。 此外多名消費者反映,“雙11”當天“未發貨”訂單,如果消費者選擇退貨,退款申請在11月12日0點才開通,且購物享受的優惠券、購物券不能退回。有網友吐槽:“如果在雙11期間購買日用品,一定要做好被煩死的準備,但凡發生​​退貨將是煉獄般的折磨,他們的邏輯是,當天不讓退款,你會重新再下一單,等到可以操作退款的時候已經發貨了,讓你拒收,可一個訂單都分成若干包裹,你又分辨不出哪個是退的哪個是新訂單,導致你錯誤拒收,折騰半天后你也累了乏了,客服一個也找不到,最後只能全單接受。” 預售規則負面信息詞云圖。中消協供圖 ■預售 優惠規則復雜難懂 部分店鋪促銷成幌子 監測期內,共收集預售規則負面信息156000條。負面信息在11月11日達到高峰,為44073條。預售規則問題主要涉及優惠規則復雜難懂、0點搶購、1點才能付尾款、定金不退等。 有網友反映,某網店預售坑粉,“幾萬粉絲熬夜等預售,還不如'雙11'當天購買來的優惠!”類似的還有某官方旗艦店,“雙11”預售價比0點搶還貴,有的消費者預售時已經交了定金,由此陷入進退兩難。 監測期內,價格負面信息共42550條,“雙11”當天,隨著消費者購買行為增加,先漲價再降價、熬夜購買不如白天便宜、虛標價格等價格問題凸顯。有消費者表示,為了給妹妹買筆記本電腦,自己提前半個月開始做功課,之前價格一直沒有變動,結果“雙11”當天還漲價了,從5699元變成6099元。 聲音 流量思維主導的促銷模式與品質消費間存在矛盾 中消協認為,除了“先漲價後打折”“虛擬價格請君入甕”的老套路,電商又將這些套路與消費方式社交化、遊戲化的特點精心包裝,通過紅包、預售、購物津貼誘導消費者辛苦“蓋樓”、定點“打卡”、抽空“砍價”。促銷規則的複雜化,不僅抬升了交易成本、降低了商業透明度乃至商業誠信度,更是對消費者維權手段、防範意識與消費信心的粗暴挑戰,從而導致“雙11”套路與陷阱的“槽點”熱度居高不下。 此外,從輿情數據中的幾處集中“槽點”來看,電商平台是“雙11”遊戲規則的單方面製定者,消費者只能被動接受規則。諸如“退款申請次日零點開通”“所有商品不接受七日無理由退貨”等條款,是排除或限制消費權利、減輕或規避經營者應盡法律責任的伎倆。 “雙11”“網絡大集”式營銷模式的固化不變:“質量缺陷與隱患”商品時有出現,“強行退件”“半夜收件”等困擾依然存在。這種流量思維主導的促銷模式,與消費者追求品質、注重體驗的現實需求之間的矛盾,已經十分明顯。 中消協認為,電商平台既是“雙11”消費者購物的主要渠道,也是購物節期間巨額交易的受益者之一,應依法肩負第一責任,既要完善應急處置預案,更要充分尊重消費者合法權益和消費體驗,嚴格執行商品准入制度、完善違法商戶退出機制,杜絕網絡集中促銷活動出現假冒偽劣商品。 訪問: 京東商城 .

Amazon Go無收銀員生鮮雜貨店可能最早於明年第一季度上線

根據彭博社的一篇新報導了解到,Amazon Go品牌超市將加入類似的“快閃店”。該報導稱,亞馬遜還在研究授權其這種無收銀員零售店技術的可能性。 雖然這批全新的所謂超市確切的上市日期還沒有公佈,但報告稱亞馬遜可能會在明年年初開放其新店,而在同一時間,它也可能會推出授權服務。據稱,這項技術在超市規模上的測試會在位於西雅圖的一個10400平方英尺的地方進行。 不同於傳統商店需要顧客排隊付款的是,亞馬遜則是通過使用攝像頭和傳感器來檢測顧客放入道購物車的商品,這些商品則會自動記錄在亞馬遜應用中並使用現有的亞馬遜賬戶進行支付。 訪問: 京東商城 .

外賣平台“掐架”?西安有商戶被“餓了麼”要求退出“美團”

商戶未卸載“美團”“餓了麼”關閉商戶外賣平台 一個多月前,小東在西安市高新區東大村開了一家餐館,除了食客在店用餐,他還在“餓了麼”、“美團”兩家平台提供外賣服務。 店鋪剛營業時,小東的餐館只在“美團”平台上提供外賣。因為旁邊有高校,每天通過“美團”外賣他的店能賣出50多單,增了不少的收入。 “你們上餓了麼的話,給你們補貼,你們讓利多少,我們補貼多少。”十多天前,“餓了麼”工作人員上門找到小東。聽完這番話,小東和家人都覺得這是件好事,於是他們的店鋪也在“餓了麼”平台上線了。 果真,因為有補貼,一天光“餓了麼”平台就有100多單,小東還很慶幸多選了一個平台,多了一些機會。然而十天之後,他卻遇到了一件至今都覺得不可思議的事情:店鋪在一個中午用餐高峰期被“餓了麼”強行下線關閉了! “他曾經打電話說讓我們退出美團,我們沒當回事。”事後小東回想,“餓了麼”東大片區的負責人曾在電話裡說過,如果不退出“美團”就會採取措施,店鋪從平台下線就是他所謂的措施。 “餓了麼”和“美團”只能二選一?這讓小東想不明白,市場競爭下怎麼還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他還聽說,在東大遭遇此情況的不止他一家。 “神仙打架,商家遭殃。”說起這件事小東有點無奈,他在網上發現“餓了麼”這種行為在其他省市也屢屢出現,違反《反不正當競爭法》、《電子商務法》,其他省市監管部門也對這種行為進行過處罰。 “餓了麼”:商戶已恢復上線 華商網記者從店主小東發來的合同信息裡看到,商舖與“餓了麼”平台的合同有效期為12個月,合同里沒有出現商舖只能簽約“餓了麼”一家外賣平台的信息。 對於合同內提到的將被予以關店標準的跳單、飛單等違約行為,小東也一再表示:正常接“餓了麼”的單都接不過來,太忙了,怎麼有精力做其他無用功? 既然商家無違約行為,那為何會出現被關店的情況?真如小東所說,是平台“掐架”?華商網記者第一時間聯繫了“餓了麼”東大片區的負責人,即操作小東店鋪線上關店的郭先生,但對於此事郭先生稱自己不了解情況,匆匆掛了電話。 在華商網記者了解情況期間,小東接到了一個電話:“餓了麼”平台已經讓他的店鋪重新上線了。 隨後,記者從“餓了麼”陝西區域相關工作人員處證實,小東在“餓了麼”平台的店鋪已恢復上線。至於為何會造成這個情況,該工作人員解釋稱,東大負責人郭先生月初才到崗,對情況不是很了解,在溝通上可能存在一些問題。 “美團”:已有七家店被要求從“美團”下架 正在收集證據 小東店舖的問題算是有了著落,那作為“神仙掐架”的另一方“美團”怎麼看? “已有7家被要求下架美團,其中5家已經退了。”事情發生後,華商網記者從“美團”東大片區負責人處了解到,小東反映的問題確實存在,他們已經在收集證據,準備通過法律途徑維權。 陝西浩公律師事務所趙小東律師認為,任何情況下合同雙方都需要按照合同來執行,雙方約定很明確的情況下,一種是約定解除,另一種是法定解除,如果一方的違約行為給另一方造成損害,就需要按照合同來賠付。在這件事情上,如果店家覺得“餓了麼”的行為對自己的營業造成了損失,可以向對方提出賠償。 “對於“餓了麼”要求商戶下架“美團”,違者就直接關店的事情,“餓了麼”算是既擾亂了市場秩序,也損害了商家利益,剝奪了消費者的選擇權。”趙小東律師認為,對於這種不正當競爭行為,市場監管部門應予以查處。 訪問: 京東商城 .

躲過了促銷短信的你,卻沒逃過賣家花式要好評

紅包返現、撒嬌賣慘……躲過了促銷短信的你,卻沒逃過賣家花式要好評 文 | 常濤 求好評,商家使出了渾身解數 “忍受住了各類促銷短信,算清楚了複雜的減免規則,眼看雙11過去了,卻沒躲過各種索要好評信息的轟炸。”有網友感慨。 中新經緯記者註意到,賣家索要好評的方式和內容簡直五花八門,總結起來主要分為賣慘型 、利誘型、威逼型和狂轟亂炸型。 賣慘型:這樣打擾您真的很抱歉。可我確實沒辦法了,您在網上買的水果求您點個滿星可以嗎?試用期業績,求求您幫幫小妹吧,跪謝。 哥哥在嗎,網上發消息沒有回,求您給買的亞麻桌佈點個好評,如果業績不通過,妹妹就要被辭退了。 ▲資料圖 來源:微博截圖 ▲資料圖 來源:微博截圖 ▲資料圖 來源:微博截圖 利誘型:五星好評即可退3元小紅包! 3元也是錢,3元也是愛! 親,這邊有個不情之請,可以給最近買到的羽絨服一個好評嘛,為了表達您對我們支持的謝意,這邊給您送上6元紅包哈。 ▲資料圖 來源:微博截圖 ▲資料圖 來源:微博截圖 威逼型:親,在嗎?您前幾天在本店買的地毯還沒有給好評哦,如果不給評價,小客服沒辦法會一直給您發短信的。為了您生活安寧,可以給個好評嗎,不用評語的。另外,小客服還知道您的住址哦。 ▲資料圖 來源:微博截圖 狂轟亂炸型:簡單來說就是不僅在平台私信你索要好評,還給你的手機發短信、打電話索要好評,並且一天多次。 買家給好評要紅包,商家也有無奈 面對商家索要好評,有網友表示,對威逼利誘花式要好評的,一概不予理會,或者直接給差評。也有網友認為,評論要實事求是,商品好不好,吃過、用過才知道。還有網友表示,如果商品說的過去,沒有大問題,給好評也不過分,畢竟大家都不容易。 網友@長安故里daytoy:平台能不能出一個拉黑某店舖的功能啊!每天被要好評,一天三四條短信,我真是服了,煩死了。 網友@掂jiaojiao親居居:雙11買的東西太多,三四十個快遞,有的收到貨了就點了確認收貨,但暫時都沒有評價,結果有的賣家就發私信要好評,當時沒看到,晚上又發短信要評價,搞的我不想評價了,或者想差評。 不過,不僅消費者有被商家索要好評的煩惱,有時候賣家也會遇到給好評就要紅包的買家。 一位家居用戶賣家告訴中新經緯記者,前兩天他們碰到一位買家,39元的水杯因為蓋子裂了,提出索要20元補償,另外給好評還要求給5元紅包,不然就給差評說是假貨。 另一位賣家也向中新經緯記者表示,現在向商家要好評返現的消費者多的是,“好評紅包”在很大程度上已經成為了商家的成本。 值得一提的是,與賣家索要好評一樣,如果買家給好評要紅包,商家也可以選擇給或者不給。中新經緯(微信號:jwview)此前曾報導,有職業差評師或向客戶收取費用,給指定的店鋪惡意差評,以達到“黑化”競爭對手或報復的目的;或者他們在網購、點餐等之後故意留下差評,並提出賠償需求,進行網絡碰瓷。律師提醒,職業差評行為違反《反不正當競爭法》和《電子商務法》,若通過此手段索要錢財,則涉嫌刑事犯罪。 律師:索要好評不違法,消費者有決定權 對於賣家索要好評的情況,律師表示,賣家向消費者索要好評並不違法,最終決定權掌握在消費者手中。但如果消費者遇到賣家頻繁騷擾、恐嚇等情形,可向平台或有關部門投訴。 “賣家通過給紅包、軟性的強迫等手段向消費者索要好評,嚴格來說並不違法。如果出現賣家威脅、辱罵、頻繁騷擾的情形,那麼消費者可以向平台投訴。給不給好評的決定權掌握在消費者手中,消費者的評價還是要以客觀事實為依據,這有利於構建良性的電子商務信用評價體系。”北京志霖律師事務所律師趙占領在接受中新經緯採訪時表示。 針對網購”好評返現”的做法,網經社電子商務研究中心法律權益部助理分析師蒙慧欣認為,此舉有違法的嫌疑,屬於不正當競爭行為,侵犯了消費者的知情權,並且不利於社會誠信建設,違反了《消費者權益保護法》《反不正當競爭法》等法律法規。此外,“好評返現”有違電商平台設置“信譽評價”這一項的初衷,不僅使信譽評價規則失去了意義,還損害了消費者整體利益。 蒙慧欣認為,“好評返現”實質上是電子商戶通過貨幣返現對消費者進行交易賄賂,誘導消費者主體對產品和賣方的交易行為做出非客觀評價行為。這一行為嚴重侵害其他消費者的知情權、損害其他消費者的利益,不僅破壞了電子商務平台的公平交易規則,更破壞了電子商務平台的誠信規則和誠信文化。 蒙慧欣認為,對這種行為,首先要依法治之,對這樣的商家決不能手軟;其次,對網購平台也要有一定的約束力,情節嚴重的也要給予嚴厲的懲罰。 “消費者要學會算賬,違心地給予'好評',從而獲得兩元錢,看似賺了,但大家都如此挖坑,人人都會是受害者。相比於獲得的2元'獎賞',而實際上卻失去更多,這是最不划算的。”蒙慧欣說。 訪問: 京東商城 .

三季度淨虧23億 黃崢說“百億補貼”將繼續

第三季度,拼多多經營虧損為27.92億元,較2018年同期的12.695億元,虧損擴大119.93%。非通用會計準則下,平台經營虧損為21.235億元;這一季度,拼多多歸屬於普通股股東的淨虧損為23.35億元,對比去年同期為10.983億元,虧損擴大112.6%。非通用會計準則下,平台歸屬於普通股股東的淨虧損為16.604億元。 無緣618,也夠不上雙11的拼多多第三季度,即使有電商淡季的虧損合理化理由,二級市場仍然給出了消極反饋。受此影響,拼多多美股盤前大跌20%。 錢雖虧了不少,但好消息還是有的。拼多多的用戶數增長勢頭仍然強勁。財報顯示:第三季度拼多多平均月活數為4.296億,同比增長85%。環比上一季度淨增5310萬,創上市以來單季度最大增長。 增長顯露疲態 二季度財報發布前,金融機構巴克萊銀行在投資評級報告中,將拼多多初始評級為“增持”,目標價調至32美元。而今日,拼多多三季度財報發布後,股價也應聲下跌:從開盤價41.8美元降至截稿的40.72美元,下跌近3%。 與第二季度財報的數據相比,第三季度的拼多多確實有讓投資人失望的理由。 第三季度,拼多多營收同比增長123%,達75.139億元,而第二季度,拼多多營收同比增長169.1%,達72.9億元。營收增速明顯放緩,拼多多長期保持的高速增長狀態略顯疲態。 對於此次營收增長,財報將其歸功於“平台在線營銷技術服務收入的強勁增長”。 本季度,拼多多在線營銷技術服務收入67.114億元,較2018年同期的29.741億元增長126%。平台交易服務收入8.025億元,較去年同期的3.983億元增長101%。拼多多稱,在第三季度加強了對商家的資源與技術支持,降低商家的運營與銷售成本的同時,提升了投資回報率。 用戶數上,拼多多在這一季度獲得了單季度用戶最大增長,淨增5310萬。截至2019年9月30日,拼多多活躍買家數達到5.363億。在2019年的前三個季度裡,拼多多獲得1.508億新用戶,平均下來每季度獲得新用戶5027萬。 相比營收增長的曇花一現,拼多多的用戶數增長更具持續性。 根據11月20日數據公司QuestMobile發布的《2019雙11洞察報告》,2019年雙11當天,各電商平台DAU(日活躍用戶)中,拼多多為2.2億,與手機淘寶的4.6億相差2.4億元。而2018年雙11當天,拼多多DAU為1.19億。也就是說,在一年時間裡,拼多多參與雙11的DAU增長了85%,上漲勢頭依然明顯。 但從另一個角度看,電商平台比拼的用戶消費力,是DAU所不能代表的。馬雲不久前也說過,每天晚上大約有1700萬人逛淘寶但是什麼東西都不買。且從目前各個電商平台披露的雙11成績單看,淘寶仍是雙11消費的絕對主場,這在一定時間期限內都不會有所變化。 對拼多多來說,追趕用戶數容易,但長期踐行“同品最低價”的自己,想要擺脫低價低質的原始印象,提升用戶消費力,仍需很長的路要走。 營銷仍是最大“負擔” 為了獲得高質量用戶,2019年拼多多推出“百億補貼”計劃,剛剛過去的雙11,拼多多用包括Apple MacBook、戴森吹風機等在內的多款高單價商品的低價策略,試圖拉攏五環內或是一二線城市更具消費潛力的優質用戶。 雙11過後,拼多多發文稱:“我們連實時數據大屏還未曾來得及搭建,公司上下都在急著補貨、比價和補貼,走廊裡的橫幅和氛圍花籃也還沒來得及擺。” 營銷補貼成本高企,也解釋了為何拼多多盈利的期待屢屢落空。 第三季度,拼多多仍在不斷加強對商品的補貼力度。拼多多的總經營費用為84.726億元,對比去年同期為38.672億元,經營費用增加了119.09%。這其中,用於銷售與市場的推廣費用為69.088億元,較2018年同期的32.296億元增長114%,較上季度的61.037億元,環比增長13.19%。 換句話說,無論是同比還是環比,拼多多的經營成本都在營銷費用的帶動下上漲。 在晚間的電話會議中,對於如何更好地提升銷售和營銷的回報率,黃崢稱,拼多多的投資是提升用戶的參與度及回報用戶,鞏固用戶的長期使用習慣。無論是優惠券還是“百億補貼”,都是為了提升用戶體驗以鞏固用戶習慣。目前拼多多用戶“每年平均消費超過2千元,一線用戶超過5千元。”黃崢也稱,下一季度會繼續“百億補貼”戰略。 在成本中,一個值得注意的點是,拼多多的研發費用增長至11.272億元,佔收入比達15.0%,較2018年同比增長240%。研發費用遠高於互聯網行業的平均水平,對於年輕卻備受矚目的公司來說是件好事,科技軟實力的增強無疑會為拼多多的前景帶來更多想像力。 如今,拼多多不得不面臨的局面是,最大的營銷主場微信發生了變化。 10月末,微信開始清理外鏈,拼多多的小程序分享鏈接也被“封殺”,而彼時正處於雙11的節點。電商平台的小程序已經成為承載各家活動營銷的主要陣地,和好友拼單買更便宜,邀請好友砍價等操作,也是拼多多崛起的關鍵。 小程序鏈接被“封殺”對拼多多雙11的影響有多大外界無從知曉,但面對其他電商平台亮出的成績單,拼多多給出的那封感人至深的信並沒有被投資人買單,當日拼多多股價跌幅超3%。 但轉機也存在於微信。上述雙11洞察報告顯示,今年雙11各大主流電商平台的小程序DAU大幅增長:拼多多微信小程序、每日必搶支付寶小程序、京東購物微信小程序分別成為綜合電商雙11當天小程序DAU前三名,分別達到2930萬、2360萬和1805萬。 一方面,拼多多要慶幸微信沒有“趕盡殺絕”;另一方面,拼多多需要反思的是,能輕易被微信“扼住喉嚨”的自己,如何與淘寶、京東競爭。 訪問: 京東商城 .

QuestMobile:雙11當天手機淘寶DAU達4.6億 拼多多為2.2億

報告認為,今年雙11,行業在玩法上一大明顯的改變是:從“如何賣出更多的貨”轉變為“如何把更合適的商品推薦給消費者”,這是電商行業對過往銷售邏輯和流量思維的反思與行動。在這種思維的指導下,電商的分發邏輯產生了大變局,傳統電商“人找貨”的本質,在直播、短視頻和社交關係鏈時代變成了“貨找人”,邏輯全面升級。 報告顯示,今年大促期間,各大主流電商平台的小程序DAU同樣大幅上升,拼多多微信小程序、每日必搶支付寶小程序和京東購物微信小程序分列綜合電商雙11當天小程序DAU前三位,DAU分別是2930萬、2360萬和1805萬。 另外,在直播帶貨方面,報告顯示,今年雙11期間,用戶關閉抖音APP後,去向手機淘寶的次數佔比為38.9%,去向拼多多的佔比為30%。 訪問: 京東商城 .

馬雲仿裝店鋪被淘寶下架 賣家:考慮不周,接受處罰

該店鋪在聲明中回應稱其商品模特僅僅是相似馬雲,並沒有冒充馬雲或者侵犯馬雲肖像權。對於商品被下架,賣家表示接受處罰,並重新審視此行為,雖是無意,但造成意外的影響也是本店考慮不周全。同時賣家也表示無奈,稱不能正常售賣將會給店鋪帶來不可預估的損失。 以下是聲明原文: 【特別聲明】 本店商品模特僅僅是相似馬雲老師,並沒有冒充馬雲老師或者侵犯馬雲老師肖像權,馬雲老師是我們淘寶人的偶像。我們一直秉承阿里巴巴理念做好店鋪和質量,本店有關相似馬雲老師形象的模特圖和商品已被淘寶那邊全部下架,不能正常售賣造成不可預估的損失,本店也是很無奈! 本店接受淘寶的處罰,並重新審視此行為,雖出無意,但造成了意外的影響,也的確是本店考量不周全。 訪問: 京東商城 .

被薅羊毛店“果小雲”負責人承認名下有多家無貨源店

近日,澎湃新聞查詢企業信息發現,該店鋪在天貓認證公司的股東覃藝名下擁有10家公司,其中2家主營“無貨源店群”(即自家沒有貨源,通過店鋪或產地代發來賺取中間價的模式)。 11月16日,覃藝的合夥人、自稱“果小雲旗艦店”目前負責人的張鋒承認自己和覃藝名下有多家“無貨源店鋪”,其中包含水果店鋪。 張鋒稱,“果小雲旗艦店”出現定價錯誤,導致被“薅羊毛”,也是因為在設置“一鍵代發”軟件時出了錯誤。但張鋒否認果小雲旗艦店為“無貨源店鋪”,稱只是橙子代發,一鍵代發是小布操作的。 張鋒堅稱果小雲旗艦店的實際經營者是其表弟小布,不過事發至今“小布”一直未露面。曾聯絡轉賣果小雲旗艦店的中間人洪斌(化名)告訴澎湃新聞,買店、簽署協議皆為覃藝出面,並未見過張鋒所稱的“店主小布”。 作為一個資深水果電商,洪斌稱,淘寶“無貨源店鋪”水果店鋪不少,銷售產品多為各地果園代發。有的“無貨源店鋪”直接通過軟件一鍵採集複製同類店鋪產品信息並提價發布,獲得訂單後,再通過軟件從被採集店鋪下單,賺取中間差價,被普通淘寶店鋪經營者稱為“吸血蟲”。 “無貨源店”疑雲 因標錯價格為“26元4500斤”臍橙,天貓網店果小雲旗艦店被“羊毛黨”薅垮。之後,該店下架所售臍橙,發布“對不起,我真的累了”一文,迅速引發關注。 自稱店鋪負責人的“小布”當時稱:“果小雲旗艦店就兩位人員,一位是我,負責操作店鋪,一位是叔叔負責摘果子打包發貨,我跟叔叔都是農民出身,生在農村,長在農村。果小雲旗艦店是我跟叔叔倆湊錢開的店,我倆的命根子……” 此事經媒體報導後,得到網友聲援,果小雲旗艦店重新開店後獲得大量訂單。 11月13日,果小雲旗艦店被質疑“抄襲他人網店信息”。當日晚,在承認抄襲並發聲明道歉後,果小雲旗艦店下架所有產品,暫時關停店鋪。但質疑聲並沒有隨之消退,博得網友同情的“小布和叔叔湊錢開店”是否是真的? 澎湃新聞記者查閱企業信息,發現果小雲旗艦店在天貓認證的公司北流市鑫果農業有限公司股東覃藝名下擁有10家公司,其中4家為電子商務有限公司。覃藝合夥人張鋒名下則擁有6家公司,其中的玉林市穿雲電子商務有限公司(下稱穿雲電商),張鋒為股東,覃藝任監事。 穿雲電商曾在一同城招聘平台上發布“招商加盟”信息,公司介紹稱,穿雲電商是一種無貨源店群模式,主要經營淘寶、拼多多平台,並可幫助客戶實戰落地,一對一服務。 對此,11月16日,張鋒回應澎湃新聞稱,此前他和覃藝確實是做無貨源店群模式,並且兩個人名下有多家淘寶店鋪,其中也有一些為水果店鋪。 他稱,無貨源店群指的是名下沒有貨品,與其他貨源合作,並通過軟件來實現一鍵代發,利用品種的優勢來經營店鋪。 “一家店的流量比較低,收入也比較低,所以需要開很多很多淘寶店才能盈利。” 張鋒稱,“果小雲旗艦店”出現定價錯誤,導致被“薅羊毛”,也是因為在設置“一鍵代發”軟件時出了錯誤。 關於一鍵代發軟件,一名淘寶水果賣家李薇(化名)向澎湃新聞介紹稱,進行一鍵代發的軟件不僅能夠實現收款、發貨,還具備複製功能,能夠快速將某家店鋪的產品信息、價格、註冊信息等內容複製並自動上架,實現銷售。 李薇認為,此前“果小雲旗艦店”被指抄襲某家店鋪信息,錯誤的價格也同樣被複製過來,與“無貨源店鋪”的操作十分相似。在一段張鋒和被抄襲店鋪合夥人的通話錄音中,張鋒曾告訴對方:“做店的,我們的貨源也是找你們發的,所以那個時候填了你的電話。” 但張鋒否認“果小雲旗艦店”為“無貨源店鋪“,並稱果小雲旗艦店是由其表弟“小布”和“叔叔”二人管理。 “我和覃藝比較有淘寶經驗,只是來幫忙的。”但是,薅羊毛事件發生以來,“小布”及“叔叔”都未曾露面,發言人一直是張鋒。 此前曾聯絡轉賣果小雲旗艦店的中間人洪斌稱,覃藝為該店舖的主要經營人。 “我們都在一個水果電商群裡面,當時我替朋友轉發這個果小雲店轉店信息,覃藝他們就聯繫了我。” 據洪斌說,在簽署轉店協議時,皆為覃藝和趙曉芳出面,並不清楚“小布”其人。 澎湃新聞此前報導,“果小雲旗艦店”10月25日剛變更了股東及法定代表人,由原來的練鴻南變更為覃藝和趙曉芳。五天后,“薅羊毛”事件發生。 “果小雲”稱只是橙子代發 洪斌已在玉林市從事水果電商行業多年,手中擁有多家淘寶水果旗艦店。 他介紹稱,廣西本地多產水果,加之擁有兩個陸路進境水果指定口岸,可大量進口國外水果,該地水果銷售產業持續火熱。 “淘寶上賣水果的幾乎一半都是我們廣西這邊的,有的地址是四川,是因為代發地四川,實際店主也是廣西的。” 在洪斌售賣的水果中,除了百香果和番石榴來自自家果園外,其他多種水果均來自全國各地代發果園。他認為這已經是一種普遍的商業行為,“在淘寶店舖裡,多數水果店鋪都是代發,包括那些TOP10的店鋪。”代發也是無貨源店舖的一種。 “一個果園不可能種十幾種水果,而且不同地區和季節不同,生產的水果也不同,所以有的是自己家水果和代發水果都有,有的是全部產品都是代發果園。”在這個銷售鏈中,洪斌說最重要的就是果農資源和渠道,能夠拿到更低的價格或更高品質的產品,銷量往往也會隨之上漲。但受限於果園的產量和數量,通常合作不太穩定。 因此,有部分無貨源店鋪直接“寄生”在其他同類店鋪之上。 “我們的流程是買店、入駐、採集、加價,之後去被採集店舖一鍵下單發貨,從​​而賺取差價。”15日,澎湃新聞記者以客戶身份諮詢了網上一家無貨店運營公司的銷售人員,他介紹稱,“無貨源店鋪”指的是在淘寶批量佈局無貨店,或在店鋪上架上千個產品,形成規模優勢,“沒有貨源也能賺錢”。 該銷售說,“無貨源店鋪”產品來自其他全網熱銷的店鋪,他們有軟件能夠實現一鍵複製、下單和發貨,客戶在“無貨點”購買產品後,運營人員再通過軟件去其他店鋪下單。 傳統淘寶店鋪請美工、設計、運營、攝影、客服等人員,還需要進存貨和發貨,“無貨源店鋪”的運營簡單許多,“直接採集優質產品,規避盜圖和侵權風險後直接搬運就行了。”上述銷售人員說。 但水果並不是做“無貨源店鋪”的好類目。該銷售人員稱,一般水果店鋪幾萬塊錢就能買下,但因水果市場價透明,往往不好中間加價,但也有消費者會抱著“價格高質量好”的心理,購買明顯高於市場價的水果。 據該銷售人員稱,“無貨源店鋪”類似於經銷商,是合法的。洪斌在採訪中也認為,“無貨源店鋪”是一種正常的商業行為,可以幫助果農售賣水果。 但在淘寶水果賣家李薇看來,有的無貨源店無異於“吸血蟲”。她稱,2017年,她曾整合自家周邊的果園資源開淘寶旗艦店,並請來攝影師、美工來打造產品介紹頁及視頻,希望通過售賣高品質水果來實現盈利。但在經營的兩年裡,出現多次被盜圖和被抄襲,多為“什麼都賣”的無貨源店鋪,在這些店舖裡,李薇精心挑選的水果被冠以“進口”的標籤,售價提高約30%。 今年4月,淘寶網曾發佈公告稱,發現部分賣家以不正當批量複製他人店舖的商品,通過購買他人店舖內商品完成自己店舖內交易的行為,存在重複鋪貨、類目錯放、售後服務無法保障等多種風險,嚴重干擾市場正常運營秩序,影響買家購物體驗。淘寶網將對存在上述行為的異常店鋪執行下架全店商品、限制發布商品7天、限製商品發布數量500件的處置。多次違規的,還將限制使用特定管理工具。 澎湃新聞查詢“淘寶規則”發現,2017年3月發布的《濫發信息規則》顯示,濫發信息行為中包括“信息重複”,淘寶將視其情節輕重程度採取下架商品、刪除商品、刪除店舖等舉措。 淘寶規則舉例,重複鋪貨和重複鋪貨式開店都屬於信息重複違規,重複鋪貨指同一家店售出同款商品兩件以上,而重複鋪貨式開店即指開設兩家以上店鋪且出售同樣商品的。 果小雲旗艦店是否利用“無貨源店群”模式運營?張鋒堅稱“小布的叔叔”家中有果園,只是臍橙來自代發果園,但澎湃新聞記者多次要求提供果園照片,均未果。 (原標題:被薅羊毛店負責人承認名下有多家無貨源網店,臍橙是代發貨) 澎湃新聞記者 李思文 朱軒 訪問: 京東商城 .

近八成大學生有網購不實用物品的經歷

購買衣服等“大件”時,她會稍微瀏覽評論,只要大部分評價不錯,她便會立刻下單:“花錢似乎真的可以讓人從緊繃的神經中解放出來。” 近日,中青校媒面向全國792名大學生髮起問卷調查,調查結果顯示,86.99%受訪大學生有購物後不怎麼使用的情況,而後悔自己買過沒用東西的受訪大學生佔77.53%。 書桌成了“不實用物品展示櫃” 在網購的道路上,余玲瓏跌栽的跟頭不少,網購像個“泥潭”,她已深陷其中。 前段日子,為了實現“雨中自由”,她在網上購買了一組鞋套,用來保護自己容易進水的鞋子。但由於鞋套不易攜帶、穿上打滑,很快被她“封存”在抽屜最深處:“買了這種東西,真是太后悔!” 中青校媒調查顯示,對買回來用不到的東西,有50.13%的被訪者選擇放在角落“吃灰”。來自福建的孫惠清理寢室書桌,為自己喜歡的手辦騰出一個擺放的空位,窄小的一層櫃子內。除了手辦,旁邊還立著五個CD碟厚度的動漫人物立牌。去年的“雙11”,她在網上多次為自己喜歡的角色手辦付下定金,並在之後補齊了2000多元的尾款。即使買回來的手辦、立牌事實上並沒有任何作用,甚至需要一筆不菲的費用,孫惠仍願意為自己喜歡的角色埋單,她將其稱作“為理想充值”。與此同時,她也面臨著一個嚴峻的問題:她並沒有足夠的空間將自己的手辦、立牌擺出來,很多手辦藏在寢室櫃子中,就連家中也堆積了不少。 浙江的張月喜歡購買各式各樣的本子,當被問及本子數量時她仔細想了想,笑著說:“太多了,還沒仔細數,起碼兩位數吧。”前兩天她剛收到了故宮文創寄過來的手賬套裝,根據賣家的介紹,不同的手賬套裝會有不同的主題,而不同主題的套裝組合起來又是相互聯繫的。本來打算只買一套的張月看了介紹後很心動,抱著“兩套在一起是不是可以發現新線索”的想法,她一口氣下單買了兩套:“但其實拿回來拍了照之後就又放回盒子裡不用了。” 面對寢室裡越堆越多的物品,張月也曾經反思過:“每次買完我都會想,買的東西實在太多了,而且花的錢也太多了。”但每次面對好看的本子,她又忍不住邊購買邊安慰自己:“這個和上次那個不一樣。”在零花錢緊張的時候,面對心儀的東西,張月會先默默把它放到收藏夾裡,如果是限量版或者是錯過預售,張月便會去二手網購平台上找同款。 在“便宜”和“湊單”面前增加的購物清單 “去年買了很多不實用的東西,今年爭取理智購物!”來自廣西的大二學生劉雅婷為今年準備過“雙11”的自己立下了“flag”。 回看她去年的購物清單,500毫升的“深層清潔洗面奶”“水光面膜”的組合套裝和復古風的外套……在她詳細的“雙11”小賬本里,“趁機囤一瓶”的超大量洗面奶價低划算,低折扣的優惠券則大大降低了面膜組合和衣服的價格……但實際上,“本著不浪費的精神”,不太適合她膚質的洗面奶只被使用了一個月左右,平時不愛敷面膜的她也只敷了五六片,至於一件有設計感的外套,她連穿都沒穿過。 又一年“雙11”到了,還沒用到一半的洗面奶和麵膜,被劉雅婷閒置在櫃子裡。中青校媒調查顯示,回顧自己買不實用的東西時的心態,68.77%的受訪者認為這是“心血來潮”,19.22%的受訪者為了優惠而湊單,8.72%的受訪者因為商品打折,3.29%的受訪者則是因為購物節到了。 “我覺得為了湊滿減多買一些東西是正常的。”外賣湊滿減、購物湊滿單、商品湊砍價……這些在蘇州科技大學的鄧愷健眼中是再正常不過的消費行為。 “有時候你並不覺得湊滿減之後會很貴,相反還會覺得有些合算,況且這些東西又是你喜歡的。” 不久之前,他在網上看中了一款手鍊。作為一個精緻小物件愛好者,遇到這樣的物件,他當然不會就此讓目光從網絡頁面上一掃而過。商家告訴他,如果購買3條可以享受包郵服務。 “一般的手鍊最多兩條就夠了,沒有必要買第三​​條。”但他轉念一想,一來買3條可以用作備用,二來十幾塊的郵費也太不划算了。於是,3條手鍊被他加入購物車中。 和鄧愷健有類似想法的還有來自瀋陽大學的馬若涵,在她眼裡,買不實用的東西,只是為了更加優惠地買到有用的東西。她並不會單純地因為喜歡一件商品而立刻下單購買,而是等到有滿減優惠的時候才去購買。 作為一個“書蟲”,馬若涵經常在線上購書平台流連忘返:“這些網站時不時會搞一些滿150減50、甚至滿200減100的活動,優惠力度很大。”但想買的書卻又湊不到滿減的門檻,身邊又沒人和她拼單。這時候,她就會選擇一些自己認為“看起來很有用的書”湊滿減。之前購書網站週年滿減活動時,她購買了一本哲學書,覺得提升自己哲學品味也很不錯。但到貨之後,那本哲學書一直沉睡在她書架的最內側:“雖然看起來很有用,但卻一頁都沒翻過。” “商家一般不會剛剛好讓你湊足滿減,有時候買一些用不著的東西是難免的。”買一個咖啡壺時,為了湊包郵,馬若寒多買了很多她完全不會用的濾紙:“但購買濾紙所湊足的包郵,要比單純地付20元的郵費更加合算。”馬若涵對於淘寶滿減的把握,似乎已經到了一種“爐火純青”的地步。 為了湊到滿減而後期隨便挑選商品、在購物網站上看到便宜的東西便下單,結果購物之後發現很少使用。三明學院大學生心理健康教師雷曉寧解釋,這是“糖果效應”在人身上的表現。對此,他也給出自己的建議:要學會讓自己知足常樂,購物的時候仔細觀看商品介紹,判斷好商品對自己的價值才是“王道”。 可有可無的購物節 一雙藍色的杜蘭特5代球鞋,是陳豪“雙11”購物節唯一的消費品。他是一個名副其實的球迷,同時對球鞋也很熱衷。這雙鞋他盯了一個月,“雙11”降價後便宜了200元。 “之前常穿的幾雙球鞋比較舊了,平時又一直都在看鞋”,陳豪掐著“雙11”降價的機會買下了它。 作為一個生活簡單的男生,陳豪對於消費並沒有太高的慾望:“沒有消費需求的時候,我可能半個月都不會點開網購App。”調查顯示,42.30%的被訪者會在經濟允許的情況下買自己喜歡的東西,而56.44%被訪者則認為在購物過程中應該保持理性消費態度, 去年“雙11”收到鞋子那天的中午,陳豪很興奮:“到了以後我馬上穿著它去打球了。” 今年的“6·18”購物節,他又買了一雙心儀的球鞋。有明確目標的購物,讓他避免了買了東西卻用不著的困擾。今年“雙11”,陳豪沒有什麼新的計劃,這個購物節對他來說可有可無。 和陳豪一樣,“雙11”購物車空空如也的還有來自天津的小姜。和身邊大多數追隨“雙11”熱潮的朋友相比,小姜顯得很特別,她沒有研究過“雙11”的規則,不知道“薅羊毛”的意思,也不明白如何在淘寶上蓋樓。面對親近朋友的蓋樓請求,她也會點開鏈接,收穫到的是朋友的驚嘆:“哇,原來你是個新手。” 福建師範大學廣告學系教師莫莉介紹,在購物節已經變成消費文化的當下,消費者更容易不自覺地購買更多商品,卻沒有意識到它們並不是真正需要的,而沒有加入的消費者就會顯得格格不入,跟不上潮流。 商家利用消費者的心理,推出集娛樂性和社交性為一體的促進消費的活動,比如近期流行的“蓋樓”、點贊領優惠券的電商活動,反過來也推動了消費者消費行為的發生。她指出:“很多消費者對於機會成本沒有正確認識。”從“雙11”預熱到真正購買這段時間裡,為了領劵、滿減等優惠,消費者在其上真正消耗的時間會達到二三十個小時。但消費者沒有意識到,若用這些時間去勞動、創造,他們最後創造的價值可以遠遠超過從優惠裡獲得的金錢數額。 小姜認為,她不是沒有“慾望”,而是購買東西的“慾望”並沒有那麼強烈。打開小薑的淘寶購買記錄,書佔了大多數,偶有衣服、飾品以及日用品,但頻率不高。今年7、8月份,因為購物軟件使用頻率低,她的購物軟件甚至一度處於雲儲存狀態。 “但其實大一剛入學的時候,我還是和購物軟件有過一段‘你儂我儂’的日子的。”小姜笑著說。她坦言剛上大一的時候對任何事物都感覺很新奇,剛剛可以自己支配生活費後,她每天都會“刷一刷”購物軟件。她買過很多類型的衣服,各式各樣的本子,稀奇古怪的玩具,但最後留下來的卻很少。衣服經常因為質量不過關,或者圖片與實物不符,被她放在衣櫃裡再也沒拿出來過。買的本子和玩具因為實用性不強又太佔位置,被她帶回家放在了儲藏室中,因此還被媽媽嘲笑為“垃圾回收站”。 相比於魚龍混雜的線上購物,小姜如今更偏向於線下購物。對她而言,要買日用品和食物,在實體店購買比網店更加便捷。在衣褲和鞋子的購買上,能夠試穿的實體店也更便捷,網店裡賣的東西如果不合身,還需要郵寄退回。 “而且我覺得購物節的打折力度也並不大,那些我看中的化妝品並沒有很大的優惠。” 小薑的身邊有很多對淘寶直播著迷的人,也有看一個小時直播能在購物車裡塞十四五件產品的朋友。對此她並不理解:“他們買的東西沒有多少適合自己的,多半是衝動消費罷了。我身邊有很多人看了直播覺得衣服挺好看,買來試穿後就立刻後悔。”在她看來,買很多便宜的東西都不如一件適合自己的東西來得實在。 (應被採訪對像要求,文中陳豪、孫惠、孫月、小姜為化名) 訪問: 京東商城 .

你的快遞到了嗎?今年雙11京東物流和菜鳥們做了什麼

也有人打趣地形容這個速度“量子運輸”,原本衝動付款後還在琢磨要不要退款時,貨就已經送到家了,“這種極速達,根本不好意思退款”。 一件快遞從最初的被商家分揀打包,到發往干支線的運輸,再到最後的快遞員一一配送,直至送達買家手中,整個過程就像個龐雜的系統工程,任何一個環節的拖沓都會導致物流速度下降。 為什麼這次送貨速度如此快?顯而易見,這絕非快遞員從發貨地點收貨後,再千里迢迢飛速趕往收貨地點能實現的。想要找到答案,就必須依靠那些物流記錄的大數據了。 預售暗藏玄機 直到收貨半個小時後,唐云路才搞明白了其中的秘密。 “原來快遞提前一天就發出了,先送到北京等著,當我付了尾款觸發最後一個環節後完成配送,如果不付尾款就退回蘇州。” 實際上,這正是今年電商平台大多采取的預售機制,讓預售商品提前下沉。 唐云路從物流記錄中也發現,她買的一些預售商品在11月11日前就已發貨了。經濟觀察報記者看到,京東和天貓在今年的雙十一期間都做到了預售訂單的規模化下沉。 京東自10月18日便開啟了長達12天的雙十一預售,而天貓的預售期始於10月21日,持續到11月10日。具體來看,這些商家採取的預售模式,是讓用戶在預售期內先付定金,通過日常交易量及購物車等大數據分析計算後,預付的商品便會被快遞公司攬件,發往離用戶最近的營業點。待雙十一啟幕,用戶付完尾款,商品便可以從距離買家幾公里遠的站點直接“啟程”發貨。 記者從阿里巴巴旗下的物流項目菜鳥網絡(下文統稱“菜鳥”)了解到,以往消費者在網上下單後,商品從倉庫發貨,遠的數百上千公里,近的城市倉也要100公里。今年為了配合天貓雙十一的預售玩法,讓用戶感受“閃電”收貨,菜鳥聯合多個品牌推出了“預售極速達”模式。 據介紹,這一模式就是把部分預售商品提前發貨到距離消費者10公里範圍內的分倉,以保障大批凌晨支付尾款的訂單及“爆款”訂單的第一時間送達,避免在雙十一期間出現擁堵“慢遞”。 數據顯示,11月11日上午8:01分時,天貓雙十一的第一億個包裹發出。比2018年雙十一提早了59分鐘,再次刷新紀錄。菜鳥方面告訴記者,這最先發出的一億個包裹大多來自提前預估的庫存,“這些訂單9成可以做到當日達或次日達”。 於快遞公司而言,過去在11月11日之後往往要面臨堆積如山的訂單,送貨壓力巨大,而今訂單被“勻”了起來,也方便快遞員調整節奏,優先派送11日當天的預付商品。 實際上,配合電商平台的預售付定金的玩法,通過大數據預測、分析,提前將大促的商品精準地放置到離消費者最近的場所——前置倉、雲倉等服務,曾是京東物流的強項。 京東物流體驗保障中心負責人周立方告訴記者,為迎接今年的大促,京東物流亞洲電商規模最大的智能倉群再次升級,25座亞洲一號智能物流園區全部投用,不同層級的機器人倉達到70個。他還說,在全國600多個大型倉儲設施的1500萬平米的倉庫內,基於京東物流的價值供應鏈能力和大數據精準分析,“為消費者備足了超過10億件的海量商品,足夠堆滿21座故宮”。 從“慢遞”到高速 已經參與了7年雙十一“大促”的唐云路,回憶過去等拆包裹的時光,“你知道的,肯定要等很久”。 現如今大不同了。不少人在雙十一當天下單就實現了當天收貨。北京工作的李雷雙十一這天凌晨一點前下單購入了一台堅果投影電視,原本是不想錯過雙十一的優惠福利,預計可能次日或第三日能收到,沒想到當天下午三點多就接到了快遞小哥的送貨電話。當晚,他就已經躺在家裡體驗上了這個產品。 很多人認為北京作為一線大城市,配送速度提速可以理解,這要切換到新疆、甘肅等偏遠地區,就不盡然了。 周立方不這麼看。距離北京2700多公里外的新疆維吾爾自治區昌吉州城關鎮,今年雙十一期間平均每天有800多單,周立方給出了一組數據,“其中實現'凌晨下單、醒來收貨'的半日達訂單佔比為75%,剩下的25%也可以做到'今天下單、明天收貨',實現24小時達。” 讓低線城市的物流服務實現24小時達,如今已經成為了京東物流的標配。周立方說,這得益於京東物流在倉儲方面的投入,運用消費大數據精準地將商品備貨至距離鄉鎮客戶更近的地方,時效立竿見影。 也有特例發生。生活在吉林長春的王紅雖說已經過了雙十一瘋狂囤貨的年紀,但在雙十一這天的中午,她還是沒忍住搶了券,去京東自營下單買了一個閃卡。 11月13日早上,長春飄起了雪花,雪越下越大,中午時分,當快遞員將包裹送到王紅手中時,雖然已隔了兩晚,但看到快遞員們頂風冒雪,加之雙十一之後可想而知的超量包裹,王紅心裡覺得速度沒有差。 前年有個快遞讓唐云路始終記得,“等到了12月10日都沒到”,不過想到是海淘貨,等上一個多月,讓她選擇了加以理解。 為了便於中國消費者“買全球”,同時又不耗費太長的等待時間,記者從菜鳥方面獲悉,菜鳥全球供應鏈擁有遍布國內多個口岸的超百萬平方米保稅倉,它還為全球商家提供著“全球賣”的一站式解決方案,包括幫助商家從海外提貨、國際幹線運輸、國內保稅倉儲、通關服務以及末端配送。 一組數據顯示,菜鳥全球供應鏈可以直接到全球33個國家和地區的142個原產地港口提貨,為商家平均節約成本10%、時效直接提升了5到10天。 一改過去的“爆倉”或“慢遞”,如今雙十一購物狂歡後之所以能提升時效,實現現象級的高速物流,其關鍵就在平台、快遞物流公司和商家三方共同進行的供應鏈模式創新,從而讓中國的物流能力加以升級。 “菜鳥從成立那一天,就是一家數據公司、技術公司。”菜鳥網絡總裁萬霖對外表示。如今的菜鳥,既服務於阿里巴巴的天貓、淘寶等電商業務,同時也開始成為盒馬、天貓超市及銀泰等新零售業務的線下基礎設施。當然,最關鍵的是,菜鳥在為快遞公司提供不同層次的服務。 在電商業務對壘之外,京東與阿里的對立逐漸升級至物流配送業務上。從自營起家的京東物流,如今也早已不單單服務於C端物流,其供應鍊和倉配體系直接覆蓋了包括電商全品類、冷鏈、跨境、新零售等綜合服務。 除了綜合維度上的較量,記者發現,從節前的預售準備到最後實現“閃電送達”,各家快遞物流服務企業的落地配服務成為關鍵。而從現實來看,打出了“全國24小時,全球72小時必達”口號的菜鳥,在落地配方面,與京東物流的正面交鋒正在慢慢加劇。 服務升級背後 其實,像王紅這樣逐漸對雙十一脫敏的人,不在少數。除了“沒什麼好囤的”這個原因外,其中也有部分是因為“等不到快遞,太耗時間了”。 經濟觀察報記者在微博中同時搜索“雙十一”與“快遞”這兩個關鍵詞,除了一些展現物流小哥爭分奪秒狂奔送貨的視頻或消息外,還是能看到網友們對物流速度的吐槽,離不開一個字“等”。 當諸多快遞物流公司利用技術創新,提時增效之際,國家郵政局也在前不久制定了《2019年快遞業務旺季服務保障工作方案》,以實現全網不癱瘓、重要節點不爆倉。 即便如此,生活在北京的大萌還是趕上了“爆倉”。雙十一這天都快過完了,她等的一個京東自營的快遞還是沒送達。於是,她直接“殺”去了線下運貨點。 11日晚上9點多,小區附近的京東運貨點,快遞堆地到處都是,只見快遞小哥們還在緊鑼密鼓地卸貨、分揀。 “今天(11日)要通宵了,還得持續個三四天。”小哥一邊幫大萌找件一邊說著,在這種場景下,讓原本火急火燎的大萌也理解了快遞小哥們的辛苦,“真不容易。” 儘管大數據可以做到精準分析,同時菜鳥、京東物流等還在通過倉儲、配送等疏解物流壓力,但就目前快遞行業的現實而言,江西財經大學工商管理學院教授塗淑麗認為,末端派送依然要靠一個個快遞員去完成,而效率問題仍然解決不到位。 國家郵政局數據顯示,今年雙十一期間全國共產生包裹數多達28億個,210萬一線快遞員每人每天要送240件快遞。在塗淑麗看來,切實保障好一線員工合理的工資待遇和基本權益,對於配送服務的發展十分重要。 為了讓一線快遞員更有乾勁,記者了解到,京東物流升級了“321一線人才建設項目”,即自雙十一開始,投入1.38億元的業務高峰期補貼,對一線倉儲和分揀員工給予持續5個月的補貼激勵,同時每月新增3000萬元補貼,用於快遞員多勞多得的績效激勵,總計約3億元補貼的投入,在今年雙十一到年底期間對物流業務加碼。 對於那些抱怨“慢”遞的消費者們而言,或許你的快遞正在路上,請耐心等待,快遞小哥敲門的那一刻。 文/錢玉娟 訪問: 京東商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