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所有遊戲共同的“敵人”竟是資本主義

訪問購買頁面: 遊戲外設自營專區 文章中談到了《天外世界》、《極樂迪斯科》和《無主之地3》這三款遊戲對反派“資本主義”的塑造方式,在《天外世界》中,第一個城鎮裡建立了官僚機構,這個機構需要懲罰生病和自殺的人來保持自身的運作效率,遊戲希望玩家們思考社會結構中根深蒂固的資本主義。 《極樂迪斯科》中創造了一個充滿失敗的世界。下層階級起義失敗了,共產主義工人罷工,也失敗了。政府機構及其僱傭軍試圖阻止罷工,也失敗了。在遊戲裡玩家是一名警察,需要解決與一場經濟衝突有關的謀殺案。失敗也轉化為中心論點:世界陷入困境,遊戲也探討了自我毀滅和共產主義之類的概念。 而《無主之地3》中的基金會則成為了反派,在潘多拉星球上,社會處於無政府主義狀態,而基金會掌握著高額的資本,同時還有一種對暴力的冷漠,這種冷漠在《無主之地》的角色裡很常見,不管他們的社會地位如何。 當然遊戲對資本主義以及其他經濟問題的思考對玩家來說根本不重要,但是所有這些東西對遊戲從業人士都很重要。現在遊戲的利潤比以往任何時候都高,但是遊戲工作室卻不斷地在關閉,數百名從業人正在面臨失業的危機。想想這些遊戲公司:Telltale、動視暴雪,Amazon Game Studios,ArenaNet,EA(澳大利亞)的Firemonkeys等。很多遊戲工作室已經關閉,數百名員工已被解僱,而這只是過去一年半的時間裡發生的事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