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戰十捷,中國”最忙”火箭年發射數再破10

長征三號乙和長征三號甲、長征三號丙,同屬於長征三號甲系列運載火箭,由航天科技集團所屬中國運載火箭技術研究院抓總研製。該系列火箭總設計師岑拯在接受中國青年報·中國青年網記者採訪時稱,此番“破10”,是該系列火箭繼2018年一年14次發射後,年度發射次數再度超過10次。 截至目前,我國長征系列運載火箭共完成317次發射,而長征三號甲系列運載火箭共成功發射106次,約占我國運載火箭發射次數的1/3,堪稱“中國運載火箭中的'勞模'”“中國最忙的運載火箭”。 頻繁的發射,會否影響發射結果? 岑拯說,長征三號甲系列運載火箭入軌精度高、適應能力強,可以“一箭單星”也可以“一箭多星”發射,既可以用於標準地球同步轉移軌道發射,也可以用於超同步轉移軌道或低傾角同步轉移軌道發射,以及深空探測器發射。 不過,一年十幾次發射任務,不到一個月就要完成一次發射——頻繁的發射,是否影響發射結果?換言之,發射數量快速上升的同時,如何保障發射質量? 這是不少人擔心的問題,但從中國運載火箭技術研究院目前的統計來看,作為我國運載火箭高密度發射的“主力”,長征三號甲系列運載火箭是我國目前高軌道任務發射次數最多、成功率最高的火箭系列。 中國工程院院士、中國運載火箭技術研究院運載火箭系列總設計師龍樂豪每每談及於此,都難掩激動之情,“今年是長征三號甲系列運載火箭首飛25週年,作為長征三號甲系列運載火箭首任總設計師兼總指揮,我非常自豪!” 龍樂豪告訴記者,長征三號甲系列運載火箭之所以能夠率先成為我國發射次數最多的火箭,在其最初的構型總體規劃及總體技術方案中就具備了良好的前瞻性、全局性和適應性,長征三號甲、乙、丙三型火箭具有“系列化、組合化、模塊化”的特點,因此火箭憑藉對發射任務的高適應性和飛行高可靠性,在嫦娥奔月、北斗組網等國家重大科技任務中起到了“擎天柱”的作用。 截至目前,我國北斗工程從一期到三期,探月工程從嫦娥一號到嫦娥四號全部由長征三號甲系列運載火箭實施發射,是我國重大科技任務的“專屬列車”。龍樂豪透露,未來,長征三號甲系列運載火箭將繼續發展,針對電氣系統一體化、控制重構等技術進行改進,為航天強國建設作出新的貢獻。 今後火箭研製將“拆成”兩部分? 據中國科學院院士、長征三號甲系列運載火箭總設計師姜傑介紹,以往火箭都是針對發射任務專門設計的,自2017年開始,型號隊伍提出了“去任務化”設計,也就是對火箭進行通用化改進,最終實現整箭級的產品化、通用化和組批化生產。這項工作開展以來,研製隊伍在嚴控產品質量的同時,陸續實現了火箭不同部段的通用化,並在歷次發射中得到了驗證。 她還透露,自此次發射北斗三號任務起,後續所有的長征三號甲系列運載火箭,除了與衛星關聯的部分,其他結構比如助推器、芯一級、芯二級等都將實現“去任務化”。 “具體來說,以後火箭研製工作將分成兩部分,像衛星支架、整流罩和飛行軟件部分,與衛星有關聯,就根據任務來定制;但是火箭上的其他產品,其技術狀態通常是一致的,可以提前在流水線上進行批量化生產。”姜傑說,如此有望繼續提高火箭的生產效率,及其對任務的適應性。 事實上,此番“十戰十捷”之後,這枚“最忙火箭”在年底之前還有3次發射任務。 長征三號甲系列運載火箭總體副主任設計師劉立東告訴記者,為了更好地應對持續高強密度發射態勢,型號隊伍在設計和研製過程中堅持提升箭上可靠性,增強地面設備使用安全性。 與以往相比,執行這次任務的長征三號乙運載火箭就有兩項可靠性提升措施:一是測量系統在硬件上增加了保護裝置和防護手段,以更好地應對飛行過程中的惡劣環境,提升測量系統數據採集的可靠性,防止遙測數據丟失。二是對火箭的三級發動機內部局部結構,進行了優化改進。 “結構上的改變,可以降低膜片的應力水平,提高膜盒組件疲勞壽命裕度和產品合格率,讓低溫發動機工作更加可靠。“劉立東說。 火箭高密度發射的背後,是人的高強度應對。 據中國運載火箭技術研究院統計,長征三號甲系列運載火箭的研製團隊平均出差數達到了200次,數不清的破曉黃昏,奔波於機場車站,不少研製人員戲稱回北京工作叫做“出差”。任務忙的時候,每天工作十三四個小時,火箭成了陪伴他們最多的“家人”。 “當你看到你傾注心血的火箭騰空而起,它承載的是國家的重任,民眾的寄託,那一刻你會感到付出的一切都是值得的,這份職業帶給航天人的成就感和榮譽感,是別的職業很難相比的。”岑拯說。 中國青年報·中國青年網記者 邱晨輝 通訊員 王偉童 來源:中國青年報 .

我國計劃2022年前後建成可載3人的空間站

“空間站建設的主要目標,是使我國成為獨立掌握近地空間長期載人飛行技術,具備長期開展近地空間有人參與科學實驗和綜合開發利用太空資源能力的國家。”周建平說。 周建平說,我國空間站建造將遵循符合國情和體現國家發展戰略目標等原則,利用當代先進技術,重視應用效益、追求運營經濟性、規模適度,目前初定的空間站設計規模為100噸,可載3人,並預留拓展空間。 據介紹,空間站未來將成為我國開展空間科學研究的主要平台,其在科學技術方面有三個目標:一是掌握大型空間設施的建造和運營技術,達到或接近國際空間站水平,並能利用當代的技術成果,發揮後發優勢實現超越。 二是掌握航天員經常在軌飛行的生活和健康保障技術。在空間站建設和應用中,人是核心因素。只有使航天員能健康地生活,才能保障其高效地工作。 三是建設國家太空實驗室,為科學家提供高水平科學研究平台,以期能達到在科學方面若干領域實現重大突破的目標。 中國人因工程高峰論壇由中國航天員科研訓練中心人因工程國家級重點實驗室倡議發起,本屆論壇由中國載人航天工程辦公室和中山大學共同主辦,於16日至17日在廣州舉行。 .

一箭雙星!全球多媒體衛星系統α階段A、B衛星成功發射

全球多媒體衛星系統α階段A、B衛星(KL-α-A、KL-α-B)是中國科學院微小衛星創新研究院在軌交付的國際合作商業項目。衛星主要用於Ka頻段通信技術試驗,用戶為德國公司。 快舟一號甲運載火箭是航天科工火箭技術有限公司研製的一款小型固體運載火箭,採用國際通用接口,主要為低軌小衛星提供發射服務,具有入軌精度高、準備週期短、發射成本低等特點。此次是快舟一號甲運載火箭今年第三次執行發射任務。 此前,2019年11月13日11時40分,命名為“快舟·我們的太空號”的快舟一號甲遙十一運載火箭,在我國酒泉衛星發射中心成功將“吉林一號”高分02A衛星發射升空,衛星順利進入預定軌道,任務獲得圓滿成功。 快舟一號甲運載火箭是中國航天科工集團有限公司航天三江集團所屬航天科工火箭技術有限公司研製的一款小型固體運載火箭,採用國際通用接口,主要為低軌小衛星提供發射服務,具有入軌精度高、準備週期短、發射成本低等特點。此次是快舟一號甲固體運載火箭今年第二次執行發射任務,此前分別於2017年1月、2018年9月、2019年8月圓滿完成3次商業發射履約。 “吉林一號”高分02A衛星是長光衛星技術有限公司自主研發的新型光學遙感衛星。該星充分繼承了“吉林一號”衛星成熟單機以及技術基礎,具備高分辨率、大幅寬、高速數傳等特點。衛星入軌後,將與此前發射的13顆“吉林一號”衛星組網,為農業、林業、資源、環境等行業用戶提供更加豐富的遙感數據和產品服務。此次任務是“吉林一號”衛星工程的第7次發射。用於此次發射的快舟一號甲遙十一運載火箭由“我們的太空”新媒體中心冠名。 .

中興、深度、中國電子打造UOS統一操作系統 支持華為鯤鵬CPU

根據官方信息,UOS(unity operating system]統一操作系統籌備組是由多家國內操作系統核心企業自願發起,第一批成員包括中國電子集團(CEC)、武漢深之度科技有限公司、南京誠邁科技。各方在2019年5月簽署了《合作協議》並建立了籌備組。 2019年7月,籌備組聯合技術研發團隊正式成立,並在武漢、南京、北京等地組織了數百人的研發團隊開始研發工作。 在這幾個聯盟成員中,中興有自己的支點OS,深度則是以深度Linux出名,華為及榮耀的筆記本非Windows系統的版本就是預裝了深度OS,南京誠邁科技也有自己的悟空OS,主要適配各種智能設備,支持安卓。 其中最具實力的實際上是CEC中國電子,因為該集團下面還有中標軟件,後者的中標麒麟是國內使用較多的Linux改版系統了,而CEC下面還有個銀河麒麟,跟中標麒麟一樣是Linux改進的,但兩者不是一個單位搞,屬於各自為戰。 總之,在UOS聯盟上,這幾家公司是有意打造統一的OS系統,抱團取暖對打造統基於Linux國產OS系統還是很有幫助的,他們的目標是統一發布渠道、應用商店、UI、內核、文檔及開發接口,並採用開源社區的方式吸引產業鏈上下游共同支持UOS系統,也會支持國內外各種CPU處理器。 至於具體的計劃,UOS聯盟給出的具體時間計劃如下: 10月15日:面向BIOS、CPU、整機和ODM廠商,發布龍芯、華為、飛騰、兆芯、海光五個平台的桌面和服務器UOS alpha測試版本。該版本主要功能和用戶交互基本完成,存在比較明顯的細節缺失和bug,但可以開展面向指定CPU型號的適配驗證。 11月10日:發布Alpha2版本,增加對申威、海光架構版本的支持。 Alpha2版本將面向安全廠商、應用廠商開發,用於進行底層安全檢查;軟件應用廠商可以開始基本適配測試。 11月30日:合併新的功能代碼,並修復alpha版本發現的問題。發布beta版本,各軟件廠商可以針對該版本進行正式適配。 12月15日:發布RC版本,代碼凍結,進入正式版本發布前的bug修復階段。 12月31日:如基於RC版本的修復版本通過質量測試,則發布FINAL正式版本。 現在網絡也流出了更多UOS系統的信息,已經有了實機演示,而且支持的平台是華為的鯤鵬處理器,界面風格很像是Windows。 .

中國火星探測任務首度公開亮相,計劃2020年擇機實施

火星探測是當前國際前沿的科技創新活動,安全著陸是火星探測任務最艱鉅的挑戰之一。本次著陸器懸停避障試驗在亞洲最大的地外天體著陸綜合試驗場進行,模擬了火星重力環境(火星重力加速度約為地球的1/3)下懸停、避障、緩速下降的過程,對其設計正確性進行了綜合驗證。 中國首次火星探測任務計劃於2020年擇機實施,目標是通過一次發射任務,實現火星環繞和著陸巡視,開展火星全球性和綜合性探測,並對火星表面重點地區精細巡視勘查。 據悉,來自法國、意大利、巴西等19個駐華使館的大使及使節,歐盟、非盟駐華使團、亞太空間合作組織的代表和中外媒體記者約70人參加了活動。 .

我國首款10兆瓦級海上風電機組通過認證

“10MW海上風電機組是搶占未來海上風電市場和高效開發我國豐富深遠海上風能資源的主力機型。”中國海裝研究院院長韓花麗介紹,中國海裝通過十餘年發展,在中船重工系統內打造了風電葉片、齒輪箱、發動機和控制系統等關重零部件在內的全風電產業鏈配套,具備整體解決方案能力,實現了5MW海上風電機組的批量生產。作為國家海上風力發電工程技術研究中心依託單位,他們經過兩年的設計研發和技術攻關,投入超億元資金,在海上風機關鍵技術上突破降載、葉片、變槳系統、傳動鏈、發電系統等多方面關鍵技術難點,成功完成了10MW海上風電機組研製工作。 中國海裝研發的H210-10MW海上風電機組是國內首款增速型10MW級海上風電機組,也是國內首款風輪直徑突破200米的海上風電機組。其高效高可靠中速中壓集成式傳動發電系統,大大提升了機組的可利用率、可製造性、可維護性;先進的電動雙驅變槳技術,提高了變槳系統驅動能力和安全水平;搭配國內首款100米級超長柔性碳纖維葉片,10MW海上風電機組可實現我國海上各類風區全覆蓋應用。在年平均風速為10米/秒(標準空氣密度)的相同風資源條件下,中國海裝10MW機組發電量較H151-5MW機組發電量可提升98%。 .

遠望5號船與遠望7號船同時出航執行海上測控任務

遠望號船隊由遠望3號、5號、6號、7號4艘航天遠洋測量船和遠望21號、22號2艘火箭運輸船組成。 截至目前,遠望號船隊今年已累計海上作業400余天,安全航行10餘萬海裡,已經完成北斗衛星系列等13次衛星海上測控任務,正在執行長征五號遙三火箭海上運輸任務。此外,遠望7號船作為我國首次固體火箭海上發射技術試驗任務的指揮船,圓滿完成海上指揮、火箭跟踪測量和任務保障等多項工作。 出航前,遠望5號船與遠望7號船都各自紮實開展了一系列任務準備工作,包括物資補給、設備維護保養、性能指標測試、技術狀態清查等,並針對後續任務海上作業時間長、有效準備時間短、技術狀態轉換頻繁、風險管控難度大等實際問題,突出抓好針對性準備,不斷增強崗位人員能力素質。 .

倪光南院士:中國軟件發展大有可為 核心技術是關鍵

倪光南認為造成這一現狀的原因在於思想還不夠解放。對於解決中國軟件業的短板,他表示,開源軟件將是重大機遇。 “開源軟件已成為軟件業的主流,5G等新技術興起後,它的發展甚至更快。它有利於實行‘引進消化吸收再創新’。” 倪光南是中國國產操作系統的重要倡導者之一。他一直強調,包括操作系統在內的核心技術,中國人必須要掌握在自己的手裡。技術安全是網絡安全的核心,是打造網絡強國的必要條件。 “主要是自主可控的技術,過去我們可以在市場上買一些技術,但現在基本不可能,特別是網信一些關鍵的技術買不到。”倪光南說。 倪光南認為,中國龐大的市場是軟件產業發展壯大的有利條件,此外,中國眾多的中小企業是創新的主體,也最有活力,國家要在產業政策上多一些頂層設計,多給予一些支持。 當天的論壇開始前,頭髮花白的倪光南微笑著走進會議室與等待他的媒體見面。談及信息領域生態開發,他說,北斗生態系統成長經歷證明,雖有國外壟斷,但想做就沒有不可能。 .

中國TOP100超算再次實現100%純國產 聯想、曙光並列第一

中國超級算力大會今年是第一屆,由中央網信辦、中國科學院、國際計算機學會中國分會指導,中國大數據與智能計算產業聯盟主辦,主要關注以算力為核心的超級計算、雲計算、大數據、人工智能、區塊鍊等新一代信息技術前沿技術進展。 與HPC China TOP500不同,這次發布的超算排行榜主要是國內的TOP100,其中第一是無錫國家超算中心的神威·太湖之光,其認證性能達到了9.3億億次,同時它也是世界TOP500超算中的第三,此前蟬聯過四次TOP500冠軍。 國產超算第二是廣州超算中心的天河2號,升級後的性能達到了6.1億億次。 第三到第八都是聯想的深騰8800系列超算,最高的性能達到了3.08億億次。 第九、第十分別是天津超算中心的天河1號A、濟南超算中心的神威E級原型機,後者也是未來國產百億億次超算的三大驗證機之一。 在這次TOP100超算中,聯想及中科曙光分別拿下了39套超算,並列第一,這兩家再加上另外的國產超算巨頭浪潮,合計拿下了了TOP100超算的92 %,剩下的則被華為、國防科大、國家並行計算機工程技術研究中心等單位/公司拿下。 值得一提的是,TOP100超算中全都是國產研發的,已經沒有國外品牌超算了,不過這事也不稀奇了,實際上國內TOP500在2018年就首次實現了全國產的目標,今年的TOP500超算也是如此,更別說TOP100了。 .

中國稅務機關正在試點“區塊鏈”發票

當天,中國國際稅收研究會與維也納經濟大學全球稅收政策研究中心在杭州聯合舉辦“區塊鏈技術應用於稅收管理國際研討會”。 國家稅務總局深圳市稅務局副局長李偉在研討會上分享了區塊鏈發票在深圳的運用成果。他說,區塊鏈技術突破了傳統發票對客戶端、稅控器具的要求,不再對票量、票額進行限制,更有效避免了虛開發票、虛假髮票、一票多報、虛報虛抵的風險,讓發票回歸商事活動憑證的本源。目前,試點已開具1000萬張區塊鏈發票,騰訊、平安、万科、地鐵等企業都成為區塊鏈發票用戶,節省了企業時間成本和人力成本,財務管理更便利,企業得到了實實在在的利益。 中國國際稅收研究會顧問王力表示,將與國內外專家一道,加強合作,把區塊鏈技術應用於稅收治理,加快實現稅收治理體系和稅收能力現代化。 研討會上,維也納經濟大學全球稅收政策研究中心主任杰弗裡·歐文斯說,區塊鏈技術在稅收徵管中發揮了重大作用。安永全球政府和風險稅收負責人克里斯·桑格介紹了區塊鏈技術在全球的適用,認為中國稅務在區塊鏈數據方面的應用與嘗試具有樣本意義。 參加此次研討會的企業表示,希望把區塊鏈作為企業核心技術自主創新的突破口。吉林財經大學教授張巍建議,構建基於區塊鏈技術的管理平台,利用區塊鏈技術支撐業務管理的簡化優化,使管理要素精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