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旦科學家發明仿生纖維傳感器 可準確監測人體健康

據介紹,現有的可植入式傳感器因其材料本身模量大,存在剛性器件和柔軟組織間的重複機械損傷問題。此外,基於二維平面結構設計的植入式器件很難實現微創植入,導致難以和組織形成穩定界面,無法實現長期準確監測,從而影響到信號採集和生物安全。 復旦大學高分子科學系教授彭慧勝、副教授孫雪梅,生命科學學院教授俞洪波,航空航天系教授徐凡等多學科團隊另闢蹊徑,通過仿生肌肉結構的方法,設計了具有多級螺旋結構的纖維狀電化學傳感器。力學模擬和納米壓痕實驗證明,碳納米管纖維相對傳統的植入材料(金絲、聚二甲基矽氧烷等)具有更低的彎曲內應力,且其抗彎剛度相對於其他傳統植入材料更接近柔軟的組織。同時,團隊利用與纖維一維結構相適應的注射方法,將纖維狀傳感器準確植入至目標區域,纖維在體外的形態類似於動物毛髮貼附在皮膚表面。 隨後的細胞實驗及組織切片表明,纖維狀傳感器在註射後沒有使動物產生炎症反應和疤痕,且與周圍組織結合良好,纖維傳感器具有優異的生物相容性和生物整合性。 據介紹,這項工作在生物電子學領域發展出一個全新方向,通過集成電路、藍牙和相應軟件,纖維狀生物傳感器可遠程對生理數據進行實時採集,且器件可在血管中穩定工作長達4週。 (吳振東、王宛藝) .

網購成癮是精神障礙:或導致抑鬱和破壞社交能力

Miller博士說:“網購成癮可能導致人們極度渴望在花錢購物時的滿足感,然後會導致自製力失控、抑鬱和其他心理問題,會讓處理人際關係方面變得更難。” 而近日,國內就有類似情況出現。據悉,杭州一女子因花費10萬元清空購物車,被丈夫送往醫院問診精神科,經診斷,該女子患有重度強迫性購物障礙,需要藥物治療。 .

前FDA顧問希望禁止LASIK眼科手術

現在,前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FDA)顧問、曾投票贊成將LASIK作為醫療手術的Morris Waxler表示,FDA忽略了建議禁止LASIK的數據。正如CBS News r報導的那樣,Morris Waxler對他事先批准LASIK感到遺憾,並希望醫學界重新評估其風險。 任何醫療手術都有一定的風險,但是Waxler表示,LASIK手術後的並發症發生率遠遠高於可以接受的程度。一些患者報告說出現複視和“炫光”現象。當醫生進行LASIK手術時,使用激光重塑角膜。這樣可以糾正常見的視力問題,例如近視。它最早於1998年獲得批准,自那時起已進行了無數次的LASIK手術。 Waxler聲稱,根據他自己對並發症發生率的分析,大約10%至30%的患者會長期發生副作用。重要的是要注意,這些數字無論如何都不是“官方的”,就FDA而言,LASIK是一種手術,對於那些想要它並且對潛在風險感到滿意的人來說,應該是一個選擇。 Waxler表示,對於那些可以通過眼鏡或隱形眼鏡輕鬆矯正視力的人,甚至不應考慮進行LASIK手術。對於FDA而言,該機構強調考慮LASIK的患者應進行廣泛的預篩查,以確保他們是否適合進行手術。 .

《細胞》研究刷新認識 撐不撐還得問腸道

你或許會說,感覺胃撐了,就知道該停嘴了。事實與直覺有所不同。加州大學舊金山分校(UC San Francisco)的Zachary Knight教授領導的這項新研究發現,腸道發出“吃撐”的信號對於抑制進食起著更大的作用。這一意外發現也為減肥手術如何起效提供了有力解釋。 在胃和腸道,有大量的神經末梢在監測內臟的各種情況,比如壓力、牽張、疼痛、溫度、特定化學物質等,這些收集信息的神經,也就是迷走神經,會向大腦中樞發送信號。 科學家們觀察神經末梢的形態結構發現,匯報胃腸道信息的迷走神經可以分為三類:在腸道內層,排列著粘膜末梢,可檢測激素水平,從而向大腦反映營養吸收狀況;在圍繞胃和腸道的肌肉層,有一類特殊的機械敏感性受體,被稱為神經節內板狀末梢(簡稱為IGLE),感受牽拉擴張;還有一類在肌內排列的神經末梢(IMA),功能還不太清楚。 ▲典型的幾類迷走神經元感覺末梢(圖片來源:參考資料[1]) 作為信息從腸道傳輸到大腦的主要神經通路,迷走神經被阻斷或受刺激時,會改變動物的食慾。可是,具體什麼類型的迷走神經,收集什麼樣的信號,讓大腦知道我們吃沒吃飽呢? 為了破解這個未知謎題,“我們決定首次利用現代遺傳學技術系統地研究構成這條通路的細胞類型。”第一作者Ling Bai博士說。 於是,先借助單細胞RNA測序,研究人員對小鼠的迷走神經細胞展開了“人口普查”,把不同的分子特徵與不同的神經末梢結構和功能關聯起來。 接下來,有了特定的分子標籤,Bai博士和同事們採用光遺傳學技術,通過特殊的光照有選擇地刺激各類迷走神經元,測試究竟是哪一類細胞能讓小鼠停止進食。 ▲不同分子標記物可以區分胃腸道不同位置、不同類型的迷走傳入神經(圖片來源:參考資料[1]) 和預想的一樣,刺激胃部的IGLE神經元,也就是出現“胃撐了”的信號,會抑制小鼠進食。然而,令人驚訝的是,當刺激腸道的IGLE神經元,“腸撐了”的信號會更加有效地讓小鼠停止進食,哪怕這些小鼠經過禁食正餓著肚子呢;而一旦撤除刺激,小鼠很快恢復胃口。 與此同時,當刺激腸道的這類機械感受器,研究人員觀察到大腦中樞負責飢餓感的神經元確實會受到持久的影響,進一步證實腸子吃撐後腦子才強烈“醒悟”不能再吃了。 更令研究者沒想到的是,腸道中感受各種激素的粘膜末梢在受到刺激時,並不能影響動物進食。 “這一點完全出乎意料,因為幾十年來,這個領域普遍認為,胃擴張的感受器感知進食量,而腸道的激素受體感知攝入的能量。”Bai博士說。 ▲感受腸道擴張的迷走神經(Oxtr標記)受到刺激,小鼠進食受到抑制(圖片來源:參考資料[1]) 這些意外的結果也為確定減肥手術為什麼有效提供了全新的解釋。 在治療極端肥胖症患者時,有一類減肥手術是切除一部分腸胃減小腸道,可以有效幫助患者減少食慾和減輕體重。過去大家猜測,這種手術之所以能神奇地抑制飢餓感,可能是因為食物可以迅速從胃進入腸道,但為什麼有奇效,背後的原因並不清楚。而綜合這項研究的發現,食物快速進入腸道,可以很快拉伸腸道,激活迷走神經的機械感受器,從而有力地發出停止進食的信號。不過Knight教授也謹慎地表示,這種觀點還需要進一步驗證。 ▲本研究的第一作者Ling Bai博士和通訊作者Zachary Knight教授(圖片來源:UCSF官網,Knight課題組) 有趣的是,不久之前Knight教授課題組還顛覆性地發現,“口渴”的感覺也不光是喉嚨發出的信號,而是受到腸道的調控。 (相關閱讀:《自然》同日兩篇“重口味”研究,科學家找到了控制吃鹽和喝水的神經機制) 對於“飲食”大事,我們的認識在不斷進步。 .

研究稱使用醫用大麻可能增加年輕人的中風風險

一項將使用大麻與中風風險相關聯的觀察性研究發現,同時使用大麻和吸煙的人的風險是不吸煙的使用者的三倍。儘管有必要對此事進行進一步的研究,但研究人員指出,增加大麻在醫學上的使用率意味著重要的是要注意與此有關的潛在健康風險。 研究人員表示,很多事情都可能增加中風的風險,他們指出,經常使用大麻會引發各種事情,包括系統性低血壓,血管舒縮功能的改變以及各種腦血管功能障礙,所有這些都可能導致中風的風險。此外,將在本週末進行的第二項研究發現,被診斷出患有“大麻使用障礙”的年輕人因心律不齊而住院的風險增加了50%。 儘管這種使用障礙在中年白人中最常見,但研究發現,由於健康狀況,年齡在15至25歲的非裔美國人最有可能住院。研究結果強調,為治療目的而謹慎使用大麻可能會有所幫助,但經常或過度使用大麻可能會在某些人中引發危險的健康並發症。 .

美國強生公司因阿片類藥物案罰款減少 股價上漲約3%

法院稱,其子公司詹森製藥一再淡化其藥物風險,並培訓銷售代表告訴醫生,上癮的風險為2.6%或更低,欺騙醫生開了過多的阿片類藥物處方,造成了公眾公害。 強生公司也對這一裁決提起了上訴,俄克拉荷馬州對該公司提起“公眾公害”訴訟缺乏適當的法律依據。 強生公司和其他製藥公司因全國性的阿片類藥物氾濫面臨數千起訴訟。 在最新裁決公佈後,製藥商馬林克羅特(Mallinckrodt)、Teva Pharmaceutical和Endo International的股價也分別上漲了4%、7%和9%以上。 強生股價收於134.94美元,較週五開盤上漲3%。 .

斯坦福大學研究中採用的單次注射抗體治療可使患者對花生脫敏數週

這種藥物稱為Etokimab,實際上正在作為濕疹的治療方法進行試驗–就在上個月,外媒報告了2a期試驗的有希望的結果。根據FierceBiotech的報導,上週進行的試驗並沒有那麼積極,該藥在緩解皮膚症狀方面實際上比安慰劑要差。 Etokimab通過靶向稱為IL-33的免疫信號蛋白起作用,該蛋白將人體的免疫細胞“召喚”到受傷部位。但是,部分IL-33蛋白的活性過多會促使這些免疫細胞過度運轉,從而導致不同的自身免疫疾病,包括哮喘、濕疹和各種過敏反應。研究人員希望像Etokimab這樣的藥物可以幫助控制蛋白質並避免這些疾病。 斯坦福大學的醫學科學家著手探索其在治療花生過敏中的潛力,去年其他試驗已經暗示了這種潛力。該小組招募了20位對花生嚴重過敏的成年人,並通過單次Etokimab單次注射治療了15位成年人,而其他五位接受了安慰劑。 注射後十五天,該組接受了少量花生蛋白(在密切的醫學監督下)。 15名etokimab接受者中有11人在沒有過敏反應的情況下攝入了該蛋白質,而安慰劑組均沒有這樣做。 45天后,再次向7位etokimab接受者給予了蛋白質,其中4位再次沒有反應,而安慰劑組再次無法攝取。 高級作者Kari Nadeau表示:“我們對這種治療方法的持續時間感到驚訝。”這顯然是一個很小的樣本量,但是有一些可喜的跡象。研究小組報告說,在嚴重的花生過敏患者中,免疫標記物通常過度驅動,在etokimab接受者中遠沒有那麼明顯,而沒有受試者顯示出任何副作用。 研究小組正在進行更多主題的大型研究。其中一部分將包括尋找某些生物標誌物,以揭示最有可能從該治療中受益的人,並希望etokimab可以顯示出對一系列食物過敏的治療前景。 高級作者Kari Nadeau表示:“儘管這仍處於實驗階段,但我們仍寄希望於測試一種藥物,該藥物將不僅能用於治療單種食物過敏,而是可以用於治療多種食物以及其他過敏性疾病。” .

研究稱瑜伽和特殊呼吸運動會對臨床抑鬱症產生長期影響

來自波士頓大學醫學院的這項研究發現,諧振式呼吸和艾揚格瑜伽可以顯著改善臨床抑鬱症患者的睡眠質量以及與抑鬱症和焦慮症有關的症狀。 諧振式呼吸是一種呼吸運動,涉及每分鐘進行大約五次長而穩定的呼吸。與此同時,艾揚格瑜伽是1966年出版的瑜伽經典名著《瑜伽之光》中強調的一種瑜伽練習方式。它涉及密切注意每種瑜伽姿勢的準確性和表現。 這些變化是在兩組不同的臨床抑鬱症參與者中發現的,一組在三個月的時間里花費了123個小時,而另一組在同一時間段里花費了87個小時。兩組的參與者在體力消耗、安寧和積極性方面同樣都得到了極大的改善。 研究人員稱,這些積極的變化僅在療程一個月後就顯現出來。他們指出這些變化已使用臨床量表進行了驗證。研究表明,將瑜伽、呼吸練習與治療和藥物結合使用可能為患有臨床抑鬱症的人們提供更好的幫助。 .

研究警告稱週末放縱攝入的垃圾食品或引起嚴重的炎症性腸病

炎症性腸病通常包括潰瘍性結腸炎(UC)和克羅恩病(CD)這兩種疾病,均涉及消化道炎症。兩種情況都難以管理,而且可能很嚴重,這會破壞人的生命並可能導致長期健康問題。飲食在這些疾病的嚴重程度中發揮著主要作用。問題的核心可能是飲食對腸道細菌的影響,以及不同菌株的腸道細菌對炎症和人的整體健康的影響。 根據新的研究,某人短期內攝入大量糖可能會增加患IBD的風險。這些發現是基於在小鼠中觀察到的效應,發現在食用高糖飲食僅兩天后,其患上化學性結腸炎的風險增加,並且出現“嚴重” IBD症狀。 高纖維飲食和一般健康、均衡的飲食助長了腸道內的“好”細菌。大量攝入糖分(特別是作為低纖維飲食的一部分)對腸道細菌有嚴重影響,導致像大腸桿菌這樣的“壞”菌株繁盛。這些菌株會促進炎症和其他健康後果,包括抑鬱和焦慮等。 當給小鼠餵食高糖飲食時,研究人員發現它們經歷了“免疫缺陷反應”,並且對腸道組織的損害更大。但是,當給予短鏈脂肪酸(由良好的腸道細菌產生的脂肪酸)後,問題得到了“緩解”,這突出了IBD的潛在治療方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