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美國一些城市會選擇對5G說“NO”?

根據世界衛生組織(WHO)的說法,大量證據表明,如果射頻輻射對人類有任何影響,那麼它與咖啡和泡菜等其他“可能致癌”的物質差不多。美國聯邦通信委員會(FCC)援引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FDA)的數據,最近宣布,對這些天線射頻能量的現有限制使它們更加安全。一位聯邦通信委員會的高級官員表示,5G網絡並沒有什麼獨特之處會帶來額外的健康風險。 所有這些都無法阻止社交媒體引發的陰謀漩渦,這種漩渦讓健康恐慌在互聯網上蔓延。整個北加州的城鎮都在發布法令,以健康問題為由,將新的5G基站排除在居民區之外。包括新罕布什爾在內的四個州的立法人員提出議案,要求對健康影響進行進一步研究,否則就敦促國會這樣做。國會議員托馬斯-索茲(民主黨)在寫給聯邦通信委員會的信中也表達了同樣的擔憂。 對於蒂貝茨來說,這些新的“小盒子”天線(用於4G網絡,但可以升級到5G)在聖羅莎升空是否真的危險並不重要。其中一些安裝在距人們臥室窗戶僅20英尺的電線桿上,居民們抱怨Verizon沒有通知他們就安裝了電線桿。重要的是,他的選民不希望這些笨拙的公共基礎設施離他們太近。蒂貝茨說,“我不希望有人呆在家裡卻有那種不安全感,家裡本來應該是一個安全的地方。”“如果10年後這些發射塔沒有致人患癌的跡象,我不會感到驚訝,但我的工作不是保護Verizon,而是保護住在自己房子裡的人。” 無論居民們反對新建手機信號塔的理由是什麼,蒂貝茨——以及全美無數的市長、州長和理事會成員——在現行規則下幾乎沒有或根本沒有權力按照選民的意願行事。他們也沒有以前那樣的迴旋餘地來為手機基站定價,而手機基站是公民倡議的一個有利可圖的資金來源。那些採取行動的城市正在製定法規,即使這將使它們面臨著被電信公司起訴的風險,就像本月在紐約州羅切斯特市發生的那樣。 5G被認為是未來電信、全球競爭、創新乃至市政基礎設施發展的關鍵,但它卻成為了爭論的焦點。除了升級現有的基站,估計還需要在電線桿、燈柱和建築物上新建50萬座基站和小單元。專家們還預計,該產品的推出週期將很長,可能長達10年或更長時間。大多數城市都想要5G,但他們不想被告知如何、何時、以什麼代價實現5G。 FCC已經通過了旨在加快5G推廣的規定,這很可能會引發激烈的爭論。 運營商與地方政府的博弈 “我這樣做的個人原因是,我認為人類受到了威脅,”活動組織EMF安全網絡(EMF Safety Network)的成員桑迪-毛雷爾(Sandi Maurer)表示。 EMF安全網絡旨在遊說人們減少接觸電磁場。在一定程度上,由於這種行動主義,加州馬林縣的許多城鎮已經通過了限制居民區5G基站的法令或決議。像米爾谷這樣的城鎮指定了不允許高塔出現的區域,而且可能還要求它們之間保持一定的距離。 2018年,Verizon撤回了在加州塞瓦斯托波爾安裝兩個小型電池的申請,而沒有起訴該市或將此事提交給FCC。但自那以後,FCC推出了5G快速計劃,要求各城市和州在60或90天內批准新的5G天線。它還限制了政府領導人向承運商收取的新基礎設施建設用地的費用——無論是電線桿、路燈,甚至是建築立面。運營商喜歡這個計劃。 AT&T的一位發言人提到了一份讚揚FCC新規定的聲明,稱這些規定“將有助於確保所有美國人,無論他們住在哪裡,都能通過嘗試和真正的自由市場激勵,享受到這項新技術將促進的就業、投資和經濟增長帶來的好處”。 Verizon的一名發言人說,“我們正在尋找合理的接入方式和合理的價格,以便我們能夠有效、迅速地將5G部署到社區以及在社區中生活和工作的人們。” FCC主席Ajit Pai和特朗普總統都表示,下一代5G無線網絡的廣泛部署美國來說至關重要。 FCC的一位發言人提到了該機構此前的聲明:“為了使寬帶提供商能夠進入新的市場並部署高速網絡,接入必須是快速的、可預測的、安全的和負擔得起的。” 城市領導人表示,他們劃分區域和監管基礎設施的權力正在被削減。超過90個市和縣聯合起來進行了一場訴訟,目前正在第九巡迴上訴法院進行審理,他們認為聯邦通信委員會越權了。決定最早可能在春季做出,但也可能需要更長的時間。 加州聖何塞市的首席創新官希琳-桑托瑟姆(Shireen Santosham)說,該市已經批准了596個基站,所有這些基站都可以升級到5G。當這一計劃開始實施時,聖何塞與電信公司簽署了協議,以每根電線桿750美元至2500美元的價格建設新的小基站。如果這些城市在聯邦通信委員會的訴訟中敗訴,聖何塞市可能會被迫降低每根電線桿的最低收費。該市市長山姆-利卡爾多(Sam Liccardo)表示,該市非常希望推出5G網絡。 但像其他城市一樣,聖何塞希望能夠收取更高的價格使用的基礎設施,不僅為員工加快許可新基站還提供100萬到200萬美元需要支持一個項目,向貧困家庭提供寬帶接入。利卡爾多說,儘管聯邦通信委員會規定,許可證在60天或90天后自動獲得批准,但在其他城市也可能發生類似的事情。他補充道:“即使聯邦政府要求地方政府採取行動,地方官僚機構也有很多辦法使之難以實施。” 布魯金斯學會(Brookings Institution)研究員、FCC主席里德-亨特的前幕僚長佈萊爾-萊文(Blair Levin)表示:“無線運營商所要求的,是各城市對待它們的方式,與其它任何一家申請建設許可的實體完全不同。我認為這將適得其反,因為隨著時間的推移,你會得到一種敵對的關係,而不是一種合作關係。” 最典型的例子是羅切斯特市,它在8月8日被威瑞森公司起訴。威瑞森聲稱,該市的法規違反了聯邦通信委員會的規定,“對無線運營商徵收了部署和維護小型無線設施的非成本費用”。換句話說,威瑞森認為,該市將安裝5G天線的公用事業電線桿的租金太高。 “聯邦框架要求以成本為基礎的非歧視性接入,這正是我們所尋求的,”威瑞森發言人表示。 “這意味著聯邦法律禁止特殊待遇。” 另闢蹊徑挑戰運營商 關於健康的爭論很難上法庭,因為FCC擁有對電子設備的排放是否安全的唯一決定權,這一權利在任何當前的法庭案件或未決的聯邦立法中都是不容置疑的。 另一種不同的——也是迄今為止更成功的策略——在5G基站的尺寸和形狀上挑戰運營商。 位於俄克拉荷馬州的切羅基印第安人聯合基圖瓦族(United Keetoowah Band of Cherokee Indians)對聯邦通信委員會目前的規定發起了法律挑戰,華盛頓特區巡迴法院最近做出了不利於聯邦通信委員會的裁決,其中一項指控是,5G基站並不像宣傳的那麼小。 業內人士在簡報中說,這些新天線只有披薩盒那麼大,在其他方面可以與家用Wi-Fi路由器相媲美。但法院表示,尤其是當它們坐落在新安裝的高塔上時,它們實際上非常大,非常顯眼,需要對它們對環境的影響進行評估,而且它們還要遵守歷史保護規定。 “即使只有20%的小型基站需要新建,正如一家無線公司和FCC在其簡報中所估計的那樣……這可能需要多達16萬座密集排列的50英尺高的發射塔,”法院寫道。 通信研究公司MoffettNathanson的創始人兼高級分析師克雷格-莫菲特(Craig Moffett)表示,儘管存在所有這些衝突,但大多數城市仍然渴望電信公司將5G帶到他們的街道上。 該行業承諾,一種真正未來技術將從無處不在的超高速無線網絡中源源不斷地湧現出來——在這個更智能的城市裡,你的自動駕駛汽車、你的AR頭盔和你的自動排空垃圾桶永遠保持在線。莫菲特說,“回想起來,我們可能會嘲笑自己當初多麼愚蠢,不知道這些應用將被用於什麼用途。” .

美國公路有多糟糕?研究顯示正在惡化

–看起來總體情況並不算好。 儘管排在前三的州擁有最高效、性價比最高的高速公路系統,但當移步到它們的城市公路和農村公路時期路面狀況就有所下降。 據悉,這份報告使用的數據來自2016年–最新的存檔數據–和來自2017年的交通擁堵和橋樑數據。 Baruch Feigenbaum是這份《年度公路報告》的首席作者,同時他還是Reason基金會的交通部副主任。報告顯示,唯一顯示有改善的領域則是結構缺陷橋樑的減少。 僅就路面狀況而言,全美50個州中29個州的路面狀況較差的城市高速公路數量在增加。其中有1/3的糟糕路面情況出現在了加州、特拉華州、夏威夷州、路易斯安那州和紐約州這5個州。而對於那些大都市區較少的州來說情況也並非完全順利,據悉,農村公路狀況降至自2000年以來的最低點。 另外Feigenbaum指出,排名靠後的是一些人口密集的州,比如排在最後的新澤西州、馬薩諸塞州、紐約州、加州,這些州的花費都很高但往往卻跟不上交通擁堵和道路維護的速度。另一個出現問題的則是人口較少、管理成本較高的州。 .

美國首例:一名患者因與電子煙有關的未知肺部疾病而死亡

在伊利諾伊州,情況尤為嚴重,因為上週因住院治療肺部症狀的電子煙使用者的人數翻了一番。現在,已有22人住院治療; CDC官員正在審查12個人的病例。 目前尚不清楚與住院相關的症狀是否來自單一疾病。根據CDC的數據,在伊利諾伊州,住院的患者相對年輕:年齡在17歲到38歲之間。症狀包括呼吸短促或呼吸困難。一些患者說他們在住院前出現胸痛症狀。其他人經歷嘔吐,腹瀉和疲勞。 原因尚不清楚,儘管CDC官員表示病毒或細菌不太可能是罪魁禍首。沒有人發現任何可能讓人感到噁心的特定產品。 CDC官員正在敦促醫生報告可能與電子煙有關的任何無法解釋的肺部疾病病例,以及他們的患者正在使用哪些產品的信息。 CDC、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以及州公共衛生官員正在調查原因不明的肺部疾病。 伊利諾伊州公共衛生局局長Ngozi Ezike在一份聲明中說:“人們正在經歷的疾病嚴重程度令人擔憂,我們必須明白,使用電子煙和蒸汽煙裝置可能是危險的。” .

操心完軍方用聯想電腦不安全 美議員才說了大實話

(原標題:操心完軍方用聯想電腦不安全,美議員才說了“大實話”) 【文/觀察者網 谷智軒】 加拉格21日在電話中對記者聲稱,有關美國國防部和其他政府部門使用中國製造技術的擔憂,大多數集中在能夠訪問敏感信息的主要軟硬件系統方面,但價格低廉的辦公用品也能構成安全威脅,包括利盟(Lexmark)打印機、聯想(Lenovo)筆記本電腦和GoPro運動相機。軍方經常採購這些用品,通過類似辦公室報銷的渠道,很少或者完全不受監管。 表面上,這名議員還是在強調“中國產品留有後門”那套莫須有的指控,但他在單獨與《華盛頓郵報》通話時道出一番“大實話”:中國在科技領域已有主導地位,聯邦政府要幫幫美國和西方公司提高競爭力。 加拉格資料圖 圖自其個人網站 打印機公司:我們董事會全是美國人 加拉格舉例稱,2018財年,美國陸軍和空軍官員使用政府信用卡,購買了超過8000台利盟打印機。他搬出一份監察機構近期的報告宣稱,利盟“與和中國的軍事、核與網絡間諜計劃存在關聯”。 觀察者網查詢發現,利盟成立於1991年,前身是美國科技巨頭IBM的打印機部門,總部位於美國肯塔基州萊剋星頓。 2016年,由珠海艾派克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現納思达股份有限公司)、香港私人股本公司太盟投資和君聯資本組成的財團,以每股40.5美元的現金斥資25.4億美元收購利盟。 對於加拉格的指控,利盟方面在一份電子郵件中駁斥道,該公司遵守了美國國防部和國土安全部的相關規定,董事會成員全部是美國公民,且任命都得到了美國政府的批准。 “利盟每年都進行審計,以確保遵守相關管控,我們已經成功地通過了每一次審計。”​​利盟首席執行官艾倫?沃格曼(Allen Waugerman)說。 加拉格還指出,美國空軍去年採購了1378台聯想設備,但美國參謀長聯席會議情報委員會在2016年的一份報告中稱,“聯想電腦和手持設備可能會給國防部的供應鏈帶來安全隱患,給該部門機密和非機密的網絡帶來風險”。 另外,上述報告還稱,美國陸軍和空軍採購了117台GoPro運動相機,存在讓黑客訪問用戶身份信息和實時視頻流的漏洞。 一台GoPro運動相機 截圖自GoPro網站 加拉格警告稱,GoPro運動相機主要在中國生產,利盟和聯想又都是中國公司。他在沒有證據的情況下再次搬出美方慣用的說辭,即這些中國製造的產品中“留有後門”。 報導指出,加拉格是美國國會“網絡空間日晷委員會(Cyber​​space Solarium Commission)”的聯合負責人,該組織由十多名議員、現任和前任政府官員組成,負責為美國網絡安全政策的未來製定方向。這個委員會建立在艾森豪威爾時代的一個類似小組的基礎上,該小組當時研究的是如何對抗蘇聯。 事實上,部分國家一直“猜測”中國政府可能要求科技企業與情報部門合作,如通過安裝“強制後門”訪問加密數據。 對此,中國外交部發言人陸慷曾明確表示,中國法律法規沒有授權任何機構可以強迫企業安裝“強制後門”。中國政府一貫鼓勵中國企業在遵守國際規則和當地法律基礎上開展對外經濟合作,我們也希望有關國家能夠為中國企業投資、經營、合作提供公平、透明和公正的環境,不要再出於其他目的為中國企業的正常運營設置不必要的人為障礙。 “中國在科技領域已有主導地位” 在單獨與《華盛頓郵報》記者的一通電話中,加拉格道出了一番“大實話”。 “當我們沿著這條與中國建立更具競爭關係的道路走下去時,我們發現,兩國的經濟是多麼緊密地交織在一起,”他說,“你可以圍繞關鍵技術建造'護城河',但你永遠不可能將我們與中國經濟完全分離。” 加拉格坦言,中國在科技領域已有主導地位,為了“與之對抗”,聯邦政府應考慮增加對研發工作的支持,以增強美國和其他西方科技公司的全球競爭力。 他接著鼓動道,美國應加大努力,說服盟友將中國企業排除在5G和其他敏感領域之外。 然而報導指出,到目前為止,美國的這種嘗試並不如意。幾個月以來,包括英國和德國在內的一些美國主要盟友,並沒有理會美方的慫恿,仍然考慮允許華為參與5G網絡建設。 .

美聯邦官員對白宮提出的社交媒體審查制度表示擔憂

知情人士表示,在上月的一次閉門會議上,兩家機構的官員跟美國商務部的一個辦公室討論了此事。據悉,該辦公室負責為白宮提供電信方面的諮詢。 其中一名知情人士表示,會上提出的一個關鍵問題是,特朗普政府的計劃可能存在違反憲法現象。該草案命令提議讓FCC和FTC負責監管社交媒體上的黨派審查指控。但包括一些立法者和科技界的政策分析人士在內的批評人士指出,這相當於任命一名政府“言論警察”,而這違反了《憲法第一修正案》。 美國總統特朗普此前就曾有過不顧其他政府專家的專業意見仍繼續推行其擬定政策的歷史。比如從2017年開始,特朗普就曾多次試圖禁止跨性別美國人參軍,對此,多家法院表示,國防部並不支持這一舉措。 另外,儘管研究人員一直未能發現黨派歧視的系統性證據,但包括特朗普在內的右翼批評人士長期以來一直認為科技行業最受歡迎的產品持有反保守的偏見。 .

[圖]美國網絡受害者地圖:阿拉斯加州受害者最多 加州總損失最大

根據地圖顯示,阿拉斯加州成為網絡受害者數量最多的州,在每1萬名居民中就有21.67位網絡受害者,而且每位受害者的損失金額高達2256.30美元,使其連續第二年成為受害最嚴重的州。而網絡受害者數量最少的州今年依然是南卡羅來納州,每萬人受害者數量僅為5.3人,整個州全年的網絡損失為1.37億美元。 儘管南卡羅來納州的總損失已經很高了,但是美國加利福尼亞州總損失金額最大。在2018年美國加州因網絡詐騙、惡意軟件等網絡攻擊損失了4.5億美元,平均每位受害者損失9178.70美元。紐約州以2.07億美元位居第二,平均每位受害者損失11426.29美元。 在受害方式方面,社交網絡是2018年比較流行的攻擊方式,41000名受害者因此造成1.01億美元的損失。而虛擬貨幣騙局讓36000名受害者損失了1.82億美元。不出所料,60歲以上的人是詐騙者最具針對性的年齡組。他們在2018年失去了6.5億美元的計劃,包括信任/關係欺詐。 .

從美國對華為的禁令中 日媒發現了關鍵信息

《日本經濟新聞》8月22日的報導稱,美國商務部5月發布了對華為禁運措施的第一輪措施,8月19日公佈了第二輪措施。第一輪措施以華為本體和68家相關企業為禁運對象,其中僅包括1家被視為研發中心。而第二輪措施,被列入禁運措施對象的46家相關企業中,至少包括11家負責研發的組織。 據報導,華為在全球各地開設了超過14個研發中心及36座創新中心。這次被列入製裁名單的研發機構,包括華為在北京以及成都、杭州和西安等地的主要研究所。 海外方面,美國將意大利的米蘭研究所和英國研究所等列入禁運對象,前者負責研究通信設備所使用微波,後者負責開髮用於半導體加工的光電技術。 報導稱,這些研發中心原則上被禁止與美國企業進行交易,無法利用來自美國的軟件和零部件。了解通信技術的分析師指出,此舉是為了擴大打擊面,不讓華為能夠規避制裁,“有可能造成華為的研發能力下降”。 報導介紹,華為以通信技術為中心,在軟件和半導體等眾多領域推進研發,提高了競爭力。華為每年將一成以上的銷售額作為研發費,2018年研發費高達1015億元人民幣。全球近19萬名員工中,四成以上參與研發活動。 據報導,歐盟的歐洲委員會以全球的主要企業為對像匯總的2018年研發費排行榜顯示,華為的研發費僅次於韓國三星電子和谷歌的母公司“字母表”等,位居全球第五。比位居日本之首的豐田汽車(全球第十二位)的研發費多出了四成以上。 報導稱,美國以威脅安全保障為由,擴大對華為的製裁。除了通過禁運措施禁止華為與美國企業交易外,還從8月13日開始禁止美國政府機構採購華為的產品。並在5G領域將華為從本國市場排除。另外還呼籲世界各國不要採購華為的產品。 報導指出,華為是5G等通信產業的領頭羊,鑑於此,美國有意削弱其研發能力。 .

北卡羅萊納州學校在“禁止吸煙”標誌上添加電子煙

皮特縣衛生部協調員蒂芙尼·蒂根(Tiffany Thigpen)表明,該州在新學期之前收到了在標牌上添加該符號的標誌。 此外,疾病控制和預防中心調查了今年夏天14個州報告的94例可能與電子煙相關的嚴重肺病病例。 皮特縣公共衛生主任約約翰·西爾弗內(John Silvernail)指出,其中三個病例是在北卡羅來納州報告的。 電子煙是一種模仿捲菸的電子產品,有著與捲菸一樣的外觀、煙霧、味道和感覺。它是通過霧化等手段,將尼古丁等變成蒸汽後,讓用戶吸食的一種產品。世界衛生組織專門對電子煙進行了研究,並得出了明確的結論:電子煙有害公共健康,它更不是戒菸手段,必須加強對其進行管制,杜絕對青少年和非吸煙者產生危害。 .

報導稱特朗普被一些自願與加州達成排放協議的車企“激怒”

據報導,特朗普甚至要求其他汽車製造商-通用汽車公司、菲亞特克萊斯勒和豐田等公司的代表到白宮,迫使他們堅持執行政府的計劃。 與加州達成新協議將使這四家汽車製造商(以及任何其他加入該協議的汽車製造商)達到類似奧巴馬時期EPA規定的標準。汽車製造商必須在未來七年內減少新車的總體排放量,這反過來將使新車更加高效。由於其他州遵循加州在空氣監管方面的領先優勢,如果特朗普政府制定一項較低標準的聯邦法規,該協議有可能分裂市場。 《紐約時報》的報導還指出,梅賽德斯 – 奔馳或成為第五家最有可能自願參考加州排放法規的車企。 特朗普週三晚間發表推文稱,如果亨利福特看到當前汽車公司高管想要製造更昂貴的汽車,他會感到非常失望。在一份聲明中,福特表示“自豪地引領著對環境採取正確行動的方式,同時保護消費者的負擔能力以及行業的短期和長期健康狀況。” 在特朗普就職後,美國環保署和美國國家公路交通安全管理局最終提出完全回滾奧巴馬時代的規則。特朗普政府的規則將凍結2020年燃油效率標準(每加侖約37英里)並且不再讓汽車製造商達到最終目標,即2025年將普通新車的燃油經濟性提升至超過50英里/加侖。 特朗普政府提出了一項建議,即奧巴馬時代的高標準將使新車更加昂貴,促使消費者購買舊車或堅持他們已經擁有的車。特朗普週三在一條推文中部分闡述了這一論點,稱他正在給“政治上正確的汽車公司”提供將汽車平均價格降低“超過3000美元”的選擇,以換取“對環境不大的影響”。 ”他還表示他的政府正在努力讓新車”更加安全“,儘管美國環保署和國家公路交通安全管理局提出的規則與新車更安全無關,但他後來的推文卻表達了這種情緒。 他稱汽車業高管“愚蠢”,儘管他沒有明確表示他是指福特,大眾,寶馬和本田的高管。 許多專家不同意特朗普政府的說法。一些人認為,即使汽油價格保持低位,新車標價的任何潛在節省都可能被這些車輛壽命期間燃料成本的增加所抵消。根據美國環保署自己的估計,由於燃油效率較低的汽車,回滾還可能向空氣中引入數億公噸的二氧化碳,並增加石油消耗量超過10億桶。 “清潔汽車標準是我們應對氣候變化的最有效的政策,運輸部門是導致氣候變化的國家最大的碳污染來源,”非營利組織塞拉俱樂部周三在一份聲明中表示。 “特朗普政府推動使用更不環保,效率更低的車輛,這將為我們的空氣帶來更多的碳污染。” 美國環保署和美國國家公路交通安全管理局預計將公佈特朗普政府今年某個時候承諾的最終版本的回滾法規,但《紐約時報》報導稱,這些機構的工作人員“正努力整合法律所需的連貫技術和科學分析,以實施這一範圍的規則變更。” .

美國國會審查小組對電子煙公司展開調查

這四家公司分別為萬寶路持股公司Juul Labs Inc、Fontem Ventures、日本煙草公司(Japan Tobacco Inc)、和英美煙草公司(British American Tobacco Plc)旗下的雷諾茲美國公司(Reynolds American Inc )。 在給Juul的致信中,審查小組詢問該公司是否已經就使用其產品對健康影響以及Juul在幫助用戶戒菸方面的有效性進行了研究或資助。此外,還詢問了Juul是否已經向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發送了信息。 這些公司沒有立即回應置評請求。 此次調查正值立法者對電子煙行業越來越嚴格的審查之際。在7月份,另外一個眾議院調查小組公佈了Juul的內部電子郵件,委員會工作人員稱這些郵件是“試圖進入學校並直接向十幾歲的孩子傳達信息”。 Juul的聯合創始人兼首席產品官詹姆斯•蒙西(James Monsees)向該小組表示,該公司的目標受眾是成年煙民。 該委員會主席、民主黨眾議員弗蘭克•帕隆(Frank Pallone)表示,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最近報告中提到了與電子煙有關的肺部疾病。他要求在9月20日前得到調查的答案和文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