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印染重鎮”停產!商家有訂單也發愁!賣布還要倒虧?!啥情況?


來源:央視財經

位於浙江紹興的柯橋區,是亞洲最大的印染紡織產業集中地,這裡有近200家印染廠,印染產能佔全國接近40%。如此“印染重鎮”近期突然拉閘停產,給整個印染紡織產業鏈帶來不小影響,目前這些印染廠、紡織廠的現狀怎麼樣?

多地印染廠停電停產 紡織廠開機率不足五成

△央視財經《正點財經》欄目視訊

在位於浙江省紹興市柯橋區的一家紡織廠,受限電限產政策影響,車間裡每天的開機率不足一半,大部分工人不得不停工放假。


在這家紡織廠的車間,一邊區域機器都在正常地運轉,但是另一邊對比就非常明顯了,不僅機器都處在停止狀態,而且積放了大量的庫存,剛剛工廠負責人也告訴記者,以前是因為沒有訂單而發愁,現在有了訂單也同樣發愁,這是因為什麼呢?


據瞭解,自9月22日起,柯橋區近200家印染廠基本全部限電停產,並一直持續到9月底。印染廠是連線著上游紡織廠和下游服裝廠的中間環節。紡織廠生產出的坯布經過印染廠加工後通過貿易商銷售給下游的服裝廠。所以,印染廠停產,將直接影響上游紡織廠和下游貿易商的交貨進度。

延伸閱讀  美10月Markit製造業PMI創3月來最低,服務業PMI創7月來最高


浙江紹興某針紡有限公司總經理唐亮表示,因為染廠限電,導致海外訂單完不成,交期趕不上,需要空運,成本更大。比如,海運費1萬元一噸,空運費就要16萬元一噸,賣布可能只有五六萬元一噸,這樣的話,他們每噸布還要倒虧。


一方面是面臨限產,完不成訂單;另一方面,紡織廠的成本壓力也在持續高漲。今年以來,海運費暴漲,海外訂單的運輸成本直線拉昇;同時,因為此前國內紡織行業產能增長過快,對原材料需求快速增長,導致原材料供不應求,價格持續上漲。

實際上,不僅是浙江紹興,目前全國多地區都在進行限電限產和節能減排的舉措,多數印染廠、紡織廠都在面臨不同程度的停產困境。

印染紡織行業產能過剩 限產政策下庫存回落

△央視財經《正點財經》欄目視訊

自去年開始,因為海外疫情原因,國外大批量紡織訂單迴流,國內印染紡織行業產能擴張很快,目前已是產能過剩,庫存高企。近期,因為印染廠和紡織廠限電限產,這些紡織廠產能壓縮,庫存開始從高位回落。


趙崢嶸是浙江紹興一家紡織品貿易公司的負責人,近期,因為上游的織廠和染廠停產,產品供應跟不上,他們的庫存已從上個月的5萬噸降到現在3萬噸左右。他表示,最近庫存下降得非常快,因為下游得知訊息說貨品要上漲,供需可能會緊張,客戶的補單量也會增加。平常一天的出貨量大概在1000條左右,最近有1800條、2000條左右。

延伸閱讀  “體檢其實是在殺豬場排隊”,與醫院搶生意,民營機構有勝算嗎?


據瞭解,紡織行業長期供過於求,因為近期原材料成本快速上升和供求關係改善,銷售價格也開始小幅上漲。趙崢嶸表示,因為上游的成本也在增加,染費、織布的費用也會增加,所以整體的成本會上升,同時賣價也會進行調整。


實際上,從去年開始,紡織品原材料的價格已開始快速上漲,去年6月份到今年9月份,棉花價格漲幅超過50%,部分化纖品價格漲幅在60%以上。近期,因為紡織廠生產能力受限,需求減少,這些原材料價格漲幅已逐漸收緊。


浙江義烏某針織服飾產業園負責人王澤慧表示,現在原材料,包括氨綸這些從每噸3萬元到漲到12萬多元,對於他們這種服裝企業壓力非常大。這次國家拿出限產政策,雖然目前暫時對中小企業來說有難度,但從長遠的角度來說,還是一個非常好的政策。


此外,染料行業受限產影響同樣很大,在染料產業最集中的浙江紹興上虞區,染料企業統一限電限產35%,導致染料價格開始快速上調。以市場銷量最大的分散黑ECT300%為例,9月初出廠價格每公斤23元,現在出廠價在每公斤30到35元,上漲幅度已超過30%。


上海某染料化工品電商平臺董事長徐長進表示,這一次染料漲價首先是原材料化工、原材料大宗商品推動的,其次這一次限產疊加可能導致供不應求,接下來有可能染料漲價的動力會更大。他預計隨著停產真正地開始延長,包括中間商庫存的消耗,可能到11月份前後影響會更大。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