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ns20年:那件事都沒拆散我們,婚變也不會



Twins成立20週年了。

從2001年——2021年,兩個打著“側手翻”、唱著《戀愛大過天》的女生,蛻變成為邁入不惑之年、哼著“坐在過山車上看人生”的成熟女性。

今年,阿嬌40歲,阿Sa39歲。

她們將這段姐妹關係比作“夫妻”,將攜手走過的歲月稱為“相愛20年”。

20年,從“女孩”到“天后”,阿Sa同阿嬌路過一個個人生站點,一起留住了好風景,也仍可勇敢面對世間驚險。


作為中國香港千禧年第一個真正意義上的女團,Twins經歷了華語唱片業最後的黃金年代和傳統港式造星模式的失效,塑造了一代人共同的成長記憶。

至今,她們仍舊穩穩維持著國民度。時間帶給人平靜與從容。拋開時代標籤和曾處於風口浪尖的婚戀故事,對阿Sa和阿嬌而言,她們不僅實現了在舞臺上“變天后”的理想,生活中的職業生涯、社會角色以及婚戀,也在經歷著巨大的轉變。

“外面的世界洪水滔天,我卻願意做你的背面。”

對於Twins而言,最幸運的可能是,兩個性格完全不同的女性用長達二十年的時光,編織出了一種超越友誼的關係結構。這段關係之於彼此,是一座穩固的堡壘,一個安全的港灣,可以抵抗住外界的種種風浪。

Twins最初一直在被“唱衰”。

在專業的樂評家那裡,這是一個不專業的歌唱組合。曾有媒體這樣評價她們:“唱功為負數,每次看演唱會的回顧視訊,修音的痕跡很重,常帶有電音。跳舞節奏不整齊、音樂風格單一,唱歌不行電影綜藝來湊。”

兩個女孩也截然不同,甚至可以說是相悖的。阿Sa活潑明朗,阿嬌敏感細膩;阿Sa愛晒太陽,阿嬌喜歡下雨。借用阿嬌自己的話來說:“我和Sa喜歡的顏色、服裝款式、歌曲型別、季節都不一樣,沒有默契的地方太多了!”

港媒曾預言,兩人不超半年準解散。刻薄精闢如“老怪”的黃霑曾評價:“一唱就哮喘,‘口喘歌王’都能出唱片?”

剛出道時的Twins

後來,Twins成為登上香港紅館開個唱年齡最小的女歌手,在臺上粲然一笑就能引來陣陣尖叫。僅出道1年,她們就連續在紅館了舉行3場演唱會,每一場的入座率均為100%。她們的唱片銷量橫掃香港樂壇,她們成為香港有史以來最紅、唱片銷量最好的組合,至今無人打破。

2004年,香港十大廣東話唱片銷量榜Twins佔三席。她們的第一張同名專輯《Twins》,就連阿嬌的家人都沒在市面上買到。她們被大家稱為“香港頂級女子組合”,是千禧年送給香港樂壇最好的一份禮物。

“同學愛新鮮,戀愛大過天,想不想也日夜懷念,連甜夢也不夠甜,當然,現在我未成年,讓我膚淺,只知戀愛大過天”“若愛戀亦是成人班必修一課,盼望能提前共我探討,坐下來陪我放膽傾訴”“留下你合照細望才知道,我跟他人更合襯”

可愛俏皮的阿Sa,甜美乖巧的阿嬌,在歌裡勇敢、暢快,大膽戀愛,也敢於為愛心碎,盡情釋放著屬於少女的能量。

笑容甜美的女孩,唱著甜而不膩的歌曲,膾炙人口的《明愛暗戀補習社》、《女校男生》在點歌臺每5分鐘就會被點播一次。香港頒獎典禮上最好的獎都屬於Twins。她們是最早入駐香港杜莎夫人蠟像館的明星,各大知名品牌廣告代言接到手軟。

延伸閱讀  陳坤連續12年為周迅慶生,工作室曝近照,47歲迅哥笑容天真如孩童

2001年——2007年,“變天后”對Twins而言,從來就不是一種理想。在中國香港流傳著一個說法:1988年左右出生的男生,一定都在中學時代為Twins驚歎過。

只要Twins一出專輯,男同學們就一定會在中午吃飯的時候,跑到九龍的某間大音像店去搶購。全香港最好的詞人、製作人都將自己心中的“少女夢”傾注在Twins身上。

林夕、黃偉文、伍樂城……

黃偉文《下一站天后》的“最後變天后,變新娘都是理想”;

《雙失情人節》的“何解我約的人突然全部都躲開我,榨不出一滴吻”伍樂城《多謝失戀》的“無論初戀多麼的感動人,更好的愛前面等”;

林夕《女校男生》的“但說到他脣上已發燒”;

《眼紅紅》的“我最初臉紅,現在雙眼通紅,再幼稚還是覺得戀愛如夢”……

林夕和黃偉文,將所有的虐戀情深給了陳奕迅和楊千嬅,將有限的那一抹天真純情留給了Twins。看透悲歡離合的人寫起少女心事來格外動人,那些看起來幼稚可笑的情愫,被Twins詮釋得強大到能夠摧毀世界。

雜誌模特時期的阿Sa

阿Sa和阿嬌是在英皇娛樂公司組建的KTV局上相識的。

那一年,阿Sa19歲,阿嬌20歲,兩人均是英皇娛樂的練習生。彼時,兩人都是模特。阿Sa經由當時《Yes!》雜誌負責人推薦,被英皇娛樂簽下。而阿嬌則是被星探發掘擔任雜誌兼職模特,前往墨爾本理工大學讀書後返回香港被英皇簽下。

KTV局上,阿嬌獨坐門邊,阿Sa遠遠地一路蹦蹦跳跳跑過去搭訕。“嗨,你好面熟啊,我們是不是在哪裡見過?”“嗯?可能是我之前有幫雜誌拍過照片吧。”當時的阿嬌只是淡淡回覆了這麼一句。這段近似言情小說橋段的開場白,將兩個截然不同的女孩的命運緊緊繫結在了一起。

她們每天一起吃飯、一起訓練、一起睡覺、一起看電影……無論做什麼,總是形影不離。

好多人都以為她們是雙胞胎,經紀人霍汶希聽聞這個傳言,決定讓她們組成雙人組合。

2001年5月18日,Twins正式出道。自此,中學生開始第一次明白了“Twins”的中文含義,歌詞本上密密麻麻寫滿了粵語發音。

Twins出道6週年紀念

組合成立初期,兩個性格並不一致的少女大小摩擦不斷。從密友變工作夥伴,兩人天天見面,為工作奔波忙碌,卻常常不知道如何化解出現在生活裡的矛盾和分歧。只是一直憋著。一次意外的假期之旅,讓兩人的心真正靠近。在酒店房間,阿嬌用從朋友處借來的投影儀放電影。

投影投射在天花板上,兩個少女仰躺在床上,頭挨著頭,肩靠著肩,一邊看電影一邊聊天,分享了各自對於不同事情的許多看法。

“那時我們被動聽了很多關於彼此的壞話,身邊總有不懷好意的人搬弄是非,有人還分別在我們面前講對方的壞話!那晚把話聊開後,我們才明白原來是共同的‘敵人’作祟!從那時起,我們就是統一戰線的朋友了,彼此的關係越來越好。”

延伸閱讀  《落花時節又逢君》殺青!袁冰妍多款造型曝光,和劉學義適配度高

在一次訪談中,阿Sa回憶起這個畫面仍舊曆歷在目。這次密聊,成為兩人感情的轉折點。雙生花決定手拉手奔赴遠大前程。

2008年,Twins的玉女形象被徹底打成碎片。一場眾所周知的“豔照門”風波將她們一夜之間拉入深淵。英皇娛樂立馬宣佈暫時拆解Twins以止損,阿嬌被“雪藏”,阿Sa開始單飛。經歷了7年全亞洲的瘋紅過後,“人氣不過肥皂泡”。

一方面,英皇娛樂的官方說辭一直都是“由於成員個人原因,組合暫停演藝發展”,另一方面,阿Sa一直對外公開表示“Twins不會散夥,也永遠不會散夥,總有一天我們會再度合體。”英皇娛樂藝人管理高階經理周柱輝也十分肯定地告訴記者“Twins的威力永遠只有在一起時才能發揮到極致,單飛尚無法達到‘1+1=2’的效果,兩人單獨工作,不代表Twins就會解散。”解散風波撲朔迷離,但兩個人的演藝事業的確開始“花開兩朵,各表一枝”。

阿Sa一邊代替阿嬌完成Twins的工作,一邊奔赴泰國熱拍《風雲》,阿嬌則開始放假進修,學習英文、唱歌、武術,以及低調赴美試鏡。她被好萊塢監製Elliott.J.Brown看中,邀請她為新片《粉紅旗》擔任女主角。電影講述的是都市女郎的愛情故事,阿嬌飾演一名專業人士,一直在國外默默為角色接受培訓。戲中,除她是華人演員外,其餘均是外國演員。

此前,她在《精武家庭》、《雙子神偷》、《千機變》、《見習黑玫瑰》等電影中貢獻的出色打戲也為她奠定下成為“打戲女郎”的基礎。

《見習黑玫瑰》

離開Twins的阿Sa,再也不想打安全牌。她出演了55部電影,12部電視劇,3部舞臺劇,23部廣播劇,堪稱“娛樂圈”勞模。除去在影視發展之外,阿Sa還和媽媽一起學投資、學理財。她很少買奢侈品,更喜歡購買物業增值,個人資產早已過億。

面對與阿嬌兩地相隔、媒體窮追不捨的局面,阿Sa已經可以泰然處之。“從組成Twins的第二天開始,就已被傳要解體了,到現在已經習慣了。”後來,在接受某媒體採訪時,她總說:“Twins是我們兩人用了7年時間不眠不休好辛苦地磨練出來的,我們到現在依然想法一致。現在並非再次一同出現的最佳時機,所以才會各自吸收,總有一天會再組合。雖然再組合的日子不會是今天或明天,但我們會默默地迎接每一個工作,因為每份工作也是機會,我也不希望再聽到解體的傳聞。”

2009年4月,阿Sa釋出專輯《二缺一》。在專輯同名主打歌中,她傳達出對阿嬌的懷念和力挺。“往往仍記起你,過去共你一起,所經過多得可以編寫幾次傳記,分享我的興趣,分擔我各樣顧慮,在絕處一刻擁抱,等於給我聖水,你去後令我發現笑聲有罪,踏步也失去剩下自己,怎可走到尾。”

一年後,Twins合體,無數人淚目。

阿Sa和阿嬌的體記憶體在著一股“氣”,這股氣互相支撐對方、吊著Twins一直走下去。

2015年是Twins再度合體的第5年,她們在歌曲《虛齡時代》裡唱著“沿途紅塵太美,全憑朋友保管彼此那稚氣,年輕氣傲不怕死”。

出道20週年,她們釋出紀念單曲《小小女人》,歌中再度印證了這股“氣”。“坐在過山車看人生,從高峰一刻不免瞬間下沉,而好風景已留住在我心,廿年又過去,小小女人死不去,抹走我淚水。”

阿嬌多次在訪談裡表示,“Sa比伴侶對我還要好吧。”分別的日子裡,她幾度擔心拖累阿Sa,阿Sa直言“好姐妹就是從不講拖累的。”

2019年,阿嬌在美國大婚,作為婚禮上唯一的伴娘,阿Sa蹲下身去親自為好姐妹整理裙襬。扔手捧花的環節,阿嬌更是直接走到阿Sa身邊,將幸福傳遞給她。

阿嬌婚禮

自2010年憑藉精選集《人人彈起 新曲+精選》再度聚首後,Twins無論是合體營業,還是“獨自發展“,都是真正的“影視歌三棲天后”。除了在音樂領域獲獎無數,Twins各自都在影視領域有著不錯的發展。

2013年,阿嬌憑藉電視劇《女媧傳說之靈珠》獲得第8屆華鼎獎“傳奇類最佳女演員獎”,而阿Sa在去年也憑藉《聖荷西謀殺案》提名第39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女配角獎”。

延伸閱讀  網紅爭相捐贈希望小學是作秀嗎?PDD之後,又來個LO圈頂流謝安然

2015年,Twins再度在香港紅磡開唱。提及過去,兩人互相擁抱、泣不成聲。但是,她們眼中更多的是淡定、從容,沒有了剛出道時那份對星途黯淡的恐懼,也沒有受人攻擊時的失措。有一點始終未變。無論高潮低谷,阿Sa與阿嬌總是共同走過。

當初簽下她們的經紀人霍汶希這樣評價她們對彼此的陪伴:“每一個藝人都會有高高低低的情況出現。但對於Twins而言,她們多了一份幸運就是互相扶持。她們是兩個人,不是一個人抗寒。她們的友情也經歷過低潮、高潮、開心、不開心,但她們始終是共同渡過的。”

中國香港銅鑼灣站的下一站是天后,黃偉文曾藉此一語雙關。“小女孩總會有許多五彩的夢,最初想當大明星征服許多人,最後才肯願得一人心白首不相離,這詞是對她們的一種勸誡,也是一種祝福。”

2003年,阿Sa主演愛情喜劇電影《下一站,天后》,於是誕生了那首對Twins意義重大的電影同名主題曲《下一站,天后》。

電影和歌詞一樣,講述的都是一個喜愛唱歌的普通女孩追夢的故事。

電影《下一站,天后》

年少成名,阿Sa和阿嬌始終誠惶誠恐。

在你追我趕、日新月異的娛樂圈,她們總憂心好不容易穿在身上的衣服稍不留神就舊了。為了穩坐“天后”的位置,她們曾創下連續45個小時不睡覺的最高記錄。阿Sa說:“以前真的太忙了也太容易焦慮了,一離開舞臺、離開鏡頭就沒安全感。”

阿嬌說:“我本來就是個挺不自信的人,在這個總是被追著跑的娛樂圈,很害怕自己不紅。被淘汰了該怎麼辦呢?還能去做點什麼呢。這種無形的壓力一直存在著。”

兩人都覺得自己是做事三分鐘熱度、貪圖新鮮感的人,沒想到做一個組合堅持了20年。“真回想以前,我們也忘記了自己是怎麼撐過來的,實在太辛苦。但撐過來了,就不要回想了。”

正如《下一站,天后》裡詮釋的那樣,二十年間,舞臺上的她們風光無限、萬人寵愛,但對阿嬌和阿Sa本人來說,依然要做人生的種種功課,有關職業、社會、婚戀,統統要受訓。

“但我們兩個都非常確信,無論發生什麼事情,對方永遠都在。”

阿Sa說。阿嬌最大的轉變則是“覺得自己跟這個娛樂圈熟了一點了,以前會覺得這娛樂圈對我很有惡意,但現在好很多。”比起從前的“被追著跑“,現在的兩人崇尚順其自然,喜歡在一種舒適的節奏中處理工作,也有意識地多留出一些時間給家人和身邊的朋友。”我們都覺得當下的(人生)狀態是比較舒服的。

“出道20年,兩人都不必再忙著奔向下一站。這一站,已然是”天后“。

對於大眾而言,Twins是一個經久不衰的女子組合,他們看到的是兩個女藝人、女歌手在事業上的高低起伏和成就。但對於Twins自身而言,走過20年,最大的收穫是感動和感激——在人生中的1/5路程中,上天賜給自己一個可以陪伴在身邊那麼久的朋友,一直理解自己,支援自己,照顧自己。

“未來60年,我們還要一起唱歌,一起做‘側手翻’。”

這狀態讓人聯想到自然界非常罕見的連理枝。在有風的天氣裡,兩棵樹的樹幹互相摩擦,把樹皮磨光了,到無風的時候,兩條樹枝再緩緩挨近,形成層緊密連結在一起。

等下一次風暴來臨,它們便可抱緊彼此,共同面對災害、困苦的侵襲。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