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珍更新 – DeFi 的創新之道」直播精彩回顧 | 2021 Blockchain Live Show


2021 年 9 月 27 日 19:00,Winkrypto 和鏈聞 ChainNews 聯合出品的「部落城之王 – 2021 Blockchain Live Show」第三單元直播「永珍更新 – DeFi 的創新之道」在鏈聞 CHAINNEWS 視訊號和介面新聞同步播出。

DerivStudio CIO Terry Tse、Index Coop 商務總監 Simon Judd、 FTX 聯合創始人兼 CEO Sam Bankman-Fried、Serum 顧問 Edward、Cobo 聯合創始人兼 CEO&F2Pool 聯合創始人神魚、SevenX Ventures 創始合夥人劉琪、Acala 全球社羣貢獻者 Kelly、Head of NEST LABS Tina Zhang、Kava 全球業務發展副總裁 Aaron、 Synthetix 大中華區負責人 Dorothy Liu、 Kine 聯合創始人兼 CEO 王磊將圍繞 DeFi 話題展開深度討論,為大家帶來 3 場主題演講、一場行業領袖人物對話和 1 場圓桌對話。

本文為直播精彩內容集錦,內容有所編輯。

主題演講 | On the Sustainability of DeFi

演講嘉賓:DerivStudio CIO Terry Tse

世界上的大多數經濟活動實際上仍然是脫離區塊鏈的。它是由傳統資本把控。而要讓 DeFi 超越單純的投機,傳統資本必須持續注入。如今,推動傳統資本進入 DeFi 的重要力量之一就是主權信用的下降,而 DeFi 正是這樣一個建立信任的合適地方,但 DeFi 必須克服一些結構性挑戰,才能持續吸引傳統資本。首先,波動性太高、很難做空、幾乎沒有固定收益以及沒有最後貸款人等。

我不認為衍生品是大規模殺傷性的金融武器,管理衍生品的投資組合不是一件簡單的事。加密資產不同於股票,也不同於其他資產,它是非常獨特的。所以很難只擁有標準期權和期貨來進行風險管理。

現在,當我們借貸的時候,我們遇到一個很重要的問題,那就是固定收益。你必須要滿足資本對固定收益產品的需求。因為傳統資本需要尋求方法來保護自己的財富。如果沒有主權司法來定義你的評級或某種資本結構,你就需要通過掉期創造固定收益。

在傳統市場中,中央銀行扮演了兩個角色,銀行的最後貸款人和證券的最後買方,尤其是不良證券。因此,在沒有主權、沒有國界、沒有印鈔機的情況下,DeFi 將如何解決最後貸款人的問題是一個核心挑戰。

2021 年即將進入第四季度,全球新冠疫情也即將進入尾聲。資本持有者仍對疫情帶來的經濟影響保持高度警惕,尤其是政府採用的貨幣政策和財政政策。這是 DeFi 的一個有利時機,因為人們對政府的信心正在動搖。

但是 DeFi 仍面臨著許多挑戰。不僅是我上面提到的那些。託管、保證金貸款等運營問題可以通過技術進步或制度安排來解決,如果這些問題得到解決,傳統金融將向外延伸,DeFi 將有機會完善全球金融版圖。

主題演講 | 指數基金:加密投資變革

演講嘉賓:Index Coop 業務發展負責人 Simon Judd

指數投資是一個強大的策略,Index Coop 希望推出世界上最優秀的加密貨幣指數基金。在指數基金出現以前,普通投資者只能投資個股,他們需要承受巨大的波動,然而指數基金則能夠有效降低風險。Index Coop 是一個由 Set Labs 和 DeFi Pulse 合作孵化的專案,目前擁有產品包括 DeFi Pulse Index、Metaverse (元宇宙) Index、Leveraged (槓桿) Index、Bankless BED Index 等。

Index Coop 底層採用 Token Sets 技術,我們利用它把許多 ERC20 代幣組合成一個代幣,並且可以隨時將其贖回成持倉代幣,更加高效透明,這是一個基於傳統指數基金的重大改進。除此之外,使用者還可以使用指數代幣抵押貸款,也可以借出它們,簡而言之,它們可以作為金錢樂高在整個 DeFi 領域使用。

另外,Index Coop 還擁有維護指數產品的優秀社羣。Index Coop 的社羣分為產品工作組、開發組、美工設計組、營銷增長組、商務拓展組等十個組,每個組負責一個業務範圍。作為一家去中心化自治社羣,Index Coop 中的所有人都可以自主參與協議做出貢獻並獲得獎勵。

在我眼中加密貨幣領域對新產品的需求,尤其是對指數基金的需求非常迫切。加密貨幣是一個巨集大而複雜的市場,作為普通投資者,其很難深刻理解 DeFi 是怎麼運作的,我們的指數產品旨在解決這一痛點。

對話行業領袖人物:DeFi「破局」契機

FTX 聯合創始人兼 CEO Sam Bankman-Fried

Serum 高階顧問 Edward


Anne 提問:DeFi 借貸、DEX、資管以及合成資產等賽道都形成比較清晰的梯隊,未來再出現「破局」可能需要什麼樣的契機?

Sam Bankman-Fried:我想目前最活躍 DeFi 協議非去中心化交易所(DEX)和借貸協議莫屬。除了最近的 NFT 之外,到目前為止,我們沒有觀察到 DeFi 在其它領域的太多建樹。雖然我觀察到了資產通證化或合成資產領域,但我認為這都還處於非常早期的階段,尚未看到真正成熟的東西。同時,我們會將更多注意力放在基礎設施上,可擴充套件性是 DeFi 邁向未來的關鍵。

延伸閱讀  Optimism:為什麼 EVM 等效必須成為 L2 通用標準?

Edward:除了擴充套件性之外,我認為還有使用者體驗。我認為我們的思路應該是如何把世界帶入 DeFi,此時預言機就很重要了。希望大家進入 DeFi 後會說:「哇!我不只是在交易加密貨幣的標的,而是在交易對我的財務目標真正重要的標的」。這些資產可以是外匯市場,可以是股權通證,也可以是金屬之類的大宗商品。我希望打造受投資者歡迎的環境,確保非加密投資人可以無縫進入 DeFi。

Anne 提問:有哪些賽道的發展過程遠不足其能給大眾提供的想像力?

Sam Bankman-Fried:DeFi 生態中發展成熟的地方並不多,接下來的一年,你可能會看到 DeFi 產品變得更復雜,成長的更快。DeFi 產品需要交易高吞吐量,但現在的區塊鏈的效率都不足以應付,更急迫的是,幾乎所有的 APP 都需要更加使用者友好的使用介面,以及更完善的生態系統。

Edward:各錢包開始針對不同的使用需求開發,我認為這是這次 NFT 熱潮真正的意義。錢包實際上允許使用者體驗 NFTs,並真正將任何後設資料都做成視覺化的 NFT,它就像是席捲了 2017 年和 2018 年的 AR (增強現實)。沒有多少人深思熟慮過 GameFi 和 DeFi ,但這是一個很有趣的方向,我認為 GameFi 對 DeFi 成長是健康且正向的。

Anne 提問:DeFi 的未來除了吸引更多人以及更多資金入場,還會有什麼也許被大多數人忽視的發展可能性?

Sam Bankman-Fried:我想一個我很樂見的用途是 DeFi 應用在社交媒體上,一種社交媒體都能上鍊的方式,你可以讓其中的每個協議互動運作,提取相同的資料,但又獨立地對資料進行運用。

Edward:社交媒體絕對是很重要的目標領域。Serum 的使命就是讓全球採用 DeFi,而社交媒體就是讓全球採納 DeFi 的重要平臺和組成部分。另一方面,目前已經有很多大型專案試著縮小法幣進入加密世界的鴻溝,我認為我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世界更多區域都能容易和加密領域無縫接軌,這是很有價值的。

Anne 提問:您認為 2022 年的 DeFi,會是什麼樣?

Sam Bankman-Fried:我覺得我們將看到擴充套件性受到更大的關注,還有使用者體驗的關注度也會大大提高。

Edward:我認為會有更多機構通過 Serum 採用 DeFi。機構的採用可以提高交易量和流動性,對於將 DeFi 真正提升到另個等級非常重要。另外,這跟監管是齊頭並進的,清晰的監管能夠讓更多人消除顧慮,這對於那些提供合規、KYC 或者 AML 服務的參與者來說也是一個有趣的機會。

Anne 提問:作為去中心化交易所和生態系統,Serum 的簡單定義是什麼?和其他的有什麼不同?目前大家對 Serum 會有哪些普遍的誤解嗎?

Sam Bankman-Fried:Serum 是一個建立在 Solana 區塊鏈上的去中心化生態系,它從 DEX 開始,以此延伸,建立許多頗具規模和出色的產品,而 Serum 遠不止如此。

Edward:Serum 一直都很有趣。一方面,Serum 是一個生態系,另一方面 Serum 也是一個基於這個鏈上訂單簿及配對引擎架構的高效能 DEX,而且因為它建立在 Solana 上,所以你可以非常便宜以及快速地結算,Serum 可和其它去中心化 APP 整合,因為這些不同的 APP 與 Serum 上的協議組合在一起。所以大家都可共享流動性,以及擁有由 Solana 所帶來的可擴充套件性。

Anne 提問:Serum 的通證 SRM 有什麼用途?

Edward:Serum 通證是 Serum 生態系的治理和多用途通證,支援多個領域。一方面,持有 SRM 可以讓你受益,例如更便宜的交易費用;另一方面,SRM 也兼具治理功能,我們真誠的希望 SRM 最終可以實現去中心化, Serum 在明年能夠成為一個標準的 DAO;最後,SRM 的幣值也會持續應加,因為所有價值都會回到 Serum 中央限價訂單簿中,而部份價值將回到 Serum 的購買/燒燬中。

Anne 提問:Serum 目前處於哪個發展階段?團隊已經取得了什麼樣的成果?

Sam Bankman-Fried:我認為目前為止 Serum 最重大的一定是 DEX 生態系統,你已經看到了 Bonfida 、Raydium 等工具。

Edward:我們正努力推動 Serum 的各個層面,並正打算將 Serum 推向 DAO。

Anne 提問:Serum 未來的發展重點和路線規劃是什麼?它對生態系統和 DeFi 會產生什麼樣的影響呢?

Edward:我們最近釋出了新的路線圖 2.0,現在,我們致力如幫助這些底層產品專案去滿足這套金融生態系正常運作的需求,其中一個原生功能是借貸功能,但不僅僅是借貸那麼簡單,這是基於某種演演算法模型或某種市場預設模型。

多虧了可組合性,如果你同時有兩個底層產品,並匯入類似 Serum 這樣的平臺,現在你想做保證金交易,為了那個目標去連線一個很棒的預言機。現在你有保證金期貨了,不再只是 數字資產現貨,還有與傳統金融有關的各種證券、商品或期貨,現在這些在 DeFi 都完全可用。

延伸閱讀  我們為什麼需要 Web3?從 Web2 時代公司罪證說起

主題演講 | 如何看待下一個 DeFi Summer

Cobo 聯合創始人兼 CEO&F2Pool 聯合創始人神魚

目前 DeFi 關鍵的基礎設施,比如說抵押借貸、現貨交易,衍生品交易,基本上的頭部已經出現,但是 DeFi 目前大概有 200 萬左右的月活使用者,整個使用者的規模體量還是非常小的,究其原因,這些使用者參與 DeFi 的成本和門檻太高,所以現在亟待解決的一個問題就是提高鏈的效能,讓 Gas 費降下去,然後使用者的接入的成本降的更低一些。所以二層網路緩解整個網路的交易擁堵情況,提高使用者規模。

之前我們的 DeFi 的大量的應用都是在一層網路上發展起來的。然後因為效能原因導致經濟模型非常的簡化,所以就出現了 Uniswap 上 AMM 自動做市商的機制。隨著二層網路的興起和普及,可能從新的訂單薄的這種傳統的交易市場可能會清晰,還可能會有一波新興的這種現貨和衍生品的交易平臺的出現,進一步會蠶食中心化交易所的市場份額。

對於散戶的收益而言,DeFi 市場其實是有一個非常典型的週期性的,基本上是一個 2-3 個月為階段的週期。因為專案的快速出現,然後它的價值的發現,最終會導致資金在不同的鏈和不同的專案之間來回的搬遷,最終會把這些高利率都會扳平。但是在這個過程中,是會出現一些效益的時間視窗,想要把握需要對市場上主流的這些 DeFi 細分賽道有一定的認知。

針對 NFT 的火熱,我覺得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探索。我目前看到有幾個趨勢:

第一個趨勢是將一個或者一籃子的高價值的這種 NFT 專案把它碎片化,降低大家的投入門檻;同時因為有流動性池子,所以你的進出就像傳統的一個 ERC20 那樣的,在 Uniswap 上有池子,所以非常的平滑。

第二種是將一籃子的這種 NFT 存進池子,使金庫發行 Token,然後這個 Token 可能再去做一些經濟激勵,比如說去挖礦、組 LP 什麼的。這樣的方式,就會存在一個多方博弈的過程。

第三種目前是還在非常早期的階段,就說將 NFT 進行抵押,我不喪失這個 NFT 的所有權,但是我也能獲取到一定的流動性。

對於普通使用者的 DeFi 投資配比來說,建議 50% 以上的倉位是在比特幣和以太坊這種長期、穩定的頭部專案裡面。剩下的 40% 裡面,你可以有 20-30% 的部分投 DeFi,然後再配置個 10%-15% 投一些新一點的公鏈,因為這些公鏈可能具備很強的爆發力和成長性。剩下的 5-1% 的資產你可以去選一些非常早期、具備創新性的資產,比如 NFT 就是這樣的一種。

圓桌對話 | 永珍更新 – DeFi 的創新之道

主持人:

SevenX Ventures 創始合夥人 劉琪

嘉賓:

Acala 全球社羣貢獻者,Kelly

Head of NEST LABS,Tina Zhang

Kava,全球業務發展副總裁,Aaron

Synthetix 大中華區負責人,Dorothy Liu

Kine 聯合創始人兼 CEO,王磊


劉琪(主持人):大家對於區塊鏈底層系統主要是指公鏈賽道有怎樣的世界觀?其次 DeFi 已經發展了一年多了,這一年多的發展速度非常快,你們認為還有什麼樣的藍海創業機會?

Kelly:波卡一開始的設計中就有非常完整的治理機制,讓大家通過投票的方式積極參與到其中,表達自己的聲音,用自己的看法來決定網路上很多事情。另外我覺得判斷藍海主要是兩方面:首先是不是足夠前瞻,其次是技術角度能夠承載足夠量的市場,用市場和社羣、資料開發者來判斷。

劉琪(主持人):總結下來,一個是公鏈的理念,二是基礎設施,三是使用者需求,四是捕捉到使用者價值。

Aaron:我覺得現在討論這個問題還早,現在很多跨鏈專案、跨鏈協議還不成熟,使用者多但是用的時候沒有覺得非常容易用,我也很期待未來的跨鏈世界。

Dorothy Liu:以太坊最大的創新能力來自於開發者社羣,有很大很強的開發者社羣。有源源不斷的開發者創新,造成了以太坊的繁榮。我的看法是一旦引爆開發者的創新能力,吸引社羣產生了黏性,公鏈就已經佔據了一定的地位。說到藍海,我覺得大家沒有提到的機會是 DAO 組織,我自己認為區塊鏈世界對人類文明最大的貢獻是還被大家低估的 DAO。目前 DAO 的基礎設施還不成熟,工具還不完善,但會看到越來越多的創新。

劉琪(主持人):無論是同構的還是異構的,目前看起來都離不開 EVM,有沒有可能 EVM 也是以太坊的瓶頸,或者其他以 EVM 為主導的公鏈的瓶頸?

Dorothy Liu:所以我們會更期待波卡、Solana 走出不一樣的路,目前我們看到核心的創造力還是來自於以太坊社羣,其他的公鏈更多是借鑑和遷移已經成熟的商業模式跟技術到自己的公鏈上。

Tina Zhang:我們非常堅持的觀點是區塊鏈一定是完全去中心化的,但完全去中心化的道路非常艱難,我們認為完全的區塊鏈世界本身是價值生產的系統,不是價值交換的系統。我們團隊的創始人經常會講到把去中心化理解成非合作博弈的市場,比特幣的出現可以說是非合作博弈所形成的均衡資產。針對藍海問題,我們認為在區塊鏈世界中堅持去中心化,做跟以太坊、比特幣風險結構不一樣的產品,做完全不一樣的均衡資產才可以做更大的突破。

劉琪(主持人):總結下來就是比特幣是第一個資產,以太坊是第二個資產,Nest 在尋找第三個資產。

王磊:競爭一定是推動科技發展的巨大推手,新公連結串列現出來的特點都是更加高效,出塊速度更快,更加便宜,Gas 費更低,這是生態發展的良性迴圈。Kine 也上線了 ETH、BSC 和 Polygon,不斷適應多鏈時代。

判斷一個賽道是否是藍海賽道,一般這個賽道會有 3 次機會,第一次機會一般在新興賽道都需要大量的資金,VC 通過自己對技術的理解能夠讀懂白皮書,有資金的優勢可以迅速獲得第一次機會;第二次機會在於我們對市場的提前預判,市場價值可以通過使用價值預判當一個賽道的資料開始出現指數級變化的時候,離使用價值轉化為市場價值就並不遠了;第三次機會風險比較大,收益比較低,賽道已經起來了,大家根據技術指標追趕。我比較推薦普通投資人追求第二個邏輯,用資料來判斷藍海賽道。目前可以看到的藍海賽道最值得看好的就是衍生品賽道。

劉琪(主持人):接下來的問題想問一下 Acala,你們現在一個是利用 Substrate 波卡技術體系發展自己的 DeFi 王國,也作為一條 EVM 的鏈抓一些新使用者,你們怎麼通過這兩個基礎設施捕捉自己的價值?

Kelly:首先我們是一條獨立的鏈,獨立的鏈已經有了基於 Substrate 的優勢開發了比較完備的 DeFi 矩陣,基於這些才做了 EVM,波卡異構鏈的結構讓通過 EVM 進來的開發者首先有異構的優勢。另外我們會自動清算,以太坊的專案遷移進來,可以根據自己業務的需要直接進行升級,不需要等到我們分叉。其二 Acala 和 Karura 還是一條平行鏈,大家都有自己的業務、使用者、社群、方向,在 Acala EVM 上同樣可以在其他的平行鏈上呼叫,這就是波卡異構鏈智慧合約的優勢。未來 Acala 部署 EVM,希望開發者能夠在不同樣的生態佈局,將他們的創新性得到最大程度的開發。

延伸閱讀  速覽 Alpha Finance 結合永續掉期和槓桿代幣特點的 AlphaX

劉琪(主持人):請 Synthetix 分享一下在 Layer 2 或者在衍生品賽道佈局的關鍵性因素。

Dorothy Liu:很早之前我們就選擇了 Optimism 作為擴容方案,但現在擴容發展很快,專案方有了更多選擇。在部署了 Optimism 作為我們的擴容工具以後,有很多問題得到了解決,我們長期做的合成資產、底層協議的目標是為鏈上衍生品提供流動性,Optimism 幫助我們突破以太坊效能問題,現在我們有生態專案跟大家見面:Thales 是一個二元期權的生態專案和基於 Layer 2 Optimism 方案的期權專案 Lyra。除此之外比較老牌的生態專案叫 dHedge,是做鏈上資產管理的,最近也上線了支援跨鏈新版本。

DYDX 通過和 StarkWare 的合作進行了 Layer 2 的部署,以及公佈發幣計劃及流動性挖礦實現爆發,接下來 SNX 也要開啟流動性挖礦計劃,我們的永續合約要上線,包括還有很多各種各樣衍生品賽道的專案都會出來。期待鏈上衍生品 Summer 的到來。

劉琪(主持人):作為衍生品協議,Kine 認為引爆去中心化衍生品的核心因子是什麼?

王磊:簡單一句話總結還是產品本身,使用者是非常聰明的,衍生品交易的特點是高頻率、高槓杆,這時候對交易手續費成本非常敏感,如果在這點上不下功夫的話,衍生品賽道只能停留在概念階段。從產品層面來解釋大概分為四方面:

第一,更高的資金利用率。

第二,和中心化交易所媲美的高效能。

第三,低手續費和滑點。

第四,易用性。

劉琪(主持人):Kava 也在做全棧式 DeFi 協議,怎麼思考這個藍海市場?

Aaron:傳統行業對 DeFi 都有興趣的,所以我們也會跟一些比較新的美國或者其他國家的銀行溝通,他們都比較合規。我們也會跟一些已經拿到牌照的公司、託管公司,或者我們已經合作過的一些比如銀行和數字貨幣的合作,由此得到企業客戶。

劉琪(主持人):最後一個問題是關於 Nest,我們一直認為預言機是 DeFi 的基礎設施,你們怎麼在 DeFi 基礎設施裡成為這個行業被廣泛採用的技術設施?

Tina Zhang:去年的時候大家一直拿 Nest 和 Chainlink 做比較,但我們本質上並不是完全一樣的東西,Nest 是完全去中心化非合作博弈的機制產生,ChainLink 更加容易受到各大專案方、包括使用者的使用。我們最近在思考做怎樣的優化,希望專案方低成本的使用 Nest 預言機,這樣可以吸納更多的使用者,另外也希望 Nest 作為平臺吸引更多專案方。去中心化這條道路真的非常艱難,接下來我們也在做基於 Nest 預言機的去中心化衍生品,包括現在正在孵化的專案 Parasset,它門檻很更低。

劉琪(主持人):大家認為做 DeFi 最核心的壁壘是什麼?我認為做 DeFi 最核心的壁壘是流量。

Aaron:我覺得最主要的是資產。

王磊:我認為 DeFi 的核心是把更多使用者帶進 DeFi 世界,讓更多使用者感受到 DeFi 帶來的透明和公平。

Tina Zhang:DeFi 就是完全去中心化的金融世界,把傳統世界變成去中心化的金融世界。

Dorothy Liu:DeFi 最大的障礙和難度在於怎麼保持去中心化或者分散式。

Kelly:我也認同去中心化的觀點,Acala 也有和很多傳統的金融有合作,希望他們用美元獲得收益,用去中心化的方式實現,使用者更多的是用中心化,習慣了之後他已經感知不到背後去中心化的邏輯。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