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畫《囚徒》,短篇懸疑佳作,8頁漫畫3次神轉折,歐亨利式結局


陰暗房子裡的“囚徒”原來是社會精英?

因嫌棄妻子懶不收拾房間,將所有雜物清空,妻子也消失?

一聲哨響,屋子的人將手伸向了“欄杆”……


8頁的漫畫可以有怎樣故事展開?

日本漫畫家石黑正數的短篇懸疑佳作《囚徒》,在短短几頁中,出現了3次神轉折,歐亨利式的結局,誰也想不到。

看似出人意料,卻又在情理之中。


漫畫梗概

畫面從一個漆黑的夜晚展開,寬闊的大樓裡,只有一扇窗戶還亮著光。

鏡頭透過帶欄杆的窗戶,可以看見兩個男人正面對面的坐著。


統一的制服,獨特的編號。

一個長相凶狠的刀疤男問男人, 你為什麼來這種地方。

故事一開始,就營造了一種頗為神祕的氣氛。

兩個男人的表情和衣服似乎暗示著他們不尋常的經歷。

文弱男子似乎不想回答,可還是說出了自己的故事。


他介紹自己其實是個銀行職員。

刀疤男感嘆一句,這不是社會精英嗎,為什麼又會來到這個地方呢?


接著文弱男子緩緩講起了自己的過往。

原本他對自己的工作還是挺有熱情的,業績做得也不錯。


但是,他總覺得自己心底的某一種慾望沒有得到滿足。

後來,他在一次聯誼會上結識了自己的妻子。

延伸閱讀  cos:原神芭芭拉cos正片@七海抹茶醬

兩人順利結婚。

婚後剛開始,兩人過得還算甜蜜。


可漸漸地,男主逐漸發現了妻子的真面目。

這個女人……實在太懶了!

家裡到處都是垃圾,廚房堆滿了髒的碗碟,散發著惡臭的襪子隨手丟棄。

男主下班回家後,看著髒亂的家,緊緊皺眉,難受到不行。


這可是他辛苦工作數年還清房貸後買下的房子啊。

竟然被糟蹋成這樣。

家裡亂糟糟,而妻子只顧躺在沙發上看著電視笑得花枝亂顫。


忍無可忍,無需再忍。

男主開始暴走了。


然後拿著拖把開始拖地……

男主開始瘋狂地打掃,沉迷在大掃除的快樂中。

甚至還專門向公司請了假,在家裡瘋狂打掃。


幾天後,房間煥然一新,所有垃圾都被清理乾淨。

包括妻子……

往常妻子喜歡躺的沙發上,已經不見了妻子的蹤影。

男主的視線停留在屋外龐大的垃圾袋中……

難道妻子她……


難道被暴怒的男主給?

哈,開玩笑的。

延伸閱讀  《海賊王》和之國篇後四皇大媽要何去何從?

男主終於想起。

因為被他沉迷打掃的神經質嚇到,妻子跑回了孃家……


經過此事,男主終於明白內心那躁動的慾望是什麼了。

故事剛講完,突然小房間被開啟。


一個管理者模樣的人,衝著兩個人喊道,時間到了。

畫面一轉,窗戶上的欄杆變成了拖把杆。

兩人笑嘻嘻地拿著拖把,開始準備幹活。


哦,原來他們是清潔公司的員工。

男主也終於釋懷,啊,為什麼這麼喜歡打掃呢。

漫畫到此結束。


所有的伏筆就此揭開。

你以為是個懸疑恐怖故事,其實是個搞笑故事。

論社會精英如何通過大掃除發現自己的隱藏屬性。

恐怖片的開頭,歐亨利式的結局。

出人意料,卻又在情理之中。

漫畫大師短篇佳作,名副其實。


三次神轉折

這部短片漫畫出自日本著名漫畫大師石黑正數之手。

他的代表作是《女僕咖啡店》,已經2010年實現了動畫化。


除了長篇漫畫外,他的短篇漫畫也非常經典,在漫畫迷群體中很受歡迎。

石黑正數能夠在短篇幅內將故事講述的一波三折,常常充斥著令人意想不到的轉折。

延伸閱讀  葉羅麗:除了靈公主外,其他公主都有傲嬌的屬性,羅麗也不例外

這部《囚徒》就是使用了典型的歐亨利式結尾的手法。


什麼是歐亨利式結尾?

這是短篇小說家們在文學創作中慣用的一種結尾方式。

在故事快結尾時,故意讓人物心境或命運發生陡然逆轉,從而創造出令人難以忘懷的結局。

比如歐.亨利《警察與讚美詩》中蘇比,想故意犯罪進監獄,卻,好不容易想改邪歸正了,又被送上法庭。

又比如莫泊桑著名的短篇小說《項鍊》。


女子辛苦打工十年賺錢賠鑽石項鍊,最後卻被告知項鍊是假的。

這部漫畫中也是多次運用到這樣的轉折。

比如第一次轉折——當讀者以為暴怒的男主要打妻子時,沒想到他卻自己拖起了地。


第二次轉折,則是結合前面營造的監獄錯覺,加上漫畫中對垃圾的詭異分鏡,讓讀者誤以為他殺了妻子,其實是妻子被氣跑了。

第三次轉折,就是最後男主身份的揭露。

原以為他是個囚犯,沒想到是個清潔公司員工。

通過對拖把杆的視覺誤差,營造出男主的身份變化。

這種表現手法,確實非常有意思。


結局

其實,這種短篇漫畫最考驗作者的講故事的功底。

在短短8頁紙的篇幅內,不僅要講清楚一個故事,還要給故事設定一波三折的劇情,無疑是最作者的一大挑戰。

石黑正數的這部《囚徒》在情節設定,分鏡繪畫上都做得非常不錯。

感興趣的小夥伴可以去看看。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