壟斷被罰,業績疲軟,公牛集團正在走下坡路



憑實力壟斷?那為啥還被罰幾個“小目標”?

花朵財經原創

一個賣插座的,也能做到壟斷?

9月27日下午,公牛集團股份有限公司釋出公告稱,收到浙江省市場監督管理局出具的《行政處罰決定書》,因壟斷行為,公司被處以罰款2.95億元。

隨後不久,#公牛集團被罰款近3億元#的話題,迅速衝上微博熱搜,引來熱議不斷。不可否認,公牛質量是真的好,可就是貴,反壟斷能把價格降下來嗎?成為了網友們的點贊大熱門。


有人說,公牛是憑實力壟斷,人家也不想壟斷,但是大家都選擇公牛。那麼,公牛因何還被處罰?

實施限定價格壟斷

公告顯示,公牛集團違反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反壟斷法》第十四條:

禁止經營者與交易相對人達成下列壟斷協議:一、固定向第三人轉售商品的價格;二、限定向第三人轉售商品的最低價格的規定,構成與交易相對人達成並實施壟斷協議的行為。

儘管公牛集團針對此事並未在公告中披露細節,但從浙江市監局釋出的處罰公告來看,經查,公牛集團自2014年至2020年,在全國範圍內在轉換器、牆壁開關插座、LED照明等產品銷售渠道與經銷商達成並實施固定和限定價格的壟斷協議,排除、限制了市場競爭。

期間,公牛集團通過組建市場督查部,常態化監管產品終端零售價格水平。市場督查部通過分佈在各地的辦事處,明察暗訪市場價格,一旦發現經銷商竄貨、低於最低價格銷售等問題,即予以懲處。

而經銷商一旦被發現發生竄貨、低於最低價格銷售等違反公牛集團的價格政策行為,將會以扣分、收取違約金(扣除經銷商返利或者保證金等)、取締經銷資格等方式予以懲處。且僅在2020年度,公牛集團線上線下就已發出違約通告多達1000多份。

延伸閱讀  前三季度373只A股首發上市 近半集中於四大行業

恰巧的是,在這種壟斷下,根據公牛集團招股說明書顯示,近年來公司銷售毛利率一直高達40%左右,遠超同行業9 家公司30%左右的平均值。


浙江省市場監督管理局指出,公牛集團固定和限定價格的行為,排除、限制了相關產品在經銷商之間的競爭和在零售終端的競爭,進而損害了消費者合法權益和社會公共利益。

經營業績在失速

能夠發展到壟斷的地步,這離不開公牛集團獨孤求敗的產品市場優勢地位,經銷商對其重點產品具有一定的依賴性。

資料顯示,2019-2020年,公牛集團的轉換器、牆壁開關插座產品在天貓市場線上銷售排名均為第一,轉換器產品天貓市場佔有率分別高達65.27%和62.4%,牆壁開關插座產品天貓市場佔有率也分別達到了28.06%和30.7%。

可是,這並非公牛集團用壟斷來損害消費者合法權益的理由。眾所周知,格力電器也一直以高品質出圈,並且佔據了國內空調市場較大的市場份額,但即便如此,截至2020年底,格力空調的銷售毛利率也僅有26.14%而已。

基於壟斷行為,目前公牛集團已被處2020年度中國境內銷售額98.27億元3%的罰款,共計2.9481億元。與此同時,浙江省市場監督管理局還責令公牛集團停止違法行為。


公牛集團對此表示,上述處罰金額佔公司最近一期經審計淨資產的3.23%,佔公司最近一期經審計淨利潤的12.74%。本次處罰預計會減少公司2021年度利潤2.9481億元。

儘管公牛集團稱,上述處罰不會對公司生產經營及持續發展造成重大影響,目前公司及子公司生產經營情況正常,但從監管部門責令公司停止違法行為來看,預計公牛集團後續的高毛利率可能存在著較大的下降風險。

而實際在此之前,公牛集團的業績增長已顯頹勢。2017-2020年,公司營收分別為72.4億元,90.65億元,100.4億元、100.5億元,同比增速分別為34.91%、25.21%、10.76%、0.11%。

傲人戰績,或難再現

延伸閱讀  香港特區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建設香港北部都會區 更好融入國家發展大局

據悉,創立於1995年的公牛集團,主要產品包括轉換器、牆壁開關插座、LED照明、數碼配件等電源連線和用電延伸性產品,並於2020年2月6日,在上交所主機板掛牌上市。

而截至目前,公司已在全國範圍內建立了75萬多家五金渠道售點、12萬多家專業建材及燈飾渠道售點及25萬多家數碼配件渠道售點。與此同時,憑藉近30萬塊店頭廣告有序地分佈在全國的大街小巷,也大大提高了公牛品牌的知名度。


不過即便如此,目前公牛在插座市場仍面臨著不少的挑戰。早在2015年,小米已憑藉一款帶USB介面的智慧插座,撕開了插座市場原有的格局,其產品僅上市3個月便突破了100萬。此外,得利、飛利浦也正在不斷佈局插座市場,對公牛亦形成了一定的挑戰。

除此之外,公牛似乎還深受著地產週期的影響。幾乎在2017年公牛營收業績拐頭失速的同期,國家對地產行業的融資政策開始顯著收緊,多地市相續出臺“限購、限價、限貸、限建、限商”等調控政策。

自此,房地產週期紅利盡失,一些曾輝煌一時的地產公司,泰禾、華夏幸福、藍光發展等均已墜入泥潭。“未來國內房地產市場或相應的房屋裝修市場如出現下滑,將對相關產品的銷售產生不利影響,從而可能影響公司整體的業績增長”,公牛曾在招股書中坦言道。

那麼,在國內延續“房住不炒”,房地產行業將可能永久不溫不火下,公牛後續還能延續此前的“傲人戰績”嗎?現在看來充滿了未知性。

值得注意的是,近年來公牛集團分紅還十分豪爽。2019-2020年,公司連續分紅金額分別高達22.80億元、12.01億元,佔當期歸母淨利潤的98.96%和51.92%。而據最新資料顯示,阮立平、阮學平合計持有公牛集團股份比例高達86.28%。

大舉分紅,而並非將資金用於經營擴產,況且阮氏家族已賺得盆滿缽滿、腰纏萬貫,這或更加說明了公牛集團恐再難激發出新活力。

資本市場彷彿早有預感。進入2021年以來,截至9月28日,公牛集團的總市值已被擠出千億俱樂部,報977.6億元,市值蒸發超百億元。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