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程式開發

2020美國總統候選人必須回答的一個問題:如何看待比特幣


隨著2020年總統大選的臨近,網友對誰可以領導美國來應對潛在的疫情和市場崩潰的雙重打擊議論紛紛。如果說2012年是Facebook選舉,2016年是由Twitter主導,那麼2020年可能是比特幣總統年。區塊鏈投票可能還有一段路要走,但2020年的美國總統候選人已經開始認真對待比特幣和其他加密貨幣了。

這並不奇怪,因為在Z一代和千禧一代中有43%的人認為加密貨幣可以取代如今的美國金融系統。不管他們站在哪一邊,總統候選人都會被問及有關比特幣、加密貨幣和區塊鏈的問題,人們越來越希望他們給出自己的看法。

那麼,2020年的總統候選人對比特幣、加密貨幣以及支撐它的技術有何看法?

唐納德·特朗普:不喜歡比特幣

2020美國總統候選人必須回答的一個問題:如何看待比特幣 1

唐納德·特朗普(圖片來自:Shutterstock)

美國現任總統唐納德·特朗普在比特幣問題上直言不諱。

2019年7月,他在自己最喜歡的平台Twitter上發表了自己對比特幣的看法。 “我不喜歡比特幣和其他加密貨幣,它們不是錢。”他這樣寫道,並將它們的價值描述為“高度不穩定,憑空捏造”。

特朗普堅定地站在法定貨幣一邊,稱美元是“美國的真正貨幣”,並表示不受監管的加密資產助長了非法行為,“包括毒品交易和其他非法活動”。

因此,特朗普2021財年有48億美元的預算是為了將把特勤局重新分配給美國財政部,部分目的就是打擊加密貨幣犯罪。 2021年的預算指出,“最近幾十年的技術進步,如加密貨幣和國際金融市場的相互關聯性增加,導致了更複雜的犯罪組織,揭示了金融和電子犯罪與資助恐怖分子和流氓國家行為之間更強的聯繫。”

對於Facebook的加密貨幣Libra,特朗普言辭激烈,說它“將不會具有什麼地位或可靠性,”並指出,Facebook正試圖把自己定位為一個銀行,如果公司試圖這樣做,“就必須申請新的銀行執照,並像其它銀行一樣受到所有銀行業規則的約束”。

然而,儘管總統本人可能不喜歡加密貨幣,但他任命的幾位官員都是加密貨幣的熱心倡導者。

赫斯特·皮爾斯(Hester Peirce)是特朗普任命的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委員,她在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拒絕Bitcoin ETF的決定中表達了自己的不同意見,獲得了加密迷們的支持,為她贏得了“加密媽媽”的親切綽號。特朗普的代理白宮幕僚長米克·穆爾瓦尼(Mick Mulvaney)是兩黨聯立的區塊鏈核心小組的聯合創始人,他稱區塊鍊是一項有潛力“徹底改變金融服務業、美國經濟和政府服務交付”的技術。

因此,即使特朗普總統本人對區塊鍊和加密貨幣持謹慎態度,特朗普政府對它的看法則更為平衡。

伯尼·桑德斯:希望藉助郵局為無銀行賬戶的人提供銀行服務

2020美國總統候選人必須回答的一個問題:如何看待比特幣 2

伯尼·桑德斯(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提名的領跑者、參議員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經常談論發動一場政治革命。但他的金融政策可能與許多比特幣愛好者期待的金融革命不一致。

誠然,很難確定伯尼·桑德斯在加密貨幣問題上的立場;參議院全體會議也很少討論相關立法,因此他沒有可供參考的投票記錄。此外,桑德斯並不在銀行或商業委員會等經常處理這類問題的委員會中任職。

然而,你可以想像,作為一個反對讓美國最富有的1%的人受益的經濟政策的候選人,桑德斯在金錢的問題上有很多觀點。在他的“全民公平銀”計劃中,這位參議員對為6300萬無銀行賬戶或非銀行客戶的美國人提供更多的金融服務表現出了濃厚的興趣。但他希望美國郵局填補這一空白,而不是向他們提供加密賬戶。美國人將能夠從郵政服務中獲得小額低息貸款、支票和儲蓄賬戶,郵政服務還將運行一個網上銀行平台。

在線部分嵌入到了桑德斯的一些其他計劃中,可能對加密貨幣有利。不出所料,桑德斯支持網絡中立性,這將限制互聯網提供商阻止或減慢用戶對特定網站的訪問。他還希望“將FCC對最低寬帶速度的定義提高到下載速度100Mbps和上傳速度10Mbps”,同時向“富有彈性、價格實惠的公有寬帶基礎設施”投資1500億美元。

正如其他人所指出的那樣,這可能會為加密貨幣創造一個適宜的環境,即使對那些視比特幣為自由意志原則化身的加密愛好者來說,他的民主社會主義政策的總體基調是一種詛咒。

伊麗莎白·沃倫:對加密貨幣表示擔憂

2020美國總統候選人必須回答的一個問題:如何看待比特幣 3

伊麗莎白·沃倫(圖片來自:Maverick Pictures/Shutterstock)

馬薩諸塞州參議員、民主黨競選者伊麗莎白·沃倫(Elizabeth Warren)對加密貨幣持謹慎態度。

在2018年10月參議院“探索加密貨幣和區塊鏈生態系統”的聽證會上,她稱加密貨幣“容易被盜”,並強調了ICO諮詢公司Satis Group 2018年6月的一項研究,該研究報告稱,2017年80%的ICO都是騙局。

然而,她承認,雖然虛擬貨幣可能會給騙子和罪犯賦權,但虛擬貨幣“是一項有趣的創新,至少在理論上可以為消費者帶來好處”。

不過,沃倫過於謹慎了。當被問及她是否擔心美國人購買比特幣時,沃倫告訴Yahoo! Finance,“我擔心消費者會受到傷害”。

作為反對大型科技公司越權行動的一部分,沃倫把矛頭對準了Facebook。

2019年7月,對於Facebook計劃中的加密貨幣Libra,美國參議院銀行、住房和城市事務委員會舉行了一場聽證會。沃倫在Twitter上寫道,“在保護我們的私人信息方面,Facebook擁有太多的權力和糟糕的記錄。我們需要讓他們承擔責任——而不是讓他們有機會訪問更多的用戶數據。# BreakUpBigTech。”

喬·拜登對比特幣的態度模棱兩可

2020美國總統候選人必須回答的一個問題:如何看待比特幣 4

喬·拜登(圖片來自:Matt Smith/Shutterstock)

這位曾經的副總統、現在的總統候選人很少談及比特幣和加密貨幣。但是一個為他競選的政治行動委員會做過。 2016年,當拜登首次宣布他的競選意向時,這個名為“2016年拜登草案(Draft Biden 2016)”的組織接受了加密捐款

儘管拜登並未對政治行動委員會的行為發表評論,但該組織負責人約瑟夫·施韋策(Joseph Schweitzer)表示,“這與副總統拜登在其職業生涯中對技術和創新的大力支持是一致的。”

艾米·克洛布查對加密貨幣犯罪活動很感興趣

2020美國總統候選人必須回答的一個問題:如何看待比特幣 5

艾米·克洛布查(圖片來自:Juli Hansen/Shutterstock)

明尼蘇達州參議員艾米·克洛布查(Amy Klobuchar)曾多次參加有關加密貨幣的國會聽證會。但她在這個問題上並沒有一個強有力的公開立場。

這位中西部人、前律師喜歡稱自己為“參議員”,並將自己定位為民主黨重奪美國中心地帶的希望。她在愛荷華州和新罕布什爾州這兩個民主黨提名州的投票結果超出了人們的預期。

到目前為止,克洛布查對加密貨幣討論的唯一貢獻是她在2017年11月關於洗錢恐怖主義融資國會聽證會上提出的一個問題。她問道,加密貨幣是否會讓執法部門更容易或更困難追踪罪犯。

雖然克洛布查可能對加密貨幣感到矛盾,但她是一名隱私倡導者。去年11月,她就谷歌與醫院網絡阿森鬆的健康數據共享協議分享了自己的隱私擔憂

圖爾西·加伯德:購買了ETH和LTC

2020美國總統候選人必須回答的一個問題:如何看待比特幣 6

圖爾西·加伯德(圖片來自:Crush Rush/Shutterstock)

夏威夷第二國會選區的美國代表加伯德(Gabbard )是一位對加密貨幣絕對了解的總統候選人。

根據2018年8月提交的一份財務披露報告,她在2017年12月購買了價值超過1000美元的以太坊和萊特幣,每項資產的價值在1001美元到1.5萬美元之間。

除非她迅速賣出,否則加伯德的投資就會出現虧損,因為自從她買進以來,加密貨幣的價格已經大幅下跌。在她購買代幣的當天(2017年12月12日),ETH的交易價格在526美元到659美元之間;如今它的交易價格是224美元,下跌了大約66%。加伯德購買萊特幣的當天,萊特幣的交易價格在230美元到339美元之間;現在它的交易價是60美元,下跌了約75%。目前還不清楚加伯德的投資是否影響了她對加密貨幣的看法。

自從公佈她購買了加密貨幣之後,加伯德作為國會議員沃倫·戴維森(俄亥俄州共和黨人)令牌分類法案(該法案旨在使一些令牌和數字資產免受聯邦證券法的限制)的共同發起人,公開支持區塊鏈技術。

在與她共同贊助該法案的一份聲明中,加伯德說,“在夏威夷和美國各地,地方和州的領導人都在關注區塊鏈技術創造和擴大經濟機會的潛力。”

比爾·維爾德不是美聯儲的朋友

2020美國總統候選人必須回答的一個問題:如何看待比特幣 7

比爾·維爾德(圖片來自:Bill Weld/Instagram)

四年前作為加里·約翰遜(Gary Johnson)副總統候選人的比爾·維爾德(Bill Weld),以自由黨候選人的身份參選,今年將以共和黨候選人的身份挑戰特朗普總統。至少在競選方面,七個州的共和黨政黨已經取消了他們的預選會議或初選。在其他幾個州,他也錯過了提交文件的最後期限。在其他地方,維爾德在候選名單上,他試圖剝離那些對總統不滿的保守派選民。

由於維爾德正在進行一場(極其)艱難的競選,他的政策立場不像其他一些候選人那麼明確。但這位馬薩諸塞州前州長或許可以擺脫與約翰遜,更一般地說是自由意志主義者的關係。

從比特幣還不到1000美元的歲月裡走來的Bitcoin OG可能會提升他與約翰遜的關係。約翰遜是2016年總統大選中唯一一位接受比特幣捐款的主要政黨候選人。此外,喬·亨特(Joe Hunter)是約翰遜2016年和維爾德2020年的公共關係總監,他表示,約翰遜“希望能原諒羅斯·烏布利希特(Ross Ulbricht)”。烏布利希創建了基於BTC的黑市絲綢之路。

維爾德的網站沒有說明他對加密貨幣的看法,但至少有一段有趣的文字,對美國貨幣政策下加密貨幣的支持者表示了支持:“(美聯儲)通過單邊設定利率,對經濟擁有獨特的影響力。當華盛頓的大政府希望在不增加稅收的情況下增加支出時,它只是指望美聯儲印更多的錢。這是不可接受的。”

維爾德說,雖然他不會廢除美聯儲,但他會對其進行審計。這是個開始,是吧,比特幣人?

約翰·麥卡菲支持加密貨幣,但理由都是錯的

2020美國總統候選人必須回答的一個問題:如何看待比特幣 8

約翰·麥卡菲(圖片來自:Decrypt)

約翰·麥卡菲(John McAfee)勇敢地退出了令人懷疑的加密貨幣項目,並認真而令人困惑地投入到了總統競選中,但作為加密貨幣的領跑者,他這種不切實際的安排受到了質疑。

“人們問我為什麼不再做區塊鏈的推廣了。這非常耗時,”他去年年底在一系列推特中寫道。他說:“我的總統競選將在明年1月正式開始,我不能同時兼顧這兩個目標。我絕不放棄加密貨幣;只有推進具體項目的任務。”

儘管如此,麥卡菲的加密資歷是一流的,他仍然想讓加密貨幣成為“2020年競選的主要焦點”。儘管這位前殺毒軟件大亨、目前的逃亡者和自由意志主義候選人正在國際領域開展他的競選活動,儘管他聲稱自由意志主義當權派對他關注甚少,但他已經被美國稅務當局以“未指明的國稅局重罪”的罪名起訴。

眾所周知,他曾承諾,如果比特幣在2020年達到100萬美元,他就會吃掉自己的John Thomas(粗口);然而,他後來食言了。如果這還不夠,他還懇求你不要投票給他,因為“為了成為一名公務員而花錢是荒謬的”。

2020美國總統候選人必須回答的一個問題:如何看待比特幣 9

邁克·布隆伯格(圖片來自:JStone/Shutterstock)

最後,億萬富翁邁克·布隆伯格(Mike Bloomberg)在2019年11月參加總統競選,承諾“擊敗唐納德·特朗普,重建美國”,但其在3月4日已經退出選舉。

在自從喜歡技術的候選人、比特幣的主要支持者安德魯·楊(Andrew Yang)退出之後,布隆伯格就開始向加密貨幣愛好者們或者至少是加密貨幣懷疑論者獻計獻策。

布隆伯格在一份新提案中寫道:“加密貨幣已成為一種價值數千億美元的資產類別,但監管仍然零散而落後。在區塊鏈、比特幣和首次代幣發行的所有承諾里,還有大量的炒作、欺詐和犯罪活動。”正因如此,布隆伯格呼籲為加密貨幣建立一個“清晰的監管框架”。

本文最初發佈於Decypt.co,經原作者授權由InfoQ中文站翻譯並分享。

原文鏈接:

Bitcoin and the election: what do the 2020 candidates th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