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塔爾是什麼樣的國家,為什麼被一些國家斷交?


卡塔爾是什麼樣的國家,為什麼被一些國家斷交?的頭圖

卡塔爾是什麼樣的國家,為什麼被一些國家斷交?

根據《福布斯》雜誌對全球最富國家和地區的排名,卡塔爾正是排在第一位的國家,因為他們在2015年的人均GDP已經達到了7萬美元。可是,這樣一個富庶的國家,卻似乎受到了“國際”的孤立,先後多國與其斷交,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呢?

一天七個國家提出與卡塔爾斷交,原因是什麼呢?

前段時間的卡塔爾幾乎迎來了外交厄運:巴林、沙特、阿聯酋、埃及、也門在同一天宣布與其斷交,要求卡塔爾的外交官在48小時內離境,甚至連卡塔爾公民都被阻止在境外了。

與此同時,利比亞、馬爾代夫、毛里求斯也與卡塔爾斷絕了關係。如此一來,小小的卡塔爾一下成為國際社會中的眾矢之的,幾乎成為人見人“嫌棄”的國家。這是不是非常不可思議?那麼問題來了,這些國家為什麼要與卡塔爾斷交呢?他們出於哪方面的考慮?

之所以會出現這樣的結果,恐怕不覺要回到卡塔爾在軍方慶典上的講話中去。當時,卡塔爾非常高調地表示:伊朗是不容忽視的伊斯蘭強國,而那些莫名對伊朗懷有敵意的國家顯然是不明智的。

此語一出,沙特當即就惱了,沒辦法沙特與伊朗的關係擺在那裡,他們有理由懷疑卡塔爾的講話是在影射自己國家的。

沙特作為卡塔爾的“老大哥”,向來與伊朗不睦,之前沙特還四處做一些國家的思想工作,要求一起來共同針對伊朗。就連特朗普訪問沙特時也參與了這一事項,表示要在政治與經濟上共同孤立伊朗。

這也就是說,伊朗與沙特之間就差勢不兩立了,兩國之間的矛盾幾乎達到了不可調和的地步。

這一點卡塔爾心知肚明,可顯然他不想正視,更不想听沙特的意見。並且在公眾場合,他們講出這樣的話,其用意就有些與沙特對抗的味道了。顯然沙特心中各種不滿,於是拿斷交來說事也就可以理解了。

事實上,卡塔爾在國際上的形象並不是那麼好惹,雖然它很小,卻不想成為一個“跟屁蟲”。當沙特領著眾國一起對抗伊朗的時候,卡塔爾就沒有聽從。相反,它們還和伊朗進行了接觸,並達成了一定的共識,據說卡塔爾領導埃米爾曾經與伊朗總統通話:希望和伊朗建立超越以往的密切合作關係。

隨後,卡塔爾的《旗幟報》就公開發表《洩密風暴後蛇進了洞》的文章,公開對阿拉伯聯合酋長國進行了攻擊。在這樣的情況下,以沙特為主的阿拉伯國家們能不以牙還牙嗎?於是,與卡塔爾斷交就變成了一種“教訓”,讓他們接受一下懲罰。

卡塔爾是個什麼樣的國家?為什麼要與伊朗走那麼近?

其實,卡塔爾國家的外交在很大程度上是取決於埃米爾個人風格的,所謂的“小國大外交”,這才是埃米爾想要的,從埃米爾近段時間在國際、外交方面的活躍程度可以看得出來,他特立獨行,但也非常有抱負。這不是什麼壞事,至少可以讓一個國家從國際上發聲,甚至是成為“熱點。”

根據一些研究員的看法,卡塔爾國家有一種以小博大、標新立異、獨樹一幟的作風。這是一種小國家很難得一見的作風,得罪一些國家,被一些國家孤立也就在所難免了。看看卡塔爾近年來的行為:創辦半島電視台、申請世界杯、亞運會,凡事都跑在前面,這種種行為都在說明卡塔爾想要國際出頭的意願。

而說到卡塔爾與伊朗關係的進展與緣由,那大概又要歸結於阿拉伯鄰國的看法了,因為在他們眼裡,卡塔爾就是資助恐怖分子,特別是對穆斯林兄弟會的支持者。因為這種看法,這些國家對卡塔爾無不有色視之,甚至是敵對視之。

面對這樣的指責與看法,卡塔爾如何能嚥下這口氣呢?其實換角度來思考一下,卡塔爾這樣公開與伊朗拉近距離,那其實就是對這種指責的反抗。而且,換句話說,當一個國家被人貼上標籤之後,有的可能會極力為自己平反,但有的則會順勢而為。

一句話:我是被逼的。卡塔爾恰好就是這樣一種情況,所以他直接用標新立異的手法,與沙特大哥為主的國家展開了對峙。

當然,沙特作為地區富國,老大哥的形像一直是有目共睹的。可卡塔爾有理由不服,因為人家也很富有,特別是後來沙特成為遜尼派地區的唯一勢力之後,卡塔爾就開始在內心反思自己的地位了:又慢了沙特一步。

於是,在後來的西亞北非動盪過程中,卡塔爾高調與西方國家合作,對推翻卡扎菲政權出了一定的力量。這在阿拉伯眾國家當中,都算是一枝獨秀。後來,卡塔爾還對敘利亞的反對派武裝組織提供了援助,這讓沙特一度非常被動。

如此我們就可以看出,卡塔爾與伊朗互動實際上就是與沙特的抗爭,伊朗實屬天降神助手。當然,卡塔爾還插手了很多阿拉伯國家的事務,比如反對塞西上台。可見,卡塔爾遭遇的斷交風波並不是偶然事件,這應該是一件醞釀已久的事件,卡塔爾已經在不知不覺中成為了眾矢之的。

不過,卡塔爾雖然對各種斷交國心有不滿,而且也極想改變自己在海灣地區的影響力。但結局可能並不樂觀,畢竟被斷交之後將會引發很多方面的問題,這是卡塔爾不能承受的。也正是因為如此,很多專家已經預測,不用多久,卡塔爾就會重新衡量斷交帶來的經濟損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