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年之約,與初見重逢


文 | 艾霖

編輯 | 胡胡安

佇立於河西走廊盡頭的陽關,千年來與玉門關靜默相望。自漢代以來,這裡便是出塞通道。渭城朝雨,詩人惜友人長途跋涉,臨別依依,千頭萬緒。縱然盛唐國勢昌隆,中原與西域往來頻繁,然而在陽關以西的窮荒絕域中,風物與內地大不相同,遑論長安。

舞劇《又見敦煌》中,王維的《送元二使安西》一詩吟畢,有人問他:“一千年究竟有多長?”

“不過一瞬間。”王維回答,“春一去,冬一來,一千年就過去啦!”

在中國文化的語境裡,“千年”是一個承載著無數神祕與浪漫的詞語。人們常藉著“千年”穿梭時空,從歷史的長河中舀取長安這一瓢,想象詩人所在的盛唐。盛唐的長安,寄託著古人在仕途上一展巨集圖的希望,也常常成為後人巨集大敘事的想象,被糅進小說、影視、遊戲,供人們回望彼時萬邦來朝的盛況。

隋唐特有的坊市制度在王者榮耀“長安賽年”有關長安的設定裡有了年輕化的體現,長樂坊、郢酒坊、曲池坊分別成為了盛唐歌舞、酒文化、詩詞文化的縮影。上元節時分,整整齊齊的108坊市星羅棋佈般沿著朱雀大道兩側對稱排列。女帝乘花船而出,與民同樂,共襄盛舉。

賽年臨近終章,回到與《不夜長安》初見的概念片,王者榮耀在舞臺上又搭建了一座不夜的“長安”城,“2021共創之夜”,花船、機關魚燈、機關盒,以城為棋……英雄人物,繁華坊市,這裡都有。與遊戲CG裡相似卻不同,對於執行團隊來說,這不是一次復刻和搬運,也不是憑腦洞而編織的動畫夢境,而是在CG之外,一次有關長安意象的藝術化再造,是落地,是現實。


“不一樣”

凌晨三點半,從會議室到機房、茶水間,燈火通明。第一次審片會結束,陳覓正逐一和各位剪輯師梳理修改需求。片子播播停停,時而重放,穿插著討論,兩個小時的片子斷斷續續播了4個小時。

分段匯出的節目雖沒看完,但剪輯團隊的負責人手機備忘錄裡已經是密密麻麻的5整屏,記下了71條反饋意見。

這是間5G實驗室,最適合團隊協作上傳、下載龐大的視訊素材,現在特意臨時租來用作“2021共創之夜”的剪片室。作為王者榮耀團隊的品牌經理,晚會策劃、舞臺搭建、現場執行統籌的階段都已經熬過了,陳覓只差後期這臨門一腳需要盯緊。

這一次,王者榮耀的品牌團隊10-15個人,加上研發和運營的同學,超過80人投入了“2021共創之夜”的專案,幾乎都是90後。左然是晚會的總策劃,是王者團隊本次“2021共創之夜”的“老大”,大家都叫她“然姐”。

從2018年至今,這是王者榮耀的第三次年度盛事。按理說,活動執行已有了豐富經驗。但自今年4月專案啟動以來,團隊花了四個月時間不停地推翻方案重新打磨。

2018年,在發源地成都,三週年的王者榮耀以音樂慶典的形式帶來的視聽盛宴,第一次讓玩家聽見屬於“王者世界”的聲音;2020年的五週年盛典,遊戲元素、音樂作品與文化符號的共融,拓展了王者榮耀IP的想象空間,也將遊戲的世界觀進一步豐滿。

而2021,留給王者榮耀成長的時間多了一年,他們希望可以在繼承過往特色的基礎上,呈現出一臺“質感更加不同”的晚會。

當玩家離開王者峽谷的介面開啟“2021共創之夜”,當不熱衷遊戲的大眾偶然好奇開啟節目,王者榮耀團隊希望可以呈現給玩家在遊戲之外的體驗,英雄的故事、理念可以穿出峽谷,帶領玩家與大眾穿梭在虛擬與現實之間,在波瀾壯闊的王者世界召喚更多的想象。

每一個節目將被賦予更豐富的意義,未來的釋出內容預告作為每一篇章的彩蛋將一併呈現。“承上啟下”的理念將貫穿其中。它們有關於王者已經做了什麼、王者正在做什麼、王者即將要做什麼。

但這並不容易。如何將節目內容“絲滑地”與預告內容無縫銜接而非相互割裂,是整個團隊一直在思考的事情。

今年釋出的新IP內容正在越來越紮實,玩家將看到的不止預告的英雄人物、劇情走向,還有更多擲地有聲的執行成果。王者榮耀正捧著它潛心一年準備好的未來,一步步向玩家走近。

不需要太久,未來已來。

東方幻想

強大的導演陣容成為“2021共創之夜”首先具備的共創因子。

延伸閱讀  “沒點奧數功底,不配過雙十一”?

成熟的導演團隊操刀了本次舞臺,他們在多領域中蓄力多年,擁有著領先業內的水準。既有大型體育盛事的巨集觀敘事經驗,又有音綜的娛樂、網際網路化風格,從而碰撞出個性鮮明的創造力。

他們很快給出了第一版設計方案。方案裡,導演組們把覺得好玩的、有趣的英雄組在一起串聯進同一個節目,打造成了新的“CP”——但方案被駁回了。

儘管導演組內也有不少的王者玩家,但對於其中的世界觀和規則體系並沒有透徹研究過。面對王者榮耀獨有的圈層文化基因帶來的“2021共創之夜”內容的“強定製”性,導演面臨的難度係數不言而喻。

“強定製”意味著,晚會內容是基於IP已經界定的原生內容演化而成,在王者的世界中,每個英雄的設定、人物玩法、視覺要素表達都自有其執行的邏輯和法則,不能隨意改動,遵循峽谷原本的規則是一切設計的前提和基礎。

因此,儘管定製晚會早已席捲“文娛+消費”的大環境,但此前幾乎毫無可以借鑑的經驗,若想找到無需溝通磨合即完全適配的導演團隊,基本不可能。關於這一點,左然和團隊早有心理準備,“一定需要一個非常漫長的溝通和相互理解的過程。”

左然帶著團隊,花了大量的時間,嚮導演解釋王者英雄在世界觀體系中的規則人設,以及每個面板都是獨立成型的故事體。在明晰標準和規則的過程中,王者團隊與導演團隊逐漸配合得越發默契,確立了立意內容之後,呈現的載體被提上日程。

王者榮耀團隊希望呈現的是一個“有東方幻想感”的舞臺。但什麼是東方幻想?

最終版的舞美設計還原了長安賽年最具辨識度的一個視覺——長安城,正對面的是“太極宮”,但兩個多小時的晚會不可能一直都只用這一個景別,況且很多節目並不適合。王者榮耀團隊開始尋覓另一種思路,如何兼顧世界觀和綜合表達,突破長安城元素來做一個更現代化、更具科技感的空間?

於是兩側的“坊”誕生了。

一邊的“坊”式偏長安,建築材料沒有選用傳統的木質結構,而是做了鋼絲編塑結構,嵌上燈箱,藝術抽象感便渾然天成;另一邊則偏向現代化,屋簷可發光、可消失、可升降,能變成完全現代化的舞臺演出場景。圓弧邊角、地屏設計,圓形螢幕背後佈滿了燈陣,“坊”的屋頂工藝用鏤空的網狀製作,容易著色,可以在不同燈光的渲染下營造出不同的氣質。


這樣既可以保證遠景的長安城符合王者榮耀的世界觀設定,讓玩家接收到共識,也可以在部分節目裡為大家提供一些眼前一亮的舞美,AR增強現實的技術手段和聲光電的虛擬轉場,讓設定中漂浮在空中的機關元素得以在舞臺上呈現。

舞臺場景不是遊戲設計圖的一比一還原,但玩家將會輕易發現其中的相似之處,“神韻和氣質都非常清楚地在那兒擺著。”每一個王者玩家都可以觸控到“長安賽年”元素的基底。

傳承的加法

“2021共創之夜”的另一大文化底蘊自信來自於王者榮耀各個專案學術顧問的支援。

《遇見敦煌》中,敦煌胡旋舞共創藝術家、青年舞蹈家華宵一與伴舞們化身為由王者榮耀詮釋的敦煌文化中的“遇見飛天”面板和“遇見胡旋”面板。服飾和編舞、舞臺佈景的靈感都來源於對敦煌莫高窟第220窟壁畫考究後融合現代理念的藝術化設計成果。從“遇見飛天”到“遇見胡旋”,演繹了王者榮耀三年來與敦煌研究院的文創表達。


節目背後,敦煌學者朱曉峰全程參與文化指導,嚴苛把控從服裝道具到舞蹈造型的細節。“演員的排程是不是符合歷史設定?背景音樂是否與敦煌音樂舞蹈相契合。華宵一應該在什麼時候出現?什麼時候穿飛天的面板?什麼時候換成胡旋舞的面板?”都是有講究的。

“飛天舞指的不是從下往上升,而是從天而降。”基於歷史,朱曉峰提出了很多建議,也很堅持。

由於朱曉峰老師對於敦煌學的研究側重於學術,因此,舞蹈策劃和編排總體依然以北京舞蹈學院中國古典舞系副教授歐思維為主。歐思維以平時教學中所運用的中國古典舞的敦煌舞派作為基礎和理論,嘗試以他的知識、藝術想象和對壁畫的瞭解,去還原當年大唐盛世的長安上元節胡旋舞的場景,朱曉峰則基於理論知識層面進行監修。

在與專家對接最多的張舟的記憶中,印象深刻的一次探討是關於胡旋舞急轉如風時的著地方法。“這個問題很實際,你想啊,旋轉起來,到底應該怎麼轉呢?”

究竟是“腳跟著地”還是“腳尖著地”,抑或是“腳掌著地”?

朱曉峰說,“220窟北壁”《藥師經變》下面壁畫中的舞者是腳跟著地。而多年的實踐經驗讓歐思維覺得,“腳尖著地是最利於快速旋轉的”,從人體整體的舞蹈協調性和人體生理學而言,純腳跟著地無法保持長期高速旋轉。

後來騰訊的同學把問題拿去和朱曉峰、歐思維、華宵一一起探討。當年事實究竟如何已無法考據,後來大家達成的一致是認為當年也許也是腳跟與腳尖並用,只是敦煌壁畫上那一幕的動作被畫師捕捉到,並流傳了下來。


再比如,胡旋的主題音樂由敦煌古樂譜中的骨幹音律延展而來,結合當年對西域龜茲樂的考證,朱曉峰強調,它應該是節奏明快的,以琵琶和鼓為主樂器。但在此基礎上,對於在主題音樂中加入其他樂器,甚至電子樂,他都認可。

受時代的限制,彼時,大家能聽到的最好的音樂就是當年的樂器。但審美在變化,朱曉峰認為,“要讓大家看到最適配胡旋舞的舞蹈,適當加入現在更好的樂器、聲部是好事。”

“一方面收,一方面開。”張舟這樣提到朱曉峰的態度,“收的是對於基礎的樂器和聲部的調整,開的範圍則更廣,對更多王者玩家、觀眾而言,節目需要觀賞性”。

延伸閱讀  中企再遭封鎖,中國電信在美業務被封鎖,勒令60天之內必須停業

如果節目本身大家不喜歡看、不喜歡聽,那考證再多又有何用?朱曉峰感慨,如果敦煌學只是停留在書本上,他大可以慢慢地寫書、寫論文。但事實是,他已經寫過很多,受眾依然很侷限。

此前,王者榮耀品牌團隊人手一本朱曉峰老師的著作《唐代莫高窟壁畫音樂影象研究》,他們硬著頭皮把高深的書籍完完整整地讀完,其中“關於220窟的部分更是快背下來了”,但他們也坦率地講,“作為非專業受眾,尤其是當代年輕人,那本書真的很不易讀”。

基於此,朱曉峰很希望能有一種大眾更喜歡、更樂意接受的方式,先讓大眾感受到、喜歡上,再往下引入。這也是他選擇與王者榮耀團隊合作的理由——藉由王者,那些古旋律、古樂譜穿越千年風沙,重新鮮活了起來。

在編創《86西遊經典組曲》的民樂秀節目的過程中,出於對經典曲目的敬意,王者團隊起初不敢進行大修大改,為此還專門和原曲作者許鏡清老師溝通過,許鏡清反倒豁達得很。

“他覺得,作為一個網際網路公司,作為一個數字化IP,你就應該有你自己改編的空間,而不是照著原曲一模一樣地演,他覺得那就很沒意思。”在早前的合作專案溝通中,左然便明白許鏡清的心理,“他希望我們能給到大眾和年輕人更多新的想法。”

這是74歲的許鏡清明確地對於年輕一代人提出的明確要求。所以當王者團隊在其中注入了自己的理解和表達,將改編完的曲子再拿去給許鏡清聽的時候,他表示肯定和認可。


電子遊戲被稱為繼繪畫、雕刻、建築、音樂、文學、舞蹈、戲劇、電影之後衍生的“第九藝術”,它在聲、畫、內涵、技術的結合中不斷生長。要做傳統文化的演繹者和傳承者,在前輩的期待之上,關於如何完成弘揚傳統文化使命的問題,王者榮耀彷彿走出了一條別出心裁的路。傳統文化元素不是拼湊和堆砌而成的,它不僅是遊戲的背景設定,更是在遊戲內外將玩家從流行IP引入浩瀚文化長河中的堅實一步。傳承文化,不是一定要擔起歷史教科書的角色,而是以歷史為骨、藝術為皮,沉澱出更受歡迎的文化產品。

羈絆

在導演組成員劉詩昀的思維意識裡,浪漫並不是一個屬於王者的重要標籤,重要的是“你確實可以在王者榮耀的世界裡找到情感共鳴。”

它也許是在玩家的世界觀層面與從英雄人物設定的匹配度,是使得玩家與英雄之間有情感羈絆的那一個點。“假如我喜歡貂蟬,可能是因為她足夠美;我喜歡李白,可能喜歡李白的灑脫。但是ta跟我的心中一定有一個共情點。”

在“2021共創之夜”裡,所有小的細節、道具都和王者的IP息息相關,都需要經過IP團隊的監修之後重新制作,以符合王者榮耀的世界觀生命。大到一支視訊、一個機關盒一條紋路,小到地上長的一朵花。

但唯一看起來和王者榮耀IP偏差較大的節目,嘉賓由奧運冠軍和來自各行各業的普通人組成。“它沒有很強的IP導向,但我們希望向每一個平凡生活中不平凡的人物致敬。”左然這樣闡釋。

這源於導演組找到的一個真實的外賣小哥的故事。大致是說,因為一些客觀原因,他有一次沒能準時把餐點送到收貨人手裡,想把錢退給對方。但收貨人也對意外情況表示理解,不要這筆錢,外賣小哥卻還是十分堅持地敲門把100塊錢塞給了收貨人。

小哥跟對方說的大概意思是,“我在王者榮耀裡可是個英雄,怎麼會在現實生活中貪圖這點小利呢。”後來小哥和那個下單的人加上了微信,對方才發現他是某個王者英雄角色的黑龍江地區第一名。

其實這個故事並不會在晚會中以節目的形式呈現,它只是一個靈感起源。但第一次知道這個故事的時候,劉詩昀就被觸動到了,她覺得,這就是她在尋找的“那個點”,這就是每一個玩家,而玩家背後的身份有無限的多樣性:可能是一個醫護人員,可能是一個快遞小哥,是個白領。但共通點是,他們也許都會在王者榮耀的世界裡,找到那麼一點點小的情感共鳴,然後成為更好的自己。

比如在《赤焰之纓》的節目中,“你的槍就是我的弦,你的曲就是我的火”,雲纓在故事中的設定是一個不拘小節、大大咧咧、但喜歡助人為樂、極富有正義感的少女。節目中,雲纓的內心OS是劉詩昀寫的,英雄和藝術家代表著每一個普通人,“世界上可能有千千萬萬個雲纓”,“其實英雄會帶來一種心理對映的,當英雄和玩家達到身心合一的時候,這種對映可能會給你一些力量。”


文化的載體還來源於節日帶來的儀式感。2020年,王者榮耀推出“榮耀中國節”系列文創策劃,圍繞清明、端午、七夕、中秋等節日與中國民俗學會展開合作,將數字化技術媒介與傳統文化交融,在遊戲中上線了4款與傳統節日特色相關的面板。面板的設計過程,都邀請到了對應節日文化的非遺傳承人,將節日相關的風俗、風物一一植入遊戲,用於玩家息息相關的局內特效、互動,實現對傳統節日文化的別樣傳承。

在王者團隊的設定裡,中國節就像是“中國結”,把中國人對傳統文化的情愫、情感,像打結一樣,將美好的回憶、嚮往、情感聯絡結合在一起。每個結都是每個節日特別的系法。基於此,王者榮耀將中國結編織的飾品分別植入到四款面板的造型中,並結合四個節日的核心定製了相關的主題:李元芳的如意結寓意著希望;蒙犽的漁夫結象徵著勇氣;王昭君的同心結代表緣分;沈夢溪的團錦結則寄託團圓。

“榮耀中國節文化推廣大使”周深演唱的主題曲《時結》,通過歌詞巧妙地將四款節日面板串聯到了一起,四個節日的元素和英雄的彩蛋像中國結一樣環繞、凝結,最終匯聚而成了“榮耀中國節”。

“2021共創之夜”,一直以來與王者榮耀長線共創的四位非遺傳承人也來到了現場,而他們每個人的手上,正拿著象徵傳統節日的“結”。當週深拿著三個結走到了代表中秋的場景裡,月餅的非遺傳承人老師則在最後把代表團圓的團錦結鄭重地交給了他。

每個人都在一路行走,一路收集時間與文化交織的結。

歡迎來到《王者榮耀》

“歡迎來到《王者榮耀》。”這是遊戲的開局語音,也是“2021共創之夜”的主題和開場白。六年來,所有的嘗試、摸索均始於遊戲,直至今日,它的意義卻早已不止於遊戲本身。


2015年,它或許僅僅代表著,來到王者,可以在峽谷和朋友開黑。

2021年,這裡有盛世長安的花燈如晝,有敦煌壁畫的唐韻胡風,有曲水流觴的情懷詩意,有文人劍客與俠骨柔情,背後藏著中國風骨的故事核心。

延伸閱讀  珍味小梅園再融資,為線下爭奪戰做準備

“2021共創之夜”的整場舞臺既不是星光熠熠的流量場,也不是花樣百出的噱頭製造機。從垂直遊戲圈層的國風少女公孫離到王者電競賽事的冠軍、熱門選手,從張信哲、鄧紫棋、周深、劉宇寧等音樂人到民樂團、古琴、琵琶演奏家,從配音演員、武術傳承人到UP主、各行各業的普通人,節目單中,很大一部分比重的節目來自於共創者。左然表示,團隊希望喜愛王者IP、基於王者IP做內容衍生的創作者能夠在舞臺上被看見和閃光。


王者希望每一個玩家、每一個“億分之一”的職業選手、每一個熱愛王者IP的創作者,以及與王者進行各類文創合作的各行各業、傳統藝術家、傳統文化代表,都能夠和王者的大IP同心同行,共赴榮耀。

基於已有的世界觀故事而演化的新IP內容和雲中新賽年還只是一個起步,未來的版圖可能無比龐大,將需要很長時間去一步步地建成,即便前期未必能得到很多人的認同,王者團隊也還有一股期待和衝勁兒在,去感染更多人,並獲得更多理解與認同,也歡迎更多人的加入。

IP生態成立的一大前提是,當故事的發展和世界觀的設定有源源不斷的創新點,足以支撐數億玩家對新題材持續的關注度,才會衍生出更多的電影計劃、番劇、音樂劇。使用者從旁觀者成為參與者,在與英雄人物共同成長的過程中,產生更深層次的情感互聯。經過滋養的每一個脈絡,都可能是新一代的年輕玩家在王者中被潛移默化著向傳統文化靠近了一點點。

無論是王者榮耀的原生世界、平行世界還是新的IP生態,它背後的巨集大世界觀裡,每一步都希望能從傳統文化出發,在東方文化之魂的根基之上真正地開枝散葉,為IP賦予更長久的生命力。

節目上線之前的最後幾天,導演組全天候在機房裡改片。劉詩昀回想起在奧體錄製的那3天,也想起過去半年裡無數個熬夜的日子。左然也會慣性感嘆,“我們總會說,如果再有多少天時間,可能我們會更好。”“沒有最好,只有更好”,這是左然的想法,也是所有王者人、所有做內容的人的想法。

晚會的尾聲,作為賽年中最具象徵意義的符號之一,萬邦來朝的那一刻,寶相花盛放。不夜長安城裡,來赴盛會的人們舉起手中的機關盒,每一束能量匯聚到一起之後,組成了新的王者Logo,新的IP版圖。“它相當於每個人都是IP共創的一份子”。

這份心意,王者希望使用者和行業能夠感知得到。而最終的評判,也將交由他們反饋。

(專題)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