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加,一個others品牌的墜落



“全球出貨量同比漲幅高達257%;在中國市場,一加出貨量同比增長124%。按照目前的良好勢頭,2021年一加的全球銷量預計將突破千萬……”

10月13日,在一加手機全新機型一加9RT的釋出會上,總裁劉作虎面帶笑容,講述著過去一年裡一加的良好成績。釋出會結束後,通稿傾巢而出,聲勢浩大,一片欣欣向榮景象。

然而,如果把視野放到整個智慧手機市場,一加手機的處境其實並沒有什麼變化——還是是市場裡穩定的Others。

如今,一加在海外市場的整體份額位列前五開外,國內市場佔有率亦遠不及小米,VIVO,榮耀等品牌。近些年拓展產品線,試圖大眾化和進一步高階化的操作不僅事與願違,還收穫了口碑崩壞,老使用者流失等諸多負面。


| IDC 2021Q2中國智慧手機市場份額前五,難尋一加

在“獨立作戰”多年未能打出品牌效應,限於尷尬境地後,一加選擇重回OPPO懷抱。這個曾經打出“不將就”口號,志在高階的廠商,為何逐漸淪為人們眼中一個“不講究”的平庸品牌?

背靠OPPO,硬體難有差異化

儘管一加在宣傳中一直將自己和OPPO描述為兩個“各自安好”的公司,並標榜自身的獨立性。但一加從創立開始,就與OPPO有著密切的關係。


| 天眼查 歐加即OPPO所屬公司,萬普拉斯即為一加

一加創始人和CEO劉作虎,創辦一加前曾在OPPO工作15年,從最初的硬體工程師,歷任OPPO藍光事業部經理,市場營銷總監以及OPPO副總經理,並深受當時OPPO CEO陳明永的賞識。

據騰訊深網《中國手機往事》中描述,一加的誕生,是2013年11月,陳明永打電話給劉作虎詢問:“我們去做一個新品牌,你來負責怎麼樣”,劉作虎當即答應下來,這才有了一加這一品牌。而當時劉作虎向陳明永還提出了一個要求:“要做就要成立一家完全獨立的新公司,不然員工會覺得有OPPO這個大腿可以抱”。於是,一加手機,以一個劉作虎從OPPO辭職後,獨立創業的品牌形象出現了。

對於一個初創企業,完全獨立還是很不現實的。

雖然調子起得很高,但真到了第一次做手機時,一加還是抱住了OPPO的大腿。2014年4月一加手機1釋出,所有的生產環節均在OPPO的工廠內完成,一加1的外觀不僅和OPPO一個月前釋出的Find 7高度相似,配備的高通驍龍801處理器和索尼IMX214攝像頭也來自於OPPO成熟的供應鏈。

第二年,急於證明自己的一加發布了新機一加手機2以及中端機型一加X。不幸的是,這年安卓旗艦手機受困於高通發熱大,耗電猛的高階處理器驍龍810,市場接受度普遍不高。而劉作虎在確定兩款機型的產量時又過於樂觀冒進,最終,一加手機2第一批生產了100萬臺,卻只賣出了80萬臺,一加X更是銷量慘淡,遠低於預期。劉作虎不得不再次抓住OPPO“幫忙清貨”的援手,才得以渡過此次危機。


| TENAA OPPO換殼清貨一加X的A30手機

或許抱大腿的感覺真的會上癮,一加此後的歷代手機,在硬體“背靠OPPO好乘涼”的道路上一去不復返。

2016年,一加手機3配備5V 4A規格的DASH閃充,與OPPO R9搭載“充電五分鐘,通話兩小時”VOOC閃充的規格和實現方式完全一致,完全是VOOC的“換皮版本”。2017年的一加手機5在外觀上更是明目張膽照搬OPPO,正面腰圓鍵,背面左上角雙攝,上下天線條的設計,和OPPO R11一模一樣,僅僅只是將處理器從中端的高通驍龍660更換為高階的高通驍龍835,一加手機5也被使用者們嘲諷為OPPO換殼機。


| 一加5和OPPO R11

隨著2019年下半年OPPO重回高階手機市場,一加在硬體上與OPPO的同質化在近兩年愈演愈烈,OPPO Find X2 Pro搭載的高通驍龍865處理器,三星顯示製造的2K 120Hz 螢幕,以及索尼和OPPO聯合定製4800萬畫素的IMX689攝像頭CMOS,都被照搬到了一加8 Pro上;OPPO獨家的雙電芯65W SuperVooc2.0快充,則被一加8T換了個Warp Charge 2.0的名號宣傳,二者技術上沒有任何差別,連充電頭都可以相互換用。

延伸閱讀  無比心痛!23個物種又確定滅絕,人類正在將生物逼上“絕路”?

到了今年的OPPO Find X3系列,其搭載的高通驍龍888處理器,三星顯示新一代E4發光材料的2K 120Hz LTPO自適應重新整理率螢幕,也變成一加9 Pro的賣點,OPPO和索尼聯合研發5000萬畫素的IMX766攝像頭CMOS,則成了一加9 Pro的超廣角鏡頭,兩家的65W快充仍然通用之餘,甚至連OPPO Find X3系列使用低成本的短焦屏下指紋這一“縮水”配置,也被一加9 Pro照搬了過來。

然而,無論線上下還是線上市場,一加品牌的知名度和認同度都遠遜於深耕手機行業多年,且注重媒體宣傳的OPPO。我詢問了身邊10位對數碼產品關注不多的好友,其中有3位表示從未聽說過一加品牌,9位表示暫時不會考慮購買一加手機;而10人均表示知道OPPO,且有3位正在使用的就是OPPO手機。


兩家硬體上缺少差異,高度同質化,使用者購買一加手機所能感受到的硬體體驗,和購買OPPO手機的體驗很難有什麼太大的區別。這也意味著一加自身沒有壓倒性的硬體優勢,缺少獨家賣點。在這樣的背景下,使用者無視“Others”一加,而選擇知名度更高的OPPO或其他品牌的手機,當然也在情理之中了。

眾口難調的軟體系統

不僅硬體和OPPO等品牌拉不開差距,疲軟的手機系統和軟體問題,也已掣肘一加手機許久。

2015年,一加手機2釋出會上,劉作虎推出了以簡潔,清爽,快速為賣點的氫OS/氧OS手機系統,分別搭載在國內和海外一加手機上。


相比深度定製安卓,新增了眾多本地化功能的MIUI等國產手機定製系統,一加手機搭載的氫OS則頗有些佛系的意味。除了在桌面UI上略作改動以外,變得更加精緻以外,氫OS在操作邏輯,各類功能上都與谷歌的原生安卓系統區別不大。

這樣的系統,對一加來說是一把雙刃劍。

在一加創立初期,主力使用者群為關注數碼的極客,動手能力強的學生等群體時,氫OS的體驗是較好的。由於未經過深度定製,新增各種功能,氫OS簡潔,無廣告,流暢度高的特性正符合此類群體的需求;而其缺失的本地化功能,由於氫OS的自由度,可通過自定義調校和新增Magisk模組等操作實現,配合一加手機支援BootLoader解鎖後保修的售後政策,氫OS一度受到大部分使用者的好評。

但隨著一加手機試圖走向大眾化,安卓手機的自由度收緊,氫OS的缺陷也逐漸暴露出來。

2019年,一加手機難得推出了一款擁有獨家硬體優勢,搭載2K 90Hz的高重新整理率螢幕手機——一加7 Pro,此後,一加迎來了較大規模的使用者增長,當年618和雙11兩次大促中,一加的品牌銷售額首度進入了前五名。


| 京東2019年618手機通訊榜

這些首次購買的新使用者,大部分都不是此前一加主要面向的極客使用者。他們並沒有解鎖BootLoader,安裝Magisk模組或獲取Root許可權等調校手機的能力,只是想買來正常使用,就如此前使用其他功能完善的安卓手機一樣。面向這類新使用者,氫OS國內本地化功能的嚴重缺失,成為一加手機的巨大短板。

例如,國內安卓App普遍存在許可權過度索取,相互喚醒耗電的問題,深度定製的MIUI,EMUI等手機系統加入了控制具體許可權,阻斷相互喚醒的開關,從而壓制了APP的耗電異常情況,減少手機發熱,優化續航。但一加的氫OS對於手機許可權管理照搬了谷歌原生系統的大類別,不僅無法控制每一類別下的具體許可權,也無法阻斷APP間的相互喚醒。

延伸閱讀  什麼樣的人更適合使用骨傳導耳機?以西聖X1為例,一文讀懂!

此外,還有桌面始終不支援批量管理,在調整APP佈局時步驟極為繁瑣;配備的全功能NFC,長時間不支援模擬門禁卡開鎖;簡訊的分類整理功能缺陷明顯,遠落後於其他深度定製的安卓系統的識別準確率和自動填充速度,各種系統功能缺失的問題,給許多首次購入一加手機的普通使用者留下了極差的印象,氫OS在他們眼裡,無疑是一個簡陋和功能不足的系統。

在海量差評的壓力下,一加於2020年8月推出了氫OS 11的大版本更新,但這個大版本更新雖新增了模擬門禁卡等少許此前缺失的功能,卻仍有桌面批量管理等諸多使用者呼聲極高的功能缺失,在釋出會上,一加大力宣傳“多人禪定”等無關緊要的新功能更新,更是惹來不少嘲諷。

在曾使用一加3T,一加6,一加7Pro等一加手機的老“加油”(一加手機粉絲的暱稱,下同)楊帆看來,這次堪稱鬧劇的釋出會並不意外,他告訴我:“一加的軟體研發部門的能力一直比較差,負責這方面的人手估計也不多,之前在論壇反饋一加6的bug,兩個多月才給我修好。”

由此可見,一加多年來在OPPO的庇護下,自身軟體研發,優化系統的能力欠缺,很難支撐起短時間內氫OS加入更多的本地化功能。

無法儘快完善氫OS,又想更好地完成大眾化的既定目標,一加在軟體系統上,再次走了抱OPPO大腿的老路。2021年3月,一加宣佈年度新機一加9系列將出廠搭載OPPO旗下功能更完善的ColorOS,氫OS則將停止更新。


然而,這也意味著一加手機在硬體上和OPPO亦步亦趨的同時,軟體層面也變得毫無差異。氫OS的消亡,讓一加曾經的老使用者們,又少了一個選擇一加的理由。面向大眾的無奈妥協,最終造就了一場同室操戈的滑稽戲。

售後乏力,老機型成犧牲品

被“加油”們頻繁吐槽,更讓新使用者難以接受的,還有一加手機的另一短板——售後。與“大腿”OPPO自2013年以來就深耕線下渠道,擁有完善的售後服務點不同,一加手機對於售後網點的建設一直重視程度不足。

2014年創立初期,一加手機曾在多個城市開設直營體驗店,部分直營店兼顧了售後網點的功能。然而2016年,一加將旗下45家直營店盡數關閉,這也意味著一加手機的售後,在很長一段時間內只能通過寄修方式完成,且沒有供使用者臨時使用的備機。相比iPhone,OPPO等品牌到店維修,快速取機的便捷,一加落後了太多。

隨後,以2019年一加7 Pro熱銷為契機,一加手機在近兩年重新開始建設線下售後網點,然而推進速度似乎並不樂觀。

我查詢了一加官網,截止發稿時,在北上廣深四個一線城市,一加總共只擁有5個售後網點,平均每個城市1.25個,其中還有一個是與OPPO共用的。而在武漢,南京,杭州等強二線城市,一加手機在每個城市都只有1個售後網點,且部分城市直接放棄直營售後,由OPPO代理售後。


| 一加官網 全北京僅有1個售後

在消費強勢的一二線城市售後佈局尚且如此“糊弄”,其他城市的一加使用者售後難度,更是可想而知。

此外,一加軟體研發部門有限的能力,令一加手機在系統等方面的後續維護,即軟體售後方面,也已為人詬病多時。

初期,一加手機使用者不多,每年只發布一到兩款機型,其軟體後續更新速度尚且較快。隨著2019年一加7系釋出後,一加轉向雙旗艦策略,每年一加推出的機型增長到三到四款,軟體研發部門顯然力有不逮,多次出現系統bug長期不修復,版本更新推送延遲的問題。

在一加論壇上,我搜尋了一加手機近年來多次被吐槽的bug之一,長截圖重複問題。結果顯示,這個bug在2019年7月就有使用者反饋並要求修正,兩年過去了,直到今年10月,這一bug仍未被修復,且還有使用者在論壇再次反饋。



而這只是一加系統軟體售後乏力的冰山一角。更大的問題,則出在大版本更新上,隨著一加手機機型大幅增長,其軟體版本更新進度開始患上“拖延症”,在優先保障新機型更新的前提下,眾多老機型都成為了一加能力有限的犧牲品。

2021年3月,一加手機宣佈換用ColorOS的釋出會上,CEO劉作虎信心滿滿的推出升級計劃,除出廠搭載ColorOS 11的一加9系列以外,一加此前從8T到7Pro的多款老機型,也將在此後獲得相關更新。

然而,一加8系列使用者至今也沒能等來ColorOS的正式版,至於更老的一加7系列使用者,承諾的9月底已經過去了近一個月,所謂“嚐鮮版”都遙遙無期。

系統更新上的屢次失信,嚴重消耗了使用者耐心,然而一加似乎沒有一點“收斂”的意思。上個月,一加又釋出了老機型的ColorOS 12大版本升級計劃。按照慣例,今年釋出的一加9系列理應成為第一批更新的機型,但使用者們卻發現今年釋出的一加9R不僅被踢出了第一批,更被近乎羞辱性地放到了最末的第三批更新名單上。

這一迷惑操作點燃了一加使用者們積蓄已久的怒火,一時間,一加9R,一加8/7系列等老機型使用者不僅在論壇連番吐槽,宣稱“再也不買一加”,還奔赴安卓使用者常用的app酷安上給一加機型打出一星低分,截至發稿時,一加9R機型的評分已低至3.3分(滿分10分)。


然而這場嚴重拉低一加手機口碑的鬧劇,又能怪誰呢?或許只能說是一加售後能力缺失的自作自受吧。

寫在最後

“一加現在的手機,真的對不起年年提升的售價。”閒聊之餘,我注意到,之前幾部手機都是一加的楊帆,現在手上已經換成了另一安卓品牌。

從1999元釋出一加1的2014年,一路走到2021年,一加的旗艦手機年年上漲,如今旗艦已穩居5000元以上的價位,卻在各方面都呈現出“將就”的態勢。


| 一加歷代手機價格 製表/奇偶派

延伸閱讀  不止退一賠三車主,車頂維權女車主也被特斯拉索賠 500 萬元

這當然也和當前智慧手機市場出貨量下滑,小眾品牌突圍困難的大環境有關,2016年起,全球智慧手機出貨量從14.73億部逐年下滑至2020年的12.92億部,中國智慧手機市場出貨量更是從2016年的5.22億部下滑至2020年的2.96億部,其中僅僅2019-2020年一年,就下滑了20.4%之多。

一加的大眾化之路顯然崎嶇不平,因此在手機物料和售後方面控制成本,避免冒進,給自己留一條退路的行為,或許也算是一種規避風險的正確策略。

但無論是像連用五代IMX586主攝,3500+價位新機用塑料邊框和取消主攝OIS光學防抖這樣的硬體縮水,還是連續在系統更新上失信於使用者,手機bug修補緩慢的軟體缺陷,最終影響到的都是一加手機的使用者體驗。傷害到的,也都是曾購買或即將購買的一加手機使用者,而透支的更是一加手機的市場口碑。

隨著CEO劉作虎去年迴歸OPPO擔任首席產品官,今年一加研發,客服及電商部門與OPPO合併,那個在7年前喊著“不將就”的獨立手機公司,已成一場幻夢。產品迷惑操作不斷,老使用者倒戈,口碑下行。不再講究的一加,還能“將就”多久?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