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億非法外匯買賣案告破:地下錢莊、中小企業為賺錢,鋌而走險


本文來源:時代週報 作者:郭子碩

非法買賣外匯是一門鋌而走險的生意。

10月28日,時代週報記者從東莞市公安局清溪分局獲悉,近期該局破獲一起地下錢莊非法買賣外匯案,涉案金額高達100億元。

時代週報記者從多名外貿人士處瞭解到,地下錢莊的運作手法愈發隱蔽,涵蓋境內與境外對敲、大額外幣現鈔流轉與跨境攜帶、個人分拆結售匯與收付匯、以空殼公司為載體虛構投資貿易背景跨境匯兌、銀行卡境外取現和大額消費套現等手法。

人民幣匯率處“雙向波動、總體穩健”的態勢。在疫情防控、生產限電大背景下,加之外貿訂單多為半年或一年的長期訂單,價格難以臨時更改,跨境外貿壓力漸增。

壓縮利潤也要保住外貿訂單,是不少企業的現實選擇。

10月29日,一名跨境電商從業人員告訴時代週報記者:“外貿利潤甚至比內貿還低。我們沒法提價,核心原因是產能過剩,外貿價格很難往上走。有些同行就算不賺錢也要接外貿訂單。這麼做,一來可以維持在電商平臺的星級,也能享受退稅優惠。”

微小的匯率波動,也可能縮減外貿企業本就微薄的利潤。

10月31日,一家浙江義烏諮詢公司的負責人李輝(化名)向時代週報記者透露:“即使在銀行兌換外匯,同一天外匯牌價也不同。有些中小企業無奈選擇(地下錢莊)的路徑,主要是為降低匯率波動導致的損失。” 李輝的公司專事為企業提供外匯兌換方面的資訊諮詢和交易服務。

百億案背後

今年9月初,東莞市公安局清溪分局接到線索,一名叫鄭某某的男子涉嫌利用他人銀行卡,非法為他人兌換外匯、人民幣,銀行賬戶資金數額巨大,交易異常,疑似地下錢莊。東莞市公安局、清溪公安分局隨即成立專案組,運用大資料平臺分析大量賬戶資訊,全力開展資金核查工作。

經查,鄭某某長期盤踞在深圳、東莞一帶,與多家進出口貿易公司、報關行等核心財務人員有密切接觸,符合從事非法兌換外匯經營地下錢莊的活動特點。時代週報記者還了解到,鄭某某此前在深圳華強北市場從事化妝品、電子產品等進出口貿易工作,接觸了大量具有買賣外匯交易需求的企業和個體。

“一般出口企業收到外匯貨款,需要辦理一系列手續才能結匯。不法企業和地下錢莊嫌疑人聯絡,私下將外匯換成人民幣,即企業將外匯轉入地下錢莊嫌疑人提供的境外賬戶,地下錢莊嫌疑人再將對應的人民幣轉入企業提供的境內私人賬戶,進而完成交易。”東莞市公安局相關負責人介紹。


在這一案件中,鄭某某收取外匯後,同步搭上具備大量外匯需求的進口企業的客戶,反向操作,將境外賬戶的外幣匯入這批企業的境外賬戶,完成境內外資金對敲閉環。

買賣金額大,佣金也可觀。

延伸閱讀  大商所:國慶節假期調整相關品種期貨合約漲跌停板幅度和交易保證金水平

“本案的嫌疑人非法獲利約200萬元。根據當日匯率浮動,基本上每100萬元交易額,嫌疑人大概有2000元獲利。” 東莞市公安局清溪分局相關負責人表示。

10月28日,一家廣東跨境貿易公司財務人員趙立(化名)向時代週報記者透露:“有些人為具有外匯需求的出口型企業與地下錢莊牽線搭橋,通過匯率差價賺錢。他們通過不同賬戶與位於香港的地下錢莊交易,同時利用國家對中小企業貿易出口的稅收優惠,辦理產品報稅退關,進行資金轉款。”

本案中,嫌疑人與廣東、江西、福建、甘肅、山東、浙江、湖南、寧夏等地多個團伙互有交易、拆借作案,組成一個特大跨區域的犯罪網路。

9月底,東莞警方赴深圳抓獲犯罪嫌疑人,搗毀2個作案窩點,現場繳獲8臺作案手機、7張涉案銀行卡,同步凍結187個涉案賬戶,凍結約500萬元金額。

“事實上,類似操作還有做出口貿易型企業用虛假單證、貿易合同匯款。或者真實信用證下的虛假貿易,合同手續齊全,但雙方僅僅是資金劃賬,並無真實貨品交易。”趙立補充。

“殊途同歸的是,在這個過程中,地下錢莊表面上未進行結售匯,通過海內外兩個獨立賬戶體系,完成資金轉移,實質上通過地下錢莊這個背後主體完成了資金非法轉移,是第三方及企業滋生走私、逃稅漏稅等違法活動的推手之一。”趙立透露。

中小企業動機何在?

近期,警方破獲了多起類似案件。

10月12日,國家外匯管理局與公安機關在甘肅聯合破獲一起特大地下錢莊案件,涉案金額高達756億元。10月29日,媒體報道上海公安機關破獲全國首例利用遊戲點卡非法換匯案,手法新穎,涉及金額高達250億元。上述案件均涉及外匯買賣,都意在通過非法外貿買賣撬動匯率套利空間。

國家外匯管理局資料顯示,1-2月和4-5月,人民幣對美元分別升值1.3和3.1個百分點;而3月和6月,因受美國通脹預期升溫和減少購債訊號的釋放,匯率下調了1.5和1.6個百分點。 自9月以來,美國貨幣政策轉向預期加強,美元指數上升,同期人民幣兌美元匯率窄幅波動,穩定在6.46左右水平。

不少大型企業為對衝外匯波動風險,加大外匯衍生品交易力度。國家外匯管理局副局長王春英稱,2021年上半年,企業利用遠期、期權等外匯衍生品管理匯率風險的規模同比增長94%,該數值高於同期銀行結售匯增速69個百分點,推動企業套保比率升至22.8%。

不過,中小外貿企業規避匯率風險的手段、工具和能力都較為有限。

10月18日,商務部外貿司負責人表示,1月至9月我國進出口額創歷史同期新高,進出口、出口、進口金額分別為28.33萬億、15.55萬億和12.78萬億元,均創歷史同期新高。從增速看,進出口、出口、進口同比分別增長22.7%、22.7%和22.6%,也都是10年來最高水平。

同期,銀行系統的結售匯業務增速卻低於進出口增速,兩者不完全匹配。

國家外匯管理局資料顯示,2021年前9月銀行累計結匯12.04萬億元人民幣,累計售匯10.87萬億元,同比分別增長17.44%、11.94%。

延伸閱讀  科沃斯:發行可轉債申請獲證監會稽覈通過

王春英介紹,2021年前三季度,衡量結匯意願的結匯率(即客戶拿到外匯後賣給銀行的規模和客戶涉外外匯收入)之比是66.9%,比去年同期略升2個百分點。

“企業需要在報關行買額度來結匯。近期目前諮詢開戶的人越來越多,結匯額度的需求量也越大,供需失衡。每萬美金結匯額度手續費從去年的10元,漲到現在近300元,預計後期還會漲。”李輝透露。

中南財經政法大學數字經濟研究院執行院長盤和林表示:“疫情和限電對跨境貿易企業產生一定影響,但總體看,我國出口表現優於進口。因疫情防控,海外進口商品尤其食品冷鏈檢測較為嚴格。出口貿易則主要受制於海運費用暴漲。”

“現階段,供應鏈不暢,全球市場依賴‘中國製造’。由於出口貿易強於進口貿易,穩健貿易形勢使得人民幣信心增強,表現強勢。而連續貿易赤字的美元等外匯,匯率繼續走弱。”盤和林說。

在此背景下,部分企業鋌而走險藉助地下錢莊進行非法外匯買賣。

東莞市公安局相關負責人告訴時代週報記者:“不法企業大多為了簡化經營程式,節約人工成本,甚至逃避國家海關、稅務機關監察,本身已構成違法行為,最終案件的查證數額將移交人民銀行作為處罰依據。”

非法外匯買賣危害有多大?

非法買賣外匯破壞金融市場秩序,危害金融安全與穩定。

“對個體和組織來說,跨境非法買賣外匯的行為本身就構成擾亂市場秩序,必然減少國家外匯儲備,影響國家正常金融秩序,嚴重干擾外匯管理的有效性和合法匯率的穩定性,一經核實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的。”上述東莞市公安局相關負責人表示。

《外匯管理條例》規定,私自買賣外匯、變相買賣外匯、倒買倒賣外匯或者非法介紹買賣外匯數額較大的,由外匯管理機關給予警告,沒收違法所得,處違法金額30%以下的罰款;情節嚴重的,處違法金額30%以上等值以下的罰款;構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

國家外匯管理局管理檢查司副司長肖勝指出,地下錢莊的存在,事實上在金融監管體系之外形成了非法外匯交易市場與非法跨境流動通道,繞開了我國外匯管理的“防火牆”,嚴重影響金融監管的有效性,破壞國家經濟金融秩序。

近年,外匯管理部門與公安機關連續開展打擊地下錢莊專項行動。肖勝此前接受央視採訪時表示,2020年以來,外管局配合公安機關破獲地下錢莊案件150餘起,查處交易對手案件3000餘起,行政罰款超8億元。

監管日趨嚴厲,措施也更為立體。

10月26日,國家外匯管理局江門市中心支局釋出一則個人行政處罰決定書,黃某因倒買倒賣外匯被給予警告,沒收違法所得0.18萬元,而處罰款高達19.67萬元,罰金超過違法所得100倍。

10月29日,國家外匯管理局通報10起外匯違規案例,個人最高罰款金額接近540萬元,且處罰資訊納入央行徵信系統。

肖勝在接受央視新聞採訪時強調:“下一步,外匯局將進一步加大對地下錢莊的綜合整治力度,加強渠道管控,督導銀行、支付機構等進一步落實相關的展業原則,封堵地下錢莊資金通道,維護好國家經濟金融安全。”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