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惡毒男2惡毒女,《嘉南傳》堆砌的痴情者,現實中會有嗎?


現在的愛情電視劇,但凡出街的,都有幾個對男女主痴心至死不改的配角,為了阻止男女主在一起,簡直嘔心瀝血,死而後已。

如《三生三世》的素錦、《香蜜》的穗禾和潤玉、《我,喜歡你》的黎曼、《小美滿》的賈依淳等等,配角們為了嫁(娶)主角無所不用其極,手段不斷重新整理。

但似乎,以上經典戲碼都比不上正在熱播的古偶劇《嘉南傳》熱鬧,編故事的上帝大手一揮,為女主設定了3個死心塌地而又心狠手辣的男配,為男主和男配設定2個素錦升級版的女配。


圍起來打麻將還有候補人選。

而且個個都是重量級或者殺傷力極強的。

權力最大的是皇帝,動不動就耍起“君叫臣死臣不得不死”的特權,找由頭幹掉男主,男主的脖子就像懸掛著一把刀,隨時都會腦袋離開身體。

身份同樣顯赫的男二是某公侯世子,出場的時候風度翩翩而又含情脈脈,不出兩集便顯露出小肚雞腸,沒能力也沒魄力,卻死不放手。

作為反派的鄰國大王子垂涎的是女主的美色,把她當做侵略計劃的附送品——雖然沒有戀愛腦,但一樣死不放手。

而男主的愛慕者,是“青梅竹馬”的高妹妹,雖然“哥哥”從來沒有向她示過愛,而且“哥哥”還歡天喜地地娶了妻子,她卻說不相信命,相信只要“好好努力”,“哥哥”是能奪回來的,於是,“粉身碎骨渾不怕”,女兒“到死心如鐵”。

另外,還附帶了一個男配的愛慕者,痴戀皇帝韓某心,雖然如願以償入主中宮,但卻有名無實,於是在漫漫長夜使勁想法子去害女主。

這些人的腦回路都很稱奇,即便所痴迷之人對自己沒有感覺顯而易見,他們有被所痴迷之人拒絕過的,有親眼看到所痴迷之人對別人示愛的,但就是不死心,口口聲聲說只要搞死那個佔位之人,ta就會回心轉意,和自己相親相愛。

現實生活中,但凡有點優秀的年輕人,都會有很多愛慕者吧?

其實,即便是普通人,在金色年華里被N個異性愛慕,這是再自然不過的事,但是極少人身邊會存在像高妙容這樣的人存在。

人生多美好啊,幹嘛要在一棵樹上吊死?絕大多數人都能懂的道理。

但是,偶像劇是不按現實生活的套路出牌的,除了男女主不食人間煙火,男女配也都是非典型社會人。

“為了愛情,命都可以不要,更別說自尊了”

記得小時候,因為特喜歡看電視,但是家裡沒有,所以就到有電視的鄰居家去看,但是家庭比較寬裕的鄰居看不起我們家,常常在開電視時候把門重重關上,不讓我們進去。

小孩子不懂事,為了能看到電視精彩的節目,爬到狗洞去看。

後來爸媽知道了,就把我揪回家教育,說做人要有自尊,別人既然拒絕了你了,那就不要去了,不能為了得到喜歡的東西放棄尊嚴。

昕玥在長大的過程中慢慢懂了這句話的道理。

延伸閱讀  看《羋月傳》,羋月能抓住嬴駟的心,靠的不是美貌,而是3個優點

其實現實生活中,絕大部分人都有這樣的自尊,所以在成長的路上,當我們喜歡的異性並不喜歡自己,即便非常難過,或者心有不滿,哭一場,瘋一頓,傷心個幾天也就過去了。

詩人徐志摩曾經那麼迷戀林徽因,但是被林徽因拒絕之後,非常平靜地寫下了《偶然》,理性地看待這場愛而不得,轉身沒多久,就和陸小曼去轟轟烈烈。

偶然

我是天空裡的一片雲,

偶爾投影在你的波心——

你不必訝異,

更無須歡喜——

在轉瞬間消滅了蹤影。

你我相逢在黑夜的海上,

你有你的,我有我的,方向;

你記得也好,

最好你忘掉,

在這交會時互放的光亮!

張愛玲那麼愛胡蘭成,“低到塵埃處開出花”來討好胡蘭成,但是在他多次辜負之後,都能斷然訣別。

《嘉南傳》的高妙容,那種自我作賤的姿態,已經超出了正常人的範圍。

男主已經成婚,而且與新婚妻子如膠似漆,即便他什麼也沒有說,這樣的愛慕者已經沒有追求的意義了吧。

更何況男主已經明確地告訴了她,人家心裡只有愛妻,她不過是一個“哎呀妹妹”,這已經是客氣話了,她居然還可憐巴巴地綢繆著如何搞掉原配嫁給他。

同款的還有男配趙某,人家都已經拜堂成親了,還不顧自己是世子這樣高貴的身份,整天舔狗著對女主想入非非。

其實不管對於誰,這世上根本沒有誰是非嫁(娶)不可之人,更沒有可用尊嚴換取的幸福愛情。

《知否》裡那麼爭強好勝的盛墨蘭都知道,郡主家的齊小公爺搭不上之後,果斷地向某候之子樑晗丟擲橄欖枝。

延伸閱讀  你為什麼越來越不敢主動愛了?

“其實這不是我的錯,都怨你”

現實中偶爾也會找到那種因為得不到愛而魚死網破的案例,但是這種情況往往與當事人的處理方式脫不了關係。

比如幾年前有一則新聞,說某男追求某女十多年,屢屢不成功之後,這位痴情男把女子從高樓上推下了下去,女子香消玉殞。

能夠追上十幾年的,不排除一種可能,就是女子一直都有給男子希望,比如,女子對男子說,我們做好朋友吧,然後依然交往,甚至心安理得地接受對方的物質饋贈和人情幫助。

也許是潛在的備胎意識,也許又真是一種善意,但是,這種處事方式都是不明智的。

因為,最有效拒絕追求的方式就是與之從此不相往來,這樣才能真正表達自己的決心,掐斷對方對自己的念想。

《你是我的城池營壘》中的男主在處理惡毒女配來是最符合人情道理的,當前隊長的女兒對自己糾纏不已、影響到自己和女友的感情時,果斷地讓姐姐出面安排妥當,不但讓她們有所依託,又離得遠遠的。

《嘉南傳》的男主李謙對高妙容的拒絕卻是不利落和不理智的。

在未遇到真正心儀之人的時候,他一直預設高妙容過度的關心和照顧,讓她誤以為兩人的關係已經等同於男女關係。

而在明確自己心中所愛是保寧時,他對高妙容的抱有幻想也沒有采取措施,而是不鹹不淡地斥責幾句之後,關係還是照常。

李謙真的沒有能力解決這個問題嗎?

答案是否定的。

他既然說把高妙容當做妹妹,完全可以給她物色婆家,火速嫁出去——李家本就對高妙容有恩,面對權力比他們大的恩主,依附李家的高家伶仃幾個人都沒有拒絕的理由。

再不然,可以給高妙容某個事,把她打發走——按李家的設定和郡主的嫁妝資源,李家絕對有其他莊子需要找人打理的。

但是劇沒有給出這樣安排,為什麼呀?為了製造麻煩,推動劇情。

但是這種設定明明是不合理的——除非是特意強調男主人設的拎不清,否則就是劇情的強推。

編劇卻不想考慮這個,反正男女主都是懸浮人的,誰還在乎毒配們的存在是否合理嗎?

“其實我有病”

那些年,我們追過的偶像劇裡,也有不少拎得很清的主角,比如《三生三世》的夜華,在未遇到素素或白淺之時就對素錦冷若冰霜,也當著她的臉明確表達了對她完全不感冒,但是她依然不改痴心妄想,天天做著嫁給夜華的夢。

現實中也確實小概率地存在這種人,也是“打燈籠難找的”。

延伸閱讀  巨蟹座和12星座的配對指數,原來我們之間的關係還不錯

如某些顏值高的男明星招來的私生飯,為了追求她的“愛人”散盡家財,耗盡青春,甚至做出害人害己之事,最後活得人不人鬼不鬼的。

這種人一般都是心理有病的,或者天生的基因問題,或者原生家庭的負面影響所致,容易產生執念。

正如《三生三世》的素錦,家族的人都死絕了剩下自己,因為烈士後人之名而得了高貴的身份,比她地位高的人看不起她,比她地位低的人或心存嫉妒或避而遠之,總之,沒有人在乎過她。

沒有志向、沒有責任、沒有寄託,素錦的內心極度空虛,她需要想象出一些東西來填補,而近距離的異性有且只有夜華,他就成了唯一投放幻想的物件。

但世界上那麼多高顏值有魅力的明星,那種變態的追求者卻是小概率的事情,並沒有像偶像劇那樣,遍地都是似的,一抓一大把,只要是男主都得有幾個變態女迷戀著;只要是女主都有若干個舔狗男至死不渝。

《嘉南傳》最是豪爽,一關門盡放惡毒男女配。

結語

所以說,偶像劇裡的都不是正常人,不但男女主是人間罕見的白月光,還有男女配是人間少有的怪胎,所有人的思維都不正常。

不過話說回來,高妙容的演員演得挺好的,呈現出來的嫉妒之感簡直入心入肺,讓人一看到她不禁想到,這個演員是不是心裡一直不服氣來著,明明自己全身上下都比姓鞠的女子強,卻要給她做配,演出的是真情實感啊。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