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娛古偶劇的糊弄,是不是該適可而止了?


這年頭做國產古裝劇的觀眾是越來越難了。

前段時間剛剛熱議過的“古裝醜男101”已經讓古裝劇愛好者身心俱疲,讓人感慨國產古裝劇真是到了“黃昏”。沒想到近來播出的幾部古裝劇,男主勉強看得下去,但是造型卻都一言難盡,甚至讓人產生一種國產古裝劇“糊弄學”越來越“深厚”的無力感。

此處代表作,必須提到四千年美女鞠婧禕主演的《嘉南傳》。

劇集一開播,#鞠婧禕新劇14套造型##鞠婧禕一個人可以演七仙女了#先後登上熱搜。


其實從熱搜詞條就能看出,片方對於該劇的營銷方向上,鞠婧禕造型遠遠超過劇情等其他方面,劇中鞠婧禕8集內換了20套造型,滿頭珠簾的造型像是不要錢的換了一套又一套,可是配上千年不變的韓式半永久妝容,流水線制式化的妝容,一模一樣的套路,一模一樣的表情,一模一樣的工具人男主,觀眾們卻並不買賬。

從“內娛苦古裝醜男久矣”到現在連造型都越來越現代,都讓觀眾感覺國產古裝劇在審美“降級”,國產古裝劇的“糊弄學”到底還能走多久?

01

越來越糊弄的古裝造型

國產古裝劇“糊弄”感從造型開始的。

雖然長了不同的臉,但戲服是可以玩連連看的

甭管哪朝哪代,髮型是批發的

到了今年,趙露思在《國子監來了個女弟子》裡棕色長直髮造型一出,本古裝劇愛好者再次確信,國產古裝劇現在已經進入一種“糊弄學”的高境界了,不然如何解釋這過於流行的蓬鬆高顱頂髮型?

怎麼解釋一部古裝背景的電視劇裡有這樣的場景出現?

說起來,比起千篇一律還敷衍的古裝,像奇蹟暖暖一樣換裝的《嘉南傳》算是在同行襯托之下看得出有誠意,畢竟還肯把經費花在看得見的地方。

但這也誕生了整部劇最大槽點:熒幕上演的是大女主勵志故事,觀眾卻像在看鞠婧禕換裝寫真VLOG。

延伸閱讀  老黃瓜刷綠漆,快五十的他們怎麼還好意思演偶像劇?

毛綹感十足的彎眉毛、紅色眼妝、紅鼻頭、煞白粉底、鼻尖高光、濃密睫毛、嬌豔霧面紅脣的妝容重點,鞠婧禕式半永久霧面感妝容,還是和她以前的作品,不管是《芸汐傳》、《如意芳霏》還是《漂亮書生》、《滿月之下請相愛》裡無差別。濾鏡是一樣的,妝容是複製的~

老實說,經過多年按頭欣賞,觀眾多少都知道半永久妝容是“鞠學”重點,但這次觀眾忍不住吐槽還是因為,鞠婧禕《嘉南傳》造型根本不想服務角色,而是隻想獨自美麗,背離了表演的初衷。

這種矛盾感在劇中隨處可見。

場景一是女主角剛出場時正在研究木工活,這一身霓裳羽衣舞衣在那鋸木頭、敲木樁,有說服力嗎?

被困火場,周圍大火熊熊燃燒,一看女主,整潔的妝容絲毫不亂,你就算在臉上裝裝樣子抹點灰,觀眾多少也有被尊重到的感覺。

一切都要為美服務。所以《嘉南傳》的她隨時都保持著精緻華麗的造型,無論是爬樹、吃麵、跌倒,還是穿梭在山林中,火海逃生,裙子和髮型都一絲不苟。加上嘉南郡主謎一般酷愛歐根紗、雪紡還有違和的蝴蝶結、塑料感滿滿的批發小飾品,鞠婧禕彷彿活在和其他同劇演員不在一個頻道的真空世界中。

都已經換裝換到半集好幾個造型了,為什麼大家還是要吐槽?因為好的戲劇造型設計,不僅應該符合人物的經歷和身份,更是應該能輔助表現人物的個性,而古裝劇的造型向來是一部劇集打分的標準之一。

小姐姐舉個最明顯的古裝審美降級比較,經典古偶《上錯花轎嫁對郎》,和今年的翻拍版本《花好月又圓》的對比。

後者連給女主做假包發的錢都省了,直接給女主上點頭飾就算是“古風”造型了。

前者的造型則是來自於著名的造型師楊樹雲老師,將中國的古典美展現得淋漓盡致。《上錯花轎嫁對郎》只有20集,兩位女主不同時期的造型卻能很好反應她們所處環境的不同:杜冰雁是將軍夫人,多以典雅盤發,髮髻鑲帶貴重頭飾,服裝主要以明黃色為主,

李玉湖是江南首富家的少奶奶,多以編髮劉海,鑲帶步搖,服裝以鵝黃、粉紅、淺紫色為主,帶著富家少奶奶的明媚嬌俏。

就連女三公主的造型也有著不同的變化,盤發和披髮結合,服裝顏色以大紅、橘紅、黃色等為主,時刻體現雍容華貴公主之姿。

楊樹雲老師作為87版《紅樓夢》化妝總設計師,早就貢獻了古裝里程碑式的創作。當年“金陵十二釵”的熒幕形象驚豔好幾代人,後來楊老師還因此獲得了第七屆飛天獎最佳化裝獎。

有采訪記載,楊樹云為《紅樓夢》工作時,每設計一個人物造型就要去做大量的考證工作,要知道幾十年前的化妝技術遠沒有現在發達,只有不斷的考據打磨才能把大觀園裡每個女孩的形象區分開來。

楊樹雲甚至讀了7遍《紅樓夢》,不斷研究每個人的性格,比如為了黛玉一個一閃而過的伸手鏡頭,可以花兩個小時先去描畫手的形象。於是我們就真的在劇中看到了原著裡曹雪芹描寫黛玉第一次亮相時的手:珍珠戒指、“蝦鬚鐲”,甚至還可以看出透明的指甲,都襯托出了林黛玉的氣質。

延伸閱讀  2021年華語搖滾樂壇之痛:草東沒有鼓手

楊樹雲說過:“化妝不是千人一面,要分析角色性格。”在他給陳曉旭設計眉形的時候就能看出來,他給林黛玉設計的似蹙非蹙的眉形,原本陳曉旭還有些抗拒,等真的定妝後,陳曉旭一照鏡子,眼淚立馬就出來了:“楊老師我怎麼看我這麼可憐呢,我終於找到角色的感覺了。”

所以,好的古裝劇造型應當成為演員進入角色的助力。

可惜這樣的國產古裝劇幾乎見不到,我們看到的更多是千篇一律,不動腦子,甚至故意挑戰觀眾審美極限的古裝扮相。

到底是誰讓古裝劇的造型越來越“糊弄”?楊樹雲老師曾在微博說過:“現在的人,不會也不願下那麼大功夫。對中國五千年的民族傳統熱愛欠缺。”

古裝造型越來越醜,自然有造型師的鍋,現在一些化妝師本人都不去現場,設計完交給手下的人就完事。楊樹雲當年為了編創舞蹈《絲路花雨》的造型,曾七次去往敦煌,在美學家常書鴻、敦煌學泰斗段文傑的引導下感受敦煌,後來又在文學大師沈從文、著名學者陰法魯等大家的指導下完善整體妝容,呈現出敦煌古典大氣之美。

這樣的功夫現在沒有人願意下了。

02

古裝越來越糊弄因為行業有問題

古裝劇的“糊弄”顯然又不止是造型師們出來背鍋,這背後更深層的原因,還是折射出行業的問題。

《嘉南傳》首播當天就突破1億,全網熱度位居第三。客觀來說,這就是一部劇情老套,用一些糊弄小孩子的權謀,主要突出女主美的小成本古裝劇。

劇情上女主一路開掛,憑藉自己的聰明才智平衡朝堂各方勢力,最終得到幸福也成了開國皇后,這樣熟悉的人設成長線,配的是熟悉的劇情細節:女主從牆上墜落被男主公主抱接住並轉圈圈;女主天真又愛自由,不願做宮牆內的提線傀儡;女主不管做什麼只要動動嘴就能驚豔眾人…..

這樣的設定,現在的古裝劇十個裡有八個是這樣的,成本低,週期短,回報率高,靠著廣告分成和補貼等各種機制,這樣的低成本古偶越來越多。

資本自然是願意賺這樣的快錢,演員呢?老重複古偶甜寵那套操作來消耗自己也不是沒有原因。

自從2018開啟偶像造夢元年,接連幾年選秀節目推出新的偶像,如果不是今年禁了選秀節目,今年夏天早就已經又誕生一批新偶像。冒出這麼多偶像,哪裡能承接?國內和日韓偶像工業最不一樣的點就在於,沒有專門供給偶像的舞臺,所以出道即巔峰,成團就失業是很多偶像團體的常態。要拿回之前的成本,大量選秀偶像的出路就在各種大大小小的綜藝、直播帶貨,還有各種低成本偶像劇裡。

這類需要俊男美女的偶像劇,更是近年製片方的熱錢與剛出爐的偶像,一拍即合的商業組合,其中古裝偶像劇又是其中之最。

延伸閱讀  知情人爆料:華納音樂考慮退出臺灣市場

換個架空的朝代,無論是王爺也好,郡主也好,反正換湯不換藥,這類劇的演技天花板本來就不高,加上偶像的暈輪效應,粉絲彩虹屁一吹,藝人本身就走不出“舒適區”。

至於像絲芭這樣有製作能力的偶像公司,更是能為自己家的藝人提供源源不斷的“資源”,藝人何須去突破?產生“我演得還行”的僥倖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演技的錘鍊成了空談,有時候劇本都無暇熟讀,更不用說去揣摩角色了。就在今天,前陣子被吐槽男主角金瀚古裝扮相太醜的《君九齡》製片人,還是堅持用人沒問題。

可以說,內娛古裝劇從演員到造型和劇情越來越糊弄,說到底市場的結構性失衡才是根本原因。新生代藝人的職業界限越來越模糊,偶像紛紛當演員,演員又逐漸偶像化,成功的破壁者少有,要問這糊弄的古裝劇市場什麼時候能迴歸到從前,或者還是要問問這樣糊弄都能賺快錢的大環境下,誰願意迴歸認真做劇的藝術本心才能根本解決問題。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