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斯拉反手向“維權車主”索賠500萬



還沒等拿到賠款,韓潮就收到了特斯拉的起訴狀,理由是侵害公司名譽權,並因此向韓潮索賠500萬元及維權支出5萬元。隨後,特斯拉法務部和韓潮本人分別在微博中對此事做出迴應,事件再度陷入羅生門。

雷達財經出品 文|張凱旌 編|深海

歷時755天,維權一審、二審均宣告勝訴,但特斯拉中國車主韓潮未料到,這是下一段官司的開始。

據韓潮所述,2019年5月,其在特斯拉官網中購買了一輛官方認證的二手Model S,不到三個月,韓潮在駕駛過程中就遭遇了剎車、電門完全癱瘓的狀況,後經鑑定該車屬於事故車。韓潮以此為由向特斯拉提出退換遭到拒絕,遂將特斯拉告上法庭。

經歷一番波折後,北京市大興區人民法院於2020年3月立案。2021年9月16日,法院二審駁回特斯拉上訴,認定其存在欺詐,應退一賠三,共計退賠151.88萬元。

然而還沒等拿到賠款,韓潮就收到了特斯拉的起訴狀,理由是侵害公司名譽權,並因此向韓潮索賠500萬元及維權支出5萬元。隨後,特斯拉法務部和韓潮本人分別在微博中對此事做出迴應,事件再度陷入羅生門。

值得一提的是,被索賠500萬的不只有韓潮。4月曾在上海車展站上特斯拉車頂維權的女車主,9月27日亦發文透露,特斯拉要求自己賠禮道歉並賠償名譽權損失500萬。

特斯拉與車主們的糾紛,將走向何處?

車主稱特斯拉一拖再拖,導致案件長達755天

“我勝訴了,北京二中院維持一審原判,特斯拉存在欺詐,駁回上訴,退一賠三。”9月17日,韓潮第一時間分享了自己歷時兩年多的維權結果。

此前雷達財經曾在《從特斯拉擁躉到維權者 他們身上發生了什麼?》一文中描述過韓潮的維權經歷,彼時法院一審已經認定特斯拉欺詐成立,韓潮本人也在此過程中化身特斯拉“維權圈”知名博主。但特斯拉不服判決,遂將官司一直打到現在。

據悉,該“欺詐案”的焦點集中在特斯拉是否在車主不知情的情況下售賣了事故車上。

韓潮表示,自己買車前曾被特斯拉銷售告知,車輛不存在重大事故、水泡、火燒、結構性損傷。

但交付車輛當天,車的左後門把手就無法使用;用車八十餘天,總計修理次數達十數次;用車近三月時,車輛甚至在高速上出現了剎車、電門完全癱瘓的狀況。此後,韓潮找到天津本地有司法鑑定資質的權威檢測機構,鑑定結果是車輛C柱及後翼子板有切割焊接。

而這也是韓潮一審勝訴的關鍵。法院認為,特斯拉僅告知韓潮“車輛不存在結構性損傷”,但涉案車輛的維修涉及大面積切割、焊接,對安全與貶值均存在影響,因此特斯拉構成欺詐,應退還韓潮車款37.97萬元,並支付賠償款113.91萬元。

不過,特斯拉對此卻持反對意見,其在二審中指出,涉案車輛在售賣前發生的交通事故不屬於重大事故;該車左後葉子板的維修也不屬於結構性損傷;且特斯拉公司的行為不會影響到韓潮的締約目的,售賣事故車的行為充其量是過失,不存在主觀故意。

從結果來看,笑到最後的依然是韓潮,9月16日,其接到了北京二中院的二審判決書,當“駁回上訴,維持原判”八個字映入眼簾,韓潮懸在嗓子的心終於落下。

據韓潮介紹,該案一審期間經歷四次開庭,特斯拉不認可韓潮提供的車輛鑑定報告,並提出要重新鑑定,方法卻是多次請特斯拉員工扮演“第三方專家證人”出庭。同時,特斯拉甚至沒有請執業律師作為辯護律師,而是讓法務出庭代理。

延伸閱讀  廣汽本田繽智以實用為準則,魔術座椅可實現全平尾箱拓展

二審期間,特斯拉帶來了兩位專家,分別是清華大學美籍華人教授周青和優車庫二手車副總裁徐紅濤,但兩位專家出具的意見書卻出奇一致地把涉案車輛的車牌號寫少了一位,而且是同一位。而特斯拉提交的5份證據,也遠少於韓潮的14份。

特斯拉索賠500萬事件發酵後,韓潮還透露,自己在與特斯拉方面商議欺詐案的後續流程操作時,為了讓涉案車輛正常過戶,曾將車輛產權證、行駛證和銀行卡號都交給了特斯拉人員辦理。但後續特斯拉卻直接要求法院進行財產保全,並將韓潮的銀行卡凍結。

這樣操作的結果是,欺詐案涉案車輛不僅沒有過戶成功,賠償等程式也無法繼續執行。

雖然法院已在第一時間查明真相後,解封了車輛,而賠償款也在韓潮發微博控訴的兩個小時後到賬,但此時距離韓潮上交材料已經過去了5天。

而上述私自凍結車主賬戶事實的披露也引起了網友們的關注,有網友認為這是集中一個企業的力量和套路對付一個消費者,更有汽車博主評論:“可以寫進史書了”。

而韓潮發現自己的Model S是事故車後,曾提出退車要求。但特斯拉表示退車可以,要收10萬元折舊費。


韓潮是在天津買的車,但由於合同中規定,特斯拉有權把法務問題轉移給全國任意一家公司,因此韓潮不得不在北京大興區人民法院請求立案。

做司法鑑定時需要雙方在場,但特斯拉以沒有時間為由,將鑑定時間延後了半個月。而這種被韓潮稱為“一拖再拖”的戰術,也讓訴訟成為了一場755天的鏖戰。

特斯拉反手起訴韓潮索賠500萬

韓潮和特斯拉的糾紛並未到此結束。

9月27日,特斯拉法務部以圖片形式評論了媒體有關韓潮接到侵犯名譽權起訴書的報道,根據特斯拉方面的說法,公司與韓潮之間發生了五起訴訟,除了退一賠三的二手車糾紛案,還有代步車糾紛案、以及雙方互訴的名譽權侵害糾紛案。


自此,雙方對於事實的說法再度出現分歧。

特斯拉稱,“韓先生曾長期佔用我司兩輛代步車不依約歸還,並先後造成兩輛車損壞。尤其在佔用第二輛代步車期間,其親屬無證駕駛車輛且發生事故,造成車輛嚴重損壞。”

韓潮則迴應稱,代步車是特斯拉在市場監管局的督促下提供的,而親屬駕駛車輛時自己並不知情,代步車事故當天自己也曾發文表示願意承擔相關維修費用。但特斯拉在定損過程中卻大量更換了事故中未受到碰撞部位的零件,導致維修及賠償費用飆升。

對於特斯拉提到的“我司於今年八月起訴韓先生的名譽權侵害糾紛案,目前正在審理中”,韓潮表示,從法院的收案日期來看,起訴日實則是在自己二審勝訴那天。

2021年4月,韓潮曾以“特斯拉公開造謠誹謗本人是上海車展維權事件的策劃參與者”為由起訴特斯拉侵犯自己名譽權,從其出示的截圖來看,彼時法院的收案登記人與9月17日自己牽涉的另一起名譽權糾紛案一致。


對此,北京市中聞律師事務所律師閆創表示,收案後不一定立案,立案後才有案號。因此,本案存在特斯拉8月將材料交給法院,9月正式立案的可能性。

雷達財經注意到,在上述五個案件中,特斯拉起訴韓潮名譽權侵權一事因其高達500萬的索賠金額引發了外界廣泛關注。

根據韓潮在微博上公示的訴狀書,特斯拉認為,韓潮自2020年年初開始在新浪微博上發表的不少言論構成了對公司的詆譭、貶損。

如“又看了一遍無賴公司@特斯拉客戶支援發的那篇文章,越看越噁心”、“牛逼的流氓企業,特斯拉,看看你們天天吹的企業什麼樣?”、“辣雞特斯拉,有沒有臉正面解決問題”、“江湖騙子特斯拉”等。

據此特斯拉表示,“韓潮長期通過微博賬號釋出大量未經核實且無事實依據的誹謗性言論,並使用大量侮辱性的詞彙詆譭二原告,甚至還對客觀評價二原告產品的消費者進行語言攻擊。同時,韓潮還通過線上線下一系列行為擴大其侵權言論的傳播,致使二原告名譽遭到嚴重損害,社會評價顯著降低。”

延伸閱讀  燃油車走不動給車加油,電動車走不動給自己加油


“車頂維權女車主”也被索賠500萬

此外,與韓潮同樣被索賠500萬的還有曾經的“車頂維權女車主”。

9月27日,該車主發微博披露了自己的近況。其中提到,時至今日特斯拉仍未將自己車輛事發時完整的後臺行車資料交出。8月14日,自己還收到了上海市青浦區人民法院寄來的訴前調解意見徵詢書,內容是特斯拉要求自己賠禮道歉,賠償名譽權損失500萬。

閆創對雷達財經表示,判斷消費者言論是否損害企業名譽權時,一般會從以下四個方面去進行侵權的綜合評價與認定:

(1)被侵權人名譽受到損害的事實:行為人發表的不實文字造成了公司社會評價降低。

(2)行為人實施了違法行為:行為人實施了侮辱、誹謗等損害他人名譽的不實文字;或者對未經他人同意,擅自公佈他人的隱私材料或者以書面、文字宣揚他人隱私等。

(3)違法行為與損害後果之間具有因果關係:加害行為足以產生受害人名譽損害的後果。

(4)行為人主觀上具有過錯:過錯包括故意與過失。

就本案來講,閆創認為,韓潮在微博發表的評論是不妥當的,其涉及詆譭商業信譽的惡意表達,釋出後還有相當的轉發和閱讀量,涉嫌構成對特斯拉信譽的詆譭。

不過閆創也坦言,儘管500萬的經濟損失,以特斯拉的銷售額或品牌來看,索賠的金額並不算很高,但最終法院不會支援那麼多。“如認定消費者侵犯其名譽權,會根據雙方的證據來酌情來確定具體的賠償金額。”

微博中也有律師表示,明星名譽權的賠償案通常的賠償金額也就在三五萬元,情節特別嚴重的會到二三十萬,因此特斯拉的訴求別說500萬,50萬都難以實現。

特斯拉法務部四處出擊

韓潮和“車頂維權女車主”的遭遇,只是特斯拉法務部“出擊”的一個縮影。

從過往的案件來看,特斯拉法務部的戰績不俗。裁判文書網文書顯示,曾有車主在提車時發現車輛存在開裂、磕碰的情況,並於當日辦理退保手續後起訴了特斯拉,但車主最終敗訴,原因是法院認為車主雖然交了錢,但發現問題是在提車之前,沒有被欺詐。

還有與韓潮情況類似的車主,一審時法院判定特斯拉欺詐,退一賠三,二審時卻被特斯拉的新證據翻盤。具體而言,特斯拉找到一位美國工程師出具報告,證明車輛是在生產過程中出現瑕疵修復,而非事後維修。

韓潮也曾對雷達財經表示,車主一個人力量面對如此龐大的跨國企業,最難的是時間和經濟成本,很多車主由於耗不起都放棄了。

今年5月底,態度“強硬”的特斯拉法務部在微博正式上線,並當即私信部分自媒體博主,以釋出內容侵權為由發放律師函。統計顯示,法務部上線不到一週時,其關注的自媒體中已有四家發表了向特斯拉道歉的視訊。

值得一提的是,向中國維權車主“出擊”的特斯拉,在中國地區表現亮眼。

近日,在烏鎮舉辦的世界網際網路大會上,特斯拉CEO馬斯克公開表態稱,特斯拉將加大在中國的投資和研發力度,並將在中國建立資料中心,將所有中國使用者的個人身份資訊保安地儲存在國內。而特斯拉在中國區的表現,則是馬斯克示好的核心原因。


2021年第二季度,特斯拉整體營收同比增長98%,GAAP準則下歸母淨利潤首次突破10億美元,同比暴漲998%,公司利潤率已漲至歷史最高的11%。

在特斯拉汽車銷售的所有區域中,中國市場的銷量提升速度最快。2021年一季度,特斯拉在中國市場共交付6.9萬輛新車,超越了美國市場的6.1萬輛。二季度,該數字更是升至9.2萬輛,同比大增207%。

乘聯會資料顯示,特斯拉8月在華的批發銷量創造了歷史最好成績,達到44264輛,環比增長34%,同比增長275%。截至8月,特斯拉2021年累計銷售超過25萬輛,其中中國區銷量達15.25萬輛,超越去年全年的整體銷量。

延伸閱讀  特斯拉的“戰術”解析:沒有505萬不要維權哦

銷量大漲背後,上海超級工廠的落成是重要原因之一。相比於至今“難產”的德國超級工廠,上海超級工廠在2020年就已經產出25萬輛Model 3和20萬輛Model Y,佔特斯拉總產能的12%。預計到2022年底,上海超級工廠的年產能將達到70萬輛,佔特斯拉總產能的30%以上。

特斯拉在中國的高增長能否持續?特斯拉法務部未來還將採取哪些動作?雷達財經將繼續關注。

—-全文到此為止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