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汽集團正式釋出商用車業務十四五發展規劃


(文/編輯:婁兵)近日,國內最大的汽車集團——上汽集團正式對外公佈了商用車業務十四五發展規劃。

根據規劃,至2025年,上汽商用車板塊營業收入超越千億元,整車銷量相比“十三五期末”實現翻番,其中海外銷量佔比達25%,新能源銷量佔比達38%,智慧網聯裝機率達60%,成為綠色智慧商用生態“創領者”。


在絕大多數人的理解中,商用車都被狹義地自動劃分為卡車和大巴、公交這些以生產資料作為主要用途的交通工具。這些產品可以高大,可以威猛,但似乎唯獨無法與上汽商用車介紹的綠色、智慧產生強關聯。

這樣的理解放在上汽商用車的業務領域就會顯得十分片面。

在剛剛過去的十三五期間,上汽商用車積極推動資源、技術、資本多維度整合,開創了“以自主品牌為主”的全新發展格局:打造商用車技術中心,建立3000人規模研發團隊,其中包括1000名軟體人才和500名新能源開發人才;

通過股權或業務調整,實現對上汽大通、上汽輕卡、上汽紅巖、申沃客車和南維柯五大整車企業的全面掌控,五個“手指”捏緊成一個“拳頭”,釋放聚合效能;完成全系寬體輕客、中大型/中型MPV、皮卡、全系重卡和輕卡、非承載中大型/承載式中型SUV、大客、全系房車等產品佈局,在重卡、寬體輕客、中大型MPV、房車等多個細分市場佔據領先位置;

產品和服務覆蓋50餘個國家和地區,形成澳新、歐洲、東盟、美洲和中東五大重點核心市場,歐洲發達國家市場累計銷量破萬,澳新市場年銷量破萬。

“十三五”期末上汽商用車板塊整車年銷量、營業收入較“十二五”期末分別增長146%、178%,年複合增長率約20%;其中,自主品牌佔比超過90%,海外銷量佔比達10%。


“十四五”轉型階段,上汽商用車在智慧電動新賽道上,要跑出成績,目標就是要做綠色智慧商用生態的“創領者。”上汽集團副總裁藍青松在媒體溝通會上的一席話擲地有聲。“新賽道到底是什麼?新賽道一個在動力上,新能源動力,這種是能源結構的變化。另外一個是汽車行業,整個行業智慧化的變化,還有數字化。”

得益於上汽集團前瞻的創新佈局和強大的產業鏈實力,上汽商用車在電動化、智慧化、定製化等技術和模式創新領域,始終走在行業前列。


在新能源方面,上汽商用車堅持純電、混動、燃料電池三條技術路線齊頭並進,打造了數十款整車產品,覆蓋個人家庭、通勤、城際物流/客運、城市物流、公交、專用車等全場景。

值得一提的是,作為全球唯一一家實現多品種燃料電池車商業化落地的企業,上汽相繼推出上汽大通FCV80燃料電池寬體輕客、上汽大通EUNIQ 7燃料電池MPV、申沃燃料電池大客車、上汽躍進燃料電池物流車、上汽躍進燃料電池專用車、上汽紅巖燃料電池重卡等多款商用車產品,核心技術國內領先、國際一流。

目前,上汽在鄂爾多斯啟動建設全球首個萬輛級燃料電池重卡產業化應用專案,預計建成後每年可減少近50萬噸的二氧化碳排放,助力打造“北疆綠氫城”。

在智慧化方面,上汽“5G+L4級智慧駕駛重卡”早在2019年就實現了東海大橋和洋山深水港區間的無人駕駛。2020年,洋山港智慧重卡累計行程超過42萬公里,完成2.1萬個標箱商業化試運營,在全場景下的平均接管里程超過5500公里/次,在東海大橋的平均接管里程超過20000公里/次,達到國內領先。


今年9月份,AIV集裝箱無人運輸車,已經完成了與港區機械的實船真實集裝箱卸船作業聯調,即將開展實際生產試運營。2025年前,上汽智慧重卡將實現大規模商業化運營,形成年運輸100萬標準集裝箱能力。

商用車智慧駕駛科創公司友道智途,依託全棧自主軟體和資料驅動演算法、高算力車規級計算平臺、網路資訊保安三大核心競爭優勢,將聚焦港口、廠區等特定場景與幹線物流場景的L4級和L3級自動駕駛產品,打造“技術+產品+運營”的全新業務模式,致力成為全球商用車領域“全場景自動駕駛解決方案和網路貨運平臺的創領者。”

上汽業內首創的C2B大規模個性化智慧定製模式,以使用者需求為中心驅動整個製造體系智慧化升級。從使用者參與定義、使用者參與設計、使用者參與驗證、使用者參與選配、使用者參與定價、使用者參與改進六大階段,讓使用者深度參與全過程,實現覆蓋產品全生命週期的“智慧定製”。通過自主開發的“蜘蛛定製”智慧選配器,使用者3分鐘就能“選出”一臺Dream Car,可支援製造的車型款式多達億萬種。

在模式創新方面,“房車生活家”打造國內首個“房車產業+網際網路+旅遊”房車旅行產業鏈,全平臺會員數達500萬,在房車車隊規模、網路覆蓋、產品研發、使用者規模、服務人次等方面均處於國內領先。在2025年前,房車生活家計劃建立全國最全的房車使用者資料庫,運營車隊規模達1萬輛,成為全國使用者規模最大、交易額第一的一站式服務平臺。

未來,汽車將融匯新能源、大資料、雲端計算、人工智慧、物聯網等多項變革性技術,成為移動智慧終端。上汽商用車將堅持以使用者為中心,聚焦技術升級化、業務全球化、品牌高檔化、體驗極致化,加快推動綠色智慧創新技術研發落地,積極引領商用車行業未來發展。

附:上汽集團商用車業務十四五發展規劃媒體溝通會訪談實錄

上汽集團副總裁藍青松:

“十四五”轉型階段,上汽商用車在智慧電動新賽道上,要跑出成績,目標就是要做綠色智慧商用生態的“創領者”。

我們商用車已經完成全系列電動化產品的佈局。“十三五”到“十四五”,我們既有傳統燃油車,更有智慧電動車,兩個賽道我們都參與競爭。

燃料電池,上汽集團從2001年開始佈局,差不多做了20年,厚積薄發,去年9月13號,我們釋出“氫能戰略”。今年在上海我們的燃料電池汽車會有400多臺示範運營,包括EUNIQ7、物流輕卡、紅巖燃料電池自卸卡車、公交車。

在“雙碳”背景下,氫能源方面,我們跑在前面,做一個行業的“創領者”。

具體講一講取得的成績,嘉定114路申沃燃料電池公交車商業化運營,4輛車跑了50多萬公里;上汽大通FCV80,最北面在撫順,最南面在佛山,總里程跑了400多萬公里;燃料電池重卡,上汽在鄂爾多斯投資打造全球首個萬輛級燃料電池汽車(重卡)產業化應用專案,在鄂爾多斯要把氫產業鏈建起來了。今年將會在鄂爾多斯交付100臺上汽紅巖燃料電池重卡車。

洋山港的業務越來越繁忙,東海大橋面臨瓶頸,5G+L4智慧重卡專案是業務和場景的驅動。有人駕駛跟車距離35米,就感覺要撞上去了,而我們1拖4佇列行駛,可縮短車車間距到15米。最終可以使通行能力達100%,相當於又造了個“東海大橋”。這就是我們智慧重卡的應用場景,還有商業價值。

L5智慧駕駛,從技術上一些核心的問題還沒有完全解決。但是在特定區域可以實現L4智慧駕駛,這就是我們做的無人駕駛,特別是在中國港口,我們現在在洋山港那邊,以後在礦山、港口,還有大型製造企業、鋼廠都可以落地。另外我們的AIV自動運輸機器人,今年已經在外高橋四期碼頭產業化落地。

上個月成立的友道智途,主攻的是L3的智慧駕駛,包括幹線物流,另外就是特定場景L4,包括港口、礦山、碼頭、機場。

延伸閱讀  名字碰瓷特斯拉?但連發三款新車!代工手機的富士康造車是認真的

另外上汽大通MIFA架構下的第一款產品,在廣州車展即將正式上市,續航里程可以做到600公里,這個將展現出上汽大通在軟體定義汽車,在智慧化、在電動化賽道上的能力。

新賽道到底是什麼?新賽道一個在動力上,新能源動力,這種是能源結構的變化。另外一個是汽車行業,整個行業智慧化的變化,還有數字化。用數字化把我們和使用者連線起來,實現海量使用者需求的收集。另外使用者的需求怎麼能變成我們產品的定位,產品的開發,產品的交付。在軟體定義汽車上,在上海大概有800個軟體工程師,再加上南京和重慶,差不多1000個。

最近很多媒體朋友在問,我們商用車板塊的舉動,包括上柴上市公司重組、上汽紅巖、上汽依維柯投資公司、上汽菲亞特發動機公司、南維柯股權結構的變化。目前都已經完成了,證監會批准,包括股權交割,上汽紅巖已經是上柴100%全資的子公司,上汽菲亞特紅巖發動機40%的股權也裝到了上柴。這樣的話,既可以用到資本市場資源,又可以用好我們的整車資源,相互賦能,加快我們新四化轉型。另外還可以更好的利用上市公司的激勵機制,更好激勵團隊。

另外,我們控股了南維柯80.1%的股份,我們南維柯還是一個合資企業,我們還會在董事會領導下工作。但是今後南維柯的發展技術,尤其在電動化的技術,主要來源是上汽商用車技術中心。

講到上汽商用車技術中心,“十二五”開始,我們商用車技術中心大概有十幾年的光榮傳統,上汽大通是個重要載體,2010年,大通專案啟動,經過10年的能力建設,大通產品能夠賣到50多個國家和地區,這個背後是就是商用車技術中心的努力。在智慧化,在產品開發等方面的努力。現在我們技術中心已經成為上汽商用車五大整車企業的重要支柱,包括我們的輕卡業務,包括紅巖、申沃,還有上柴發動機技術。在上海2500個工程師,全國一共3000個左右。再加上整車企業這些工程部,這樣形成了勢能。因此在“十三五”,面對使用者的需求,面對市場競爭,能夠比較從容。

另外還有我們友道智途,現在智慧駕駛一個是風口,我們的優勢在於有技術。最近友道智途公司成立前後,也吸引了一批行業專家大拿,從美國矽谷回來的,包括在谷歌、特斯拉,在國內比較知名的,在智慧駕駛上有一些成就的團隊。我們友道智途強有力地吸引了一些對自己有認可,有追求的人。

另外上汽在智慧駕駛前期積累上,能夠相互賦能,因為沒有人比我們更懂汽車,包括我們的電子架構的軟體,智慧架構,沒有人能比我們更懂,現在一些智駕企業,也會考慮反向收購一些OEM。這就是上汽做友道智途的優勢。

另外一個優勢,在港口、礦山這些場景,我們商用車板塊5個整車企業產品,都能夠給友道智途帶來益處,我們做到了左右逢源、上下逢源,這就是巨大優勢。剛才講我們吸引了行業領軍人物,或者在智慧駕駛上的人物,他們覺得上汽是一個科創平臺,另外也看到我們擁有國內最豐富的場景,能夠給大家施展才華的舞臺,落地的舞臺。

另外房車生活家也是利用資本的平臺,上汽不絕對控股。去年成立,儘管有疫情的干擾,現在已經有500萬使用者,2千的計程車隊。在7月份的時候,一車難求。以後我們要做房車一站式出行體驗平臺,我們也在衝刺IPO。我的想法,就是用資本的力量來推動,眾人拾柴火焰高,包括營地建設,包括線路。

海外市場也是我們上汽商用車必爭之地。現在主要是大通,大通今年海外佔比超過25%,已經到了歷史新高,前兩年都在20%左右。

最後我們要建設全業務鏈,引領綠色智慧商用生態,這一天肯定會到來。上汽商用車是一個重要的角色,我們要跑在第一梯隊的前面。

記者:臨港昨天釋出氫動力佈局,有1500輛燃料電池車。在臨港佈局當中,上汽商用車將會扮演什麼樣的角色?在氫動乘用車方面有什麼考慮?

藍青松:上海是氫燃料電池汽車首批示範城市之一,基礎設施建了以後,氫的應用會加快。臨港的專案中,上汽是主要生產商和供給方。

氫燃料電池汽車目前還是在一定區域範圍內應用於商用車,商用車規模帶動,然後才會用到乘用車。

記者:上汽商用車在海外市場的支點和優勢是什麼?集團有什麼樣的期望值?會有哪些支援?

藍青松:以上汽大通為例,從一開始就把海外業務納入在發展規劃中,做了10年,產品和服務進入50多個國家和地區。

在產品的佈局上,我們聆聽海外使用者需求,按照他們的需求,定義他們需要的產品,這是為什麼大通在海外可以增長這麼快。

海外使用者和經銷商,實際上對上汽是非常期待的,特別是本國沒有汽車行業的地區,他們對外來汽車產品的接受程度比較高。最開始是歐美入場,上世紀80年代日本來,上個世紀90年代以後韓國人來,他們說以後就是中國人來。上汽是中國最大的車企,海外出口也是第一,年年領先,而且增速高,主要原因既有業務內生驅動,也是市場檢驗。

我認為集團最大的支援就是支援你走出去。

記者:到十四五末,2025年,上汽集團整個商用車板塊要達到年銷量多少的目標,目前有多大差距?上汽大通輕卡、紅巖、申沃、南維柯銷量增長達到什麼目標?輕卡、重卡、客車市場有什麼樣的目標?5家企業要如何發揮聚合的效能?

藍青松:商用車板塊要達到50萬輛規模,充分發揮聚合效應商用車技術中心資源整合以後,主導整車企業產品開發的工作,基本應用工作,則由每家企業根據使用者需求來做。在製造領域裡互相協同,每個生產基地可以打破企業邊界,比如南京分公司既做輕卡,也做G50和D60,包括新能源車,這個是按照市場需要來,企業的組織邊界,相互之間內部都市場化。

在渠道上,首先在海外,大通海外市場網路,已經帶動輕卡在東南亞,在南美市場銷售,在國內市場也可以這樣,

記者:剛才溝通會裡,無論是轉向自主,還是面向未來,一直在提技術中心能力建設,能不能跟我們回顧一下上汽商用車技術中心怎樣打通這些能力?包括實現技術能力快速提升,後續要實現“十四五”目標,還要怎樣做持續建設,以及軟體團隊的人才結構比例,咱們是怎麼樣考慮的?

房車生活家、友道智途,未來將IPO,上汽商用車怎樣利用外部資本?因為原來大家一直說上汽不差錢,在利用資本這一塊,到底怎樣考慮?

郝景賢:關於商用車技術中心,簡單用三個詞介紹。

第一就是成長比較快。上汽商用車10年前開始正式形成自主能力,包括自主研發能力,發展比較快是在最近5年,最主要在研發能力上比較快。首先,大通品牌成長通過一輪又一輪專案,2010年開始做G10開發,2013年做皮卡產品開發,2015年開始做SUV產品開發。完全自主整車開發,我們商用車技術中心把整車架構開發能力建立起來了。

第二是早,上汽集團最早提出新四化,商用車板塊,我們電氣化、智慧化、網聯化產品開發也是最早。包括氫燃料電池,在全國率先做系統開發,包括整車開發是最早的,全國第一家拿到氫燃料電池工信部准入許可,新四化能力建設,我們最早。

快和早都要付出辛勤的努力,有自主品牌打下的基礎,再有集團研發隊伍建設,包括一些投資方面。我們集團整個在研發領域、協同的前提下,單單在商用車技術中心軟硬體投資,我們就超過了40個億,這個在全國,類似的技術中心,我們應該也是投資最大的。

第三,面向國內國際兩個市場,商用車板塊業務特點,也是逼著我們,要求我們技術中心,在能力開始建設的第一天,面對國外國內兩個市場,要求人才隊伍,要求我們技術標準、實驗體系、知識體系,都能夠滿足國內、國外兩個市場嚴苛的要求,不光是法規、政策,也包括市場和客戶需求。傳統車,在澳大利亞,我們皮卡和SUV都是雙五星;在新能源,在歐洲市場,我們在中國出口品牌商用車位列第一,而且我們在北歐和英國的商用車物流車市場,佔有率也是第一。我們完全能夠滿足、法規、當地客戶和使用場景的要求。

藍青松:能力建設,第一個是團隊建設。上汽商用車技術中心白手起家。每一個業務領域,整車、底盤、動力總成、車身、實驗認證,都有專家、領軍人物。

第二就是開發的體系,整車開發體系建起來。

延伸閱讀  保時捷新款Panamera實車諜照曝光,有望年內正式亮相,你期待嗎?

第三有規範,產品開發有規範。有團隊,有體系,有規範,後面就是專案。

還有一個軟體團隊比例是怎麼樣的?我相信所有事情要先有,先用,再優化。2017年,當初50個人的軟體團隊,研究怎麼做軟體定義汽車,現在每年滾動發展,已經1000個人了。

上汽也要利用資本。大家覺得上汽不差錢。但是我們董事長也講,我們以前很多思維還是工業時代思維,靠滾動發展,自己來。現在要積極利用資本市場。

資本市場第一個是錢,第二個是資源。大家投入了錢,每家企業,包括資本方的資源稟賦,各不相同,大家放在一起,我們相容並舉,相互學習,共享資源。我們內部也需要外部的壓力,還有市場化的機制,也會對我們運營有優化和提升。所以錢只是一方面。

另外,用資本市場的資金,可以快速發展,撬動更多的資源,發展更快。

記者:第一個問題有關於細分市場,看到上汽對於MPV還是比較堅持的,之前一個觀點MPV造型不利於風阻係數,是否意味著上汽認為比較偏商務的MPV和家用的MPV往兩個道路延伸,所以能夠在驅動模式,技術路線上面會有一些差異。

第二個問題,有關於商用車大資料,我們知道像乘用車使用資料能夠構建新的價值閉環關聯在一起,商用車的資料如何玩轉它,如何產生更多的價值?

藍青松:純電MPV,初期電池比較貴,也比較重,減重減風阻系統,提高里程是很重要的。但是隨著能量密度上升,這個問題恐怕不是主要問題。回到產品本源,使用者到底需要一個什麼樣的車,使用者感覺不到風阻係數,使用者要的是坐在車上要舒服、舒適、家庭出行。現在MPV的確是有兩個用途,一個是偏商務出行的,要寬敞、舒適,而且有一定出行距離。第二個是家用,主要是多人,另外週末能夠出去,也是有空間需求的,否則就會轉化成SUV。所以MPV在空間上的需求是剛性的,在這個細分市場上,我們會加大投入。

另外,正如所有的電動車,每個細分市場滲透率都在提升,MPV滲透率也是,不管商用還是家用。我的看法和觀察,到了500公里以後,到600公里,續航里程是會回來的。今年叫1千公里續航的,就已經叫得少了。因為使用者覺得1千公里可能不是一個真正的使用者需求,可能500公里是一個需求。你們自己開車,誰一天開500公里,一年難得有幾次開500公里的場景。

另外,所有資料都是有價值的,對我們來講,第一個資料價值。使用者到底每天開多少公里?跑多少有效時間?這個對我們非常有價值。我可以告訴你,現在純電在市區一般性就跑80公里,我們有這個資料。100公里基本上就滿足了城市配送。而且要知道在一線城市,像上海、北京、廣州、深圳,他們在哪些區域配送是怎麼樣的,今後充電、換電設施建設都會有,我個人認為從這個維度上講,資料的商業價值更大。我們就會“比使用者更知道”,使用者需要多少里程了。而且以後再做一步,我們以後從賣商用車到賣運力服務,這是我最想做的事情,使用者買商用車,如果能變成賣服務,這個背後都是資料,這樣提升效率。以後賽道變化,原來我們講發動機油耗降低0.1,問我們郝博士,提升0.1要花多少錢?但是在運力服務上效率提升10%,易如反掌。

記者:聽了藍總介紹,我們對上汽商用車在電動智慧新賽道上成為引領者一點都不懷疑,而且充滿信心。剛才聽藍總說,傳統商用車和新能源商用車,也是相互賦能的,今天主題要了解新能源商用車的前景,目前我們對商用車的一些想法和規劃是怎麼樣的?

藍青松:商用車,不管是重卡、輕卡,在傳統業務領域裡邊,有生產資料的屬性,生產資料它要賺錢,賺錢就是多拉快跑,就是馬少吃草,跑得快,油耗低,汽車出行率高、故障少,使用者開這個車能賺到錢,使用者用得多,跑得快,油耗少。這些考驗的是一個汽車的綜合競爭力,這幾年我們在躍進和紅巖的產品投放上面,都是在持續提升,這就帶來市場佔有率不斷地提升。今年輕卡市場躍進還提升了0.8個市佔率,這個市佔率指標背後就是企業的競爭力在提升。

在傳統商用車裡面,發動機是核心,不少企業乘用車、商用車體系都做了,不管是賓士,還是沃爾沃,還是國內一些車企。商用車發動機不強的企業,不可能做商用車,所以我們必然要做好發動機,而且我們一定能做好發動機。

上柴π發動機,是我們商用車技術中心來牽頭,上柴一起參與,在上汽大通四個平臺上用。油耗非常低,現在只供大通。

楊漢琳:為什麼發動機要自己嘗試,跟國家排放法規也有一些關係。現在發動機,不再像以前可以隨便切換,我們發動機也有自己獨特的技術。一個品牌要做大做強,一定要有自己獨特的東西,否則永遠只能跟在別人後面。

記者:今天讓我們大開眼界,上汽商用車藍圖令人振奮。上汽商用車5個“指頭”要捏成一個“拳頭”,您有什麼想法?包括各方面資源配置,哪些互通打破邊界,具體的優勢怎麼能夠展現出來?這是第一個問題。

第二個問題,通過結構的調整,在商用車行業裡面再次創新,是一個非常大膽的調整,通過整合傳統的企業,向使用者型高科技公司轉變,甚至是衝擊IPO,都是非常先進的想法。您在這塊又有一個什麼樣的判斷?您認為新能源趨勢是怎麼樣?您認為在多久之後,能夠實現。其實在商用車行業裡,沒有永遠的王,很多彎道隨時有可能出現的,您是怎麼預判的?

藍青松:把整車企業捏起來,靠行政力量不是好方法。第一靠技術能力,我們商用車技術中心把技術能力建起來,用技術給每家企業賦能,每家企業在面向市場競爭,需要更好的技術,更好的產品,這就變成了市場配置資源。

第二,我們商用車這幾年在做整體性的頂層設計。首先市場分析,我們有專業團隊,關注法規的變化,排放法規,安全法規;然後就是研究企業間的競爭態勢,大家的長短、優勢;還重點分析使用者需求,以及經濟形態的變化。這樣能夠指導每家企業。

第三,數字化能力。包括在製造、使用者資源、渠道上,都要有規劃和提升,上汽大通數字化能力很強,基本上完成全業務鏈資料線上。我們現在知道每天有多少使用者在修車,知道24小時有多少使用者車沒有修好,知道每單個使用者數字化到這樣,我們質量團隊分管的副總經理每天要看這個指標,到今年年底這個指標要做到95%。數字化能力對我們整車企業都會有扶持。

最後還有組織能力,剛才我講企業相互都可以代工生產,生產好以後就拼大家的效率,拼渠道和市場的效率,今後這些邊界都可以打破。

關於結構調整,新能源的趨勢大通新能源滲透率已經做到10.8%,未來我們還可以更高。現在我們全球,我們判斷到2025年,新能源滲透率,不管是乘用車還是商用車,在中國肯定會到25到30,在上海的滲透率,整個滲透率已經過了30%。

所以我們新能源大張旗鼓,傳統車繼續升級,包括現在國6,下一步國7。全行業新能源滲透率,比如一線、二線、三線,市場滲透率多少,這個因為經濟形態、屬性不一樣,會有差異。我們是有序來承接。

郝景賢:友道智途可以用三句話來總結。第一從技術路線,堅持L4+L3雙輪驅動。L4,上汽集團從19年開始在洋山港啟用智慧重卡,把在智慧駕駛方面的優勢資源發揮出來。通過三年時間,智慧重卡在洋山港的自動駕駛行駛里程已經超過160萬公里,全國自動駕駛真實場景行駛里程最長。帶著上港集團的集裝箱,截至今天共同運輸超過5萬個標準箱。AIV是我們的自動運輸機器人,在港區也參與真實場景、人車混跑。在L4我們能夠發揮我們的優勢,我們還要擴充套件到電廠、鋼廠,包括工業園區。

對於L3,上汽紅巖重卡已經開發了L2++的產品,在當前法規下,我們實現高階智慧輔助駕駛。在未來L3級智慧駕駛在幹線物流上,也做好充分的技術儲備,包括資料儲備。在更廣泛的場景,我們擁有L2++和未來L3的技術路線,有更多的行駛里程,有更多落地的車型,能夠產生更多的資料,更多的資料再反哺L4技術的不斷迭代和深度學習,使模型更加優化。在商用車賽道上,我們有L4+L3雙輪驅動,這是友道智途的優勢。

第二,商業模式。未來,既有工業園區,有我們的L4場景,也有物流園區,我們是倉,另外通過幹線物流,把每一個落地場景,每一個倉,每一個園區連線起來,我們能夠做到倉對倉的全過程的智慧物流貨運平臺。友道智途今後致力於成立一個為美好生活提供智慧物流貨運平臺的公司,發揮我們在幹線物流L3貨運平臺,和每一個倉到倉物流平臺的優勢。

第三,安全方面,我們L4+L3是在今天技術法規的條件下,去把我們的技術優勢發揮到最大。我們在港區,在物流園區,我們既有技術可行性,也有法規可行性,也有商業可行性,我們是做到真正的無人操作。

友道智途專門建立了安全的三個支柱,我們叫質量安全,功能安全和網路安全。質量安全是上汽作為OEM集團具有的最傳統的優勢。在功能安全上,我們做了1700項場景失效模式分析,虛擬平臺超過600萬公里。另外,網路安全、資訊保安和資料安全,是今年以來行業和公眾關注的焦點。上汽智慧重卡從19年開始,截止到現在,是第一家,也是唯一一家,通過了公安部三級等級保護的智慧重卡,從這裡可以看到上汽集團、友道智途對網路安全的重視。對資料安全的重視,我們是最早的,也是目前技術水平,標準要求最高的,我們還會持續在安全方面提升我們的整個體系,也包括我們的技術水平。

我們商用車板塊的5大品牌,為友道智途提供了廣泛的應用場景落地。友道智途是一家科技公司,而我們是依託於OEM的科技公司,我們能充分發揮OEM優勢,這其實跟整車設計是密不可分的,包括電子架構、網路通訊和基本的機械設計。

例如東海大橋有側橫風以及各種極端天氣,對智慧駕駛的挑戰越來越大,我們在東海大橋這種極端環境下做了實驗,抗9級颱風是沒有問題的,只要港口執行是正常的,我們的智慧駕駛在東海大橋就能夠暢通、安全、可靠的執行。其實重卡、集裝箱側橫風面積很大,這些不能靠傳統的機械,不能靠駕駛員的手控制,這個時候是靠車輛動力學、智慧駕駛的規控系統,以及修偏軟體自補償,這些是我們上汽的優勢。

我們友道智途在推動五大整車品牌落地,發揮整車開發能力優勢的同時,我們也反過來可以反哺我們五大品牌。舉兩個例子,第一,通過L4的機器學習演算法,深度學習的演算法,包括在規控方面要求比較高的技術能力,我們降維打擊到ADAS。今後5大品牌的智慧駕駛,都是通過友道智途技術來進行賦能。

延伸閱讀  C1駕駛證如何增駕摩托車,有什麼條件,需要多久?

第二通過友道智途業務拓展,也能夠為五大品牌L4智慧場景落地提供機會。我們的L4智慧清掃車在上海和南京已經落地,上汽輕卡智慧清掃車不光在隧道,在高架橋都能實現示範執行,而且多地的市政單位迫切希望我們能提供大批量的L2++的智慧清掃車。大家知道,智慧清掃車是一個人來開的,一方面需要注意安全,另一方面,要注意清掃的清潔度,對駕駛要求非常高。我們現在有L4,還有L2++,這個車能自動溜邊,自動判斷清掃是否乾淨。這個就是比較經濟的智慧駕駛系統,能夠確保安全,而且清掃的效率也高。這樣也能夠加速我們上汽輕卡在L4和L2++的落地,友道智途和上汽商用車5大品牌,我們互相賦能能夠把業務和技術做得更好。

我對新能源在商用車板塊有以下幾個判斷。第一,今後新能源在商用車版塊毫無疑問是一個快速發展的大方向。但是今天,不論是在國內還是國外,更多的新能源還是採用傳統整車架構,然後改成新能源車型。上汽商用車板塊接下來會做商用車的新能源專屬架構,今後會有更多的新產品和技術來向大家介紹。

第二,純電動毫無疑問是商用車在新能源一個重要的技術路線。同時,氫燃料也是商用車領域的一個重要發展方向,上汽商用車板塊三條技術路線並重,特別是在純電動整車架構,我們全面相容氫燃料。

這裡面再補充一點,大家比較關心氫燃料的安全問題,其實一開始我們對氫燃料安全也是有各方面的考慮,我們在對整車開發進行摸索之後,認為氫燃料電池整車的安全性絲毫不輸於其他車型,在不管是汽油車,還是純電動車,在安全方面是絲毫沒有顧慮的。

可以舉幾個例子。第一,有一所大學做了一個試驗,故意讓汽油車的汽油洩露點燃,再故意把一輛氫燃料車的氫燃料洩露點燃,差不多在2分鐘之後,汽油車的火苗開始冒大,而氫燃料依然是一縷青煙,在氫燃料車燒了15分鐘之後,這個火就自動滅了。因為氫氣是最輕的元素,它只會往上冒,不會朝水平蔓延。

第二,氫氣和空氣混合爆炸的比例是最高的,差不多要26%,而汽油只要差不多5%左右,而且它是水平蔓延,很容易達到這麼一個百分比。

其實我們在氫氣的運輸、儲藏,包括我們在整車的設計各方面都有比較完善的行業標準,企業標準,包括國際上的標準。我們在汽車的整車設計上,專門做了氫氣的洩露保護,我們從EUNIQ 7開始,通過網聯化功能,把加氫進氫量和加氫站出氫量做一個自動匹配,我們不光考慮自己這一端氫氣的使用安全,加氫過程中萬一加氫裝置產生洩露,我們都有做監控。我們跟加氫站之前是有連線的,加氫站如果放的氫和加的氫不匹配,我們會自動把這個行為斷掉。我們把氫燃料的安全做到方方面面,在行業中這方面應該會有更多的標準和法規,氫氣的安全應該可以完全放心的。

記者:現在已經出現了像五菱征程9座、五菱S300,還有iMAX8,面對集團內部品牌,怎麼去應對?

現在上汽大通D90Pro找范志毅做代言人,還有羅永浩,上汽大通接連採用使用者喜歡的宣傳方式,是否會產生不同的效果,今後上汽集團商用車整個業務板塊這方面的宣傳會怎樣做?

藍青松:第一,我們三家企業在產品定位上有一些分工的,大通的車很少低於10萬,房車甚至賣五六十萬,我們要做成使用者升級,價值往上走。今天可以看到大通所有產品都在往上提升,說明集團內部競爭以後,大家水平都高了,市佔率都提升了,這個是好事情。

第二,從使用者角度來講,大通D90的使用者群,熱愛戶外生活,喜歡做一些穿越、越野,週末喜歡釣魚。這些使用者群集中在上海,也包括江浙地區。范志毅很有影響力,正好有這樣一個業務合作。

羅永浩的代言也是機緣巧合。我們團隊說這個還是很勵志的,他講了三個段子,把我們房車智慧化講得蠻清楚的,我認為是一種出圈。我個人至今認為代言不能解決問題,房車使用者都是比較成功的使用者,對生活品質,對房車品質有很高要求,對價格極其不敏感。現在大通房車銷售全部直營,全國開了12個直營店,定製化,大通做C2B一開始就是從房車開始,後來覆蓋到其他車型。這樣一個房車業務,就是一個破圈。


本文系觀察者網獨家稿件,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