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正在見證進化?非洲大像不長象牙,基因正被人類幹…


人類正在見證進化?非洲大像不長象牙,基因正被人類干預?的頭圖

人類正在見證進化?非洲大像不長象牙,基因正被人類干預?

經常在新聞中看到偷獵者為了取得像牙而獵殺大象,被取走象牙的象屍暴晒在非洲炎炎夏日下,一群非洲斑鬣狗圍著它啃食,其血腥場景實在讓人看不下去!

偷獵者要像牙,那就直接取走好了,為什麼要殺死大象?還是大象少了象牙就活不下去?為什麼有的大象又沒有像牙,到底是什麼情況?

象牙,到底是大象必須的嗎?

象牙從成分上來看,其實和野豬的獠牙沒什麼區別,都是由牙髓、牙髓腔、牙本質、牙骨質和琺瑯質組成,牙齒和獠牙也都是同一種東西,牙齒是用來咀嚼的,而野豬那長長的獠牙則是用來刨土挖地尋找食物,危急時刻就會變成得力武器。

其實大象的象牙也是類似的作用,象牙就是大像上顎的門齒,這是公象重要特徵之一,它的功能是用來剝樹皮、挖樹根,挖掘水源,搬起重物,爭鬥時也是攻擊對方的武器,當然威武雄壯的象牙也是公像在象群中地位的代表。

但像牙並不是大像生存所必須,比如非洲像中,公象和母像都有像牙,但亞洲象的母像沒有像牙(沒有長出來,藏在了嘴唇中),而錫蘭則公象也沒有像牙,儘管從地域上來區分是否有作用並不嚴謹,但有一點可以肯定的是,被鋸掉象牙的非洲象依然活得很好,只是有些不方便。

犀牛角被鋸掉後會重新長出來(類似人的指甲),但像牙不會,你見過誰成年後牙齒掉了或者破損後會再長嗎?大象的臼齒能換六次牙,但門齒不會,就一次,而且鋸掉後不會再長。從理論上看,取走部分象牙並不會危及大象的生命,為什麼被取走象牙大象就會死亡,這有兩個原因:

1、取走象牙時傷到空心結構中的血管和神經導致感染死亡

象牙的實心結構大約佔了整個像牙的2/3,這部分牙釉質組成的象牙沒有神經,就像牙齒缺一角你都不會有感覺一樣,只是嚼食時會有些小障礙或者說話漏風,所以取走這部分象牙不會有問題,但一旦觸及到空心結構部分,如果不加處理可能會感染致死,不過一般這種概率不高,因為偷獵者不會這麼幹!

2、象牙連根拔起,不留根基,當場死亡

象牙後半部分,也就是1/3連著血管和神經的牙髓腔和象牙是連著頭骨的,偷獵者為了利益最大化,他們會將像牙連根拔起,那麼就必須破壞大象的頭骨,在這個過程中,想要大像不死都很難,有朋友認為麻醉取得像牙是可行的,但事實上這是不可能的事情,因為長達3米的象牙有1/3長在頭骨中,怎麼取得?

所以這兩種情況都能導致大象死亡,而所謂的人道取得就是取用沒有血管神經的實體部分,而這樣價格就會大受影響,和偷獵者商量這種事情是不可能的。

偷獵和屠殺,非洲象正在快速進化!

2018年時有新聞報導,新出生的非洲像中有1/3以上的比例沒有像牙,據大象研究學者喬伊斯(Joyce Poole)表示,此前大約只有2%~4%的大像沒有像牙,但最近幾十年來這個比例增加了十倍!

而原因很簡單,因為生產這些小象的母像是在1975—1992年的莫桑比克內戰中倖存下來的,當年混戰的軍閥為了籌措資金,獵殺大象取得像牙那隻是小兒科而已,有著優秀象牙基因的母像被獵殺一空,剩下的自然是沒有像牙或者短象牙而無人問津的母像。

這些沒有像牙的母像在非洲惡劣的生存環境中,儘管非常不便,但並不至於不能生存,而恰恰就是這一點劣勢變成了在內戰中生存下來的優勢,這就是人為選擇對自然界演化的強大干擾。

而在嚴重盜獵的地區,象牙基因也發生了改變,比如在肯尼亞南部,獵殺行為使得像牙變小,坦桑尼亞的魯阿哈國家公園(Ruaha Tanzania National Parks)中,25歲以上的母像有35 %無牙;25歲以下母像也有13%沒有像牙。

而動物學家則正在調查這些沒有像牙的大像生存境況。

猛獁象和俄羅斯挖土黨

象牙貿易已經被各國禁止,但像牙交易卻沒有,只是受到了嚴格限制,而另一種替代的象牙正在逐漸改變象牙貿易模式,北極凍土帶內的史前猛獁象,這種在上個冰河世紀後滅絕的大型長毛象,它們擁有比現代大象更長的象牙(最長超過3.5米)。

所以在凍土帶內的猛獁象受到了追捧,並且還沒有貿易限制,但這種象牙長期埋在土中,可能會因為化石化影響售價,但在更北部的地區,被保存在冰雪中能的猛獁象牙品質會更好,因此在俄羅斯或者加拿大北部,都會有一些挖土黨,就以挖掘猛獁象為生。

象牙這種東西,本質上就是牙齒,而人類的“藝術”追求卻差點讓一個物種滅絕,這種“藝術”還形成了一個產業,成了炫耀自己財富的象徵,這到底是文明還是人類的劣根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