臨戰狀態下,一個士兵能夠堅持多久不睡覺?


臨戰狀態下,一個士兵能夠堅持多久不睡覺?的頭圖

臨戰狀態下,一個士兵能夠堅持多久不睡覺?

從來戰爭都是最無情的,在刀劍、炮火的對峙之下,士兵們為了生命及勝利,他們必須要保持常人所不能的動力。那麼問題來了,當處於臨戰狀態之下的時候,一個士兵的定力會有多強大呢?比如他們能堅持多久不睡覺?

說真的,當人在處於生命關頭的緊要時刻,自身可能真的會啟動一種不同於普通人的堅強與動力。可對於士兵們來說,打仗已經是他們最熟識的日常,如果一遇到戰爭就整日整夜地不睡,那顯然不合情理。畢竟,沒有好的休息,就不會有好的體力,沒有好的體力,如何應對高強度的作戰呢?

所以,士兵們雖然也怕因為睡覺而導致戰爭失敗,會因此丟了性命,但卻在應該休息的時候還是會休息的。這也就是說,士兵們會三班倒,前方打仗隨便他,該休息的時候就去睡覺,從而保證充足的戰鬥力。

但萬一情況不允許,比如兵力不足,比如戰爭緊迫等,沒有時間睡覺的情況下,士兵們就會發揮強於普通人的本能,強撐著應對戰事了。

在這樣的情況下,他們通常會48小時連續作戰。這種記載在二戰時期就有:當時美英聯軍與德軍進行諾曼底之爭,他們就是連續作戰48小時。

這種記錄當然不是唯一的標準,但從我們正常人的體能來說,一個人如果超過兩天不睡,那精神方面就會出現消耗過高,從而產生頭暈、乏力、無神、做事效率降低等問題。而作戰是一件消耗更高的行為,那自然精力的支撐就更為重要。 48小時不睡,就已經非常厲害了。而且,從作戰現實來講,48小時連續作戰的士兵,其作戰能力明顯不高。

不過,48小時不是官方答案,因為凡事有例外,在抗美援朝時期,我國志願軍就打出過一周不睡的超高強度作戰行為。這是當時戰事所賦予的殘酷現實:要么死,要么打。

所以,人在這樣的情況下,可能明知道作戰能力已經在不斷下降,可卻不辦法退身而去。當然,也不得不講,當時我國軍力的堅毅不是一般士兵可以比的,這是國情所決定的。

但連續作戰一周的操作實在是強度太高了,想必不是處於生死存亡之際,是沒有哪支部隊會這樣要求自己的士兵的。但很多國家為了應對這種超高強度的作戰能力,他們也有相應的方法來提升士兵的抗疲勞、睡眠問題。

事實上,很多軍事強國會研究藥物,來彌補士兵的精神短缺現實。

當年德國在二戰時期就這樣做過,他們會為一線士兵提供甲基苯丙胺以及安非他命類的藥物。這是什麼藥?其實就是冰毒的一種,服用之後可以讓士兵過度興奮,不感覺累,也不想睡覺。在這樣的情況下,他們的作戰精神強度極高,完全停不下來。

包括當時的日軍,還有後來的美軍等隊伍,他們都是有服用這類藥物的。據統計,整個二戰期間,美國官兵們所發放的甲基苯丙胺超過200萬片。

這時再聯想到拜登說過的那句話:幾乎所有的美國人都有過吸毒的經歷。是不是就有些倒吸一口冷氣了?他們嗜毒絕對不是骨子裡的需求,而是一種習慣或者是身體需求的後續作用。

這就可以說明,服用該種停不下來的藥物,本身副作用嚴重,不只是健康方面受到損傷,其作戰結果也並不是很理想,因為服用藥物之後的士兵或許可以堅持48小時不睡,甚至是72小時不睡,但他們的行為在很大程度上失去了自控力。

長時間持續的興奮度讓他們高度緊張,致使其沒辦法冷靜分析、判斷作戰實情,從而產生錯誤的操作。

這樣說並不為虛,美國空軍在對阿富汗南部坎大哈進行夜襲的演習,結果加拿大部隊意外受到誤擊,直接導致加拿大4死8傷。

後來兩名美國飛行員在法庭上進行辯解,說為了保持連續作戰的現實,他們當時服用了苯丙胺興奮劑。雖然美國空軍對此死不承認,可這卻從某個角度看出了服用此類藥物對於作戰操作產生的“副作用”。

其實,從上個世紀七十年代開始,一些西方國家就已經對這種能夠提升士兵連續作戰的藥物進行研究了,而且絕對是耗費巨資。其中,法國研究出一種被稱為“莫達非尼”的藥物,其提神功效極強,可以讓士兵服用之後持續保持興奮狀態。

不過,可能是出於對各種興奮劑的認知以及對作戰的負責,很多國家已經非常注意此類藥物的副作用問題了。就比如莫達非尼,它的副作用明顯小於苯丙胺以及其他精神藥劑。據說,當時在海灣戰爭時,美國就訂了很多莫達非尼,士兵們每天服用三次,從而達到72小時不睡覺的要求。

雖然現代的科技已經開始能操作微小損害人體健康的興奮劑藥物,但它始終是不利於人體的東西,在能不使用的情況下,肯定是就不使用的。而在這種情況下,士兵的體力、智力、行為能力、判斷能力才能保持最佳狀態。而且,他們通常是6小時倒一班的操作方式,從而保證士兵的正常作戰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