樊噲屠戶出身,為什麼劉邦會讓他當丞相?


樊噲屠戶出身,為什麼劉邦會讓他當丞相?的頭圖

樊噲屠戶出身,為什麼劉邦會讓他當丞相?

樊噲是西漢開國元勳,著名的軍事統帥。他出身寒微,早年從事屠宰行業。後來跟隨劉邦起兵,經歷了反秦戰爭、楚漢爭霸,最終協助劉邦定鼎天下。

西漢建立後,劉邦開始逐步剷除各路異姓王,作為劉邦心腹的樊噲再度被賦予重任,擔任討逆主將,並先後參與平定了臧荼、盧綰、韓王信等異姓王。由於功勳卓著,樊噲被冊封為舞陽侯。公元前195年,樊噲率軍打敗叛將陳豨,立下大功,劉邦晉升他為左丞相。自此,樊噲實現了古代軍人生涯的最高目標——出將入相。那麼問題來了,樊噲雖說驍勇善戰,在戰場上是把好手,可丞相不僅位高權重,而且主要工作是治國理政,與打仗關係不大。劉邦為什麼讓樊噲這樣的一介武夫去擔任如此要職呢?其實大家之所以會有此疑問主要還是都有個通病,那就是有對人往往存在先入為主的刻板印象。

大家認為樊噲屠戶出身,又是戰場上的一員驍將,所以在潛意識裡就默認了這類人應該是有勇無謀,只適合在戰場上沖鋒陷陣,不適合當丞相治國理政。可事實上,歷史上的樊噲卻並非一個莽夫,從兩件事情上就可以看出真實的樊噲其實智勇雙全。

樊噲早年隨劉邦率先攻入關中,完成了滅秦大業。當時的劉邦正是“春風得意馬蹄疾”,所以他帶著手下志得意滿地進入秦皇宮。當劉邦看到富麗堂皇的宮室、堆積如山的金銀、身姿妙曼的絕色佳麗後,不免心懷蕩漾。於是當即表示自己晚上就要睡在宮中。然而樊噲卻不合時宜地對劉邦說道:“沛公欲有天下耶,將為富家翁耶?凡此奢麗之物,皆秦所以亡也,沛公何用焉!願急還霸上,無留宮中!”這段話的意思就是說:沛公(即指劉邦)是想坐擁天下,還是想做個普通的富家翁。這些宮中的奢華物品都是導致秦朝滅亡的罪魁禍首,您要這些有什麼用!還是趕緊將我們的軍隊帶回到霸上,不要在宮中停留了。

從上述這段話中可以看出,樊噲是個有大局觀的人,絕非頭腦簡單,四肢發達的莽夫。可劉邦卻對樊噲的建議不以為然。看到劉邦是鐵了心打算享樂,站一旁的張良也忍不住了,他對劉邦說:“秦為無道,故沛公得至此。夫為天下除殘賊,宜縞素為資。今始入秦,即安其樂,此所謂’助桀為虐’。且忠言逆耳利於行,毒藥苦口利於病,願沛公聽樊噲言!”(秦就是因為不行仁義之事,所以沛公今天才能站在這裡。如今我們為天下百姓剷除暴秦後,應該以艱苦樸素為本,安撫人心。如果您剛進駐咸陽就貪圖享樂,那與助紂為虐有何不同。忠言逆耳利於行,良藥苦口利於病,請沛公採納樊噲的建議。)

劉邦不聽樊噲的話很大一部分原因也是出於刻板印象,認為樊噲一個殺豬屠狗之輩懂什麼。可張良是個讀書人,同樣的一番道理樊噲說出來劉邦覺得可笑,張良說出來劉邦就覺得非常受用。於是他馬上下令還軍霸上,並與秦地百姓約法三章。這些舉措有效安撫了關中地區的人心,也為後來劉邦重新奪回關中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劉邦之所以要採納樊噲、張良等人的建議,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就是當時他還面臨著一個更強大的對手,即後來的西楚霸王項羽。果不其然,在劉邦進駐關中後不久,項羽也帶著諸侯聯軍浩浩蕩盪抵達關中。項羽知道劉邦的實力僅次於自己,因此想找藉口將其除掉。於是就擺下“鴻門宴”請劉邦來喝酒。

“鴻門宴”的故事想必大家都有所耳聞。項羽想在酒宴上隨便找個什麼理由除掉劉邦,所以劉邦在席間誠惶誠恐,生怕項羽翻臉。項羽的謀士范增看到項羽舉棋不定,於是就安排項莊在酒席上舞劍助興,趁機刺殺掉劉邦。陪同劉邦出席的張良看到形勢不對,於是就把值守在大帳外的樊噲也叫了進來。

樊噲進賬後怒目圓瞪,頭髮都直立起來,一看就是那種戰鬥力超強的人,連項羽這種戰神級別的人物也暗自感到些許緊張。在聽說了樊噲是劉邦的侍衛後,項羽命人給他送來一大碗酒和一隻生豬肩,樊噲當眾就將酒肉下肚。項羽問道:“壯士能複飲乎?”樊噲答:“臣死且不避,卮酒安足辭!夫秦有虎狼之心,殺人如不能舉,刑人如恐不勝;天下皆叛之。懷王與諸將約曰:’先破秦入咸陽者,王之。’今沛公先破秦入咸陽,豪毛不敢有所近,還軍霸上以待將軍。勞苦而功高如此,未有封爵之賞,而聽細人之說,欲誅有功之人,此亡秦之續耳,竊為將軍不取也!”(我連死都不怕,難道還會怕喝酒嗎?秦有虎狼之心,殺人如麻,刑罰嚴苛,所以導致天下百姓反叛。楚懷王與大家約定’先破秦入咸陽者為王’今沛公先入咸陽,秋毫無犯,還軍霸上等待將軍。如此勞苦功高卻不但不受封爵賞賜,反而聽說將軍還打算誅殺有功之人,這是走亡秦的老路,我竊以為這種做法不可取。)

聽了樊噲的這番話,項羽感到非常尷尬,只好命人給他安排了座位。樊噲的言論讓項羽更加猶豫殺還是不殺劉邦,就在他左思右想之際,劉邦藉口說自己酒喝多了要上廁所,結果一出中軍大帳就腳底抹油開溜了。

“鴻門宴”上樊噲的表現不僅證明了他有勇有謀,而且頗具雄辯之才。此後幾年時間裡,樊噲率軍南征北戰,無論在軍事戰術方面,還是內部管理方面都積累了豐富經驗。說他是文武雙全的人才並不為過,所以劉邦讓他擔任左丞相也算是量才適用,並沒有什麼不妥之處。

參考文獻:《史記》、《資治通鑑》